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唐小白害怕,他不可能眼睜睜的看着爺爺被殺,隨手掏出一把長刀,這正是小蘿莉賦予,乃上古時期的神兵利刃,削鐵如泥,斬殺鬼屍猶如砍瓜切菜。

一聲大喝拔地而起,長刀閃爍着奇異的厲芒,直直的劈向東方敵,然而正前方的玻璃突然破裂,楚雲皓一躍而入,直接一腳就把唐小白給踹了回去。

東方敵哈哈大笑,拍手說道:“真是不出我的預料,唐小白你果然來了,比我設想的快得多,但你實在愚蠢,竟然單槍匹馬,好勇氣。”

老爺子極其震驚,起身就要撲向唐小白,但無奈被桌椅絆倒,竟然摔在了地上,唐小白奮力的爬起身,一步跨越到老爺子面前,將他扶起,緊張的說道:“爺爺,你沒事吧,有沒有摔到哪裏?”

老爺子搖搖頭,嘆出口氣,告知自己沒事,唐小白趕緊扶着他坐回沙發上,轉頭冷眼瞥向東方敵,說道:“東方爺爺,好久不見,沒想到會以這種方式。”

東方敵微微一笑,年紀雖然大了,但身子骨卻比之老爺子要強的多,他說道:“是啊,小白,你和阿瑜是最好的朋友,相信你不會拒絕爺爺吧。”

“我不會讓你得逞的,我一定會打倒你,救下所有人。”唐小白目光堅定,但他的眼神會不時瞟向楚雲皓,他很明白,自己一人或許可以離開,但老爺子在此,他生存機率幾乎爲零。

東方敵看了一眼老爺子唐啓倫,無奈的笑道:“唐老哥,果真是你家的孩子,跟你一樣的脾氣,讓人生氣啊。”


…… 京城市中心,韓茹雪見到楚雲皓沖天而起,就明白唐小白情況不妙,雖然方法很殘忍,但韓茹雪覺得她必須得這麼做,‘畫音簫’殺戮之曲,聞者可被雙方視爲殺父之仇,不共戴天,繼而互相廝殺,若是韓遙吹奏,則可直接讓人進入夢境,在夢裏面遭萬刀劈砍,千軍萬馬,對其進行殘酷刑法,此乃殺戮極道。

曲音響起,鬼屍們有了反應,它們並沒有按照設想般,互相廝殺,反而在四處張望,好像在迷惑着什麼,韓茹雪十分詫異,但也只能將計就計,既然不能控制它們,那就不管了,飛身而起,跟着楚雲皓從窗戶進入,正目睹上一章結尾一幕。

見到韓茹雪到場,唐小白立刻一張符咒扔出,大戰正式展開,韓茹雪與楚雲皓戰作一團,唐小白則直襲東方敵,老爺子唯恐意外轉身就躲在了外面。

東方敵不愧是古武界最強之人,神武者的修爲也不是鬧着玩的,已經堪比元嬰期修士,但他自然不會是唐小白的對手,於是乎他一聲令下,大廈外的鬼屍得到命令,蜂擁而上。

至於韓茹雪和楚雲皓打着打着就不見了蹤影,地下室中,墨麟正被關在此地,只聽得咔嚓聲響,韓楚二人竟然結伴而來。

楚雲皓身爲仙人,自然不可能一下子就被鬼屍控制,他還留有一絲念想,並將它隔開封印,爲防不測,親眼見到京城瞬息間化爲死城,他心中驚恐,這纔沒有立刻驅逐鬼屍,反而裝作一副成功被控制的樣子,打算慢慢調查清楚緣由。

