“你們要是不幫我我就不起來,我是孕婦,要是我的身體出現了任何問題,你們吃不了兜着走。”

王浩一點兒不怵,壓根兒不搭理。

牛蓉蓉見狀,一骨碌爬起來,轉身咯噔噔的跑向了窗口,拉開窗戶,坐在了窗臺上。

“你要是不答應和我們繼續合作,我就從這裏跳下去,一屍兩命,我要讓你們西海岸徹底辦不下去!”

所有人站了起來,“牛蓉蓉,你別衝動!”

管勇大喊一聲。

牛蓉蓉面色蒼白,掃了眼樓下,有點眩暈。

回過頭看向了王浩,一隻手緊緊的抓着窗戶,“我告訴你,你今天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

管勇回頭看向王浩,“筱筱她老公,你快同意啊,牛蓉蓉是孕婦,她要是跳下去的話,可真的是一屍兩命,到時候你們這個餐廳肯定就開不下去了,不划算啊,繼續合作互利互惠也不是什麼不好的事情啊。”

王浩咧嘴一笑,看着牛蓉蓉。

“跳吧,別讓我看不起你。”

“你這人怎麼回事?這裏是六層樓!跳下去不說死了,肯定會殘疾,她還是個孕婦,你就是這麼做生意的嗎?”

蛇精臉跟着怒斥王浩,王浩懶得搭理,這些站在道德制高點的人總覺得自己特牛逼,其實都是傻*。

外面有風,牛蓉蓉心裏面還是有些害怕。


“程筱筱!你讓你老公快同意,他要是不同意我就跳了!到時候我打官司,讓你們家賠的傾家蕩產!”

程筱筱也有一些緊張,拉了一把王浩。

“王浩,別把事情搞大了,她畢竟是個孕婦,先把她騙回來,剩下的時候在從長計議。”

王浩咧嘴一笑,不爲所動。


“讓她跳,多少錢我賠都行,就讓她跳,這餐廳要是開不下去了,我就不開了,大不了重新盤一家店接着開。

你有種就接着來我新餐廳跳,我倒是想看看,是你的命多,還是我的錢多。”

管勇也回頭怒喝,“筱筱,你老公這都是什麼人?開了一個破餐廳真當自己是有錢人了嗎?這是活生生的一條人命!他這是草菅人命!”

牛蓉蓉大喊大叫,“你同不同意和我們公司繼續合作?再問你最後一遍!你要是不同意我就跳!一屍兩命,我死了之後就化身厲鬼,天天纏着你們兩口子!讓你們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管勇回頭怒喝,“筱筱!快讓你老公同意!”

程筱筱繃着嘴脣,緊緊的抓着王浩胳膊。

王浩點了根菸,緩緩起身。

朝着牛蓉蓉走了過去。

“你想幹什麼?你別激她!這個時候你過去就是逼着她往下跳!”管勇怒吼一聲,衝上來攔着王浩。

王浩一把就推開了管勇,走到了窗戶邊上。

牛蓉蓉渾身顫抖,“你想幹什麼?你別過來,你再過來我就跳了!”

王浩一點兒都不怕。

跨過去坐在了窗臺上。

“不幹嘛,就過來看着你跳,跳吧,我看着。”

牛蓉蓉大喊一聲,“你別逼我!你再逼我我就跳了!”

王浩咧嘴一笑,嘴角叼着煙。

“跳啊,我嘴皮子都磨破了,別光說不做,你快跳啊。”

牛蓉蓉鼻孔不斷變大變小。


“我弄死你!”

說着話就撲向了王浩,狠狠地推了一把王浩。

人羣中發出一聲驚呼。

就看到王浩從樓上被推了下去。

管勇連忙衝上前去,一把就把牛蓉蓉拉了回來,緊跟着一羣人趴在窗口往外看。

程筱筱不顧一切衝了過來往下看。

牛蓉蓉面色發白,坐在地上。

“這不怪我,這不怪我,是他自己跳的,你們都可以給我作證是不是?是他自己跳的!”

