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正如所有大家族中的勾心鬥角一般,這個中年人便是梁天明的小叔,梁騰。他跟梁輝爭家主之位已久,在這個時候出這麼一件事。梁輝一定會借題發揮,將自己徹底擊垮。

王辰的修為在上次和梁天明徵戰之後又有了精進,雖然不知道什麼原因。但是王辰的速度確實已經快了不少,王辰急速的逃命,梁騰在背後窮追不捨。

「吃我一劍!」

追逐中,梁騰抽出長劍,狠狠地向王辰劈來。這道劍氣在地上留下一道巨大的劍痕。梁騰瘋狂的攻擊著正在逃亡的王辰,後花園中一片狼藉。

「錚!」

正在瘋狂逃命的王辰將速度提升到極致,眼見就要到牆壁了,外邊就是逃跑計劃的路線。但是在王辰分身的這一瞬間,梁騰的劍氣到了。

鋪天蓋地的劍氣對著王辰席捲而來,未到身前,王辰已感受到那龐大的壓力。濃密的劍氣似乎將王辰的身體壓制,王辰的速度急劇的下降。

「噗。」

劍氣猛地擊中了王辰的身體,強橫的劍氣沖著王辰的體內衝來,王辰竭力的抵抗,仍忍不出吐出一口鮮血。

王辰來不及休息,強提一口氣,接著劍勢猛地翻過了院牆,跌倒在地。

「哼,看你還往哪套。」見自己的劍氣擊中了王辰,梁騰連忙追了上來。

但是,梁騰翻過院牆忽然發現,牆外空無一人,只有牆角的一灘鮮血在證明著,王辰確實在此逃出。

「小賊,你跑哪裡去了!」氣急敗壞的梁騰一拳將牆壁搗塌,憤怒的大吼,而王辰卻不知所蹤。

「廢物,廢物,全都是廢物!」梁家的會客廳中一片狼藉,原本華美的傢具已經變成了碎片,破碎的瓷器隨處可見。陽光透過屋頂的窟窿,伴隨著滾滾的灰塵照在盛怒的男人身上。

這個男人就是梁家的家主,梁輝。原本梁輝在武會上興高采烈的看著擂台上的搏鬥,因為就在剛才,自己梁家的弟子已經晉級。但是扭頭便看到自家的管家沒命的狂奔而來。

梁天明奇怪的看著管家,為了家族的霸業,家中已經沒有幾個外人還活著,而他則是梁家僅剩的幾個心腹之一。這個管家跟了梁家幾十年,還從來沒有這麼的緊張過。

「怎麼了?」梁天明向秦王告罪,來到了管家身邊。

「老爺,少爺遇害了。」管家焦急的說道,「二老爺已經去追了,您趕緊回家吧,現在需要人主持大局啊!」

「走!」梁天聽到兩人的對話,顧不上其他的事情,帶著二人飛速回到了家中。

「天魔有沒有事?」 錯惹豪門冷少 梁天在回去的路上問道,得到安全無事的消息之後,梁天鬆了一口氣。在梁天看來,一個敗家子,死了就死了,家族中有大把的子孫呢。

……

看著梁天,梁輝兩人的離去,蘭心夢的心也揪了起來,這時才是最艱難的時刻。

「師父,辰哥他沒事吧。」蘭心夢問道。

「沒事,王辰他已經刺殺成功,而且還沒有被抓到。」陸瑤的修為很高,能夠聽清楚他們的談話。

蘭心夢一臉擔憂的看著擂台之上,毫無興緻。胡圖也同樣擔心,但是他們不能動,最起碼在這個時候不能去找王辰。如果被有心人知道,王辰恐怕會有危險。

……

「咳咳咳。」

梁家院牆外的地底下,有一條隧道,王辰趴在小梅的背上不斷地咳血,鮮血染紅了小梅的身體。淬體境後期的人的實力太可怕了,王辰的內甲已經變成了碎片。

幸虧梁騰在追逐的時候,最後一擊並沒有用上全力,但是王辰扔被這一擊擊中,差點昏死過去。若不是修鍊了九轉元功,自己的身體素質得到了極大的提升,恐怕自己當場就要被格殺。饒是這樣,也要了王辰的半條命。

