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魏小寶並不放棄,繼續將它放在棉花里,就盼它能夠早日破殼。

此次來萬蟲島簽到,不但順利完成簽到,還得以再次進入藏寶樓選寶,又從葯島得到了大量黃泉花的果實,外加一顆神秘的九色怪蛋,可謂是收穫滿滿。

早飯後,魏小寶將眾人召集起來,說道:「我們該回去了。」

「小哥哥,這麼快就要回去?」歐陽櫻聽到這話,神情微滯,眸中隱有悲意。

魏小寶笑道:「以後肯定還會再來,但如果你想來長安玩,我們會很歡迎。」

「是啊,小櫻,有空就來長安吧,長安城可熱鬧了,有好多好玩好吃的東西。」南宮羽裳也笑着邀請。

歐陽櫻笑着點頭,道:「有空我肯定會去找你們的。」

長安的繁華,跟她無關,她也沒有興趣,倒是眼前的這些人,已然被她當成是真正的朋友和知己,如果相隔太久沒有見面,無疑她會非常想念。

歐陽櫻隨即讓萬蟲谷弟子將黃泉花的果實搬上頭船,但魏小寶只要了幾筐,餘下的讓歐陽櫻好生保存保管,不容有失。

歐陽櫻將那些黃泉花果實鎖到她宅子裏的密室里,又在通往密室的路上塗滿了各種毒藥,任何想打黃泉花果實主意的人,定然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頭船很快便駛離了萬蟲島。

歐陽櫻站在岸邊,目送頭船漸漸駛遠,她的眸中噙著淚花,心頭更是罩滿了悲傷。

這幾天魏小寶都不怎麼練功,基本上時時刻刻都抱着那顆蛋,簡直將那顆蛋當成了他剛納的小妾,正是你儂我儂的時候。

「可能這顆蛋就是山寶,而不是能孵出東西的蛋,相公,要不我們將它煮了吃了吧?」南宮羽裳看着那顆蛋,下意識伸了伸舌頭,嘴角都有口水滑落。

魏小寶道:「再等一段時間吧,等我們回到長安,要是它還沒破殼,就將它煮了。」

南宮羽裳的臉色頓時非常難看。

現在他們還航行在大海上,等回到長安,至少是一月半以後的事情。

有這麼長的時間,只怕這顆蛋真有可能會被孵化。山寶還沒露出真面目,就被魏小寶順手抄走。

別說令狐嬋,此刻所有人都很好奇,迫切想看看那山寶到底是什麼。

魏小寶從懷裏摸出那塊白布,山寶就被包裹在裏面,至少山寶長什麼樣,他也不知道。

現在給他的感覺就是他們準備拆一個盲盒。

這個盲盒可能會給他們很大的驚喜,也可能會帶給他們恐怖的驚嚇,甚至是無法預知的危險。

魏小寶讓所有人稍稍遠離,獨自一人蹲在地上,輕輕打開包裹山寶的白布。

當白布徹底打開后,所有人都傻了眼。

那哪是什麼山寶,明明就是一顆蛋。

那顆蛋有鵝蛋那麼大,表皮被分裂成無數塊,顏色各異,非常鮮艷。

「這、這是什麼?」南宮羽裳咽了咽口水。

令狐嬋道:「應該是顆蛋,我看我們不如將它煮了吃了。」

「這該不會是蛇蛋吧?」歐陽櫻緊緊抱着聚毒盆,眼眸里透著恐懼。

如果這真是蛇蛋,那生這顆蛋的蛇,得有多大啊!

