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面對著這殘酷畫卷中摒棄了原本所有智慧與意志的凶靈葉天卻同樣張開了畫卷,這是萬界神塵之上以燦爛暗金聖血繪成的畫卷,皆是以血成就,聖血與邪血針鋒相對,象徵著世界運勢的一輪輪碰撞斗到天昏地暗,光暗宇宙都不知崩滅了多少萬億重,而於星炎神自身獻祭中緩緩醒來的赤龍卻發出斗天怒吼,攜著神塵的希望與信仰沖入魔邪凶物的狂『潮』中與那太多被殺意支配的怪物廝殺一處,另一方有烈焱燃起,更加桀驁張揚的聖龍憑炎鎮時空,雙龍咆哮,並肩作戰!

揮舞魔劍的苦笑者卻在無數次碰撞中終於劈中了那承載萬世厚重的肩膀,星辰的光耀猛地轉作寂滅,可血災之劫無物不破的一斬竟是反被瓦解,苦笑分身眼中流過驚異與思悟,接著就見到了葉天冷冽的目光,化作實質的斗逆聖眼接著將其轟然震飛,魔血流淌的大半個身軀也是終究承受不住星炎神雄威被撕開,下一刻葉天以手生生捏住泛著赤月邪光的芙蘭西『露』多魔爪,傲視芒血毀滅爪,化為拳,⊥⊥⊥⊥,m.◆.瘋魔退。

毀滅風暴洶湧而起,造就了漆黑魔淵的層層崩滅,一重重毀滅法則魔力再一度展開肆虐,行走於荒原之上隨意滅殺億萬生靈至五百年的芙蘭西『露』多笑容那般燦爛,而在葉天身後卻是一座巍峨荒山豎立,關嶺之上每一名戰士盡皆鐵血肅然,面臨著死境卻頌出那決不屈服的悲壯戰歌,星炎神身上的所有熱血也像是因此而燃起,一座座星天分明也帶著那明海的輝耀在葉天周身浮現,構造了屬於星炎神的唯一領域,這就是他的軍陣,抗妖魔不滅的星炎軍勢!

還有更可怕的力量在爆發,那是破滅妖魔的無敵殺力,血金『色』化作了一段格外美麗的弧光,將芙蘭西『露』多的俊美面容映得蒼白。而他卻也同樣見到了葉天身軀在毀滅風暴中終究產生道道神血之痕,重生而出的峰之勢同樣遭受毀滅,獰笑之中劍鋒突進,環繞著所有的毀滅風暴一舉搗下!

弒荒隕落歌、十萬星天落神塵與屠魔妖戮殺齊出對抗這一場毀滅風暴,卻見血金『色』直接斬入毀滅風暴內勢如破竹,可一顆顆星辰直接被攪滅粉碎,荒山虛影也是動搖,其上每一尊神軍戰士渾身神血爆溢,身軀開始崩裂,可他們每一個都目光堅定地望向象徵著所有毀滅領域的那一處平原,少年的隨意揮舞令命運與光『陰』都粉碎消亡,哪管多少罪孽加身,恨意與殺意在神眸中『射』出,狂『潮』『激』『盪』中荒山就這麼傾塌了,所有的碎石染血,落入一顆顆烈焰星辰中熔滅,這實在是殘酷到了極致,卻為最終奉獻,有一股股英烈氣息超越了毀滅的屠戮衝擊在了芙蘭西『露』多的身上,也化作血脈之火的燃料共鳴了。

芙蘭西『露』多宛若聽到了一聲聲呼喚,也見到了一道道埋藏在記憶深處卻格外熟悉的身影,那一雙眼驟然血絲迸裂,恐怖的毀滅風暴凝縮為更加積聚的可怕漩渦穿透而出,而血金『色』也猛地將這無數毀滅『交』織的漩渦穿透而過,似是貫穿了世界的極長,又像是不過數寸的痕迹,它將毀滅貫穿,將魔貫穿,也將芙蘭西『露』多貫穿,血金光瑩,撕成的裂縫正在緩緩褪去。

炎戰刀卻一分為二,再一度超越極限地延長,雙重無雙聖神斬一舉斬出,最凜冽的神與魔之力更是澎湃到絕巔,恐怖的火光令得芙蘭西『露』多渾身開始焚裂,就算黃昏魔炎也震撼,以魔聖火之能竟是無法遏制!而在葉天身上亦是產生了一道道毀滅風暴撕開的裂口,比起利刺倒鉤要兇狠得多的鋒銳使血『肉』化作了一片渾濁,連神『性』都被斬滅,彷彿失去了星炎神所有的光彩。

這一種戰鬥是如此勇烈,亦令葉天身上一重重輝光『激』現存續,毀滅風暴終究散去,但在絕孤痕上卻是留下了無數恐怖痕迹,有悖不知名恐怖力量轟開的巨大凹陷,也有最凌厲殺芒撕裂的深痕,亦有那神魔之火焚燒殆盡的餘燼,那殺意凜然、詛咒降臨產生的凶勢異象。本就為傳之地的絕孤痕也註定由於星炎神與瘋魔的這一戰震動六宙,在接下來的一代代這等恐怖威勢都不會滅,將化作連超級玄神都難以通行的至兇殺域。

有雷電之森茂盛,卻在火海中悲鳴著焚滅,也有一條條劇毒的命運之蛇於毀滅狂『潮』中被輕易的斬作條條段段,根本沒有一生還機會,還有分明帶著寂王頌般氣勢的凶傀般存在甚至沒有塑身的機會早已崩塌,在這尊戰鬥中絕孤痕自身的威脅生命也不是,就算是那針對罪孽之力發動的重重恐怖也在瘋魔周圍瓦解根本近不得身。

芙蘭西『露』多『舔』了『舔』嘴『唇』,一面再度發起衝鋒卻不禁笑:「有趣!有趣!你竟是長了這麼多本領。」

一座巍峨星炎宇宙轟出,擋住那魔鷹般的俯衝,炎戰刀刀鋒上更是泛起了與先前都不同的極致殺意,這股殺意將身為魔的芙蘭西『露』多鎖定,竟是使其感受到了一種必死的可怕預感,那一刀還被葉天握著,但刀鋒就像是已經斬到了他,萬劫不滅的毀滅魔身竟是被一刀兩斷,徹底瓦解。

「你若是沒有長進,就將到此為止了。」葉天眼中寒芒凜冽,神令必殺之如使萬神呼喝,太多重威芒震動,這本就是屬於星炎神的絕對意志,這種必殺可殺妖帥,同樣可殺瘋魔!

感受到這極度危險殺光的真正釋放,芙蘭西『露』多本體終究『露』出一分驚異,然而他也無懼,那盡皆重創的獰笑、冷笑、苦笑三大魔身竟是在其身後前跨一步,血光消散就這麼融入了本尊體內,一股股血『色』魔力更為膨脹,而莫名的香氣竟是就這麼瀰漫,毫無阻礙地通入葉天神魂時空,卻使星空剎成一片緋紅。

明明將神令必殺之爆發,可此時葉天的神之心反倒狂顫起來,世界氣運發出同樣的預警,這也使葉天明白真正的威脅終於到來,芙蘭西『露』多已然將他真正恐怖的力量爆發!

香氣屬於『花』香,不同於震真侯的梅『花』香,這是玫瑰香,又是血腥味濃郁的香,分明就是由鮮血澆灌的玫瑰種,只是這當中沒有魔族的邪氣釋放,這一股濃郁香氣令葉天也深感美好,只是未等它們醞釀成熟到盛放時機,猛地有寒風襲來,將這一片濃郁『花』香盡皆捲去,『春』暖『花』開的時節也驟然凍結為了冬日,一股股寒冽甚至刺『激』著葉天的肌骨,倘若不是意志抵抗,就算神之盡頭的身軀也會本能寒顫。

有一種存在要開放,但那含苞『欲』放卻未真正現世就已夭折,這就像是一種原始的苦痛,是諸多災劫悲劇中的一種,只是此時這種痛卻凜冽而生,一重重殺戮力量在神體外環繞『激』得葉天渾身皆有一股深寒包裹,任由豪情宇宙也受一股抑制侵害,神炎之威就像是如梗在咽般無法釋放,而那分明朝著芙蘭西『露』多洶湧而去的神令必殺之還有其它殺招竟是統統黯然褪化,星炎神的絕殺竟是要被瓦解?