王辰感到自己的內臟破裂,連吃幾種療傷的靈藥之後,終於緩解了傷勢。

「小梅,謝謝你。」王辰虛弱的說道。

「你就是活該,你怎麼沒死那裡?」小梅極其的憤怒,但是腳步一刻沒停,急速的逃離。

「我說趕緊走,你就是不聽,你去那裡幹什麼,有什麼事情值得你連命都不要了?」小梅一邊走一邊怒罵道。

王辰牽強的笑著,忽然覺得小梅這個人還真不錯。如果不沒有提錢就更好了。

「笑笑笑,還笑,笑個屁。」小梅沒好氣的說道。

……

原來,在王辰和小梅出發之前就已經做好了完全的準備。為了防止這種情況的發生,王辰特意向石頭請教了一下隱匿陣法的用法。於是,兩人在昨天晚上的時候就已經挖好了一個地洞,作為兩名凝靈期的人來說,挖個洞再簡單不過了。

挖好了地洞,在地洞上方設置好隱匿陣法,在王辰翻過牆頭的時候,再也撐不住了,跌落了下來,掉進了地洞之中。

王辰本以為小梅會離去,沒想到小梅還在等待著自己。看著王辰掉了下來,小梅一句話沒說,扛起王辰就跑。

正是由於這個隱匿陣的存在,讓梁騰沒有發現兩人的蹤跡,兩人有驚無險的逃脫了。雖然王辰也受了傷,但是王辰得到了梁家的辛秘,也許會有意外的收穫。

……

「輝兒,查到線索了沒。」梁天先去地牢中察看了一番,確認無誤之後,來到了梁輝的身邊。

「據門口侍衛所說,早上王凌雲來過,明兒的小丫鬟也確認了這點。」梁輝落寞的說道。

這是他的獨子,中年喪子之痛,讓一下子愁白了頭。 「我不是下令任何人不準出入么。」梁天不怒而威,道宮境的實力果然強勁。

「據他說王凌雲是闖進來的,我已經把他獻給天魔了。」梁輝咬牙切齒道,「我已經派人去王家,如果不給我個滿意的答覆,我定要讓王家滿門陪葬!」

「稍安勿躁,騰兒,你來說一下情況。」梁天開始主持大局,即使他認為梁天明可有可無。但是,有人騎到兩家的頭上撒野,就必須要給他們個教訓。

梁騰將他知道的一切講述之後,梁天便察覺到一絲不對勁,「王家的那小子也是個敗家子吧?」

「對,整天和天明混在一起。按說兩個人不可能有矛盾啊,再說就王凌雲那小子的實力,怎麼可能抗的過我一劍?」梁騰說道。

「這就是疑點,恐怕這人並不是王凌雲。讓王家交出王凌雲,徹底的查一下。」

神級插班生 「另外,誰和明兒有矛盾。」

「和明兒結仇的有很多,要說矛盾最大的應該是……」梁騰沉思道。

「王辰!」梁騰梁輝二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王辰?縹緲宮的王辰?從暗黑祭奠中逃出來的那個?」梁天一連串的發問,他對王辰有印象,還是因為他從暗黑祭奠中逃了出來。