南宮羽裳一聽有可能是蛇蛋,趕緊說道:「相公,快把它丟海里吧。」

要是蛇蛋突然破殼就麻煩了。

歐陽櫻卻是笑道:「小哥哥,真要扔掉的話,不如將這顆蛋給我,我看這顆蛋裏面含有劇毒呢。」

利用聚毒盆,能夠有效將蛇蛋里的毒素提煉出來,為己所用。

魏小寶道:「先帶回去,也許不是蛇蛋。」

聽魏小寶的這口氣,顯然是想將這顆蛋據為己有。

歐陽櫻朝魏小寶吐吐舌頭,也不再堅持索要,

她的聚毒盆里,已經裝着不少劇毒之物,回去后再配合黃泉花的果實,肯定能煉製出不得了的毒藥。

裝滿黃泉花果實的大船,平穩停靠在萬蟲島的港口。

島上的百姓都過來幫忙,將所有果實全都搬到了歐陽櫻的宅子裏。

歐陽櫻拿了一些果實后,連晚飯都沒吃,就跑去做研究。

吃飯的時候,南宮羽裳看到魏小寶還在把玩那顆九色怪蛋,頻頻皺眉。

但她終究什麼都沒說,看得出來,魏小寶挺喜歡這顆蛋的。

令狐嬋卻清楚,魏小寶不但很喜歡,而且還想將蛋孵化,好看看蛋裏面裝着的到底是什麼毒物。

看這顆蛋的形狀,的確很像是蛇蛋。

鍾夢想提醒魏小寶,真要孵化這顆蛋的話,必須得萬分小心。

想來魏小寶肯定不會大意,所以她便什麼都沒說。

反倒是那些黃泉花的果實,讓她頗為擔心。

如此多的黃泉花果實,到底要用來做什麼,的確很困擾人。

過了兩日,那顆蛋仍然沒有任何動靜。

但魏小寶並不放棄,繼續將它放在棉花里,就盼它能夠早日破殼。

此次來萬蟲島簽到,不但順利完成簽到,還得以再次進入藏寶樓選寶,又從葯島得到了大量黃泉花的果實,外加一顆神秘的九色怪蛋,可謂是收穫滿滿。

早飯後,魏小寶將眾人召集起來,說道:「我們該回去了。」

「小哥哥,這麼快就要回去?」歐陽櫻聽到這話,神情微滯,眸中隱有悲意。

魏小寶笑道:「以後肯定還會再來,但如果你想來長安玩,我們會很歡迎。」

「是啊,小櫻,有空就來長安吧,長安城可熱鬧了,有好多好玩好吃的東西。」南宮羽裳也笑着邀請。

歐陽櫻笑着點頭,道:「有空我肯定會去找你們的。」

長安的繁華,跟她無關,她也沒有興趣,倒是眼前的這些人,已然被她當成是真正的朋友和知己,如果相隔太久沒有見面,無疑她會非常想念。

歐陽櫻隨即讓萬蟲谷弟子將黃泉花的果實搬上頭船,但魏小寶只要了幾筐,餘下的讓歐陽櫻好生保存保管,不容有失。

歐陽櫻將那些黃泉花果實鎖到她宅子裏的密室里,又在通往密室的路上塗滿了各種毒藥,任何想打黃泉花果實主意的人,定然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頭船很快便駛離了萬蟲島。

歐陽櫻站在岸邊,目送頭船漸漸駛遠,她的眸中噙著淚花,心頭更是罩滿了悲傷。

這幾天魏小寶都不怎麼練功,基本上時時刻刻都抱着那顆蛋,簡直將那顆蛋當成了他剛納的小妾,正是你儂我儂的時候。

「可能這顆蛋就是山寶,而不是能孵出東西的蛋,相公,要不我們將它煮了吃了吧?」南宮羽裳看着那顆蛋,下意識伸了伸舌頭,嘴角都有口水滑落。

魏小寶道:「再等一段時間吧,等我們回到長安,要是它還沒破殼,就將它煮了。」

南宮羽裳的臉色頓時非常難看。

現在他們還航行在大海上,等回到長安,至少是一月半以後的事情。

有這麼長的時間,只怕這顆蛋真有可能會被孵化。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這想法,要是被別人知道了,恐怕都會說上一句渣男吧,人家都這樣了,你居然還走一步看一步。

微微一嘆,李千陽不再去想這件事,看著眼前的人,李千陽微微一笑,沒說話,服務員也在這個時候將菜端了上來,韓麗夾了一塊肉放在李千陽的嘴邊,猶豫片刻,李千陽張嘴吃了下去,韓麗笑了笑。

慕羊回到社團,剛好遇到社長,「怎麼了?」社長看著灰頭土臉的慕羊問道。

「別說了,遇到一個頭鐵的新生。」

他沒有將實情說出來,因為他知道社長一旦知道了,絕對會不幫自己的。

果然,不知道真相的社長一怒,「新生?你去把他叫來,我到要看看這人有什麼本事。」

慕羊冷笑,同時暗罵李千陽,「等著吧,你死定了,社長可是黑帶的高手。」

同時社裡的一群人也是群情激奮,雖然慕羊這個人平時很不受他們待見,但是怎麼說也是跆拳道社的人,惹了社團的人就是惹了他們。

兩人已經回到學校剛到宿舍樓前,就被一群穿著跆拳道服飾的人攔住,慕羊走出來,看著李千陽,「小子,這是我們社長,看你很厲害,切磋切磋?」

李千陽只是瞥了他一眼,沒有說話,而是示意韓麗先回去,她擔心的看著李千陽,對此他淡淡一笑,「一群雜魚而已。」

一句話讓韓麗定下心來,她也知道李千陽很少做沒有把握的事情,最起碼從見到他到現在,就沒見過。

韓麗慢慢回到女生宿舍樓,李千陽一直目送著她,然後轉身朝男生宿舍樓走去。

社長打了一個眼色,正對著李千陽的幾個社員往前一步,擋在李千陽面前,然而李千陽沒有停下,而是抬起腳,一腳踹出,幾人瞬間倒在地上慘叫。

剩下的人瞪大眼睛,眼神變得警惕起來,看著李千陽,都帶著冷色。

「好狗不擋道,沒有下次。」說完,便踩著倒在地上的社員走了過去。

每走一步,那些社員便慘叫的更大聲。社長看著李千陽的背影,將拳頭握的緊緊的。

「給我下戰書,我一定要打敗他。」社長吸了口氣,沉沉的說道。

然後看著地上的社員,「送他們去醫務室。」

一旁的好事者則是將這一幕拍了下來,放在了學校的網上。

很快,李千陽在學校的論壇上出名了。

「這個人是誰啊,居然惹到了跆拳道社社長,他完了。」

「他踩著人走過去,好帥啊!」

「贊同樓上,真的好帥啊,不行了,我要去找這個帥哥。」

。。。

類似的評論在校園論壇下方都快刷爆了。

對此李千陽並不知道,他已經回到宿舍了,而裡面又到了兩個人。

朱天樂,華市人一身牌子,看起來家裡不錯,為人倒也是難相處,最起碼沒有執垮的那氣息。

任何,y省來的,一身腱子肉,和他的名字及其不符。

看到李千陽回來后,兩人就站起來,「歡迎陽哥回來。」

「???你們認識我?」李千陽一臉懵。

「陽哥誰不認識,華市狀元,新生中的王者。」朱天樂稱讚。

「王者算不上,誰不長眼,開他開開眼罷了。」

任何比劃了一下身材,「陽哥,下次打架記得叫我,我可是好手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