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好巧不巧的是每次都能被拍到,這就很不開心。

某寧和胡黎箐的事情沸沸揚揚的炒了一段時間,一般文章出來的第二天大神就會封掉,但是對方顯然比他們想象的要執著的多。

大神那邊廂收集了不少的證據,覺得有必要的話可以讓那位沒事找事的仁兄知道一下什麼叫做鍵盤黨的悲哀。

某寧他們一般也算是半個獨來獨往,和女生們的關係不好不壞,他們自己班裡的也知道當初是怎麼回事,所以簡而言之除了論壇上不太順心以外,其實並沒有什麼影響。

胡黎箐和某寧繼續的高高興興上學放學,因為快放假的關係整個人都比較忙,後來乾脆便懶得理了。

反正某寧他們照舊是要跟這大神他們一起的,平常的時間暫且不說,周末一聚是肯定的。

大神開車還算是低調一些,夏羅離的跑車才是一下子吸引了全部的視線。

顏色是張揚的大紅色,配上胡黎箐這美人一下子就彰顯出了格調。

「大神,我們今天去哪啊?」

某寧打著哈欠靠在座位上,這一大早的叫她出來她還睡眼朦朧的很。

「帶你們去看海豚,順便有一家新開的釣魚餐廳,想帶你們一起去。」

釣魚餐廳的魚釣起來的比直接買便宜了不少,所以算是一大樂趣。

唯一的不好處就是,對於不會釣魚的人來說吃飯相當的累。

某寧就屬於不會釣魚的那一種,連帶胡黎箐都是第二條上鉤了,她的連看都不往這裡看一眼。

她覺得,她大概是有了假的飼料吧?

「你先去吃吧,剩下的我來。」

大神體貼的接了活,某寧去啃了兩口,突然覺得有視線似有若無的看過來,抬頭轉了一圈大家都在自己吃自己的,好像並沒有什麼人在特別的看。

是她的錯覺嗎?

某寧低頭咬了幾口,隨後猛然抬頭看向角落的一桌,那裡一個女生正在擺弄手機,看樣子好像是在自拍的樣子。

但是那個鏡頭的角度……

好像是對著他們的?

她那個自拍的架勢有些太過奇怪了點。

「小寧子,怎麼了?」

「沒事,稍微有點燙。」

某寧將注意力從新轉移回來,餘光時不時的瞟向那個女生坐著的餐桌,將她一直在擺弄手機,鏡頭卻是在他們這裡一直都沒有變化。

一般來這裡吃飯的,獨自一人本來就十分奇怪……

某寧只是覺得這個妹子有點奇怪,但是並沒有將她和學校的那個無聊人士聯繫在一起。

畢竟那個人發的照片一般也就是大神他們來學校的照片,其他外面的一張都沒有。

「好吃嗎?」

大神湊頭過來,某寧下意識的自然而然的餵了一口,「味道還不錯。」

某寧喂完之後才視線猛然轉過去,惡狠狠的瞪了一眼。

那妹子撩了撩頭髮,似乎毫無感覺一般又換了一個姿勢。

某寧這下算是稍微放心了一點,畢竟她剛剛那是突如其來,一般人如果被偷拍發現多少也應該有點慌亂才對。

用完餐后某寧和胡黎箐便直接回了宿舍,這幾天某寧回到宿舍的習慣性便是刷一刷論壇。

畢竟只要每天大神他們過來那麼晚上就一定會有所反映。

那絕對是精準的不得了。

而今天也不例外。

現在的發帖十分簡單,只有題上的一句話介紹,隨後便是一張文字一句話。

『再次來一波他們的baoyang日常。』

這種話題一般都是老爺爺輩分的和小姑娘,某寧還是第一次知道同齡人也可以這麼用。

第一張的配圖是某寧下樓后和大神站在車前,大神摸了摸她的頭髮,而配文是這樣的。

『你沒洗頭吧?』

第二張是某寧上車的時候大神已經在車上,放了一張對比是以前大神幫忙拉車門的樣子。

『怎麼樣?這麼快就快過時了吧?』

某寧看著這張圖片嘴角抽了抽,以前大神給她開門是大神紳士風度,而現在是她巴不得想早點離開,所以才拒絕了大神罷了。

第三張開始便是胡黎箐他們,胡黎箐他們的互動更為大膽,被說的也更加難聽,雖說整篇都沒有出現什麼過激的辭彙,但是看起來還是十分的讓人不愉快。

沒有禁詞便不算罵人了嗎?

