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葉封從未見過一個人,笑的可以這般好看。

之前一直有些模糊的看去的灰衣女子的臉龐,在這一刻,難得的十分清晰。

這一刻,隨着灰衣女子的笑容,葉封只感到,這片天地,灰衣女子身後的所有東西,都是失去了光澤。

雖然對於男女一事懂的不多,但是不算年齡的增長,便是那些書籍之中也是偶爾夾雜着幾本書籍,簡單的提到了這些。

這些,已經足以讓葉封不再和之前那般的小白了。

不知道爲什麼,葉封看着灰衣女子的笑容,竟然突然覺得自己的心特別的寧靜。

之前打鬥時候的所有激動,所有情緒,竟然就這般很是怪異的,全部消散一空。

灰衣女子的笑容,極其的空靈,那一剎那,絕世而獨存。

葉封不知道的是,他的心,在這一刻,似乎是加速了那麼些。很微小,但是卻不可忽略。

只是可惜,他不明白這是爲什麼,也不清楚,這是什麼。

灰衣女子從葉封手中接過劇烈反抗的球球,向着葉封看去,突然一愣,看着葉封望着自己的眼神。

有着那種男人都有的情感,但是不同的是,葉封的眼神極其的純淨,乾淨的如同水般清澈。

這種純淨,纔是讓灰衣女子一怔的原因所在。

眼神之中閃過一絲複雜和一些異樣,灰衣女子臉上的五官再次的模糊了起來。直至模糊不可見。

葉封從那種感覺之中清醒過來,看着抱着球球的灰衣女子,不由的有些發愣,看到灰衣女子模糊的臉龐,遺憾之餘,也是有些尷尬。

摸了摸鼻子,有些發窘。

一時間,場中竟然寂靜了下來。

而在一側,看着葉封之前那般的羞澀表情,現在的尷尬表情,而對面卻只是一團灰色的氣流,丘三娘卻是被唬的一愣一愣的,有些不明所以。

摸着頭,嘿嘿笑了幾聲,葉封示意灰衣女子是否有什麼事情。否則,看這灰衣女子在那逗弄球球的樣子,就怕需要的時間太久。

似乎是擡頭白了葉封一眼,灰衣女子看着懷中依舊在掙扎着想跑到葉封懷中的球球,無奈的嘆了口氣,“哎,真不知道他給了你什麼好處,竟然這麼貪戀他。諾,給你。”

俏皮的彈了球球的額頭一下,灰衣女子將球球向着葉封遞了過來。

看着那雙雪白色,和灰色衣裳形成鮮明對比的手臂,葉封遲疑了一下,伸出手,將球球接了過來。

看着嗚嗚叫着,一直向着自己懷中滾的球球,也是無奈的對着灰衣女子笑了一聲。

動了動手指,灰衣女子嘆了口氣,開口道:“好了,原來你身邊的氣息時來自於這個小東西的身上,既然如此,也是你的福分。這個小東西現在還沒有什麼意識,我將此事交付於你。此事事關它的生死,你要謹記。可否?”

說完,灰衣女子眼神複雜的看了球球一眼,表情變得嚴肅起來。

聽到事關球球的生死問題,葉封腦海之中紛雜的思緒瞬間消散,緊緊的盯着灰衣女子一眼,良久,確定對方不會欺騙自己之後,葉封點了點頭。

或許,只有葉封自己知道,自己會相信他,或許更多的原因,是因爲之前灰衣女子的那一個空靈的笑容。即便是他自己,也是不願意相信,有着那般空靈笑容的人,會欺騙他。

看到葉封什麼都不問就點頭,灰衣女子詫異的多看了葉封幾眼,隨後似乎是明白些什麼一樣,眼神糾結的看了葉封一眼,又看了看球球,一些被封印在心底最深處的東西,似乎有了甦醒的跡象。但是光芒閃爍之間,那些記憶,那些美好,又是重新的被鎮壓而下。

嫣然的一笑,雖然面孔模糊,但是隱約間的笑容,依舊還是讓葉封愣了那麼一瞬。

“既然如此,那我就直說了。我身後的那株靈藥,我想你也一定知道那是何物了。”灰衣女子收回思緒,直接說道。說到這裏,她還向着葉封的腰間看了一眼。其方向,赫然正是葉封腰間的葫蘆。

葉封明白,之前葫蘆讓球球出來,一定不會瞞過面前的灰衣女子,所以此刻看到灰衣女子示意,他也沒有半分的驚訝,冷靜的看着灰衣女子,等着下文。

似乎是明白葉封的想法般,灰衣女子紅脣輕啓:“那株混沌靈藥,是我龍族至寶。”