有凄涼,有深秋葉落的寂寞,這種情緒在瀰漫,還有破壞,有冬霜大地的殺戮,這種恐怖在釋放。

葉天的身軀就像是被凍為冰雕,這是發自內心的寒意釋放。比芙蘭西『露』多更強大的世界氣運卻反過來『激』顫,葉天知道這是什麼概念,以芙蘭西『露』多的『性』子可沒什麼興趣與理府戊子、息神王、震真侯那樣構化世間至理,他也缺乏那等參悟的歲月積澱。可他至情至『性』,那紅霧滅絕獄、血獄枷囚、五百年殺戮成空一招招分明是以其真實經歷所創,是以心世寄託,這一招亦是不如外,芙蘭西『露』多的情感氣機正在釋放,有一招全新的自創逆天戰技即將降臨,攜著芙蘭西『露』多最深切的回憶與心殤降臨!

世界氣運瘋狂顫抖,而絕孤痕更是重重塌陷近乎整座塌開,哪怕是在宇宙戰場一處處征戰的可怕強者盡皆感受到如此『激』『盪』心顫,因為此時此刻,瘋魔第六絕,終將出世! ?第二千一百二十七章:破滅零落園

自進入宇宙戰場來葉天戰了一尊尊神之盡頭恐怖強敵,面對鳳凰王時動用底牌蒼生祭祀聖血繪將那可怕魔主一舉擊潰,而在帝休沙漠深陷星隕炎熄之陣時則是領悟神令必殺之破陣而出,皆是以自創逆天戰技初臨的形式力挫強敵,證星炎神無敵威。可就在此時葉天的世界氣運狂『盪』,分明感受到芙蘭西『露』多身上湧起的可怕殺意是何等恐怖,屬於瘋魔的自創逆天戰技終將真正降臨,而葉天也將體悟到鳳凰王、震真侯所面對的慘痛憋屈!

明明是有著如此震撼的狂勢,本就瘋狂的芙蘭西『露』多卻顯得平靜了起來,他那悲傷的半面有著一層層『陰』霾籠罩,魔紋相對稀疏,紅瞳卻是濕潤了,令人心悸。而在另外半面上猙獰與嘲諷則化作了寧靜,那布滿血絲的鮮紅眼眸亦是被眼瞼所蓋,其神情之寧靜就像是在最兇險戰『亂』中緩緩睡去,這是什麼樣的心安,又是何等直擊心扉的現象?此時的芙蘭西『露』多分明顯得幾分靜謐與失落,那寧靜哀傷容不得任何人打破,獨睜一眼卻又像是孩童故作的玩笑,彷彿下一刻悲傷的神情就將化作俏皮,擺脫那悲慘的不堪。

就連那一頭墮為雜草般散『亂』的黃髮也垂順腦後重新變得柔順起來,彷彿褪去所有光彩的髮絲也重新閃耀起如同耀日般的金光,甚至連那殘破的血『色』禮服都開始自然癒合,而在獨睜的右眼處鮮紅眸光則是忽閃忽滅,一股股壓抑的氣勢風暴般不斷蓋下,壓得連接兩岸的絕孤痕不斷下陷,而那磐石至堅的兩面斷崖也像是要配合這絕孤痕塌陷般同樣陷下,無數爆鳴聲不斷從裂縫濺出,卻受著此時無處不在的魔光照耀,本應爆濺出石鳴『波』反倒流淌出了海河鮮血,在那深不可測的谷底亦透出這種深紅之光來。

比起天穹破碎、五百年殺戮成空等逆天戰技,這一招顯然醞釀得更久,但在這種靜謐卻令得葉天所承受的壓力愈發沉重可怕,芙蘭西『露』多的笑容似是最為靜謐卻又帶著狡猾,或許他在特意施壓,想要以此令葉天墜入那深不可測的意志深淵之內?

…▽…▽…▽…▽,m.≡.但第六絕出世的殺威卻無法阻止葉天的攻伐,就算有著重重挫阻,代表必殺之意的神令必殺之攻伐依舊是存續的,而心知必將面對最恐怖威脅的葉天也自不可能只是以神令必殺之一招對抗,兩柄暗金『色』的刀鋒分明透著通聖之意如同雙翼般展翅於葉天身後,眸子同樣有著祭祀斷痕與聖龍之影正在閃耀,星炎神的力量正在醞釀,哪怕即將對抗一招自創逆天戰技的恐怖降臨也無所畏懼。

「不就是一招逆天戰技,這一場最終決戰可破得多了,有何可怕之處!」炎戰刀在葉天手中震顫,卻發出興奮之鳴,暗金『色』的輝光最為凌厲的斬過天芒地野,宣告著無敵威勢。對它來講芙蘭西『露』多同樣是宿敵,但它絕對信任著葉天的強大,哪怕此時將要面對的是必然所向披靡的自創逆天戰技威芒都無畏!

而它絕不是空口白話,刀上的暗金『色』分明化作道輝,只差一步就可化為至尊神器的神之盡頭本命神器實在是太具潛力,其強大根源就是這與葉天同為一轍的無往戰意!

然而芙蘭西『露』多的力量也絕非虛妄,只睜著一眼的他注視著葉天身上的氣勢洶湧,終究化為了微笑,那玫瑰般的香氣徹底黯然了,就像是輝煌大殿一日傾塌為殘磚斷瓦,葉天恍惚見到在芙蘭西『露』多周圍有著那一片美麗景象卻是一閃即逝,只是那一種『艷』紅綻放的美麗卻烙印在了葉天的心中難以抹去,這又豈是初見,葉天分明真正遊歷過那一處,頓時有著太多線索連匯,葉天也因此明白芙蘭西『露』多這一招自創逆天戰技的象徵。

只是這與葉天曾經歷的,曾感悟的卻有太多不同,就像是那景象一閃即逝,芙蘭西『露』多與葉天的立場可是完全不同,星炎神在最終一戰前自可毫無阻礙暢遊神界,但對芙蘭西『露』多來講這是完全不可能的,他甚至連在魔邪宇宙或妖之宇宙行走的機會都沒有——他留在了宇宙戰場,方才造成那史啟冥都傾塌的恐怖大劫。而葉天眼中的美麗對芙蘭西『露』多而言更是顯得過於悠遠,那一種美根本是他無法接觸的,更在其臆想當中早已支離破碎,徹底消失了。

有一種痛彷彿從芙蘭西『露』多的心口傳來使葉天不得不產生共振,就像是與芙蘭西『露』多同源同心,也在這一招自創逆天戰技出世的情況下真正感受到了芙蘭西『露』多所承受的悲苦,周圍分明是殘斷的廢墟,可便是連廢墟之影都難以見,太殘破,更太虛幻,海市蜃樓與之相比簡直便是可觸『摸』的現實,可在芙蘭西『露』多心中這一美景真正淪落空中樓閣,『花』香徹底散去,曾經具有的鮮『艷』『色』彩與『精』心構造的華美就這麼被生生撕裂而消亡,這一種銘刻在芙蘭西『露』多心中的美好就如歷史塵埃般徹底逝去了,多少光輝都不過滾滾長河中的虛妄,更不用是在絕對力量面前隨時都會瓦解的良辰美景。

哪怕有著懷念,芙蘭西『露』多的心念卻是毫不留情地將其抹殺,這是一種恨嗎?又或者是毅然決然斬斷因果?結果就是對芙蘭西『露』多來講最為美好的童年記憶就這麼寂寞消逝,不僅僅滅亡,就算是要窺到斷壁殘垣或枯樹落『花』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它徹底逝去了,將在世界上不留一痕迹,也與那美好回憶共同埋沒,一齊泯滅!

