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那也只是一轉之境的聖賢。

「那水火聖賢,世界本源已經損失了十分之二,可謂是無氣大傷,而我吸收了水火聖賢的世界本源,體內誕生出了一絲的世界之力,而且我擁有一絲意念,潛藏在水火聖賢的世界之中,對方根本就沒有發現,準備妥當,進行絕世一擊的話,定然可以讓對方的世界崩潰,從而遭受重創,至少有七成的把握可能屠聖成功。」

姜離信心十足,就如同是隱藏在暗中的毒蛇,隨時準備給水火聖賢致命一擊。

「好,如果小師弟你能夠屠聖成功,就又是完成一個壯舉,打破八荒學府的記錄了,不過水火聖賢是天道聖人的弟子,若是將其殺死了,惹來了陰陽聖人,就不是我們能夠對付的了,哪怕是師傅和大師兄都不是天道聖人的對手,必須要有萬全的準備才行。」

「說得對,小師弟你固然有信心可以擊殺水火聖賢,但必須是逃過陰陽聖人的感知才行,不然一位天道聖人的怒火,不是我們能夠承受的,整個無雙堂都會因此而湮滅。」

「天道聖人,在大千世界之中幾乎是無敵的,只要天道不滅,聖人就不滅。」

林黃泉等人若不是顧忌著陰陽聖人,以水火聖賢敢在無雙堂殺人的行徑,早就不知道被殺死多少遍了,哪怕是至聖,都不能在無雙堂放肆。

「這一點我早就想到了。」姜離聲音傳出,「我的身上,有一件秘寶,可以遮掩天機,只要天道聖人不刻意的算計的話,就算是我殺死了水火聖賢,陰陽聖人也不會有感應的,除非是有人提供消息,進行推算,才能得知真相。」

