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找誰?”開門的隨從疑惑地看着幾位不速之客。

“找你們苗老闆。”陳主任一把推開了門,走了進去。

苗總正在打電話,看到這架勢,不由得放下了電話,吃驚地問:“你們是誰?”

“你就是苗老闆?”陳主任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四個大漢一字排開,站在了他的背後,面無表情。


“我是,請問你們是?”苗總感覺到了氣氛不對。

“我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得回國了。”陳主任翹起了二郎退。 “回國?我的事情還沒有辦完,我回什麼國?”苗總疑惑不解地看着這位不請自來的不速之客。

小陳斜着眼睛瞅他一眼,不緊不慢地掏出了一枝煙,“啪”的一聲,身後的大漢立即給他打着了打火機,小陳點着了煙,往沙發後背一靠,吐出了一個菸圈,嘿嘿冷笑了一聲,對苗總說:“你辦完沒辦完事,那是你的問題,我現在正式通知你,二十四小時內你必須離開這裏,回家去吧。否則,弄出什麼事來,別怪我事現先沒告訴你。”

我是東北出馬仙 你少威脅我,你到底是什麼人,受什麼人指使?”苗總畢竟不是吃乾飯的,社會經驗還蠻豐富的,他已經感覺到了來人的目的。

“聽過薩姆家族嗎?沒有吧,我來告訴你,唐•薩姆先生出身於西西里,他在這裏是非常受人尊敬的人物,他讓我來告訴你,你正在做你不應該做的事情,希望你立即停止有損於薩姆家族的活動,滾回去。我想你不希望你的妻子在報紙上或者電視上看到你橫死在歐洲的街頭吧!”說着,小陳從後腰上掏出了一把手槍,把它輕輕放在了長條桌上。

苗總後脊樑骨上滲出了冷汗,他雖然不知道什麼薩姆家族,但他聽出來了,這應該是個黑手黨家族,他知道,在西方黑手黨就是黑社會,美國電影《教父》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不明白,我收購英格瑪公司,這和薩姆家族有什麼關係?”苗總不肯罷休。

“那我來告訴你,唐•薩姆先生準備收購英格瑪公司,你已經干擾了他的計劃,所以,唐•薩姆先生非常不高興,你知道這意味着什麼嗎?

“意味着什麼?”苗總有些個不知所措了。

“哼,你怎麼這麼蠢啊!你是不想回去了?”

“不、不,請轉告薩姆先生,好商量好商量。”

“商量?你以爲這是可以商量的?”小陳奇怪地看着他。

“不是,我是意思是說,我們既然已經來了,是不是……”

“你他媽的怎麼這麼多廢話,話我已經說了,怎麼做就是你的事了,別敬酒不吃吃罰酒。”小陳站了起來,惡狠狠地盯了他一眼,抓起了桌子上的手槍,衝苗總的腦門上點了點,一揮手,說:“我們走。”

苗總目送着他們離開,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苗總,咱們是不是得報警?”隨從問他。

“報警?你他媽的有沒有腦子,怎麼報?警察要證據,你有嗎?”苗總把氣撒到了隨從的身上。

“那我們怎麼辦?”

“怎麼辦?趕快去訂機票啊,通知大家收拾一下,馬上走。”苗總可不想爲了收購什麼破公司把自己的小命搭在這裏。

“哈哈,你的演技不錯啊!” 楊天翔擺弄着他那把手槍,問:“跟真的似的,你從哪弄來的?”

“酒店旁邊的玩具店裏買的***,其實,我也不懂,只是看上去很像。也不知道效果怎麼樣,那個姓苗的會不會相信?”小陳還是不放心。

“沒問題,我瞭解這些人,把自己看得很重,非常惜命,他是寧信有,不敢冒險的。” 楊天翔非常自信。

果然,不久便傳來了消息,苗總一行已經離開了酒店,去機場了。

就在第二天上午,德利克先生的通知到了,希望繼續談判。

“尊敬的楊先生,貴方的誠意,我們董事會非常理解。談到了今天,我想我們有應該有個結果了,但是,我們的核心技術是我們公司多年來經過不懈的努力換來的,我們不能轉讓給你們,除此以外,我們可以答應你們所提出了一切條件。” 德利克先生又耍起了花槍。

“尊敬的德利克先生,我們往返歐洲我已經記不清楚有多少次了,爲了收購貴公司我們是付出了非常大的努力,而且你們也清楚,我們是勢在必得。但是,你也應該清楚,我們既然是百分之百的收購,自然也包括了你們的核心技術,如果我們只是買了一個汽車製造廠的殼,這對於我們毫無意義,我們可以重新建設一個新廠,當然設備肯定比你們現在的要先進的多的多,我們何必花這麼大了力氣和金錢呢?” 楊天翔笑了。

“可是,可是我們是世界的著名品牌啊!” 德利克漲紅了臉。

“品牌?問題是你們還能保持下去嗎?如果你們可以保持你們的品牌,那我們還談什麼呢?” 楊天翔寸步不讓。

“既然楊先生不想再談了,那麼,我們還可以和卡卡公司恢復合作意向。” 德利克偷換概念。

“可以啊,這是你們的自由,可是,你們把一個世界一流的汽車公司交給一個只有產量,沒有技術的低端廠家,你們不覺的可悲嗎!”

