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只聽『嘭』的一聲,便是憤怒之下的摔門聲。

那聲巨響,讓初曉曉心裡所有的勇氣都落空,只能站在原地,看著離去的人發獃。

哎!

終究還是惹得他生氣了。

他知道葉墨寒生氣的原因,畢竟這些天葉墨寒為了她真的各種忙碌,各種操碎了心。

而,她卻『這麼多』門路,葉墨寒當然會生氣,自尊心當然會受不了……

可,初曉曉卻真的好冤枉。

她若是真的有那麼多的門路,還會急得焦頭爛額嗎?

早就給仆林葉解藥,讓她不再受苦了,更不會讓初航熠為了救仆林葉,而去冒那麼大的險。

可葉墨寒已經走了,初曉曉想解釋都沒用,只能坐在一旁,忍不住的沮喪。



葉墨寒走了沒多久,仆成恩就過來了。

「曉曉,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寒少呢?」

仆成恩忍不住疑惑,而且看初曉曉好像不太開心。

「他有事先離開了,解藥的事確定下來了嗎?」初曉曉將所有的情緒都掩去,裝作一副輕鬆的樣子。

「醫生說可以。」

仆成恩有些激動的看向身後的幾個醫生。

他們點了點頭,隨後才說道:

「初小姐,我們剛才已經做了一個小實驗。」

「這個解藥其實就是毒藥,非常的烈,普通人若是誤食,一定會毒發身亡。」

「但是這種毒藥和仆林葉身體里的毒素卻剛好相互克制,竟然神奇的達到解毒的效果。」

醫生們對於這種解藥也是感覺到驚奇,忍不住的解釋著。

「那還等什麼?快救人啊!」

初曉曉站起身,朝著他們吩咐道。

「是……」

一群人趕緊點點頭。

隨後,便是一群醫生和護士各種的忙碌,給仆林葉救治。

……

病房裡,仆林葉虛弱的看了醫生們一眼。

「仆小姐,治療過程會有點痛苦,您要堅強一點,忍耐忍耐。」

醫生體貼入微的說道。

女孩一臉的專註認真,點了點頭:

「醫生,我不怕的,只要能活下來,不管是多大的痛苦,我都會抗住。」

其實,因為病痛的折磨,即便只是點頭,仆林葉做起來都非常的吃力。

點頭的樣子那麼的軟綿綿,就好像已經失去了骨頭的支撐一般……

「那我們就開始了。」

「好……」



以毒攻毒勢必帶來前所未有的痛苦。

治療過程中,女孩好幾次疼得要緊牙關,因為那種痛苦,比活生生的割她的肉還要疼。

就好像是一邊用寒冰在冷凍著她的身體,一邊又用烈火焚燒著她的肌膚,真的太痛苦了……

痛苦到她恨不得就這樣死去,痛苦到她的意志力到被磨滅。

幸好醫生足夠體貼入微,早已經在她的嘴上放上了厚厚的毛巾,所以她的牙齒不會緊緊的咬在一起。

但,那種痛苦卻是最致命的。

「啊……」

女孩痛苦得身體抽搐,額頭上、身子上,大片大片的汗水低落下來。

到最後,那種疼痛實在是太疼了,女孩幾乎暈死過去……

但,就在她準備放棄活著的希望時,一道清冷的身影,卻在她的腦海中浮現。

那是,初航熠。

他在對著她微笑,緊緊的抱著她說,『林葉,你要堅強,我可是要和你結婚的。』

那擁抱好溫柔,好溫暖啊,溫暖到即便很痛很痛,女孩的唇角卻浮現出一抹笑容來。

「小哥哥,我一定會撐住的,一定會!」

女孩說著,明明已經閉上的眼睛,緩慢的又睜開……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醫生們興奮的說道:

「成功了,成功了……」

「血液中的毒素明顯的褪去,生命跡象更強烈了。」



初曉曉和仆成恩聽到這個消息,一直緊繃著的心,終於是鬆懈了下來。

醫生吩咐說,再休息兩天,就可以轉到普通病房。

雖然身體里的毒素還沒有清除,但是已經沒有原先那麼痛苦了,只要再進行第二次解毒,就會徹底的康復。

「太好了,我們等待一個星期後,再想辦法解毒一次吧!」

初曉曉深呼吸一口氣。

心裡則想,航熠的付出,總算是有一定的回報了。

從神蹟走出的強者 我的超級莊園 只不過,就是不知道他現在在初仙兒和初元冠的手裡,到底怎麼樣了……

會不會受苦?