但在這種不留一歷史痕迹的泯滅中葉天卻嗅到了一種茶香,他知道那不僅是薔薇『花』園,又是斯弗特家族極具歷史意義的茶『花』園,那一座莊園葉天自然去過,而今已經由塵津亭掌控,曾經屬於斯弗特家族的痕迹顯得黯然,但在那裡的茶『花』卻更為『艷』『艷』地生長,福澤其恩『露』光輝,這莊園當然沒有亡,可在芙蘭西『露』多的心中偏偏就是滅了,再找不到一蹤跡。

所謂哀莫之心大於死莫過於此,或許在芙蘭西『露』多的心中整個神界都早已不存,他甚至只是踏在幻夢之中與世人征戰,沒有根基的魔壤是何等的虛妄,卻釋放出了一股股無可匹敵的凶勢。這一招自創逆天戰技終究出世,葉天隱見了落『花』,見了傾塌,但那不過是臆想,真正可怕的是這一座虛幻莊園中唯一縈繞的破滅之力,這是芙蘭西『露』多對於童年的追溯,與哀傷血瞳相比另一隻眼的閉合是那般靜謐與美好,有誰忍心哪怕這種搖籃般的美好,葉天沒有打破,卻被芙蘭西『露』多自己打破了!

「破滅零落園。」就像是斬斷了所有感情般,左眼猛然睜開的芙蘭西『露』多冷冷開口,這寒音比起不止的狂笑更具穿透『性』,猛地貫穿了葉天的心,將一種深苦爆發釋放,葉天竭力壓下手撫心口與咯血的本能衝動,在這一股由微弱生卻腐草化螢般洶湧而出的毀滅『波』動面前只感自身是何等微弱,那一股面對瘋魔的窒息壓迫感再臨了,神魂動『盪』著,葉天卻再一度感受到了太過久違的驚悸與刺『激』感。

破滅零落園,這便是瘋魔第六絕,當它釋放的時候葉天的神令必殺之分明已經斬出了,但那真正出現在了芙蘭西『露』多面前的殺意之刃卻被直接忽視,昔日一擊將星隕炎熄之陣都生生破開的恐怖殺招竟是只在芙蘭西『露』多的脖頸留下神眼都難以看出的淺淺血痕便是消去。它的確盡了必殺之意,然而這一股殺卻被削弱到了極。

而一招神之盡頭自創逆天戰技出世的威能顯然絕不只如此而已,在葉天背後雙翼般張開的聖刀竟是直接消散,而在雙眸之中蓄勢待發的蒼生祭祀聖血繪與熾龍御鎮時空『亂』積蓄亦是瓦解消散,一種悸動在葉天心中徘徊,神骨中可鎮宇宙的浩然力量也像是被扼住咽喉,猛進而前的炎戰刀就這麼卡在了半空中,煌煌斬滅妖魔兆億的超級神器此時竟如此滑稽可笑。

「這就是破滅零落園!?」葉天心中有悸動,一招招自創逆天戰技的力量遭遇了這虛幻突顯的破滅零落園竟是直接瓦解消散了,並非是毀滅之力,如同『混』沌般直接回溯本源進行分解,但又絕不相同,本將洶湧爆發的戰威被直接終止消散,這是終止之力?亦或消散之力?葉天已然抓住大概卻無法真正猜透,一尊尊超級玄妖超級玄魔還有更加詭異的招數,可那些招數怎比得上芙蘭西『露』多絕殺出世的爆發?早被無邊無量輕易鎮壓。可現在這股力量在『逼』近,葉天卻只感渾身無敵神力盡皆消散,破滅零落園的威能竟是如此的可怕,只怕至少調動四重無雙聖神斬的威能才有機會與之抗衡,只是如今葉天怎能調出這股力量,無論什麼算計亦或意志都在這自創逆天戰技出世的絕對殺力面前顯得太過可笑,就算斗逆聖眼、星辰寂滅『欲』出,完全沒有爆發的機會已然雲煙化滅。

破滅零落園的力量還在持續,而葉天一切神力都如被封禁,就像是先前遭遇五百年殺戮成空遭遇徹底殺滅般的危機籠罩神體,幽靈般飄然而至的芙蘭西『露』多卻已站立在葉天面前,半面笑容恬甜,氤氳血紅光芒的一掌就這麼宛若輕柔地擊出。

一道道裂紋張開,凜冽的神眸注視著死敵,戰力無雙的星炎神竟化作血體倒掠而飛! ?第二千一百二十八章:消逝,寂滅

沒有誰會相信星炎神竟會被另一尊神級存在毫無還手之力般擊得橫飛,然而這一足可扭曲神軍戰心的一幕就在絕孤痕上產生,暗金『色』的神血構成一條凄慘星河在絕孤痕上空劃開燦爛血道,對此感受最為敏感的芙蘭西『露』多笑容那般恬靜,只是身形卻於『花』與園的隱現中再度分裂,重新恢復的三大分身便如同三道血紅爪痕就這麼朝葉天掠去,面對吞吐毀滅之勢的血災之劫,一切神力如同潰散的葉天便像是待宰羔羊。,最新章節訪問:ШШШ.79xs.СоМ。£∝頂點小說,x.

芙蘭西『露』多本尊笑容恬靜,倒像是要放棄這個最佳機會。但在掌上分明就是一股股血『色』意境翻滾,竟是在極小的掌上構成一座座血腥宇宙,連並這些血腥宇宙的力量赫然就是那招瘋魔第三絕,紅霧滅絕獄,在三大分身猛攻的時候本尊的殺勢更隱晦與可怕,這一掌拍出了,血海翻湧,乃是遠遠比起分身攻伐更可怕的死境!

破滅零落園的力量不可思議,那不是靜止與凍結、封印,可葉天偏偏無法發起進攻與調集神力,渾身的神血『欲』要循環產生無上偉力也被生生阻撓潰散,這種魔力跗骨之俎般緊隨著葉天不休,被之籠罩還能動用什麼手段抵抗芙蘭西『露』多的殺伐?葉天很懷疑若是一尊最頂尖超級玄神中了這一招會不會毫無抵抗機會便神魂消散瓦解,徹底隕滅了。

但葉天並不感到驚訝,這終究是芙蘭西『露』多一招自創逆天戰技真正出世,其威能發揮到極點足可奠定擊敗一尊神之盡頭的基礎,那鳳凰王不就是這麼被葉天擊敗的嗎?相比之下破滅零落園卻是很罕見地沒有發揮出芙蘭西『露』多最可怕的毀滅『性』來,反倒是在不斷消散葉天的洶湧神力,這的確是針對神勇星炎神的最適合手段,卻未必算是適合芙蘭西『露』多的絕殺。

而今芙蘭西『露』多的殺力又來了,三大瘋魔分身皆是凝聚天穹破碎甚至那五百年殺戮成空的恐怖力量殺至,血災之劫之上泛起的寒芒要將星炎神心瓦解,還有黃昏魔炎亦是如同龍蛇般沖至,那猙獰魔臉對葉天大肆嘲笑,聖級層次的恐怖火焰遠遠超過了葉天的生命本質,神體自是燃燒不止,暗金龍炎竭力抵抗著,可它也散力又2怎會有對抗黃昏魔炎的機會,更被那恐怖聖火在這個時候瘋狂吞噬本源,已經面臨隕落之危!