二人一起把墨麟救出,墨麟狼爪子一指,旁邊有着一顆血淋淋的心臟,它被置於一件儀器之中,據其所說,好像只要毀了這顆心臟,鬼屍自然煙消雲散,一切恢復正常。

而在頂樓,大羣鬼屍翻涌,讓唐小白無暇顧及東方敵,一把扶住老爺子,縱身一躍,貼上神行符,逃之夭夭。

頃刻間整座大廈傾塌,鬼屍數量太多,大廈根本承受不住,但區區傷害,不足以毀滅鬼屍,它們仰天大吼,紛紛從廢墟中現身,肆無忌憚,瘋狂的破壞周身一切。

東方敵只是普通人,大廈傾倒,自然死於非命,而沒有了他的控制,鬼屍們完全暴走,被瞳瞳看守的西門蘭也終於化成鬼屍,瞳瞳又不認識她,見其攻擊自己,直接就把她幹掉了。

而緊跟着西門天又出來了,他似乎一直徘徊在西門蘭周圍,看樣子其兄妹感情頗深,不過結局一樣,完全暴走之下,雖然實力大漲,但就跟沒了腦子一樣,被瞳瞳輕易殺掉。

再說唐小白帶着老爺子來到了一個安全之地,之後獨身一人,又返回了京城市中心,聯絡陸瀚,讓其率領軍隊進來,開始對鬼屍進行全面圍剿。

直升機、坦克車、裝甲車,各路戰鬥機械,和步兵團,在京城中橫衝直撞,與鬼屍進行最終對決,而大廈底部,墨麟等人還沒有出來,好在地下室沒有被毀,他們也及時毀掉了心臟,城市中的鬼屍們突然紛紛昏倒,變成了正常人。

見此所有人都愣了,早知如此就不該開火,死去的鬼屍都是人啊,唐小白也不知緣由,造此殺孽,無可奈何,墨麟三人從地底飛出,解釋了一切,雖然最終還是不理解東方敵是如何控制的鬼屍,但這起事件,總算落下帷幕。

……

京城被毀的差不多了,要想恢復生機,恐怕得需要好長時間,一天時間過去,唐小白撥通了劉詩藍的電話,竟然無人接聽,本來覺得應該是在忙,但緊跟着陳姐的一個電話,讓他徹底愣住。

劉詩藍失蹤了,就在自己對付鬼屍的時候,她就被神祕人帶走了,唐小白心焦如焚,告知楚雲皓等人情況,讓其都幫忙去找,而在封城之中,墓園禁區之下。

南宮雨澤表情嚴肅,在其面前有着一個棺槨,應該是屬於古墓某一個人的,但被其清空,並且搬到了四凶獸所在的墓室。

他十分小心,且高度緊張的在棺槨上,刻畫着文字,似乎是某種咒語,旁邊還擺放着一捆鎖鏈,和黃色符紙,他終於劃下最後一筆,長長的呼出口氣,笑道:“終於完成了,只要這個儀式成功,我守墓人一族,將千秋萬代,永不可沒。”

這具棺槨的旁邊就是本來的那具棺材,它的質地更加久遠,顯得更加神祕,南宮雨澤此時根本懶得理會這具棺槨爲何存在了,他心裏想着念着,全是儀式的事情。


而在墓室的門口,還有一個身影,靜悄悄的坐在地上,似乎正在昏睡,打眼一瞧,她竟然就是劉詩藍!

南宮雨澤冷冷一笑,打開棺槨,將劉詩藍抱入其中,口中陰聲說道:“你可不要怪我,我也是逼不得已,只能說你自己太倒黴了。”

南宮雨澤緩緩關上蓋子,又用鎖鏈一圈圈的纏繞,將棺槨緊閉,再將符紙貼在正中間,盤膝而坐,閉上雙眼,口中唸唸有詞,隨手一甩,一道血滴濺在兩旁的窮奇、混沌的石像上,剎那間奇光大放,墓室搖搖欲墜,兩頭兇獸靈體浮現,發出陣陣狂嘯。

卯足了勁,直直的撞向封印,欲將其破之,而神祕古棺也開始微微顫動,隱隱的在迎合二獸的攻擊,南宮雨澤打眼瞥了一下,不再理會,腦門汗流之下,一聲悶喝,二獸靈體瞬間進入劉詩藍所在的棺槨之中。

頃刻間一道靈光直衝天際,撥開雲霧,直達天外天,如此大的動靜,自然引起了唐小白的注意,聞風而動,一行幾人火速趕往封城。

卻說天外天之上,聖帝殿微微抖動,讓得聖仙帝眉頭一皺,起身來到外面,打眼向下觀瞧,撇嘴笑道:“有趣,真是有趣,韓遙啊,我終於找到你的徒弟了。”

“你想怎麼樣?”在聖帝殿的四面八方,突然響起了一個聲音。

聖仙帝依然目光不變,說道:“我想做什麼,你應該知道,或許時機到了,我們也是時候,讓真正的韓遙,坐上新天道的大位。”