姜離身上有著天命之光,若是尋常的至聖,哪怕是全力推演,也未必能夠推算出他的一絲蛛絲馬跡,但是對上天道聖人,天命之光起到的作用就非常小了。

連無雙堂的堂主上官無雙,都可以模糊的推算出他的一些信息。

更別說天道聖人了,可以藉助一部分天道的力量,足以抵抗冥冥之中的反噬之力了,想要推算出他的信息,並沒有多大的困難。

不過,只要天道聖人不是刻意的推算,天命之光還是能夠屏蔽天道聖人的感應,就算是殺死了水火聖賢,對方也未必能夠知曉。

姜離就這樣介於存在和不存在之間,除非是參悟了大千世界之力,達到了至聖的境界,不然根本難以發現姜離的存在。

而且就算是至聖,如果不刻意的追尋根底,也難以察覺到姜離的存在。

就這樣,姜離偷偷的潛入到水火聖賢所凝鍊的世界之中,潛伏下來。

只要水火聖賢一離開八荒學府,姜離就會尋找時機,對水火聖賢進行一擊必殺。

姜離一死,水火聖賢的目的就達到了,面對著無雙堂諸位弟子那兇狠、彷彿要嗜人般的眼神,水火聖賢渾身都不自主,第一時間離開八荒學府。

他怕無雙堂的人真的會被仇恨沖昏頭腦,這些弟子視無雙堂的名譽為一切,萬一真的不顧一切的對他下手,那豈不是死得冤枉,太沒有價值了。

水火聖賢離開八荒學府,沒有藉助八荒學府的傳送通道,而是進入蒼茫星空之中。

如果藉助八荒學府的傳送通道,那行蹤肯定是暴露在無雙堂的幾位弟子之下,如果在設計進行埋伏的話,輕而易舉,他根本躲不過。

不過進入茫茫星空之中,那就無跡可尋了。

星空宇宙,無邊無際,想要尋找一個人難如登天。

不過水火聖賢這種自作聰明的行徑,其實是讓自己死亡越來越快。

如果是走八荒學府的傳送通道,那在眾目睽睽之下,姜離還不敢動手。

在大庭廣眾之下,水火聖賢被殺死了,那消息肯定會第一時間在八荒大世界傳播開來,然後傳到陰陽聖人的耳中,稍微一推算,他的行蹤就暴露了。

但是進入無邊的星空宇宙之中,罕無人跡,那殺死水火聖賢,人不知鬼不覺。

除非是陰陽聖人突然想起了水火聖賢,想要召見他,然後進行推算,才可能發現水火聖賢已經被殺死了,不然有著天命之光存在遮掩天機,哪怕是至聖都感應不到冥冥之中的天機。

一個身影,在蒼茫星空之中不斷的跳躍,瞬移。

每一次跳躍,都是從一顆星辰降臨到另一顆星辰,跨越不知道多少光年。

這個身影就是水火聖賢,他然不知道,他離得八荒學府越遠,到達越偏僻的地方,那他距離死期就不遠了,死神正在一點點接近著他。

就在水火聖賢連續跳躍了數萬次,離開八荒學府有數萬光年的距離,降臨到一顆枯寂的星球上,突然他的身軀開始崩滅,一股毀滅性的力量從體內傳遞出來。

這股力量,是他體內小千世界崩滅所爆發出來的滅世之威。 聖賢之所以強大,就是因為掌握著世界之力。

世界之力,就是一切,就是所有,一但世界崩滅,聖賢也會因此跌落境界,甚至是隕落,更別說水火聖賢的世界是在體內崩滅。

那產生的恐怖毀滅力量,直接在水火聖賢體內爆發開來。

措不防及之下,水火聖賢沒有任何的抵抗之力,身軀直接崩滅。

不過,達到聖賢境界,精神意志更是超過了次元級,達到了輪迴級。

不滅級的精神,就擁有一絲不滅的特性了,更別說橫跨兩個大層次的輪迴級精神,那是擁有橫渡輪迴的神秘力量。

聖賢,一般可以活上幾萬年,幾萬年之後肉身和靈魂都會老死。

但是精神依然存在,可以通過宇宙規則進行轉世輪迴。

沒有達到輪迴級精神,轉世輪迴會被宇宙運轉規則抹除所有的記憶,只有修行到極高深的境界,或者是有聖賢親自出手才能覺醒前世記憶。

但是達到輪迴級的精神,那就可以躲避宇宙運轉規則,保留記憶輪迴轉世。

也就是說,聖賢轉世,仍然是保持著聖賢的境界和所有的修行記憶。

這樣一來的話,修行起來就要容易得多了,在短短十幾年,甚至是數年之內,就能達成常人未能達到的成就,在八荒學府之中,就有許多是聖賢轉世之身。

雖然說聖賢轉世之身,不說百分百能修鍊到聖賢境界,但是機率比起其餘人要大得多。