這種關頭葉天絕沒有放棄抵抗,極致的意志竭儘可能地在神體每一處震世爆發,神血亦是熊熊燃燒而起,星辰法則、戰之法則、刀之法則、命運法則等近乎無法動彈卻皆依附在神體之上,一重重人之氣匯聚,疊壘不滅身軀,如今葉天的身上承載著始源的寄望,是諸神的輝煌。

然而,依舊無法掙脫,冷笑分身衝殺最快,那透出凜然寒意的一劍直接往葉天天靈蓋劈下,天穹破碎的威能也真正劈開了星炎神的頭顱,最重要的顱骨之上裂痕生開,**與神血盡皆濺灑而出,這分身情不自禁飲下落入他口中如同璀璨星辰的神血,只感覺神威火燎,換做一般超級玄魔早已焚滅了,可他卻是舒爽得很,而另外兩大瘋魔分身分明殺至,屈強不滅的星炎神身由此炸開,左臂更近乎被完全扯下,肩處骨『肉』相連的痛比起這絕孤痕所接斷崖更深,黃昏魔炎所化的邪蛇更是一口咬上,聖火的侵襲如毒液般直接侵入神魂星空,群星焚滅,兇險不下那封泊契『侍』請出的聖毒真正降臨!

更恐怖的勢就像是解天血光分開重重魔『潮』,紅霧滅絕獄乃至其中的種種兇殘凝聚為袖珍玲瓏,卻被笑容恬靜的少年毫不留情就朝葉天蓋下,只是在這個時候久久不動的炎戰刀猛然斬出了,極迅的殺光劃過長空,卻由瀾塵刀法的起手式直接轉變為集大成的一億瀾塵生命滅!

一刀划掠,芙蘭西『露』多凝聚出的可怕血獄也被一刀兩斷,暗金龍炎也將之中的恐怖存在生生焚滅,絲毫無存。

「真是了不起。」這彷彿重新恢復到那天真姿態的芙蘭西『露』多本尊不禁拍拍依舊有著毀滅血漬的手掌由衷讚歎道,這一聲讚歎倒是應有,一招自創逆天戰技出世何等可怕?葉天與芙蘭西『露』多實力本就相若,中了這一擊的葉天就算被封禁到遭受芙蘭西『露』多毀滅神魂都是有可能的,可葉天竟是在芙蘭西『露』多本尊最恐怖殺勢降臨的情況下自破滅零落園壓制中掙脫,更直接瀾塵刀法一式變腐朽為神奇瓦解了紅霧滅絕獄的殺力,這等爆發力甚至連芙蘭西『露』多自身也難以企及。

葉天渾身暗金輝光環繞,亦是冷然望著瘋魔。儘管在更壞狀況降臨前成功掙脫了必殺之勢,可葉天的狀態也算不得好,需知道之前葉天可是被劈開天靈蓋,一臂被近乎撕下,還受黃昏魔炎侵蝕神魂!星炎神重生之後葉天的神體恢復到真正完美狀態,就算是芙蘭西『露』多調集四大魔身以天穹破碎齊攻甚至是傷之不得,足可見這巔峰神體何等強大,而如今巔峰神體受創,葉天的極限戰力自然遭受破壞!更何況破滅零落園的消散之力雖被葉天掙脫,可那餘威便像是綿綿之毒依舊存於體內,不斷消散著葉天神力,對星炎神戰威層層削磨,更不用說還有黃昏魔炎的侵蝕,哪怕葉天再怎麼鄙夷這魔聖火,它終究是僅次於頂尖聖者的聖級存在,殺勢何等可怕!

勝負往往在一瞬間便會決出,而芙蘭西『露』多憑藉一招之力竟是將葉天的最強狀態打破,如今雖說誇讚,反倒似要最險惡嘲諷,握血災之劫的手掌亦是毫不含糊,血光層層疊上的恐怖一劍便生生劈下,而三大分身同樣揮出血災之劫,四柄漆黑魔劍竟是四劍合璧,以極威之勢蓋下!

「且嘗嘗這四魔劍陣。」芙蘭西『露』多嬉皮笑臉,就像是請夥伴吃糖果般卻將最恐怖殺力蓋下,四柄魔劍殺意是何等森然,黃昏魔炎更如一條長龍擊空,桀笑著一度衝下!

「萬魔滅。」葉天神『色』冷然,一刀洶湧著必殺之勢凜然劈出,倒像是屠魔妖戮殺與神令必殺之的共同縮影,而這一股力量也真正凶狂可怕,近乎斷折的一臂亦是將刀柄緊握,迅猛與殺力都至極盡的一刀同擊四柄血災之劫殺力,卻見芙蘭西『露』多冷然一笑,那四劍螺旋般極盡突殺之威,絕非旋轉可以解釋的魔功玄奧直接壓下那縱有諸多霸力玄奧卻力量驟傾的炎戰刀,將葉天全身都生生從空中鎮下,雙方皆以第十一光速墜入絕孤痕石地,一重重血『色』魔紋輕易粉碎大道,卻要開闢魔淵般使葉天層層落下,萬宇億宇轉瞬即逝,如要將絕孤痕厚度貫穿!

無盡的苦難轟擊著葉天的神體,毀滅風暴從血災之劫中湧出了,每一處都格外猙獰地撕裂血『肉』,看到暗金『色』神光中產生太多殘破,見到星辰般的血濺,芙蘭西『露』多也顯得愈發的興奮,這簡直便是對他來講最美麗的景象。

葉天直視著芙蘭西『露』多本尊的血紅眸子,那血絲已然不見,源自命運獻祭而熊熊燃燒的血脈之火也漸漸衰弱,這一切都表示著這一尊瘋魔彷彿在破滅零落園爆發后褪去諸多頹然哀傷,那一股邪傲橫掃的最恐怖氣勢重新加身,真宛若他亦掌握了一招瘋魔重生,卻不是體與魂魄的重生,而是那一股心志凶勢的覺醒回歸!

就是這樣的芙蘭西『露』多直接壓制著葉天如同地獄隕落一重重破下,事實上絕孤痕不過宇厚,如何能承受得住如此不斷撕裂塌陷,可此時芙蘭西『露』多分明劍壓著葉天落下超過億億宇的深度,太多的碎石血光一次又一次將神軀撕開,黃昏魔炎亦如惡俎在血『肉』之中不斷翻滾吞噬著,此時這一條作長龍狀的聖火終於擊下了,最殘酷的一擊昏黃『色』著將葉天貫穿,神之心由此爆開了,魔笑聲更是夢魘音板傳繞不止,而屬於這一尊聖火的自創逆天戰技也在爆發,一重重火『浪』洶湧,諸神黃昏降,吞噬星炎神!

恐怖的黃昏之火與兇殘血『色』皆在葉天身上『交』織,隨著不斷隕落隨意地破壞著葉天的神軀,直到那緊握炎戰刀的左臂都生生脫體斷裂,神骨之中星輝光飛濺,一滴血灑落星天九萬,竟是九萬萬在這絕孤痕地底炸開。

芙蘭西『露』多猛地魔心『抽』搐,三大分身還未意識到卻令三柄血災之劫攻伐落空更『交』撞一處,而瘋魔本尊卻猛然回首,眼看著渾身殺意無邊的葉天攜著輝烈神光凜然殺至,那恬靜笑容不見,一股恐怖蒼涼自其為中心散開,世界氣運再一度洶湧,赫然就是先前才剛剛出世的自創逆天戰技——破滅零落園!

葉天體內的消散之力分明要再出,那虛幻不定的茶『花』園更顯得海蜃幻變,以一種不可抵擋的詭異形態不斷瓦解著星炎神威勢無當的浩瀚神力,可在此時芙蘭西『露』多面對的卻是這斷臂星炎神寒冽的目光,危機感驟生,在他背後散落的星炎之血竟是以那大星空之態驟然光黯,緊接著那無邊輝耀與爆發的星辰之力就徹底環繞擴散,圍繞著芙蘭西『露』多及三大分身盡皆寂滅!

