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這個神龍一族的負責人,對這一次凶魔大戰,並不十分的關注。

哪怕是此刻自己一方,已經屬於這樣的下風狀況。

而那鳳彩綾則是眼中透著冷靜,在眾人爭的不可開交的時候,她冷不防的又是問了一聲。

「葉一鳴,這個副作用只是這個?」

嗯?

鳳彩綾這麼一問,爭執的眾人突然停下來了。

難道還有什麼副作用?

眾人一時間,都疑惑的看向葉一鳴。

葉一鳴見狀也知道眾人心中的疑惑,便不由的開口道:「當然還有了,這紫血神蜂都是由紫血母蜂皇繁殖出來的存在,而對於母蜂,它們都會選擇聽從母蜂命令,哪怕是有了血契之主,這一點也不例外。」

聽到這個眾人臉色猛地一變,然後心中猛地冒出了一個念頭。

似乎是證實眾人心中的猜測,葉一鳴臉色平靜的說道:「嗯,想來你們也清楚了,那紫血母蜂皇是我一手培養出來,決定聽命與我!當然了,你放心好了,一旦與你們血契之後的紫血神蜂,我是不會加以干涉的!」

這一下,一切都明了了!

副作用?

不,真正說起來,這完全不是什麼副作用,因為對人類本身無害。

但在場的眾多極限境強者,此刻卻是徹底沉默了。

他們已經明白了,一旦進行血契,那恐怕對葉一鳴的命令,他們無法拒絕了。

放心?

葉一鳴說的好,可在場能有幾人相信?

「哼,果然如此!」

鳳彩綾猛冷笑起來,一臉不屑的看著葉一鳴,冷聲道:「都這個時候了,葉一鳴你居然還打這樣的注意,你難道是想收服天方一域所有的勢力,爭霸天方嗎?」

稱霸天方?

葉一鳴心中微微苦笑,一個即將隕落的宇宙神國,我爭霸個屁啊!

葉一鳴其中早就知道,說出這個弊端之後,絕對會被人被說包藏禍心什麼的。

不過,葉一鳴也算是看開了。

管他做什麼,自己只要將辦法說出來,到時候仍由這些人自己左決定好了。

若是實在不行的話,大不了自己帶著自己人,直接躲如神國,不與凶魔爭鬥不就行了?

哪怕是被認為此舉是縮頭烏龜的行為,葉一鳴也認了。

畢竟人心不齊,這一場仗,必輸無疑,自己沒必要做無謂的犧牲。

所以,此刻面對鳳彩綾的質疑,葉一鳴沒有去做任何辯解。

可這卻讓鳳彩綾像是抓到了什麼,臉色的不屑與冷笑越來越多了。

「哼,被我說中了吧,看來你區區一個小輩,居然還有如此歹毒的心機,實在是可惡至極!」

眼見鳳彩綾的話,越說越過分,那修齊看不下去,直接站出來,沉聲道:「鳳彩綾你不要過分了,葉一鳴所說的並沒有錯,我現在與這紫血神蜂血契之後,並沒有感受到貌似約束,甚至我的感覺,只要我能恢復之前的修為,就是再進一步,也未嘗不可能!」

什麼?

修齊的話,可是讓眾人大吃一驚。

再進一步?

這修齊原本可是極限境第一步的境界,這再進一步,豈不是達到極限第二步的境界了?

在場不少人心思立馬活絡起來了。

若是這葉一鳴真的不控制那些紫血神蜂,這樣的話血契帶來的好處,可是巨大無比的啊!

作為強者,沒有人比他們更加期待境界的突破了。

尤其是極限境!

可鳳彩綾卻並不領情,依舊冷笑的道:「呵,他葉一鳴這樣說,你還就真的就這樣信了?修齊你敢保證,等此戰過後,這葉一鳴不動其他的心思?」

是啊!

這一點誰敢保證啊!