“那麼,我們也可以和你們國家其它的汽車廠家談判啊!”

“我沒有任何干涉你們談判的權利,不過,據我瞭解,來和你們談的廠家都已經走了,不和你們談了,看來,很可能是你們的要價太高了,把他們嚇跑了吧!” 農門小嬌妻,殿下狠心急!

其實,德利克也很納悶,本來和騰飛公司談的好好的,條件比現在優越的多的多。但是,也不知道什麼原因,他們居然不聲不響地走了,只是通過翻譯給他打了一個電話,說是回國了。也沒有做任何解釋。

只是那位騰飛公司的老闆給他留下了非常不好的印象,似乎他可以買下全世界似的,口氣非常大,這讓德利克很反感。

“你們中國的其他汽車製造商的老闆都像那位苗先生嗎?” 德利克脫口而出。

“那麼,德利克先生,你看我像嗎?” 楊天翔一本正經地看着他。

“呵呵。”德利克不好意思地乾笑了兩聲。

“德利克先生,正如你所說的一樣,你們的選項很多,而我的選項只有一個。但是,我想你們也非常清楚,儘管有很多的選項,可是,能夠真正保持英格瑪公司形象,英格瑪地位和英格瑪品牌的選項大概也只有我這一個了,所以,我希望貴公司董事會還是不要猶豫了,儘快下決心吧,這樣拖下去,恐怕我們也會失去耐心的。” 楊天翔實在不想在和他們打太極了。 “楊先生,我非常理解你的心情,我會盡快轉告董事會的,希望儘快結束談判。”看來,德利克也失去了耐心。

回到了酒店,楊天翔聯繫到了布魯克:“布魯克先生,我希望拜會一下羅斯先生,你能不能給我安排一下?“

“當然,我想羅斯先生也希望見到你。”布魯克痛快地答應了。

“尊敬的羅斯先生,收購英格瑪公司的談判已經斷斷續續地持續了快一年了,至今仍然沒有結果,我希望羅斯先生繼續施加影響,早日促成這樁生意,當然,我會保證羅斯先生的利益的。” 楊天翔開門見山。

“歡迎楊先生到我這裏做客,貴方對於英格瑪公司的收購談判,我非常關注,我也希望早日把合同簽下來,你放心,我會繼續對他們施加壓力的,你或許不知道,我對他們還有投資,而且份額還不小,如果我撤出投資,他們肯定完蛋!” 羅斯家族第六代掌門人沃爾奇•羅斯悄皮地做出了一個完蛋的動作。

“既然這樣,爲什麼羅斯先生還在觀望呢?” 楊天翔地看着他。

“親愛的楊先生,你太性急了,這是一樁大生意,以後英格瑪公司就不在屬於他們了,而是屬於你了,楊先生,你得允許他們有個過程。”羅斯先生哈哈大笑。

“看來羅斯先生還是一個非常念感情的人了!” 楊天翔對這位傳奇家族的老闆有了新的認識。

“不,楊先生,你錯了,我不是看重感情,因爲我的家族歷來保守,正因爲我們的保守,所以,在生意上我們很少有過失敗,我們需要的是耐心,耐心是最好的投資。”羅斯對自己的家族充滿了自豪。

“但是,現在應該是時候了吧?” 楊天翔問他。

“當然,是時候了,應該結束了。但是,我得提醒一下楊先生,我們之所以會派人蔘加你的收購團隊,我想**的傅先生可能已經向你轉達了我們的意向了吧?”羅斯眨巴着狡黠的眼睛。“

“沒錯,我收到了你們的意思,對此,我沒有任何異義,我已經說過了,我會保證你們的利益的。”

“這樣最好了,你放心,我現在就可以給他們發出指令,讓他們儘快同意你的要求。”羅斯好像不是一個商人,而是一個發號施令的國王。他似乎也是在等待着楊天翔的來訪。

第二天,羅斯家族第六代掌門人沃爾奇•羅斯向英格瑪公司董事會發出了一份郵件,大意是說,你們的經營狀況令我十分的失望,我不能看着我對你們的投資沒有任何回報,而且有投資失敗的風險,我希望你們認真對待來自中國的楊先生,儘快達成協議,對於楊先生,我已經做給全面的瞭解,他的企業,在中國是非常有發展前途的企業,把英格瑪公司交給他,應該是個明智的選擇。

這樣一來,很快,雙方就達成了一致,正式簽署了收購合同。

合同規定,天盛集團將維護和加強英格瑪公司的世界級的品牌和地位、保留英格瑪公司管理團隊的獨立性、保留現有的生產研發能力、保留現有的經銷體系和網絡;同時,天盛集團收購百分之百的英格瑪公司股權、天盛集團擁有英格瑪公司的關鍵技術和知識產權。

這樣,使得天盛集團讓自己獲得了一個更大的全球汽車市場和舞臺!