九萬億星辰寂滅!

遠遠不止一重的九萬億星辰寂滅猛地將那先前攻伐葉天最凶狂的獰笑分身湮滅,而這股力量亦是極度強勢的衝擊芙蘭西『露』多本尊而上,目標赫然正是那破滅零落園,非自創逆天戰技而敢捋虎鬚,挑戰恐怖神話! ?第二千一百二十九章:盡頭無限

此時芙蘭西『露』多隻感身後卻有那一股令其寒『毛』發豎、魔血逆流的恐怖威脅感爆發,一重重星辰寂滅的疊加使得所有絢爛凋零,這是抹殺妖魔,也令所有生靈發自內心魂魄顫慄的可怕力量,就算身為瘋魔的芙蘭西『露』多竟也受到影響,白皙面容上分明有極微『色』變,但很快便是隱去,暴戾狂虐輕而易舉將所謂恐懼忌憚鎮壓。。шщш.㈦㈨ⅹS.сом更新好快。

手中抓著血災之劫的姿態還彷彿放鬆了些,任由九萬億星辰寂滅的威能衝擊破滅零落園,身為本尊的芙蘭西『露』多朝葉天衝來了,哪怕有寂滅之力在側亦凶狂出擊,而苦笑分身微微搖頭,持劍劃出一片烏黑魔界便抵擋在寂滅之力前,冷笑分身則隨著本尊一齊衝出,兩柄血災之劫都翻滾毀滅,以直接霸道的氣勢與又邪詭刁鑽的角度就朝斷了一臂的葉天直襲而來,那眼中血光彷彿是在:任由你刀法何等高深玄奧,如今卻斷臂體殘,我便可以力殺你,於此葬星炎!

芙蘭西『露』多狂傲,葉天亦是自信,渾身都有一重重血腥魔力乃至黃昏魔炎衝撞的情況下揮刀之態絲毫無阻,凌厲到了極致地同時架住兩柄魔劍,更催出一股暗勁竟是生生將那冷笑分身詭異磕飛,與此同時那一重重九萬億星辰寂滅的威能也是生生蓋住破滅零落園,卻見那海市蜃樓般虛浮的凋零領域竟是被寂滅掃『盪』,一片片星光如洪洶湧撲下,極盡絢爛與枯寂的終極之勢居然瓦解了自創逆天戰技的恐怖。

卻有一朵朵『花』凋謝,但這並非是在歷史長河中默不作聲地隱去,真正地死在了星光當中,死在世人眼中,長期隱沒於黑暗內的刺客終究現出原形,這也便意味著它的神秘與森然被統統打破,卻如何抵擋得住堂堂正正的無量神力!

分明是極大極強烈的比照,先前一招破滅零落園出世壓製得星炎神必殺令挫折,聖刀無功消磨,自身更受封禁滅殺之辱,如今斷臂也便是受此之遺,然而這個時候並非自創逆天戰技的九萬億星辰寂滅齊齊爆發竟是將破滅零落園壓制,那一座被芙蘭西『露』多記憶摒棄的『花』茶園終究落①①①①,m.∷.幕於星空,此舉就像是斬盡荊棘苦難,星炎神的身上如為審判神威,邪魔外道終不勝正!

然而芙蘭西『露』多感受著這一切時面目沒有絲毫變化,也唯有苦笑分身一聲怒吼,周身一片片魔風裂痕頓生而對寂滅之力餘威轟殺而去,這分明也是一招招『逼』近逆天戰技的極高破滅奧妙,兩者『交』纏廝殺無光無影卻兇險異常,這尊瘋魔分身的魔力如同耗盡,但終究壓下了九萬億星辰寂滅的層層威殺,為本體的主戰場消除了干涉。

「這招九萬億星辰寂滅味道如何?」葉天卻不依不饒般一刀環繞座座火之『混』沌化宙紋而狠狠劈下,一面喝問瘋魔,重重神威戰風之態掃『盪』而出。芙蘭西『露』多金髮舞起,眼中卻依舊是那般純真模樣,只是道:「我喜歡這種氣味。」

像是驢『唇』不對馬嘴,神刀與魔劍的碰撞卻顯得更加『激』烈,比起有著宇宙玄奧乃至『混』沌文底蘊的炎戰一斬,此時血災之劫近乎螺旋狀直接刺出,不像有多少玄妙變化,周圍卻依附著一重重毀滅場景,有無窮大氣釋放萬草枯榮,有群星隕落龍鳳滅絕,也有無限石火廝殺赤地十萬界,最可怕的還是那一尊少年瘋魔手持著魔劍斬殺成空的邪勢,這就是芙蘭西『露』多無邊殺伐的寫照,縱然失去玄奧之妙,卻有著無上毀滅的勢!

又一重碰撞更使多少血流,葉天斷臂處分明再度生出一臂,只是在這一擊轟伐下卻顯得琉『玉』般澄明將碎,甚至變得虛幻半透明,暗金『色』的血還在不斷爆濺出,也不知那血管的傷痕到底有幾等無量,這杯撕下的斷臂終究不可輕合,以神力促生的痊癒力量卻比起真正完美形態要差太多!

然而芙蘭西『露』多也顯出一分狼狽,在他身上三種火『交』戰爭霸,黃昏魔炎本質最高也最為強勢,此時卻怒吼著被一寸寸侵略土地,在瘋魔肌膚上覆蓋面最廣的竟是那隻源自一尊剛剛突破超級玄神的血『色』命運火,它源自芙蘭西『露』多的本心命運,縱然比起最開始時已然黯淡許多可也燃燒不止,或許芙蘭西『露』多一刻不將殘念斬斷,這種命運的責罰就會熊熊燃燒永不止,如此咒術獻祭未免太過可怕,遠遠比起那燦爛金髮上的血污更使之受傷。

極度恐怖的衝擊『波』亦是擴散,冷笑分身難敵而被振開,這絕孤痕的地底般領域亦是被生生擊斷成為一片塌陷,相比之下治癒力量太過微弱,那等劫罰陷阱更甚至被捲入無邊的神魔攻伐之中化作烈火的一燃料,這也是它們惟能盡到的作用。

「再來!」葉天眼中光威盛烈,凝聚無邊戰意為刀,傲視天地又一斬!

「那就來啊!」芙蘭西『露』多簡直燦爛地大笑著,雙手力握血災之劫而顯得重重魔印加疊,異常洶湧的一劍自下挑出,逆流星隕滅。

碰撞再度『激』烈生滅,又有刀法萬變,分明化成一座戰塵宇宙將瘋魔罩下,芙蘭西『露』多信手施為,天穹破碎等一招招爆發,更宛若以血『色』化作血紅『迷』城,歡快與冷漠地殘酷反抗,將葉天心目中最美好的故鄉無情撕裂。

遇見百分百男人 這種場面實在太多,氣勢隨著『激』戰而攀升到愈發恐怖的程度,只怕神之盡頭來此也將『色』變,因為當世最強大的兩尊世界級天才之間的戰鬥分明構成了一種難言的覺悟漩渦,雙方的意志或不同也在變,但是堅毅得不可動搖,這種戰鬥中明明已經處於神級領域無限峰的雙方還在不斷召來世界氣運、法則從我的諸多力量使得彼此間的對抗螺旋式無限上升著,而他們的生命與力量也彷彿永不枯竭,洶湧著神與魔的真意超脫不休,如此繼續戰鬥下去他們將恐怖到什麼程度?分明接近尖聖級的黃昏魔炎都心驚,完全看不透!

命運在『激』『盪』,也在斷與滅,根本承受不住這當世最強世界級天才之間的衝殺,就算是聖者對決、大道『激』烈也不當如此,此成盡頭無限大威勇!