而且就算沒有修鍊到聖賢境界,但是精神仍然是輪迴級的精神,就算死亡了,仍然是可以保留著記憶繼續轉世,只不過每一次轉世之後,精神都會被宇宙運轉規則削弱一些。

只是輪迴級初期的精神,大概只能轉世個三五次,精神就會從輪迴級跌落到次元級。

如果是達到輪迴級巔峰的精神,那至少可以轉生百世,都能保持記憶不被磨滅。

不過姜離,是不會給水火聖賢轉世的機會,那無疑是放虎歸山。

萬物熔爐可以煉化天地萬物,哪怕是精神力量也不例外。

一尊巨大的熔爐出現,籠罩著這方虛空,水火聖賢的身形在萬物熔爐之中重新凝鍊,不過在其四周,圍繞著可以焚燒萬物的太陽金焰。

同時,姜離的身形也重新出現在這方星空之下。

水火聖賢的小千世界崩滅,其中大部分的力量,都是被姜離吞噬了。

原本,他體內就誕生了一絲的世界之力,如今吞噬了水火聖賢一個小千世界大部分的力量,那一絲的世界之力不斷的壯大,已經進化成了一個小世界的雛形。

姜離的身後,演化出一方世界。

不過這方世界之中,空蕩蕩,什麼物質都沒有,就是一片混沌。

這只是一方小世界的雛形,想要凝鍊成一方真正的世界,首先就要修成一方大道法則,以一方大道法則為根基,開天闢地,然後尋到天地五行之物鞏固世界。

姜離目前所修鍊的法則之中,能形成的大道,最強的無疑就是三種。

一是九陽大道,二是生死大道,三是數據大道。

這三種大道,雖然都不如時間大道,空間大道這樣的禁忌大道,但是相比起來,也相差不大,都是可以直達天地同壽之境。

不過姜離也並沒有急著凝鍊世界。

世界境,以一方大道法則為根基,開闢世界,這是最為關鍵的一步。

所選擇的大道,關乎著以後的成就,是否能夠超脫天地。

如果選擇一般的大道,如水火聖賢是以水火大道為根基,那最高成就,也就是達到大聖之境,想要孕育出大千世界之力成就至賢,幾乎沒有這個可能。

又比如姜離在無雙堂的幾位師兄,林黃泉是以地獄黃泉大道開闢的世界,其成就至少是可以達到至聖境界,還有傅太陰,修鍊的是太陰大道,也可以達到至聖境界。

又比如《九陽天功》,其中蘊含著九陽大道,不論是純陽,太陽,冥陽,還是至陽等,九種不同的陽之大道,都可以修鍊到至聖之境。

如果九陽齊修,則是可以達到天地同壽之境。

但是九陽天宮之中,至今為止還沒有九陽同修的存在出現。

哪怕是創立九陽天宮的九陽祖師,也只是齊修六陽,達到九轉之境的巔峰。

但是距離天地同壽之境,還是有著不小的距離,除非是將其餘三陽補上,才有希望破除天道的束縛,證得天地同壽的無上主宰之境界。

除此之外,生死大道,數據大道,理論上都是可以達到天地同壽之境。

但是天地同壽之境,並不是姜離的終極目標,他的目標是超脫。

想要超脫的話,至少是要以禁忌大道為根基開闢世界才有那麼一絲的希望。

雖然只是一絲的希望,但是對於有野心的人來說,那必須是選擇禁忌大道的。

因此,小世界凝鍊出雛形之後,姜離就停止開拓小世界,而是轉而提升精神力。

水火聖賢在萬物熔爐之中,根本無法逃脫出去,小千世界崩滅,沒有了世界之力,他所能發揮出來的戰力,也就是比九重神藏霸主強一些而已。

而且超級道器不朽龍城,也在世界崩滅的時間受到重創,根本無法打破頂級道器萬物熔爐,四周的虛空也都被封鎖使得水火聖賢傳遞不出任何的消息。

「是誰?居然敢襲擊我,難道不知道我是八荒大道世界天道陰陽聖人的弟子,速速放了我,不然我一死,師尊肯定能第一時間得到消息,天上地下沒有人可以救得了你。」

水火聖賢怒吼起來,搬出陰陽聖人,希望可以讓對方知難而退。

「水火聖賢,不用叫了,今天你是必死無疑。」

姜離轉過身來,只見他的面容,水火聖賢嚇了一跳。

「姜離,怎麼是你,你不是死了嗎?」

水火聖賢是真的被嚇到了,姜離明明被他殺死了好幾次,怎麼可能又活了過來。

「就憑你那兩下子,也想殺死我?」姜離冷笑道:「好了,廢話不多說了,乖乖的受死吧!吸收了你的世界之力,使得我凝鍊出小千世界雛形,煉化了你的精神能量之後,我的精神也可以進一步的提升,參悟輪迴級的奧妙。」 精神力,分為普通級、震撼級、恐怖級、不滅級、次元級和輪迴級。