還沒有多說,灰衣女子就是拋下了一個重磅的消息在葉封面前。

可是當她以爲葉封會意外之時,卻是發現,面前的少年,之時眉頭微微皺了一下,就是沒有了下文。

看到葉封的這般反應,灰衣女子可能是頓覺無趣,隱約間可以看到其翹了翹嘴脣,有些不滿的樣子。

賭氣般的,灰衣女子直接一次性說道:“那株靈藥名爲太極,這是我龍族之主起的名字。當年僥倖存活而下,爲我龍族靈藥之中的頂尖至寶。但是當年一戰,這顆靈藥受到波及,當中的靈智散去,卻是沒有了意識,不過,卻也給了你機會。”

看到葉封眼神亮起,灰衣女子撇了撇嘴,繼續道:“等會你將這株靈藥採摘,靈藥已開,兩朵花對都是有着奇效,尤其是對於你的修煉。”似乎能夠一眼看透葉封的全部,灰衣女子直接道出了葉封要這株靈藥的緣由。

這一次,葉封卻是真正的驚訝了一把,眼神驚疑不定的看着灰衣女子,看着對方的眼睛,突然有了一種自己在對方面前沒有半分的隱藏的感覺。

咯咯笑了幾聲,灰衣女子鬱悶的心情都是舒暢了一些,“但是這株靈藥早已成聖。你將花朵採摘而下,植根栽在你腰間那個靈物之內,並且讓這個小東西每日相伴在其身旁,這樣會極大的加速它的成長,或許,等到那一日到來之時,這個小東西會有着一份自保的實力。”

一口氣說完,灰衣女子不等葉封回答,就是伸出手捏了捏球球肉嘟嘟的臉蛋,“好了,我的時間不多。希望你能夠保護好它。當然,日後,到底是誰保護誰,還說不定呢。”

向着激烈反抗的球球的瞪了一眼,砰的一聲,灰衣女子突然的四散而開。

那些灰色氣流瞬間的匯聚而來,圍繞在葉封的身邊,上下沉浮。

不知道是因爲灰色氣流的衆多還是因爲之前的灰衣女子,這一刻,葉封再看向身側的灰色氣流之時,確實有了一些怪異的感覺。

鬼使神差的,葉封突然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向着身側的灰色氣流抓去。

只是可惜的是,如同無物一般,葉封的手指直接就是穿透了過去。

葉封一愣,隨即反應過來,對於自己的這般舉動,眼神之中涌上一些疑惑。隨即搖了搖頭,寵溺的摸了摸懷中的球球。

再擡頭看向中央處的那株“太極”混沌靈藥之時,眼神之中掠過一抹火熱。

不再遲疑,葉封大步流星般向前徑直走去。

很快的,一路暢通無阻,葉封就是來到了混沌靈藥“太極”身側,看着同樣的根枝,結出的兩朵截然相反的花朵,那種強烈的視覺衝擊感,葉封也是不由得再次驚異不已。

“這可是龍族的至寶啊,龍族……”葉封驚歎了一聲,直接伸手向前抓取。

砰!


就在葉封伸手的那一瞬間,之前一直寂靜的混沌靈藥,就如同突然甦醒了一般,竟然突然爆發出了驚天的靈氣。

葉封敢保證,他從未見過這般濃郁的靈氣,當這些靈氣噴薄而出之時,葉封能夠感覺到,乾燥的空氣之中,都是在這一刻,變得溼潤了起來。

那些靈氣,竟然化爲了雨滴,飄落而下。

一瞬間,這片地方,就如同重生了一般。即便是之前本就不凡的九級靈藥,也是陡然似乎變得精神了許多。更加的充滿了靈氣。

丘三娘雙眼睜大,看着靈藥之處,漫天的靈氣拋灑而下,葉封站在中心之處,兩朵詭異色彩的花朵立在他的身側。

這一刻,葉封就如同神王巡視一般,在自己的靈藥園中查看,而那些靈藥如同有着靈性一般,圍在他的身側,奉他爲王!

葉封驚訝的看着突然復甦的混沌靈藥,那朵雪白色的花朵之上,陣陣白色的氣息飄散而出,濃稠好比實狀。而那朵黑色的花朵,則是截然相反,散發出陣陣的黑色氣息,顯得更爲深邃了許多。

看着這兩朵花兒,葉封卻是突然的發現竟然一時之間無從下手。

就在葉封猶疑之間,之前對於灰衣女子的試探一直沒有動靜的葫蘆,突然的散發出一陣青色光芒。

這些青色光芒輕輕的觸摸在了葉封身側的兩朵花瓣之上。

砰!