…… 墓園禁區,南宮雨澤喜出望外,看着儀式即將完成,他眼眶含淚,不由想起了時常跟隨自己的貔貅,它是自己的守墓靈願獸,與其感情深厚,沒想到卻被唐小白連着饕鬄一起,收進了封靈圖。

原本他就打算將饕鬄和檮杌二獸煉製成同貔貅一般的守墓獸,沒成想張揚的到來,讓計劃提前了,費盡心思,卻依然毀在了唐小白手裏,但現在不同了,他已經準備充足,把劉詩藍這個陰時陰月出生的人,獻祭給窮奇和混沌,再借由守墓心決煉化,成功近在眼前。

而此時的墓園之上,唐小白等人已經趕到,如此強大的靈願,實在匪夷所思,他們的第一個念頭是兇獸逃出,但等到了這裏,才發現根本不是那麼回事。

南宮雨澤早有防備,已經派遣了神通教主在此護駕,它完全隱祕於紅袍之中,面龐黑煙升騰,一副魔鬼之相,陰聲冷笑道:“你們來的倒真快,我早已恭候多時。”

“神通教主,你爲什麼會在這裏,上次從刑天手中逃走,現如今還敢露面。”唐小白十分的詫異。

“哼,若不是你們人多勢衆,我怎麼可能敗走,我們有幸再次相遇,說不得要討回來了。”神通教主法力無邊,唐小白自認不是其對手,但有楚雲皓和韓茹雪在,想必也不會被動。

“你還沒有回答我,你爲什麼在這裏,南宮雨澤在哪,你把他怎麼了?”唐小白暫且按兵不動,事到如今,他還有頗多疑問。

“我能把他怎麼樣,應該說是他把你們怎麼樣,不妨等上一等,相信大概十分鐘的時間,壯闊的一幕,就能呈現在眼前了。”神通教主頗有拖延時間之疑。

唐小白衝着楚雲皓和韓茹雪點點頭,他們二人立即飛身上前,直直的攻向神通教主,奈何神通不止一人,只聽得一聲厲叫,接着烏拉拉衝出一羣怪鳥。

張揚在一旁看到,立即驚呼:“是傷魂,竟然這麼多,它不是很難形成的嗎?(詳情見第一集178章)”

除去陸瀚和凌正風,正派人士幾乎全部到場,一場大戰,瞬間爆發,傷魂數量衆多,而且怨念之重,鋪天蓋地,又有更加強大的神通教主,一時間,真是讓唐小白一方,狼狽不堪。

“還不明白嗎,你們根本不是我的對手,就算有仙人在場,也無法奈我何,我神通活了幾千年,可不差仙界那些傢伙。”神通教主遊刃有餘,根本不將楚雲皓和韓茹雪放在眼裏。

唐小白一道陰陽令擊散一隻傷魂,緊跟着又是一隻撲來,瞬間又衝出十幾只,將其完全湮沒,艱難的逃出魔爪,唐小白大汗淋漓,氣喘不斷。

“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時間一長,我們都得死在這。”唐小白打量四周,己方完全處於下風,修爲較弱的張揚眼看就要命喪黃泉。

墨麟縱身一躍一爪幹掉一隻傷魂,尾巴一甩,從另一隻傷魂口中救下了張揚,來到唐小白身邊,他臉色凝重的說道:“唐小白,墓中肯定有什麼東西,你必須一探究竟,這裏交給我們,時間緊迫,趕緊走。”

唐小白點點頭,由墨麟護法,他一路來到禁區入口,轉頭又看了一眼艱苦奮戰的兄弟,毅然踏入墓穴,已經不是第一次來了,所以他很快來到南宮雨澤所在的墓室。

入眼一幕,讓他怒目欲裂,瞬間暴走,只見南宮雨澤打開了棺槨,放出二獸,它們正在大快朵頤,吸收着劉詩藍的精氣,眨眼的功夫,大好年華的姑娘,化作乾屍。

“不!!!”