在醫院呆了一會,初曉曉確定仆林葉的病情得到了一定的好轉,也算是鬆了一口氣。

而等待著她的,是更多的事情要處理。

初曉曉想到葉墨寒憤怒離去的身影,心裡就堵得慌,和仆成恩告別之後,便離開了醫院。

初曉曉來醫院的時候,是葉墨寒開著車帶她來的。

可此刻男人已經獨自走了,初曉曉只能是叫司機來接她。

她先是給張司機打了電話,詢問他葉墨寒有沒有回別墅。

那邊,司機說道:

「小姐,我一直在別墅里呆著,沒看見寒少的身影。」

「好,我知道了,也許去公司了,張叔叔,你過來醫院,接我去公司吧。」

其實,如果平常情況下,初曉曉一般選擇打車回去,但是,這個時候她不是回去不回去的問題,而是找人。

初曉曉要找到葉墨寒,如果去了公司葉墨寒依然不在,初曉曉就得繼續去別的地方尋找。

總不能每到一個地方后,又重新叫車另外去別處尋找吧?

所以,她只能讓張司機送她……



十五分鐘后,張司機終於來帶醫院,帶著初曉曉去了葉氏集團。

初曉曉昨天才來過葉氏集團,所以這一次來得非常輕車熟路。

前台小姐一看見初曉曉來了,態度比昨天熱情了一百倍,但是,隨後便道:

「初小姐,總裁半個小時之前來過公司。」

「但是後來,和李經理以及鍾氏集團的總經理出去了。」

「鍾氏集團總經理,你說的是鍾銀宇嗎?」

李芷馨的護花使者。 「恩,應該是他,反正他和李經理關係很好,跟我們總裁的關係也很不錯。」

前台小姐說道。

「那就是了。」初曉曉點點頭。

此刻,心裡更堵了……

葉墨寒竟然跟李芷馨和鍾銀宇出去了,他們去哪了?

或許就是處理公事,但初曉曉在和葉墨寒鬧了情緒之後,卻聽說他和情敵一起離開了。

這種滋味,真的不好受。

初曉曉的腦海中,甚至閃過李芷馨得意到狂笑的面孔,忍不住的咬著唇,臉色也不太好看。

此刻,初曉曉坐在車裡,一直陰沉著一張臉。

「小姐,您怎麼了? 民國草根 發生了什麼事嗎?」張司機詢問。

初曉曉嘆了一口氣,卻終究沉默著,一句話都沒有說……

愛情這個東西,總歸是不能分享的,在愛情面前,任何人都自私,初曉曉一想到葉墨寒和李芷馨在一起,心裡就憋得慌。

此刻,她拿出手機,給葉墨寒打了個電話。

電話接通了,可惜,沒人接聽……

平日里初曉曉給葉墨寒打電話,即便他很忙很忙,也會第一時間接通。

可如今……

八成是因為生氣,故意不接聽她的電話。

初曉曉連續打了三個,到最後再打過去,竟然直接關機了!

好樣的,葉墨寒生氣的時候特別有種!

初曉曉心裡的火氣忍不住的燃燒起來,重生以來,她和葉墨寒並沒有鬧過太大的矛盾,即便有一些小矛盾,也不過是很快化解。

可現在,他卻竟然不接她的電話,還關機了……

這一次的火氣嚴重到什麼程度,已經顯而易見。

但,他生氣了,初曉曉現在還生氣呢,誤會她,不聽她解釋也就算了,竟然還跟李芷馨出去。

他們到底出去做什麼了?

初曉曉越是想就越忍不住的發火,心裡極致的難受。

初曉曉真的好想也不去搭理葉墨寒算了,他愛咋地咋地。

卻偏偏,初曉曉無法控制自己心裡的幻想,越是想就越不放心,她只能是給沐子塵打了一個電話。

電話很快接通。

「初小姐,您有事嗎?」

電話那頭,沐子塵的聲音是一貫的溫雅而禮貌。

初曉曉詢問:

「沐子塵,你知道葉墨寒去哪裡了嗎?」

「寒少應該在公司吧,我其實不太清楚,我在外面處理一些事。」

電話那邊,沐子塵說道。

「行,我知道了!」

初曉曉咬了咬唇,最終掛了電話,可臉色卻更沉了……

沐子塵竟然都不知道葉墨寒去哪裡了,那他肯定是去幹壞事去了!

「小姐,咱們現在去哪?」

小張司機看著初曉曉生氣的模樣,說話都變得謹慎小聲起來。

「回別墅!」

初曉曉最終說道。

愛咋地咋地,就算和李芷馨在一起又怎麼樣,有本事就和李芷馨過夜,不要回來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