就在那一刻,一種與之前完全相反的氣息,從兩朵花花蕊之中,散發而出。 就在葉封低頭看去的那一刻,一種與之前完全相反的氣息,從兩朵截然相反的花的花蕊之中,散發而出。

這種氣息,顏色極淡,幾近無色。

但若是細看,卻是能夠從兩多花散發的氣息之中,感受到一些些微的差別。

這種差別,在外形上很是微笑,但是在本質上,卻是相差極大。

葉封不受控制的向後退去,那兩股氣息開始在花朵周圍交融。

尚不待葉封做出任何的反應,第三種氣息,在兩股氣息交融之處,散發而出!


這種氣息外表呈現灰色,乍一看,和葉封身體外側沉浮的那些灰色氣流,極其相似。

但是葉封卻完全無法將這兩種氣息結合在一起。因爲,當那些灰色氣息自兩朵花之間出現的時候,他身體外側的那些灰色氣流,突然齊齊的頓了一下,繚繞在了葉封的身後,一時間,葉封的身前,竟然不見任何灰色氣流。

這一幕,好像……是怕了一般。

“還真是,那個小妞出手倒真是大方!這個禮,讓我很爲難呀。”葫蘆自葉封腰間漂浮而出,懸在葉封的身側,散發出陣陣青色光芒。

這些青色光芒不停的觸動着兩朵花朵,直到數十息後,葫蘆方纔收回了青色光芒。而那兩朵花朵,依舊在源源不斷的噴吐着那些奇異的氣息。

“太極之後爲混沌。黑白交融,重開天地。”隨着第三種的氣息越發的濃郁,葫蘆的聲音也是變得嚴肅了一些。

“嗚嗚……”就在葉封疑惑的向着葫蘆看去之時,他懷中的球球突然揮着小爪子,惡狠狠的對着葫蘆叫了起來。

葉封一愣,看向懷中的球球,不明白他和葫蘆之間能夠有何恩怨。

青色光芒一閃,葫蘆出現在球球的頭頂上方,距離球球的小爪子只有一點距離,但是卻是然球球那肉嘟嘟的小手愣是無法抓到。“你這小東西,我不讓你出來,那是爲你好,你不安心在其中吸收那些東西,你想幹嘛?”

球球氣憤的瞪着大眼睛揮着小爪子想將頭頂上方的葫蘆拍飛,久久不能成功,大眼睛竟然一紅,竟然好似要落淚一般,極其委屈的看向葉封。

見到球球這般模樣,葉封真是不知道該笑還是如何,摸了摸它的腦袋。看來,球球這也是在葫蘆裏面憋壞了……

就在葉封打算開口爲葫蘆說幾句話,哄哄球球的時候,砰的一下,混沌靈藥“太極”突然一陣晃動。


葉封急忙將視線投了過去。

“葉封,快,帶着那個小東西進去,這是混沌氣息,對你和它有着極大的好處。”葫蘆見狀急忙催促道。

來不及多想,葉封急忙抱着球球衝了進去。

剛一臨近,一種極大的壓迫感就是迎面壓在了身上,竟然無法動彈分毫,身體猶如要碎裂一般。

就在這時,之前一直躲在葉封身後的灰色氣流,突然自葉封身後飛起,擋在了葉封身前。

這些灰色氣流凝聚成一道牆壁,將葉封於那種威壓隔絕而開。

葉封也不多想,之前葫蘆語氣突然急促,不敢怠慢。立馬衝了上去。

有着這道灰色氣流所化的牆壁在身前抵擋,葉封承受的壓力頓時消失無蹤。快速的上前接近着。

而面前的那些灰色氣流,則是在這個過程之中,一點點的消散而去,牆壁也是越來越薄。

轟。

終於,葉封面前的灰色氣流全部消散,牆壁也是消失而去。

就在混沌氣息的威壓即將落到葉封的身上之時,葉封突然猛的向前衝進幾步。

混沌氣息咆哮之間,就是向着葉封衝來,就在即將撞擊在葉封身上之時。

葉封突然緊緊的貼在了那朵黑色的花朵之上。

而那一刻,後方的葫蘆,身上的青色光芒也是熾盛了起來,顯然是做好了出手的準備了。

唰!

就在葉封剛剛緊貼在那花朵之上之時,那些混沌氣息,突然的折回,寂靜了下去,如同葉封消失了一般。

面對這一切,葉封的額頭已經是一陣冷汗,反倒是懷中的球球,“咿呀”的叫了幾聲,大眼睛中眼珠滴溜溜的轉着,竟然是覺得十分好玩的樣子。

砰。

就在葉封不知道下一步怎麼做的時候,突然的,他緊緊抱住的那朵黑色花朵,突然輕輕搖曳了一下,下一刻,葉封竟然就是出現在了花朵上方,盤坐而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