唐小白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一幕,找尋好久找不到劉詩藍,沒想到她在這裏,更沒想到會死在自己面前,如此一幕,讓他徹底崩潰,血氣翻涌,黑色的眼球閃爍,變化顏色,血色紋路爬滿臉頰,彷彿從地獄中逃出的惡魔,飛身撲向了窮奇、混沌二獸。

聲聲巨吼,墓室傾斜,不斷衝撞之間,整個地下墓穴,瀕臨塌陷,南宮雨澤本來還在驚喜,但見到唐小白馬上醒悟,連忙轉身就逃,反正二獸已經被煉化成功,這個古墓也就不需要了。

卿卿似煜 ,紛紛被迫停戰,神通教主哈哈大笑:“南宮雨澤果然成功了,不愧是守墓人一族血液最純粹之人,竟然做到了連他父親都沒有成功的事情。”

“糟糕,唐小白有危險。”楚雲皓站穩腳步衝着墨麟說道。

“有一股很強大的氣焰正在升騰,竟遠遠超出了我的認知,這墓穴之中到底有什麼東西?”墨麟驚異之下,臉色鐵青。


“現在應該怎麼辦?”張揚狼狽的摔倒在地,不知所措的說道。

“先撤遠一點,靜觀其變。”墨麟朝大家吼道,這個時候已經無法阻止了。

同時南宮雨澤也跑出了墓穴,來到神通教主身邊,說道:“一場好戲馬上就要上演,整個人間都會是我守墓人的天下。”

“爲了讓守墓一族歷代輝煌重現人間,你可真是費盡了心思,不過這還只是開始,畢竟現如今守墓人只剩下你自己了,要想真的讓守墓人成爲大地的主宰,就必須復活先輩。”神通教主沉聲說道。

“我知道你跟我父親的約定,放心吧,等今天過後,你會得到你最寶貴的東西。”南宮雨澤冷冷一笑,難掩心中喜悅之情。

轟隆隆!

悶雷般的巨響過後,整個墓園完全塌陷,濃煙滾滾,呼啦一聲,兇獸一躍而出,似虎,有翼能飛,便剿食人,知人言語,聞人鬥輒食直者,聞人忠信輒食其鼻,聞人惡逆不善輒殺獸往饋之,名曰窮奇。

又有其狀如犬,長毛,四足,似羆而無爪,有目而不見,行不開,有兩耳而不聞,有人知性,有腹無五臟,有腸直而不旋,食徑過,人有德行而往牴觸之,有凶德則往依憑之,名曰混沌。

餘下二大凶獸,終於破開封印,自天空中呼嘯而出,但仔細觀察可以看到,其中窮奇的背部之上,站立着一個身影,他就是唐小白,雙手緊緊抓住其翼,目光中充斥着的盡是殺機,血氣瀰漫升騰,將這個天空污染。

…… 雲霧翻騰,二獸齊聲怒吼,陣陣悶雷之響,電閃雷鳴,傾盆大雨瞬息而下,整個華夏人都被封城上空的一幕給震撼到了,畫面更甚至傳遍了全球。

南宮雨澤擡頭仰望,心中驚疑不定:“唐小白竟然這麼厲害,能和窮奇、混沌打成平手,他不是修爲全無,還沒恢復嗎?”

“不對,這個人身上集滿了怨念,原來如此,他纔是九世靈怨的載體,怪不得了,只不過他好像不能控制,相信也活不了多久了,不足爲懼。”神通教主疑惑之餘,瞬間醒悟,冷笑道。


“你這話什麼意思,算了,反正再怎麼說,唐小白也不可能會是窮奇、混沌的對手,我們還是把注意力先放在這幾個人身上吧。”南宮雨澤轉移目光,看向了楚雲皓等人。

而墨麟看着空中的戰鬥,良久後說道:“唐小白一時間不會敗,但這件事情似乎都跟南宮雨澤有關,我們先把他抓住。”

張揚很迷惑,沉聲說道:“南宮雨澤怎麼會變成這樣,本來我們應該是朋友的,但現在看來,他一直都在僞裝,演技這麼好,怎麼不去當演員呢。”

“別說廢話了,看樣子他們的想法跟我們一樣,勝敗在此一舉,我們指望不上唐小白,他只要不被血氣控制,就已經再好不過了。”墨麟冷聲說道。

說着話,傷魂再次呼嘯而來,同時神通教主和南宮雨澤也一同參上,雙方決鬥,驚天動地,本來好好的一個墓園,被毀的不成樣子,多少人的家人屍體,恐怕都不存在了,就跟被人掘了墓一樣。

美顏盛世真的能為所欲為 ,唐小白與窮奇、混沌纏鬥,不僅不落下風,反而隱隱佔據上風,二獸對視一眼,心中詫異,窮奇默默的說道:“此人來歷不凡,不能繼續鬥下去了,不然鐵定完蛋。”