「對,但是這個人昨天已經被逐出師門,修為被廢。」梁輝思考著說道,「而且我詢問了孟令道老前輩,這事是真的。」

「也許是用了一些不為人知的丹藥也說不準。」梁天雖然是偽道宮的高手,但是畢竟不是煉藥師,對丹藥的理解也不深,所以只是在猜測。

「但是,王辰從昨天被廢之後就躲了起來,再也沒有出現。我已經派人在四處尋找,但是一無所獲。況且今天只有王凌雲來過府上。」梁輝終於穩定了情緒。

「據說暗夜有一種獨門絕技,易容術。」梁騰沉思道。

「難道是暗夜的人? 偷吻成癮,前夫強勢寵 如果是那可就麻煩了。」

暗夜作為一個殺手組織,勢力範圍極廣,惹到暗夜的人一般都沒有好下場。

暗夜雖然是個殺手組織,但是極其護短。你可以在他執行任務的時候將他擊殺。這時就算有人路過都不會伸出援手,但是如果你膽敢追殺暗夜的人,任何暗夜的人都會伸出援手。而且他們絕對不接暗殺自己人的訂單。

所以說,梁家極其的不想暗殺梁天明的是暗夜的人。

「先不管這些,傳我命令,讓你三弟速速派人前來去捉拿王辰和王凌雲。另外,關閉城門,稍後你去向秦王告罪。輝兒你畫一張王辰的畫像交給你三弟。有什麼情況及時通知我。」說完,梁天便拂袖離開了。

……

小梅帶著王辰一路狂奔,終於來到了城外一間廢棄的道觀之中。他們挖的洞直通城外,這也幸虧梁家就在城門不遠處,所以沒有耗費多大的功夫便挖通了。

「你先歇著,我去給你弄點吃的。」小梅將王辰安頓好之後,隨即說道。

「別去,危險。」王辰虛弱的說道。

「沒事兒,他們要追殺的又不是我,我跟你參與行動的可不是這張臉。」說完小梅便離開了。

看著小梅離去的背影,王辰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兩人第一次相見便是兵戎相向,隨後又一直爭吵不斷。王辰一直認為小梅是個冷酷無情,貪財的人,卻沒想到小梅竟然如此的重情重義。

小梅很快的消失在了視野之中,王辰雖然被打的渾身疼痛,行動不便,但是他覺得這一切值了。如果這次王辰並不行動,這也許就是塊心病留在自己的體內,可能會留下隱患。

修鍊本身就應順人心,如果連自己想做的事情都不敢去做,那還如何爭天命。

……

「情況如何了。」梁天冷冷的看著他的三個兒子,事情已經發生了三個時辰,至今沒有任何收穫。

梁天有三個兒子,大兒子梁輝,二兒子梁騰,三兒子梁濤。其中三兒子在軍中任職,今天正是他調集人手在天龍城中搜索。

「父親,至今沒有任何發現,我正在加緊搜索。」梁濤回答道。

「是不是逃出城了?」梁輝問道

「不會,我的士兵告訴我,今天沒有任何一個受過重傷的人出城。」梁濤回答道。

「會不會看錯了?」

「大哥,你是在質疑我的人么?」梁濤冷冷的說道。梁濤性子直率,豪爽,看不慣大哥二哥爭奪家主之位的做派。主動離去,去軍營,回家的次數極少,兄弟三人的感情並不好。

「好了,別吵了。」梁天不耐的說道,「還有什麼消息沒有。」

「據王凌雲的跟班所說,昨日有王凌雲和一位女子離開了風月之後,直到現在,再也沒有出現。」

「搜,給我狠狠的搜,挨家挨戶的搜,一定給我搜出來!」梁天徹底的怒了,這個小賊在他的家中作祟,竟然還讓他跑了!真是奇恥大辱,傳出去讓人笑話!

「是!」三人見梁天沒有接下來的指示便退下了。

……

「也不知道辰哥逃到哪裡了。」蘭心夢搓著腮看著樓下喧囂的士兵,鬧得越大蘭心夢就越放心,因為這就說明王辰現在是安全的,但是依然止不住的擔憂。

「辰哥,你可一定要安全的離去啊!」

「怎麼了這是,出什麼事兒了?我可沒犯事啊。」一位不明真相的掌柜的看著一擁而入的士兵,嚇得不輕,以為自己犯了什麼事,連聲問道。

「我們在抓捕逃犯,不要妨礙公務。」說完推開老闆加入到搜捕的隊伍當中。

片刻后,士兵離開了。掌柜的看著屋中的一片狼藉,憤怒的罵道:「這分明就是搶劫!」

……

這一天,天龍城的普通人家遭了秧。士兵們不敢到有權勢的家族中搜尋,只能在普通百姓家中搜尋。也不知道是誰開的頭,每到一戶人家,總有人會順手拿上點東西,這一群光明正大的強盜!