“楊總,這十五億美元的收購資金,再加上後續的九億美元的流動資金怎麼解決啊,這可不是個小數啊!”阮世雄不無擔心地說道。

“羅斯投資銀行已經答應投資不少於三分之一,**的傅先生也承諾投入一部分,另外,我們再從國內的銀行融上一部分,我們自己再拿出一部分,這不就差不多了。” 楊天翔非常有信心。

“怪不得羅斯家族這麼上杆子的幫我們呢!” 阮世雄感慨道。

“天下那有免費的午餐呀,他們也是爲了自己的利益。” 楊天翔呵呵一笑,表示同意。

經過一年多的建設,天盛汽車城已經初具規模,就等着設備的安裝調試了。

“楊總,經過幾次的選型,我們的第一款車是設計已經出來了,只是差個名字,我們認爲,這個名字,您來命名比較合適。”蔣教授找到了楊天翔。

“好啊,我想想啊。” 楊天翔的腦袋轉了起來。

“叫天馬如何?” 楊天翔盯着蔣教授。

“天馬!”蔣教授望着窗外,喃喃地說着。

“好啊,這個名字響亮,天馬行空!好,好,就叫天馬。”蔣教授孩子般地樂了。


“蔣老,你看我們能不能趕上明年的京城車展?” 楊天翔問道。

“我這沒問題的,可是,現在你的設備生產線還沒着落呢,怎麼能趕得上?”蔣教授擔心的是生產的問題。

“這不是問題,我們的英格瑪公司馬上就要在汽車城建兩條生產線,在國內生產他們的兩大品牌,同時,我們也建兩條生產線,生產我們自己的天馬。” 楊天翔告訴他說。

“可是,兩條夠嗎?”

“着是一期,等建起來以後,再搞二期、三期,反正市場需要多少,我們就生產多少。”

“那你得抓緊了,這可不是做玩具,工藝複雜着呢。”

“呵呵,我知道,請蔣老放心,不超過一年,我保證。”

“楊總,有個項目,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剛剛送走了蔣教授,阮世雄就推門進來了。

“什麼項目,你還不嫌我們的攤子不夠大嗎?楊天翔用詢問的眼光看着他。

“礦泉水。“

“什麼?你沒搞錯吧?我們做礦泉水? 千金歸來:腹黑帝少請排隊 楊天翔一頭霧水。

“你別急呀,是這樣的,我們在西海省的項目公司發現了一處泉水,經過化驗,指表相當不錯,他們和瑞士的依雲礦泉水做了對比,比依雲還要好,你知道嗎,依雲賣多少錢?”


“這我倒是不清楚,不過聽你口氣,肯定便宜不了。”

“那是肯定的,這個項目肯定是穩賺不賠的,正好,我們也有食品這一塊,再加一個水的項目也不是什麼大事,投資也不高。”

“看來,我要被你說服了,好吧,正好,最近也沒什麼事,我去看看,你去不去?”

“我就不去了,我那走得開呀,還是你去好了。” 泉水發源地位於西海省北部的崇山峻嶺之間,這裏是著名的連奇山脈,滿眼蒼翠,綠色地毯般的山上長滿了柏樹,頗有些瑞士風光,一條大河從峽谷中蜿蜒穿行,令人心曠神怡!

楊天翔跟隨着工作人員順着河谷,徒步穿行,他們來到了一座叫做牛心山的山腳下,只見山下一片的泉眼,泉水噴涌而出,匯成了一條小溪,流向了大河。

“楊總,這水是從地下幾百米的地方涌出的,非常純淨,含有多種礦物質,對人體非常有益。”負責礦泉水調研的小李介紹着。


“看上去是這樣的,這裏沒有任何污染,完全是原生態的,在這裏建個水廠,是個好主意。” 楊天翔表示贊同。

“只是還得修條路。” 楊天翔望着一路走來的方向說。

“是的,楊總,我們已經看過了,大概得修將近十公里的路。”

“水廠建的離水源地遠一些,不要污染了水源,可以用管道把水引到水廠,這樣也可以少修幾公里了。”

“好的,楊總,您放心,我們還得請專家論證呢。”

“一定得把前期的工作做細了,免得以後麻煩。” 楊天翔叮囑道。

“我們會的。”小李點着頭。

楊天翔擡眼向四周望去,遠處的山腳下隱約有一座寺廟。

“走,過去看看。” 楊天翔帶頭向寺廟走去,他很好奇,在這個人跡罕見的地方,竟然還有寺廟。

寺廟規模不大,座落在青山綠水之中,三進三出的規模,非常幽靜,不時地傳出木魚的敲擊聲。

山門半掩着,山門上面有一副橫匾,刻着“法幢寺”三個大字,看來平時香客不多,很可能就沒有。楊天翔推門走了進去,院子裏空無一人,卻是乾淨整潔,正對面的大殿裏傳出了誦經聲和木魚聲。

“施主,是要上香嗎?”從旁邊走過來一個小和尚。

“啊,對,是。” 楊天翔衝他點點頭,笑了一下。

“請隨我來。”小和尚走在了前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