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無痕滿臉不甘,但再不甘,再後悔,也已經晚了。

砰的一聲,他的身體在葉陽長矛的催動下當空炸得四分五裂。

乾天學院一代精英學生,四次蛻凡的高手,就這樣死了,死在了葉陽手中。 一座破敗古老的暗黑城池,隱匿在沙塵暴的中心。

在暗黑城的城牆上,站立著三道身影,正是葉陽的三位兄弟。

此時的楊武臉上有著擔心的神色,喃喃道:「葉陽和何無痕都進入沙塵暴裡面了,也不知道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

「楊武兄,別擔心。」司徒沖笑了笑道:「我們剛才不是看見了么,葉陽顯露出的實力強大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不僅能壓制何無痕,甚至能將他退走,就算葉陽殺不死何無痕,也不會有事。」

嗚嗚嗚。

就在兩人說話之間,城外的沙塵暴突然衝出來一道身影,這身影輕輕一晃就塵煙四起,正是擊殺何無痕就趕回來的葉陽。

「葉陽回來了。」

寧飛翔第一個發現了葉陽,頓時驚叫道,而司徒沖兩人也把目光一定,就看見葉陽唰的一聲從天而降,背後的修羅之翼收了起來,身體表面的龍神鎧甲也被卸掉,顯露出了本體。

「各位,何無痕已經被我殺了,這個禍患永久的解除了。」

葉陽一降落到三人面前,就把擊殺何無痕的事情說了出來。

「什麼?何無痕真被你殺了?」

寧飛翔三人大吃一驚,擊敗和擊殺完全是兩個概念。

原本葉陽能擊敗何無痕就讓他們十分驚奇了,現在葉陽居然還將何無痕擊殺,這讓他們有種做夢的感覺。

要知道何無痕可是乾天學院的精英學生啊,修鍊到了四次蛻凡的存在,說死就死了,而且是死在葉陽這樣一個外院學生手裡。

司徒沖幾人吃驚過後,便是滿臉的欣喜:「死的好,那何無痕仗勢欺人,以為能把我們殺死在這裡,卻沒想到最後自食惡果。不過他畢竟是精英學生,就這麼死了,肯定會引起學院的調查,遲早會追查到我們幾個人的頭上,到時候我們要怎麼解釋?」

望著滿臉擔心的寧飛翔三人,葉陽則是神色不變,淡淡道:「何無痕為精英學生,更擁有四次蛻凡的修為,怎麼可能會死在我們這幾個二次蛻凡的新生手裡?」

「哦?」寧飛翔一聽這話,雙眼頓時一亮:「葉陽,難道你已經想好對策了?」

「沒錯,我已經有了計劃。」

葉陽點點頭,將計劃說給三人聽了一遍,三人聽完后,臉上再也沒有半點的擔心,笑了起來:「這個對策果然完美,我們回到學院就這樣說。就說我們僥倖從一名滅魂教餘黨的口裡得知了他們藏身的位置,然後就來到了暗黑城,來到暗黑城才發現裡面已經發生了大戰,是何無痕找到了滅魂教餘黨的巢穴,想要將其剿滅,卻沒料到其中還有黃泉宗的高手,何無痕面對諸多高手的圍攻,最終不敵,當場慘死,而黃泉宗和滅魂教的人也身受重傷,在他們想要逃離的時候,我們幾人就殺了進去,將剩餘的人全部剿滅,為死去的何無痕報了仇。嘿嘿,這個解釋學院根本不會有半點懷疑,都會認為我們是撿了便宜才僥倖完成了這個任務。」

這本來是何無痕用來殺死葉陽幾人善後的計劃,現在卻被葉陽反過來使用。

葉陽之所以不將自己剿滅黃泉宗和滅魂教的事情說出來,主要是太過驚世駭俗,若是讓學院里的人知道自己能夠殺死四次蛻凡的高手,到時候就會引起諸多麻煩,何況其中還牽扯到何無痕的事情,也只有這個對策,才能既可以完成任務,又不會受到他人的懷疑。

「哈哈哈,沒有想到,剿滅滅魂教餘黨的任務真的被我們幾個人完成了。」司徒沖滿臉興奮:「上交了這個任務,我們就能一併成為內院學生,內院學生,福利比雜役學生高了不知道多少倍。」