有多少雲霞在光耀中升騰,又有太多座古城凄『迷』時落幕,光、煙、樂、海、樓、夢種種皆在如此血站廝殺中爆震無限,不時從兩大最強世界級天才的身上撕下一塊血『肉』來,而今葉天的最完美法則神體被破卻也毫無遲疑地與芙蘭西『露』多廝殺在一處,而那兩大分身則一次次兇悍『逼』來,遭遇了凌滅空絕刀紋舞、十萬星天落神塵等威嚴霸道的一招招被不斷『盪』開撕裂,斷臂、斷首,最終同樣遭遇了湮滅的危機。

「嘻嘻,好玩!」當那苦笑分身在神炎中餘燼皆散,芙蘭西『露』多的音聲再度發生變化,便像是『女』孩般嬉笑著,手中魔劍竟是產生異變,八面皆成漆黑犄角如成困鎖凶牢劈至,而在葉天眼中周遭世間一切竟也是隨之傾塌,包括自身的感知意識同樣不斷塌陷最終與血的慘烈味道一齊流入那八根犄角之內,其勢便如同震真侯的引渡中世曲,只是稍遜一分威能,多數股凶氣!

「星空大爆炸!」面對神體都抗拒不得的這等吞噬,葉天冷然發出一聲震吼,炎戰刀威劈的同時渾身守護星體積聚旋轉,有一顆顆璀璨星辰直接化作整片星河星海並全面爆發,只是一顆星辰就超越星空,眼下繁星綴又是多少重星空爆炸!洶湧的星辰之力將那吞噬般凶煞生生撕開,葉天的身影則在這一片片愈發耀眼的光芒中隱去了,分明就是身化星光,以此擊賊。

「抓到了!」芙蘭西『露』多先是一臉好奇地茫然四顧,接著卻猛然化作猙獰狂笑,右手之中蒼耳般利刺疊生,一道神勇的身姿亦躍出水面般自煌煌星輝之內殺出,被另一隻手握的血災之劫毫不留情地橫掃而來,刀劍之間的碰撞再度引發諸多光『色』次元維度變化,虎口間一滴滴血溢開竟也在彼此牽引融合,殷紅與暗金如星,如宙,『激』抗之中更迸發出一種難言的神魔大勢,最終皆是浮星而起,卻有著一種『混』『亂』內的格外美麗,便像是舉世無暇的寶珠一般。

而在芙蘭西『露』多的眼裡這些血滴的存在更夢幻『迷』離了,那卻不是至上的血飲?就算此時他遍體鱗傷,火燎全身,這種最超然的血腥味也給他難言的吸引力,竟是在與星炎神的『激』戰中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將血一把抓來,流入喉中的正是夢中追求的味道。

「嗤!」聖龍在燃燒中冷漠纏結,本就支離破碎的冷笑分身也終被徹底地焚滅,而將刀意鋪天蓋地的瀾塵刀法同樣將芙蘭西『露』多周身徹底籠罩,葉天眼中像是有著整個宇宙異側的極度寒冷,芙蘭西『露』多見狀笑了,依舊能使葉天見到其口中流淌的『混』血,隨即身形虛幻,幾道身影再出,又是禁忌四魔身!

面對這等魔勢滔天,葉天唯一的選擇只有戰,依舊戰下去。

而也就在這個時候,整個宇宙戰場上卻有一種難言的氣韻籠罩降臨,即便是處於巔峰『激』戰中的葉天與芙蘭西『露』多同樣感知到,大戰未止,可星炎神的心中分明多了一分震動。

這是,真正的異變! ?第二千一百三十章:盡頭者之殤

以此時葉天與芙蘭西『露』多戰鬥之『激』烈,縱然大宙震『盪』亦撼動不得,誰要摻上一腳只怕必將付出命運終末的代價,然而此時宇宙戰場上卻顯然產生一場異變,如此震動居然影響到了處於『激』戰狀態的兩大最強世界級天才,不說浩瀚星空群星皆動,那屬於芙蘭西『露』多的血霧以內也有『混』『亂』大顫,刀與劍必然的接觸軌跡竟是由於不可思議的遙撼而微微偏移,但就算擦肩而過也蘊含著無邊無量的威勢,法則重塑的左臂上一道道血『色』深痕長生,血流成瀑,實在猙獰無比。,最新章節訪問:ШШШ.79xs.СоМ。

一刀卻也自芙蘭西『露』多的頜下穿過,那分明就是斬首威勢。然而未成,芙蘭西『露』多的脖頸便彷彿產生扭曲血空般任由炎戰刀虛幻穿越,濺起一片魔血邪霧,然而那首級依舊完好存於項上,眼中的紅光更是絲毫未減,顯然要憑尋常一刀斬下瘋魔頭顱莫過於天方夜譚,也正是知此葉天便將那凝聚著恐怖殺力的一斬接續劈下,血金『色』就像是審判大罪孽者的鍘刀般垂直落下,作勢要將芙蘭西『露』多一刀兩斷!

「想要這麼傷我?」芙蘭西『露』多抬頭望著血金『色』刀鋒的落下,那神之盡頭眼中都為殘影的速度卻突兀緩慢,同樣恐怖的血紅魔力自他的爪中蔓延而出,卻不是抵擋屠魔妖戮殺,而以橫掃之勢頓時朝葉天抓來,那使得無數法則流動結構驟緊的凶勢令葉天明白這分明為致命殺招!

芒血毀滅爪,這昔日曾與葉天對決的爪法如今也在無限的屠戮之中吸取太多生靈隕滅的煞氣而蛻變得更加恐怖,分明就臻於自創逆天戰技層次,而那九隻爪趾的魔爪此時卻已然是百宙之巨,每一爪趾卻各不同,如龍、虎、鷹而分別蘊含著靈異殺力,在葉天眼中這九根爪分明更化作了血紅『色』的九界,每一界中竟同樣是芒血毀滅爪,山中有山,天外有天,其中奧妙實在太多,正如葉天的刀光涌動之時破開的卻並非是魔爪,而是血海爆炸,更有一朵朵最可怕的血蓮『花』綻放,一片『花』瓣兆魂引,妖『艷』之間生靈枯!

而那血金『色』的屠魔妖戮殺此時亦是被那揮舞著毀滅之力的獰笑分身以身軀生生攔住,專『門』克制妖魔的驚人神力輕而易舉將其打得分崩離析,然而恐怖凶勢也遭受了芙蘭西『露』多身上攀附的殺戮機械般血蝠撕裂粉碎,縱然震得其肌膚如海濤漣漪層層『盪』起,終究無法將其截殺在此,以星炎雄威鎮殺瘋魔!

葉天自身局勢不妙,只是一片片星界輝映中倒映出了葉天遊刃有餘而不動搖的面容,芒血毀滅爪,還有一朵朵血蓮『花』、一座座煞氣浮屠、諸天魔犬等皆被一重重星炎神力擊得粉碎,左臂由於一場場碰撞顯得愈發虛幻,身披的星光甲胄也化為殘破,但葉天堅信芙蘭西『露』多所受創傷卻絕不會輕於自己,無論是最『激』烈抗衡還是要持久戰,他終究不會敗!

也正在此時有一股『波』『潮』再一度洶湧而起,浩浩湯湯,分明就是席捲整個宇宙戰場的大勢,先前就衝擊得『激』戰的神魔之雄亦是受觸異動,而今再一度到來使之影響更為劇烈,葉天眼中分明浮現出一片光影,其中同樣也是戰意巔峰,極致光與聲不可抗衡,在那涌動的法則之強盛無與倫比,不是法則從我還能是什麼?有極限的絢爛,也有著正邪對抗,那分明是另一場神魔戰,亦為盡頭對決!

沒有其他神之盡頭的對戰能與此時兩大最強世界級天才絕孤痕上的死斗相提並論,可那同樣也意義重大,更涉及到軍勢與全局戰威,當這神威魔力重重『激』抗巔峰的時候葉天如未知,心中卻分明有『激』昂振奮揚起,他明白那是神軍之榮,一切盡在不言中!