“閉嘴!”管勇怒吼一聲。

牛蓉蓉聲音小了很多。

但還是小聲逼逼道,“不是我乾的,是他自己跳的。”

窗口就那麼大。好多人看不到下面,後面的人連忙詢問。

“怎麼樣?怎麼樣?死了沒?還活着呢?活着的話快叫救護車啊。”

“這是六樓,不死也殘!”

管勇衆人擠在窗戶前面。

所有人都是神色驚愕。

原因無他,樓下並沒有屍體,反而空空如也,啥都沒有,半個人影都沒有。

“人呢?”管勇問道。

程筱筱連忙掏出手機撥打電話,撥號的時候整個人手指頭都在抖。

管勇見狀,上前扶着程筱筱的肩膀。

“筱筱,先彆着急。”

程筱筱一把推開管勇,“滾!”

氣氛壓抑至極。

正在這時,包廂門口忽然傳來手機響鈴聲。

所有人齊刷刷的看向門口。

就看到王浩叼着煙走了進來。

程筱筱撲了過去,抱着王浩。

牛蓉蓉一骨碌爬起來,“他沒死!他沒死!跟我沒關係!跟我沒關係!”

王浩輕輕拍了拍程筱筱,走向牛蓉蓉。

“你剛纔是故意殺人,我會找律師告你。” 牛蓉蓉哇的一聲哭了。

這一次是真的嚇哭了。

故意殺人,哪怕王浩沒有死。也是有罪名的。

這可不是什麼兒戲,可是得蹲號子。

牛蓉蓉抱着管勇的腿,“班長救我,班長救我。”

管勇抖腿踢開牛蓉蓉,“咎由自取!活該!”

王浩彈飛菸頭,“各位,我還有事,先走了。”

程筱筱也跟着一起走了。

牛蓉蓉哭的稀里嘩啦,“班長,救救我啊,我不想坐牢。”

管勇一腳踢開牛蓉蓉,“自個兒作的,怪誰!誰都救不了你!自嘗苦果去吧!”

一頓飯因爲牛蓉蓉一顆老鼠屎搞得不歡而散。

從飯店出來,程筱筱死活拉着王浩要去醫院體檢,王浩怎麼說都不頂用。


程筱筱一陣大哭大鬧,王浩才同意去醫院做體檢。

體檢結果出來後,程筱筱拿着單子。

小臉兒上全是詫異。

“沒一點問題?怎麼可能?那可是六樓啊,從六樓跳下去竟然會沒事?”

王浩咧嘴一笑,“你是巴不得我有事是嗎?”

程筱筱瞪眼,“王八蛋!你嚇死我了知道嗎?”

王浩看着程筱筱的眼神也是有了一些變化。

剛纔程筱筱急得大哭的樣子讓王浩一陣失神。

沒吃飽,程筱筱揉着肚子,和王浩兩個人去找了個餐廳一起吃飯。

吃飯的時候,外面傳來了一道聲音。

王浩和程筱筱不由得看了過去。

就看到幾個人五人六的混混兒走向一個正在吃飯的短髮女人。

“美女,加個微信啊,有時間一起出去玩啊,哥哥的活兒可好了。”

爲首的打耳釘的黃毛頂着胯。

短髮女人喝了口粥。

“滾!”

黃毛一聽這話,興奮了起來,

“我就喜歡你這種性格烈的,美女,晚上哥哥有個場子,你這個條兒不錯,哥哥給你一晚上一千行不行,去了也不幹別的,就去舞池裏面扭一扭腰就行了。

晚上你晚上再去陪哥哥玩一會兒,哥哥給你加錢,給你一千,怎麼樣?”

說着話,黃毛就去挑短髮女下巴。

誰知手剛剛伸過來,短髮女忽然一把拉住黃毛的手往回一拉,往桌子上一摁,

黃毛仰臥在桌子上,短髮女抓起旁邊一壺開水,二話不說,全部倒進了黃毛褲襠裏面。

殺豬叫聲直接傳遍了整個餐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