眾人心中再次開始搖擺不定起來,而這是神龍一族的那個負責人,卻是猛地站出來,表達了自己的神龍一族的意思。

「我也是贊同鳳彩綾的話,所以神龍一族絕不會與那什麼紫血神蜂進行血契,因為若是一個不小心,我神龍一族無數年的傳承,就是斷絕,而我神龍一族以後將是為奴為婢永生永世了!」

這個神龍一族所說的話,可是有心之深,居然說到族群永生永世為奴為婢的嚴重地步。

這讓在場的各方負責人,臉色瞬間大變,原本搖擺不定的心,徹底開始偏向鳳彩綾那邊了。

永生永世為奴為婢,這樣的風險太大了,看來這紫血神蜂雖好,但自己族群卻是無法享受啊!

尤其是,這神龍一族的負責人,最後冷笑的一句話,更是讓在場人心中不再這麼猶豫了。

「哼,不就是極限燃燒嗎?我神龍一族又不怕死,沒必要冒著這樣的風險!」

(未完待續。) 在神龍一族那負責人冷聲說出最後那一番話之後,之前爭奪紫血神蜂的眾人,這一次徹底平靜了下來。

此刻,他們心中也是想到了。

這風險還真不值得!

他們雖然不想死,但與族群生存的情況相比,他們可就不怕死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眾人心中對紫血神蜂也沒哪怕期待了。

因為若是真的想神龍一族負責人所說的那樣情況,他們可就是自己族群的罪人了。

與其如此,倒不如索性拚死一戰好了!

「你們……」

見眾人沉默的樣子,修齊氣極了,他那還不知道眾人此刻的打算啊,可正是因為如此他此刻心中可是極度的憤怒。

在他看來,葉一鳴能拿出紫血神蜂這樣的特殊妖獸,可是費了極大的心思,而且有了這紫血神蜂,哪怕是不進行燃燒規則本源,實力也能提升一大截。

這樣的情況,對眼下局面,可是大大的助力了!

可不想,都到了這個時候了,眼前各方的負責人,卻是還擔心葉一鳴會通過紫血神蜂控制他們,這讓修齊氣壞了。

可不等他多說什麼,一旁一直保持沉默的修奇,卻是制止了他,然後淡淡的看了眾人一眼,輕聲道:「諸位,我不知道你們是怎麼想,不過我也知道,你們心中的擔憂,可是我要提醒各位一句,你們真的能保證,讓所有人都燃燒自己的規則本源嗎?尤其是各位族群中極限境高手。你們敢保證嗎?」

這一下,輪到眾人尬尷起來了。

他們在場的人。倒是能保證自己進行極限燃燒。

可是他們不敢保證自己族群那些極限境高手,也能跟他們一樣。做出這樣的犧牲。

最重要的是,就算是所有人能有這樣覺悟,他們這些負責人也不會,讓所有人進行燃燒規則本源。

因為不管什麼情況,他們都會留下幾個高手,以便應付之後的情況。

若是戰勝了凶魔,那倒是好事了。

而留下的那些強者,則是能保證各自族群不被其他族群吞併的風險。

數億年前,那一場凶魔暴動之後。人類也是取得了最後的勝利。

可是因為那一場大戰,其中可有不少強大族群,因為族群之中的強者隕落太多,然後開始衰落,到了現在,早就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之中了。

賣聲前妻:總裁太絕情 有了前車之鑒,這些負責人自然會想到很多了。

而且還有一點,那就是一旦人類一方失敗了。

那剩下的那些強者,還能帶著自己的族人逃跑。這多少也有些機會,逃過凶魔的追殺。

這樣的話,族群還是能傳承下去的。

這就是這些強者心中的真實想法,這一點修奇自然也知道。而且他也知道,他不可能勉強所有人,都拼盡全力與凶魔一戰。

修家不怕全滅。可其他族群則是不一樣了。

見眾人沉默,修奇淡淡的說道:「你們如何去想我多少也明白一點。但是我要告訴你,這一凶魔暴動。可是空前的強大,這一點,從我方強者被迫選擇封死那個戰場空間,就已經快要看得出來了。」