大多數聖賢,大聖,甚至是至聖的精神,也都只是處於輪迴級。

達到輪迴級精神的巔峰,就可以進行千百次的輪迴,如果每一次都是達到聖賢境界的話,千百世加起來,活上千萬年不成問題。

而在輪迴級精神之上,就是無無級的精神了。

無無級精神,從字面上理解,就是沒有不存在的意思。

但是沒有達到無無級的精神,就永遠沒有辦法理解無無級精神的奧秘。

哪怕是天地同壽強者,也並沒有完全的參悟無無級精神的精髓,最多就是半步無無級。

達到這一重境界,那距離真正的超脫也就不遠了。

而姜離參悟出了存在和不存在之真意,達到這一重境界,就等於是參悟接解到了無無級精神的一點奧秘,更進一步的話,就是半步無無級了。

基本上,參悟了存在和不存在之真意,都是有希望達到半步無無級的。

雖然姜離的精神只是在次元級,但是其境界已經超越了輪迴級,接近半步無無級了,只要有足夠的精神能量,其精神境界就能快速提升,達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

其中生死祖師的境界,就是半步無無級。

因此其生命本質,已經是接近不滅了,哪怕是大千世界的天道,也無法磨滅其所有的精神,最多就是將其困在天道空間之中。

如果讓生死祖師從天道空間之中逃脫出來,立即就可以證道,與天地同壽。

輪迴級的精神無比浩瀚,遠遠的超過了次元級精神,這可是宇宙規則都無法輕易磨滅的精神力量,如果是一般的九重神藏霸主冒然吸收,定然會被撐爆。

不過這對姜離來說,都不是問題。

不管水火聖賢在怎麼不甘,竭斯底里的怒吼,都逃不了消失的結局。

但輪迴級的精神意志,也不是那麼容易磨滅煉化的,足足用了半年的時間,姜離這才將水火聖賢煉化,吸收其所有的精神能量。

不過並沒有達到輪迴級,而只是在處於次元級的巔峰。

水火聖賢,徹徹底底的從這個宇宙之中消失,不存在了。

但是這個不存在,是姜離眼中所理解的不存在,或許對於更高層次,天地同壽的主宰,或者是在之上的大帝眼中,水火聖賢仍然存在。

達到大帝境界,已經是萬劫不滅,甚至是可以逆轉時空,將已死之人復活過來。

因此,在大帝的眼中,所有人都是一樣的,沒有什麼高低貴賤之分。

「咦,這是什麼?居然不被萬物熔爐所煉化?」

在萬物熔爐之中,水火聖賢的身影消失不見,但是遺留下來了兩件寶物。

第一件自然是超級道器不朽龍城,其本質超越了萬物熔爐,哪怕是龍魂受創,但是想要將其煉化,沒有數十年,甚至是百年時間根本就辦不到。

第二件,則是一塊古樸的令牌,非常的古樸,上面有著玄奧的紋路,密密麻麻,組成兩個玄奧的文字,姜離看了一眼便是不由自主的被吸引了。

這兩個玄奧文字,不是人族之中的文字,也似乎不是萬族之中任何一族的文字,甚至都不是這個宇宙時代的文字,代著濃濃的紀元氣息。

「這是什麼奇物?用什麼材料打造而成的的?居然有如此濃郁的紀元氣息,似乎是渡過不止一個宇宙大破滅時代。」

姜離將古樸令牌拿在手中把玩,仔細的打量著。

「這塊令牌,難道是……」

在天命之光中的生死祖師,感受到了一股不同尋常的氣息,立即就被驚動了,將令牌攝到眉心之中,仔細觀察著。

然後,生死祖師喃喃自語道:「不會錯的,不會錯的,這就是鴻蒙令,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出世了,看來這個紀元,是最有希望超脫的紀元了。」

步步蓮花 「前輩,什麼是鴻蒙令?」

姜離的意念,也是進入到眉心祖竅之中。

他從未見過生死祖師有如此失態的時候,可令這鴻蒙是非同一般。

生死祖師看了姜離一眼,然後娓娓道來:「這鴻蒙令,是通往一處神秘之地的鑰匙,那處神秘之地,被稱之為鴻蒙空間。」

「這處鴻蒙空間,乃是一個又一個宇宙紀元之中,超越了萬劫不磨的大帝,達到了混沌無極境界的諸多『祖』煉製出來的一件用來超脫的混沌祖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