眼中的光影是模糊的,比起亘古『混』沌還要不清,葉天所能知道的卻是在某處戰場上,那位英勇的神軍神之盡頭面對魔族神之盡頭佔據了上風,此時更是一招招自創逆天戰技全力爆發,那不僅僅為壓制之舉,更為滅殺之勢!

這場戰爭到現在為止也進行了多場神之盡頭對抗,也有葉天等神之盡頭重創難戰,帝休會戰之後參戰的神之盡頭也都多少受創,而今卻陷入再度戰中,死亡毀滅之意已經成就,其他神之盡頭就算不知其中詳細也分明能感受到這將會是一場真正威脅到神之盡頭『性』命的巔峰對決,醞釀的氣威自然強得無匹覆蓋整個戰場,這一點哪怕是葉天與芙蘭西『露』多的『波』動也無法與之相比。

究竟是誰?葉天心中大震動,此時眼前卻是血『色』暗掠而至,魔力之中竟是帶著一股腥辣,一種恐怖力量刺透命運而來,猛地劃過了葉天腹部,那一處星鎧近裂,血光更是無孔不入地直接滲入,三大瘋魔分身也在此時狂襲而至,每一柄血災之劫都化作虛空蛇般扭曲,自三面而襲,殘忍的魔力分明在不斷侵蝕最剛猛神力,一處處星甲全片傾覆,多少片烈火始間熄湮,只是一個破綻而已,芙蘭西『露』多極盡伐至,簡直不肯放過任何將葉天置於死地的機會。

但在葉天身上分明也有一重重神力『交』織,猖狂的獰笑分身忽然背脊一涼,緊接著那整片星空竟就這麼在其背上壓下,而冷笑分身渾身一顫連忙避開一道道鋒銳刀芒卻為一片刀盤囚牢般鎖住,苦笑分身更是直接被烈焰聖龍撲殺,渾身火焰被完全取代為暗金『色』,自身更是受此侵攻無法抑制的爆燃而起,簡直化作一火焰旋風,只不過他自身就是其中燃料,掌握無邊毀滅魔威的瘋魔分身卻在此時不斷淪為神焰中的灰燼。

芙蘭西『露』多眼神卻是毫無遲疑,或許他中了葉天這三重陷阱的計而惱怒極力而攻,也或許他根本就毫不在意,血『色』的殺伐之力在其指掌間流動,只要其中一線就足以化作大崩滅境界。

「嗤!」卻再度引血濺,此時葉天腹部位置的星鎧分明被徹底撕開,也有超級神器之能的黑衣更是在瘋魔一爪中起不到絲毫抵抗作用,耀眼的光輝絢爛著,一段腸子就這麼被芙蘭西『露』多抓在手中,一重重魔紋攀上,黃昏的魔炎亦是毒蛇異蟲發起殘暴噬嚙,掠殺了無數生靈累積的所有苦難更如一顆顆骷髏魔首般刻下了有種巨刑的烙印,五道鮮紅爪痕亦在不斷深入,在這種情況下未有腸斷,本應該是身軀中最柔軟部分的器官此時暗金光炫分明無比堅毅,生生在芙蘭西『露』多的壓力中未曾碎斷。

個子矮小的少年抬起頭,暗金『色』與血『色』的眸子彼此對視,這一幕宛若亘久,虛幻中宛若周圍的『激』『盪』爆發也全都不復存在一般。然而芙蘭西『露』多的笑容下一刻化作真正惡魔惡極致態,口中虎牙猛地延長為血『色』獠牙,竟是就這麼在葉天刀下野獸般迅猛低頭,就這麼將那環繞著一重重破滅『性』魔力的牙刺穿了不可摧滅的星炎神腸內,有太多重血光一片片流星霧般全面炸開,這一幕絕類隕落態,更是有恐怖血光在瘋魔口中泛出,他的面容此時分明被血『色』沾染了小半,縱然神情顯得多麼純真無暇卻又有太多的冷酷恐怖。

魔音不知從何處響起,比起戰歌更帶有寒夜寂滅的恐怖,一道道音刃毫不吝嗇其惡意地劈在葉天血『肉』之上卻完全被重重法則抵擋瓦解,只是其中的邪意在一重重滲入,力量上傷不了神之盡頭,卻不知不覺中改變整處意境,先前芙蘭西『露』多猛擊將葉天打下的深淵分明被徹底撕裂爆開,星炎神與瘋魔再一度懸於絕孤痕地面以上,只是此時卻近乎『肉』搏般死死糾纏在一起,三大瘋魔分身此時分明敵不住自創逆天戰技的竭力猛擊而俱滅,葉天又豈會給芙蘭西『露』多再度施展禁忌四魔身的機會,瀾塵刀法攜著一招招自創逆天戰技分明以最凌厲姿態猛擊而去,壓得芙蘭西『露』多緊握神腸與魔劍卻如同毫無還手之力,終有一刀將他喉嚨貫穿,一片血此時凝縮為虛空獨道,是摒一切概率在外,毫無耀眼但最邪異的毀滅痕迹。

也正在此時猛地有一股橫掃一切的『波』瀾竟是在絕孤痕上亦生生『激』『盪』,如葉天與芙蘭西『露』多『激』戰之勢壓滅了所有劫滅與『波』動,一道道身影浮現接著便被貫穿,緊接著分明就有一片不可想象的慘烈氣息渲染而生,在這當中一道道光影流星般隕下,這卻不是流星與什麼招式,竟是太多片血腥,俱為神魔隕落之景!

大規模的邪氣在釋放,就算絕孤痕也因此震動起來了,葉天心裡凜然,分明感覺到那『激』『盪』居然更上一層樓,要有什麼樣的異動才能影響整個宇宙戰場,將難以遭受打擾的絕孤痕都干涉成這樣,其中意義毫無疑問地驚煞,有一片死亡之意在蔓延!

法則從我,無邊無量,一重重自創逆天戰技光威極盡沖發,那等氣勢不是威震一切當如何解釋?可現在這種威分明遭受了一股未有挫折,那力量無窮的爆發衝破了蒼穹天宙卻被同樣無限的神威壓下,最為偉岸的身軀就這麼震碎化空,一切皆顫,萬物俱殤!

這根源唯有神之盡頭,而饒是葉天此時也不禁心悸起來。

因為作為最強世界級天才的他已經意識到這驚天異象何意。分明代表,神之盡頭隕落狀! ?第二千一百三十一章:鳳凰王歿

極具震撼『性』的『波』動掃『盪』整個宇宙戰場,那是帶著世界哀傷的恐怖力量,一朵朵彼岸之『花』在天與地任何角落妖異開放,比起地獄更深更恐怖的幽藍火焰不斷燃燒,大劫成血『色』雷光,化厚土沉浮,幽黑如墨的風水河流湮沒了歷史輝煌,有太多鋸齒鋒寒的兵刃正在虛空戰場中劈砍挑刺與『亂』舞,一滴滴殷紅深青金黃熾白漆黑萬彩『混』沌的血液灑落霄宙,更化作一股股巨『浪』輪迴於時間巨獸的猙獰口中。,最新章節訪問:ШШШ.79xs.СоМ。所有的法則遭受無情截斷,無邊無量的氣息正在沉淪,這就是世界悲憾,盡頭之殤!