「所以,你們那種抱著留下一些高手,在戰敗逃跑的心思,就不要擁有了,因為我敢肯定,一旦我們人類一方戰敗,凶魔絕對不留下任何一個人存活的,他們絕對會趕盡殺絕!」

眾人臉色猛地一變,心中狠狠一沉,其實對於修奇的話,眾人也明白,可就算是明白,這樣的打算,也不得不不做。

可修奇此刻卻是做了一個,讓在場眾人都萬分不敢置信的決定。

「我決定了,我修家全體人員,都會與紫血神蜂進行血契,與凶魔死戰到底!」

什麼?

這話眾人可就不能當做不存在了!

全體人員?

這修奇是在說笑嗎?

對於修奇的絕對,哪怕是葉一鳴都大吃一驚。

反倒是修齊臉色平靜,好像早就知道自己大哥有這樣的決定了。

這一次,又是鳳彩綾第一個站出來了。

只見她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修奇,驚聲道:「修奇你瘋了?你難道想將你修家帶入萬劫不復之地?難道你就不怕修羅帝大人對你這樣的決定,感到震怒嗎?」

「萬劫不復?」

修奇淡淡一笑,道:「若我不同意的話,那才是真正的萬劫不復呢!而且我相信修羅帝大人一定會贊成我的決定!」

「你……」

鳳彩綾一怒,一時間有些說出話來。

可很快,她就憤怒的對修奇說道:「我不同意,修奇你這樣可怕的要求,還是打消吧!」

這一下,修奇可就大笑起來了。

「哈哈,鳳彩綾是不是在說笑啊?你不同意?我修家如何,難道是你神鳳一族能干預的?」

說到最後,修奇臉色可是多了幾分怒意。

在他看來,若不是鳳彩綾的話,沒準這時,大家都已經準備進行與紫血神蜂血契了。

這樣的話,對戰局可是就這極大的好處了。

鳳彩綾沒有在意修奇的憤怒,而是直接看向其他人,對眾人說道:「諸位,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想過,若是修家全體進行了血契,那他們以後會聽從誰的指令?」

木葉神武 原本眾人也覺得鳳彩綾有些瘋了,居然敢對修奇說那樣的話。

可聽了鳳彩綾這話,眾人可就不淡定了。

是啊!

若是真的那樣了,豈不就是讓葉一鳴控制了整個修家?

這太可怕了!

見眾人臉色的表情,鳳彩綾就知道眾人明白自己的意思了。

得意的看了修奇一臉,鳳彩綾對葉一鳴冷冷說道:「葉一鳴你與我神鳳一族的關係。你自己清楚,所以我絕不可能讓修家成為你的人的!」

修奇此刻可是快氣瘋了。

末世之這貨什麼鬼 他萬萬沒想到。到了這個時候,這鳳彩綾居然還說這樣的話。

難道這鳳彩綾要看著人類滅絕。她才甘心嗎?

此刻,就是葉一鳴也怒了。

因為他似乎看出來了,這鳳彩綾完全就不將這場人類與凶魔之間的戰爭放在心上啊!

雖然她是神鳳一族,可她也只是擁有神鳳血脈的人類,並不是像諸天萬界當中的神鳳一族,是真正的神鳳。

這裡的神鳳一族,說到底可依舊還是人類啊!

可這鳳彩綾完全沒有在意這一點,而且葉一鳴始終覺得,這鳳彩綾說這話的時候。心中有著極大的底氣。

難道……

心中微微一動,葉一鳴心中有了一個猜測,而且這個猜測出現之後,葉一鳴突然想出了一個計劃。

至於這個計劃成不成功,那就需要看神鳳一族最後的底氣,是不是跟自己猜測的一樣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