這種人的嘴,其實最髒了。

某寧現在還學會了觀察照片拍攝的角度,翻到後面看到其中一張后咬了咬下垂,對比了一下角度后恍然大悟。 這張照片是他們在釣魚餐廳里的,正好是某寧給大神的餵食畫面。

而那個角度,因為某寧十分在意,所以若是稍微聯想一下便可以得出結論。

那個一個人獨自跟著他們的女孩,果然就是……

屢屢的發帖黑他們玩。

不知道有什麼深仇大恨?

不僅如此,見她看她還一點反映都沒有,裝的真的和那麼回事一樣。

尤其是現在的說法比起之前的揣摩兩可惡毒了不少,原本體貌特徵還會虛化給擋住,現在的側臉都已經全部曝光了。

這個,就有點過分了吧?

已經從了造謠變成了跟蹤狂了!

某寧還是第一次體驗被人跟蹤,想想就一陣陣的發寒。

她不知道對方的目的是什麼,不僅如此察覺到了對方居然也可以當作沒事一樣繼續觀察他們。

那個妹子從頭到尾手機的方向都是對著他們,雖說這放出來了幾張但是不知道到底留了多少。

對方雖然已經沒有對他們的身體造成創傷,但是某寧已經有些忍無可忍了。

某寧和大神抽了一天十分風和日麗的日子,去校外敲了那個妹子的家門。

同行的還有胡黎箐他們,四個人過去的仗勢有點像是打架。

當然,為了避免那個跟蹤狂妹子還在一路跟著他們,看到他們的目的地不出現,某寧便乾脆和大神他們先去吃了些東西。

不管是談判還是吵架,都要吃飽了再去。

原本出現了這種事件之後某寧他們都應該直接選個包廂最為清靜,不過介於某寧上次已經見過了那個妹子,並且十分迫切的打算再見她一面。

所以……

介於自己不舒服也不能讓別人舒服,某寧他們選得餐廳也不選便宜的,明擺的自己出血也不讓別人好過。

果然,如此折騰了差不多一周,那個妹子天天的配圖都跟著是他們偶爾的親密舉動,還有那讓人乍舌的菜單配價。

事情發生到現在已經小半個月有餘,一波吃瓜群眾過了這麼久對於這件事情也漸漸的失去了興趣。

這典型的是看著人家秀恩愛吃吃喝喝啊!這不是有毛病啊?