“想必饕鬄和檮杌就是敗在了他的手裏,我們被封印近萬年,修爲所剩無幾,目前不是他的對手,走爲上策。”混沌點點頭,表示贊同。

卻說在仙界天外天之上,聖仙帝正親眼目睹着下界發生的一切,不時微笑,很是迷人,在他身旁還站着龍帝,人間畢竟是他所創,見此生靈塗炭,心下不忍。

聖仙帝微微瞥了他一眼,說道:“龍帝,讓你去抓冥噩他們,怎麼還一直沒有消息?”

龍帝臉色一緊,立刻惶恐的說道:“回稟聖帝,冥噩攜帶有韓遙法寶,乾坤鏡,這尋找起來,實屬困難,也不知他們是否已經不在仙界。”

“稟聖帝,近日來,妖魔界戾氣沖天,似乎有破開封印的跡象,神妖尊誓死反抗,恐生意外。”龍帝緊張之餘,趕緊稟報要事。

“哦?神妖尊倒是個麻煩,你去告訴神域尊,讓他來解決妖魔界的事情,兄弟相殘,乃是天道最愛看的了。”聖仙帝點點頭,笑道。

“遵旨。”龍帝話落,後退幾步,閃身一道白光,消失不見。

聖仙帝的表情頃刻間變了顏色,目光冷淡,緊緊的盯着下界,這時大殿中的聲音再次響起:“怎麼了,聖仙帝,是有什麼麻煩了嗎。”

“麻煩?哼,任何事情到我手裏,都不能叫麻煩,我聖仙帝乃是世間最強之人,連天道都敗於我手,區區小事,怎麼可能讓我憂心。”聖仙帝冷笑道。

“那你是爲何?”

“你還沒看明白嗎,你的好徒弟唐小白,身上的那股血氣,可不是凡物。”聖仙帝表情凝重。

“什麼?你的意思是?”

“我沒什麼意思,不過心裏總是隱隱不安,希望這都是幻覺,不過唐小白是必須死的,現如今世上擁有聖極傲世訣的人,除了你我之外,只剩下唐小白,還有咱們的女兒了。”

“雪兒不足爲慮,她始終是我們所孕育的孩子,身上流淌着我們的血,父女之間,又有什麼事情是解不開的呢,不過,她的母親冥噩,確實不能留。”聖仙帝握緊拳頭,周身氣勢呼嘯,天外天的雲層瞬間散去,一道流彩浮現,大殿外變得無比絢爛。

“你想幹什麼,我不允許你傷害冥噩。”

“哼,你現在只能自己叫囂了,我做什麼,你還能攔得住我不成?”聖仙帝不屑的撇撇嘴。

不說他們怎麼靠嘴炮相鬥,封城墓園之中,突然再次震顫,一口古棺猛地從地下衝出,而伴隨着的還有一具棺材,這就是劉詩藍身處的那個了。

重重的砸落在地,劉詩藍的屍體從中滾出,楚雲皓眼尖,立刻看出了劉詩藍的衣服,同時也明白了唐小白爲何暴走,閃身將屍體帶回,就見得另一口古棺,在陣陣咔咔聲響中,緩慢的打開了。

下方的戰鬥再次停止,但天上唐小白依然不斷糾纏着二獸,讓它們一時間真是無法逃脫,南宮雨澤表情凝重,他迄今爲止,都不知道古棺中人到底是誰,本以爲墓穴坍塌棺材已經被毀,沒想到竟然會自己飛了出來。

神通教主同樣疑惑,向他問道:“這是怎麼回事,這口棺材也被你煉化了嗎,其中到底有什麼?”

“不知道,但我有不詳的預感,四大凶獸原本就是爲了鎮壓這具古棺所存在,不用腦袋想,也清楚其中的危機。”南宮雨澤聲音低沉,極其謹慎的看着打開的棺材。

“什麼,既然會出意外,你怎麼不提前將棺材毀掉呢?”神通教主很氣憤。

“你以爲我不想,道理相同,四大凶獸破除封印,古棺沒了鎮守之物,自然重現人間,而古棺率先出問題,四大凶獸也會相繼而出,在我沒有做好萬全準備之前,怎麼可能這麼做。”南宮雨澤憤然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