搜尋的任務一直持續到晚上,每個士兵們都滿載而歸,心滿意足。憤怒的群眾無處伸冤,聚集在了一起,眼瞅著就要發生暴動。

「大家靜一靜,靜一靜。」 梁濤趕到了現場,他沒想到會鬧出這麼大的動靜。先前他一直不知道此事,他的手下眼瞅著事態將會一發不可收拾,才將事情告知於他。

梁濤氣的一巴掌把他拍飛出去:「胡鬧!怎麼帶的兵!」

隨即匆匆帶人來到了現場:「大家聽我說,安靜一下,給我點時間,我一定給你們一個滿意的答覆!」

老百姓們還是畏懼的,剛剛憑著一腔熱血聚集了起來,現在看到有大官前來,一時間氣勢減弱了許多,安靜了下來。

梁濤對著周圍的士兵說道:「現在起,給你們十息時間,將你們偷盜的東西叫出來。十息過後,未交出的人後果自負。」

話音剛落,在梁濤身邊的空地上已經多出了小山一般的靈石,物品。

梁濤看著這些東西,恨鐵不成鋼的看著這些士兵,對身邊的親衛說道:「搜身,但凡身上還有任何一件不符合身份的東西的,當中鞭笞五十下。」

……

事態得到了解決,但是依舊沒有發現王辰和王凌雲的身影。其實梁濤對家中的是是非非是在是沒有興趣。但是,畢竟死的是自己的侄兒,雖然自己很不喜歡這個侄兒,總要做做樣子。

從剛剛這件事可以看出,梁濤這個人還算是不錯的,梁家也還是有好人的。

「全都搜完了么?」梁濤皺著眉頭說道。

從事發到現在已經半天的時間了,還沒有任何的動靜。不管是誰,都沒有見過這兩人,王家回應,到現在為止,王凌雲扔沒有回家。

「報告,除了幾間沒人住的房子之外,所有地方都已經找遍了。」士兵回答道。

「蠢貨!」梁濤指著這名士兵的頭皮大罵道,「沒有人的你不去搜?我看你是搶劫上癮了!來人,拖下去。」

「帶我去。」

……

梁騰正在屋外等待,今天真的是生了一肚子的氣,看來回去之後一定要整頓一下軍紀。

「找到了,找到了,在這,在這!」

就在這時,屋內傳來了一陣驚呼聲,隨後王凌雲就被押解著來到了梁濤的面前。

王凌雲剛剛還在睡夢當中,為了防止王凌雲壞事,兩人用迷魂散將王凌雲弄暈,直到剛剛才被吵醒。

王凌雲睡眼惺忪的看著周圍的情況,一時間沒反應過來,隨即破口大罵:「瞎了你的狗眼,你知道我是誰么!」

梁濤仔細的觀察了一下王凌雲,對身邊的人拜拜手:「好好招待王公子,問一下事情的經過。」

梁濤看一眼就明白了,王凌雲是遭人陷害,他的身上沒有一絲傷痕。

……

就在整個梁家仍在奮力的搜尋著的時候,小梅已經帶著王辰遠離了天龍城。

這是一個偏遠的村落,兩人在這裡落了腳。小梅為王辰收拾好一切,說道:「要不要我送你回縹緲宮?」

「謝了,小梅,我還要回去。」

「你瘋了吧!還回去,你看你這幅樣子!」小梅徹底惱了,她實在是看不懂這個男人,明明不傻,為什麼偏偏要回去送死!

「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回去就等於送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