甚至比起哀傷之道更具有悲愴感染力的『波』動全面地發散壓蓋,就像是那暗紅的漣漪衝擊在了任何所能抵達的領域,不論天地乾坤,位面虛空,徹底被這種世界發散之哀思佔據顯得何等恐怖悲涼,有罪孽之氣衝天,構成了一道蘊含無限冤魂悲鳴乃至生靈屍骨的罪孽巨柱,其外亦有著一重重撕裂宇宙的恐怖殺意輻『射』發散,攜著一尊絕世強者最後的憤怒怨恨衝破所有阻礙,那是毀滅任何生靈的恐怖浩劫,不論神與魔皆在其中陷入末路,億萬的屍骨折裂,神魔不死的魂魄化作極致殺意中的犧牲品。

葉天與芙蘭西『露』多之戰『激』烈無邊,可此時緊緊碰撞的刀劍竟是被這一重大殤之力生生劈開,血濺在星炎神與瘋魔的身上,不只是他們的血。整個絕孤痕劇烈震『盪』,在周圍卻是有一道道古老虛影浮現,其中分明就有這一場最終決戰中一名名隕落者形象,從神軍中的綠元天帝魂享老萬議文長灰靜神等到魔軍的修煞陀斯嗜首魔森羅之主,還有妖軍的宙嶺界君封泊契『侍』凈秀亭,獸軍箜癸鳳虎長山龜沫安等諸多最頂尖層次的頂峰存在到每一名竭力廝殺卻戰死沙場的天神天妖兵士,甚至是這宇宙戰場中被破滅的眾多生靈,遭受大魔祭慘痛殺戮的不屈戰俘盡皆浮現,卻在斷裂,在爆炸,在寂滅,遭受不可思議的歷史屠刀殺害,隨著一尊神之盡頭共同再一次經歷殞亡!

更有一道道殘缺的古老烙印浮現,有攜著無邊憤怒道威的可怕魔聖獰笑著殺入了虛空,也有一尊尊世界氣運環繞的超級玄神超級玄魔竭力衝撞在火山巔峰盡法則決戰,更有那真正超出歷史記憶的諸聖『激』戰中萬道落幕,有神將魔將妖王皆在那一處戰場『交』奏了震『盪』六大宇宙的戰爭悲歌……分明是古戰爭的烙印重現,有一代代最終決戰的『激』烈,甚至有著大宇宙戰爭的終極兇險!

哪怕葉天也在這種景象中感到未有過的寒意襲來,他分明重新體會了一名名戰友隕落的痛苦悲傷,也見到了歷史上一次次殘酷戰爭,其中不乏有上古尤仙霖新至尊孟單戈十天主逍遙神這些他真正結識的神界神聖,如此反倒加深哀傷,像蠻霸宙態衛戰過了不止五次最終決戰,為神聖宇宙立下赫赫戰功,卻在這一戰中悲涼落幕,這又是何等令人絕慟!

可這一切只不過是陪襯,不過是為那一尊真正得到世界眷顧而立於神級領域無上巔峰的神之盡頭強者陪葬的勢影,真正使得葉天這樣絕巔神之盡頭都受到震動的是無邊衝擊而來的盡頭隕落『波』,便像是毀滅命運創造『混』沌**秩序元素等終極法則霧氣『交』織的震撼結果,同為神之盡頭的葉天與芙蘭西『露』多所感更是無比劇烈,他們洶湧爆發的無邊殺力遭受截擊,這是對神之盡頭的何等侮辱?可此時無法反擊,因為這是另一尊神之盡頭在世上最後亦為最壯烈的痕迹!

血紅『色』的火焰在燃燒,就像是懸於天頂的紅燭憑孤火照耀著芸芸眾生,只是這分明是獄劫的可怕火,葉天足可感受到其中發散的無比怨念!

這是何等的極怒怨氣,其中分明分出了一股衝破一切的憎惡之力血『色』天光般垂落在葉天的身上,渾身的骨『肉』如要在此時被蝕盡,神魂經歷了無數次破滅而頑強架構起的時空也將承受不住這般怨念而遭受傾塌,魔力衝擊在葉天體表,亦猛烈轟擊著同為魔族神之盡頭的芙蘭西『露』多,彷彿有狂怒的長笑聲耳畔環繞,更有那一道森然的身影屹立於葉天面前,此時張開雙臂,用最後的孤傲向這個世界告別。

一身毀滅伽衣,血焱燃燒無限,銀瞳之中極度邪異的光彩跨越了一個個維度流轉釋放,卻還在盡這遺力破滅著最為繁盛的天地,他像是踏在血澤中,又像是屹立於崩塌的孤山之下,風雷的『亂』流將血發吹起,手中魔鉞紅樓大震『盪』共崩塌。正是他,鳳凰王蕭正義,自微末中崛起卻震懾了一個個時代的可怕王魔,而今他的殤卻覆蓋整個宇宙戰場,正如『玉』碎鳳凰長恨鳴般他的長恨不滅,可此時本應該無敵的他卻已是真正隕落!

隕落者是竟是鳳凰王,這個葉天在最終決戰遭遇的第一個神之盡頭強敵,而今其殘魂遺志將整個宇宙戰場照耀,瘋狂的身影衝殺在一處處軍陣乃至真正的巔峰強者面前,孤傲的王魔像是化成了野蠻凶獸只顧發泄最後的毀滅力量,曾經將他擊敗的葉天自然受到了重點照顧,芙蘭西『露』多固然同為魔族,但毀滅之勢最為殘忍霸道,兩大魔族盡頭同『性』相斥亦展開血腥拼殺,明明是一尊已經隕落的生靈竟是同時抗擊了葉天與芙蘭西『露』多甚至還包括宇宙戰場上其他諸多神之盡頭強者,他只是狂笑,簡直要佔據絕對優勢,卻不免光芒黯然,逃不開終將灰化湮滅的事實。

明明已經粉碎的魔鉞竟還穿透了炎戰刀,撕裂了代表無數人族意志的星炎神體,葉天看著這舉動瘋狂,臉上卻始終保持著那股王者般孤傲的殘存虛影,沒有憤怒也沒有殺意,眼中竟是流過了淡淡的悲憫,炎戰刀同樣將魔鉞穿透,產生使絕孤痕為之震顫的大爆發。

然而卻是撞上血災之劫,芙蘭西『露』多分明也以身軀承受著那無盡邪穢所化魔首的噬嚙,被一片片殘忍撕下的皮『肉』卻以不可思議的速度不斷再生,形象天真活潑狀的芙蘭西『露』多留下了斬殺不滅的歷史印象,展開同時攻伐的鳳凰王殘影卻像是一名跳樑小丑般,縱有滔天威勢,他的魔力已經無法真正威脅到其他的神之盡頭,這終究只不過是隕落後的殘念,又豈能令其他被世界最為關注的神之盡頭一同落幕!

葉天與芙蘭西『露』多甚至要不管不顧,在鳳凰王襲擊的情況下依舊展開洶湧廝殺,鳳凰王之影抱有太多殺意恨意,只是他的出擊顯得何等無用,那一股恨意化成血『色』『波』動還在不斷蔓延著,掃過了絕孤痕,掃過了帝休沙漠,掃過了荒山,掃過了牙瀧大海,掃過了落魂神獄原,掃過了殤涯,也掃過了蓬古華都,宇宙戰場正在震顫,太多神魔妖獸皆將為這一尊盡頭者的隕落陪葬,血焱還在詛咒般灼燒不滅,延續著他的意志不朽。

只是,他的『胸』口卻始終有著那完全為神聖的氣息繚繞,猶如虹霞但更為美麗的光霞在他心口一次次流轉,又一次次地粉碎了隱藏在身軀最深處的魔魂本源,鳳凰王的身軀時而完美無瑕時而遍體鱗傷,除卻血焱繚繞更能引動『混』元魔石心護體,吞噬骨蝕宇宙成就邪甲,甚至在展現從弱小一步步崛起的成長萬態,可無論顯化作什麼姿態,這已是處於最終輝煌的鳳凰王始終無法擺脫那本源處無限彩霞的傷,那是將他擊殺的最後敵手留下的,宇宙戰場一處處都有與這盡頭隕落魂戰鬥的強者,他們卻能見到鳳凰王眼中映出那風華絕世的虹霞身姿,她的容貌古今無雙,她的威名在而今的宇宙戰場更是無人不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