司徒沖三人還是雜役學生,都嚮往地位的提升,現在一下能夠成為內院學生,內心都興奮的不得了。

「內院學生而已,要成為精英,才能算是一個人物。」

葉陽給幾人潑了一頭冷水:「都別高興的太早,想成為精英學生,不僅需要龐大的功勞,還得將修為提升到三次蛻凡的境界,三個月後四大學院的武鬥大會也要開始了,你們想取得好成績,等成為內院學生后,接下來的時間就安穩修鍊吧。」

「嘿嘿,有你給我們的龍靈丹等諸多靈藥,我們突破到三次蛻凡的境界還不輕輕鬆鬆?回去用不了半個月的時間,最多一個月,我們三人就能全部將修為達到蛻凡三重天。」

司徒沖笑了笑,突然臉上又出現了擔心之色:「只是我有些擔心飛翔兄,他和那個柳菲立下了賭約,要在武鬥大會上決鬥,那柳菲有四次蛻凡的修為,飛翔兄如果沒有四次蛻凡的修為,要將其戰勝,難啊…」

提起柳菲,寧飛翔的臉色有些陰沉,如果他真的敗在了此女的手中,到時候不知道此女會怎麼羞辱他,他被羞辱也就算了,甚至會讓家族裡那些個蠢蠢欲動的人找到機會對付自己。

葉陽看出了寧飛翔臉上的擔心,安慰道:「放心,有我在,肯定能讓你取得勝利,你們幾個接下來的時間就安心修鍊吧,先突破到三次蛻凡,我再找其他方法,將你們的實力逐一提升。一年一度的四大學院武鬥大會,我們新入學的兄弟四人一定要好好在上面大展身手。」

經歷了何無痕的事情后,葉陽已經徹底將三人當成了自己的親兄弟。

不久前三人為了讓他有機會逃跑,甚至甘願犧牲性命,葉陽也因此不再有所保留,要好好將自己這幾個兄弟培養成高手,至少,至少也要成為那種不會被人任人欺凌的存在。

葉陽知道,隨著自己的所見所聞越來越廣闊,遇到的對手肯定也愈發強大,一些卑鄙的對手很有可能就會利用身邊的人對付自己,而如果身邊的人修為強大,就可以減小這種可能的發生。

四人商量好對策后,就離開了暗黑城,離開了東北平原,打算回乾天學院。

一路走走停停五六天後,幾人終於回到了學院。

一回到學院,葉陽就和司徒沖三人一起前往了任務大殿,準備上交完成的任務。

當任務大殿的功德弟子得知葉陽一行人完成了剿滅滅魂教餘黨的任務后,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當他再三和葉陽等人確定后,才知道自己並沒有聽錯。