隨後,有的吃瓜群眾的目標便轉戰到了那位跟蹤狂妹子上面。

某寧翻著記錄第一次看到被吐槽的這麼慘的樓主。

上面有的說她是跟蹤狂,有的說她心裡有疾病,有的說她三觀不正妒忌人家,還有的說她是喜歡那個男的打算當小三。

反正這次的說法千奇百怪,噴的卻不是某寧他們了。

某寧他們從事情發生之後就是該幹嘛幹嘛,雖說私底下做了不少的調查,但是表面上的回應卻是一個都沒有。

所以,這次炮火集中的十分猛烈,吃瓜群眾們才不管你的心理承受能力,那都是有什麼說什麼。

當然,因為各種吐槽的什麼人都有,所以說話難聽的自然也有不少。

某寧的每天過來看一眼已經成了習慣,雖說有時候看著生氣,但是當作收集證據來玩的話,其實也還不錯。

今日的反轉太過突然,某寧雖說看著那些說話難聽的評論會微微皺眉,但是不可為大部分的還是感覺大快人心。

完了,她大概是黑化了。

某寧這邊廂覺得心情好了不少,對於廣大民眾的眼睛還是雪亮的這一點有了認知。

事情這樣已經算是告一斷落,他們原本收集證據就是為了以後這妹子過分了有點地實。

但是他們倒是怎麼也沒有想到,那妹子還有后招。

某寧和胡黎箐被叫到辦公室談話的時候整個人都不好了。

她雖說算不上是百分百的乖寶寶,但是也最起碼是除了給老師交作業沒有進過辦公室的孩子。

但是這次呢?

此時的辦公室沒有別人,只有她們老班坐鎮,桌上擺放著的是某寧他們的照片。

有某寧他們牽手的,胡黎箐和夏羅離告別時候親親的,還有出去吃飯時候的照片,居然也有不少。

並且,她們兩個人的還特地區分開來,寄給了班主任?

這又不是早戀!

某寧站在辦公室一張張的看過去,耳朵不可避免的紅了起來。

平時她覺得她和大神已經十分的正常了,但是這樣看來還是有許多的曖昧在裡面。

而胡黎箐那邊……

更是妥妥的狗糧。

「你們兩個是一個宿舍的,一般的成績和品行都還不錯,所以老師叫你們過來也沒有什麼別的意思。」

一般的教育套路一開始都是曉之以理動之以情,某寧對於這個還是懂得。

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嗎?

胡黎箐拿了照片翻看了一下,隨後直接收了起來,「老師,我男朋友是歸國子女,我們這樣的西方禮儀不算是破例吧?」

某寧也將照片收起,差不多已經知道是誰幹的了,「老師,我們兩個也是在校外,按照年齡來說我們的私人感情也不應該接受到學校方面的干預。」

「我知道,但是聽說你們還經常讓他們開車過來接是嗎?還有送很多很貴的禮物?」

老班推了推眼鏡,「你們的私人生活我自然不會管,他們兩個我也知道,石老師是我們以前的臨時代課老師,教授對他的評價都很好,至於那個夏羅離是我們學校的交換生是吧?我沒有見過但是也有耳聞,在國外期間學習品行也很不錯。」

「你們的眼光老師也十分認可,但是在學校的時候還是要多注意一點,有人將照片送來我這裡我也不能坐視不管,照片你們拿回去,最近注意一下。」

談話十分簡單,老班也只是簡單的說明了一下,某寧他們問到是誰的時候老師卻是搖了搖頭。

「這是匿名信的方式放在我座椅上的,如果知道是誰我會首先找他談談。」

「還有你們論壇上面的事情我也稍微關注了一下,我不阻止你們調查,但是要注意法律的底線不要觸犯。」

老班這句話一出明顯是偏向他們,某寧點了點頭,說了句謝謝。

「老師,如果那個人再送過來東西,可以第一時間通知我們嗎?」

「嗯。」

某寧點了點頭收起了照片和胡黎箐回了教室。

他們班裡的同學經過將近兩年的相處已經差不多記住了臉,而那個妹子顯然不是他們班的。

這照片的確是拍的不錯,但是這次的事情可是有點大啊。

某寧他們好脾氣不是代表沒脾氣,雖說不知道為何被屢次針對,但是真的是叔叔可忍嬸嬸都不可忍!

地方早就知道了,所以在選了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某寧直接去了那個妹子的公寓敲開了門。

「你們來我這裡幹嘛?」

妹子的臉上一臉淡定,完全沒有想過她在某寧這裡已經暴露了身份。

「我們來找你拍照啊,你不是很喜歡拍嗎?」

女王大人直接推開門私闖名宅,進去后就靠坐在沙發上,將自己準備好的東西往桌子上一扔。

女王大人的狐狸眼一直都很有殺傷力,某寧和大神跟在後面,也直接落座。

那妹子見他們進來雙手抱胸走了進來,坐在他們對面,「你們這樣是私闖民宅知道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