「你們現在這裡等著,滅魂教餘黨的任務事關重大,我不能擅自給你們發放貢獻值,得請長老。」

功德弟子對葉陽一行人說了一句,就急沖沖的走向了任務大殿的深處。

在功德弟子走後,任務大殿里頓時爆發出了強烈的議論聲。

「你們剛才聽見了么,葉陽竟然完成了剿滅滅魂教的任務。」

「這怎麼可能?聽說滅魂教還有四次蛻凡的高手存在,他葉陽不過剛成為外院學生而已,二次蛻凡怎麼可能將滅魂教的餘孽剿滅?」

「就是,他身邊的三人更是雜役學生,就算他們四人組合在一起,也不可能完成剿滅滅魂教的任務,但他們卻說完成了任務,這怎麼可能?」

種種議論的聲音,傳入了葉陽四人耳里,四人就這樣淡然的等待,也不開口解釋。

大約過去半分鐘后,那功德弟子再次走了出來,對葉陽幾人道:「幾位師弟,長老傳見,你們隨我來吧。」

葉陽點點頭,就這樣跟著這名功德弟子進入了任務大殿的深處。

通過彎彎曲曲迷宮般的走廊后,四人來到了一個大廳里。


在這個大廳里,坐著四個老者,清一色都是外院長老。

葉陽看了兩眼,發現那秋長老赫然就在其中。

此時的秋長老看著葉陽,臉上也有著驚奇的神色,在他眼裡葉陽就是一個會使用無敵神拳的傑出弟子而已,卻沒想到現在竟然完成了剿滅滅魂教的緊急任務,這令他著實有些驚奇。

「聽說有一個外院學生和三個雜役學生聯手剿滅了滅魂教的餘黨,就是你們四人?」

一名老態龍鐘的長老看著葉陽四人,一臉隨意道:「將剿滅滅魂教的證據,拿出來吧。」

「是。」葉陽神色恭敬的點點頭,將剿滅滅魂教的證據交了上去。

是一枚令牌,令牌通體漆黑,散發出陰冷氣息,上面的猙獰怪物看上一眼就令人發毛,彷彿要把人的魂魄勾掉,是滅魂教教主身份的象徵,是教主之令。

「咦。」這名長老將葉陽遞來的漆黑令牌拿到手中,眼裡閃過一絲驚奇,「這的確是滅魂教教主才能擁有的令牌,你們幾人真的剿滅了滅魂教的餘孽?」

「沒錯。」葉陽點點頭,他當然知道這名長老事先有些懷疑,而當他拿出證據后,剿滅滅魂教就是證據確鑿的事情了。

因為教令代表著教主的身份,從來不離身,而現在滅魂教教主的教令落到了葉陽手中,就足以說明發生了什麼事情。

「還真是滅魂教的教令。」

其餘的三名長老臉上也有著驚奇,其中一名長老突然冷哼一聲,以凌厲的目光牢牢將葉陽幾人鎖定:「你們四個,不過才入學的新生而已,小小的二次蛻凡,怎麼可能剿滅滅魂教的餘孽?我可是聽說滅魂教的現任教主擁有四次蛻凡的修為,還有三個三次蛻凡的手下,二次蛻凡更是數十個,你們幾人,是怎麼將滅魂教的餘孽殺死的?」

精英學生都不能輕易完成的任務,現在被葉陽這幾個修為低的新生完成了,這著實令在場的長老有些好奇。

「說吧,葉陽,你們幾個是怎麼剿滅滅魂教餘孽的,從實說來就行。」秋長老也在看著葉陽,示意葉陽將事情的經過說出來。

葉陽點點頭,當他三言兩語將事情的經過說出來后,在場的四名長老頓時大驚失色,「什麼?你說什麼?何無痕死了?遭到了滅魂教和黃泉宗高手的圍攻,與一名高手同歸於盡,而殘餘的妖孽則是被你們趁勢剿滅了?」 任務大廳的深處,一個大堂內,四名長老滿臉的吃驚,沒想到竟然有一個精英學生死在了滅魂教和黃泉宗的弟子手裡,也沒想到葉陽幾人是用痛打落水狗的方法剿滅了兩方的妖孽。

「原來如此,原來是何無痕與滅魂教的高手同歸於盡,剩餘的餘黨也都受了傷,所以才會突然出現的你們四人盡數剿滅。」

秋長老滿臉的恍然,起初他對葉陽一行人能完成任務還有些懷疑,現在有了解釋,一切就能說的通了。

原來葉陽四人是撿了便宜,才僥倖完成了這個任務。

「學院竟然損失了一名精英學生,實在是可惡,還好那些餘孽都被剿滅了。」一名長老看著葉陽四人,點了點頭道:「你們不僅完成了任務,還為死去的精英學生報了仇,帶來的功勞足以讓你們四人成為內院學生了,我這就將貢獻值發給你們,然後你們帶著貢獻值去內院證明實力,就能成為內院學生。」

剿滅滅魂教餘黨的任務有一萬點貢獻值的獎勵,葉陽四人平攤下來,每個人也得到了兩千五百點貢獻值,而晉陞成內院學生只需要兩千點貢獻值,等於葉陽四人只要證明了修為,就能成為內院學生。

內院學生的晉陞條件,兩千點以上的貢獻值,二次蛻凡的修為。

這兩個條件葉陽四人都已經達到了,隨時都能成為內院學生。

對長老告謝之後,葉陽四人就欣喜的離開了任務大殿,迫不及待的前往了內院。

而當他們離開任務大殿的時候,深處大廳里的四名長老臉上卻出現了憂愁:「沒有想到,死去的精英學生竟然是何無痕,要知道何無痕可是方寸山最為得意的徒弟,現在他徒弟死了,不知道會不會發瘋。」

「嘿嘿,方寸山現在還在南域,坐守南域的神侯府,短時間不會知道他徒弟慘死的消息,就算他知道也沒辦法,畢竟殺死他徒弟的人已經死了,那老傢伙還得感謝葉陽一行人幫他徒弟報了仇呢。」

「那老傢伙的差事也太肥美了,坐守在南域那個偏野之地,不像我們,整日事務繁忙。」

「誰讓我們修為比那老傢伙弱呢,他可是達到了九次蛻凡,而且是資歷深的長老,坐守神侯府的肥美差事會落到他頭上並不奇怪,我們現在還是把何無痕身死的消息上報學院吧。」

四名長老交談到這裡,就離開了任務大殿。


如果葉陽聽見這段談話,立馬就會被驚得不輕,會吃驚何無痕的師傅方寸山竟然是乾天學院的長老。

但這裡的交談葉陽並不知道,此時的他已經來到了內院。

在內院一個大堂內,葉陽幾人測試了實力后,扣除了兩千點貢獻值,就順利的成為了內院學生。

四人不僅換上了象徵內院學生的深青色長袍,還擁有了華麗的獨棟閣樓。

成為內院學生后,葉陽才知道福利和外院學生又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當葉陽四人一起成為內院學生后,在學院里引起了不小的轟動,而當他們得知葉陽四人是撿了便宜才僥倖完成絞殺滅魂教餘黨的任務時,則又表現出了各種各樣的情緒,羨慕,嫉妒,不屑……

一些雜役學生外院學生在暗暗憤懣,為什麼自己沒有葉陽四人那樣的運氣,他們在嫉妒的時候,卻不知道葉陽四人是憑藉自己的真本事剿滅了滅魂教,並不是撿了什麼便宜,這對外說出來的事情經過,不過是葉陽用來掩飾擊殺何無痕的手段而已。

葉陽四人成為內院學生后,就讓司徒沖等三位兄弟潛心修鍊,衝擊三次蛻凡,而他也準備將修為提升到蛻凡三重天。

早就兩個月前葉陽就能進行再次蛻凡了,他之所以沒有突破,是因為如果凝練的元力越雄渾,越遲突破,帶來的好處也就越大。

當然,葉陽突破起來比常人困難不知道多少倍,這也是葉陽需要凝練磅礴元力的原因,畢竟他修鍊的是九轉龍神訣,需要不計其數的元力才能突破。

當然,越難突破,突破后擁有的戰鬥力自然也比同境界的武者要強大不知道多少倍。

時間一晃,眨眼間葉陽成為內院學生已經三天了。

這三天很平靜,就在葉陽準備閉關衝擊三次蛻凡時,閣樓外突然響起了砰砰砰的急促敲門聲。

葉陽靈識一掃,就看見楊武站在門外,神色有些焦急,不知道遇見了什麼事情。

這一幕讓葉陽皺了皺眉,他將閣樓的大門打開,然後詢問楊武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是這樣的。」楊武焦急的道:「葉陽,我們三個聚集在一起,本來打算一起閉關修鍊,但沒想到幾個內院的老生突然找上門,強行要我們加入什麼奪天黨,我們不肯,他們就想動手,那幾位師兄其中一人是三次蛻凡,我怕動起手來會吃大虧,於是就提出前來徵求你意見的要求,奪天黨的成員允許了,於是我才能來到你這裡。那個奪天黨似乎在學院里頗有實力,是四大黨派的其中之一,葉陽,怎麼辦,我們是不是要加入那個奪天黨?」

「先去看看情況再說。」

葉陽搖搖頭,就這樣與楊武來到了內院廣場。

此時的內院廣場內,聚集了密密麻麻不下百人,都是乾天學院的內院學生。

這些內院學生分成了好幾股勢力,平時都看對方不順眼,但現在卻相安無事的聚集在一起,他們是要看戲,要看新入內院的幾個學生,到底會不會加入奪天黨。

此時此刻,幾名內院學生滿臉不耐的盯著對面的司徒沖和寧飛翔兩人,其中一人不耐煩道:「讓你們加入奪天黨,是你們的榮幸,竟然敢拒絕,你們隊伍里那個叫葉陽的人,怎麼還沒有出現?」

「找我何事?」一個淡然的聲音突然響起。

「恩?」廣場內的內院學生循聲一望,就看見兩人走了過來,其中一人他們先前就見過,正是楊武,而另一人他們並不認識,不過眼下隨著楊武一起出現,都知道來人十有**就是葉陽了。


「你就是葉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