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視着楊九天平靜的面孔,沉思了片刻,笑容也收斂了起來,道:

“你來到王城,已經有些日子了,記得我之前跟你說過,來到王城以後,就帶你去見我爺爺。不如,我們現在就去?”

丁琳在徵詢楊九天的意見。

這令楊九天頗爲意外。

“向來,都是將軍說了算,不是麼?”

丁琳聞言,又笑了。

“那好,既然你同意。我們現在就去。”

“嗯。”

楊九天踏出一步,反手帶上房門。

和丁琳並肩,離開丁家軍的軍營。

這一幕,又是引起丁家軍中,一陣熱議。

有人暗暗說道:“將軍從來不穿女裝來軍營,今天破例穿了女裝,看來這個楊九天,真的很不一般。”

有人附和道:“是啊, 都市之崛起從零開始 。”

有人道:“聽說,他是南國一個傷兵鎮裏,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家庭的兒子。真是搞不懂,放着上將軍,和啓丞相的公子不要,卻要跟那種沒錢,又沒地位的下等人混在一起,這貴族出生的女將軍,也真是令人難以理解。”

有人笑道:“呵呵,這是將軍自己的選擇,關你們什麼事。”

這樣刺耳的聲音突然出現,惹得那些喜歡談論八卦的人,臉色都爲之一沉。

正要發火,卻見那人,正是護軍將軍,林竹雲。

於是,大家都只能住了口,慌慌張張地逃開。 林竹雲站在原地,並未多看那些慌張逃開的軍人們一眼。

只是饒有興致地,看着丁琳和楊九天,並肩離去的背影。

他似乎,對丁琳和楊九天之間,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走得如此之近,感到極爲滿意。

雙手負於身後,那張帶着文雅之氣的面上,流露出滿意的微笑。

“看來,一切都會很順利的。”

晨光,永遠令人心情振奮。

林竹雲自言自語地說了一句,就轉身離開了。

同一時間。

車水馬龍的王城大街,楊九天和丁琳並肩而行。

他們中,一個,是顏國三大權貴之一,丁家的小姐,兼主帥。

一個,是穿着破爛的粗布麻衣,身無分文的無名小子。

街頭的每一個人,都不會對身爲顏國三大貴族的丁琳,感到陌生。

但對於走在丁琳身邊,仍然穿着粗布麻衣的楊九天,感到格外的好奇。


他們帶着異樣的目光,審視地看着楊九天。

心想,就算是丁家的一個最下等的家丁,衣裝也不至於那麼破爛。

甚至於,連整個王城,都難以找到那般打扮的土包子。

也難怪大家會對他們走在一起,有所非議。

但楊九天並不在意這些。

丁琳的臉色,向來都很冰冷。而今日,卻一直都噙着難以收斂的,淡淡的笑意。

這也是大家所不能理解的。

但在他們來到王城北,那座精緻的府邸之時,那些非議,也從他們的耳邊,漸漸地消失去了。

那是一座小山下的府邸,幅員面積很廣,被幽深的叢林,環抱其中。

門口,有穿着綢緞的家丁。

門楣上,用金色大字,寫着:“丁府”二字。

這裏不是將軍府,而是丁琳的爺爺,用以養老的地方。

王城內,大多數人都知道,丁琳的爺爺,自從深居簡出以後,就不喜歡嘈雜的鬧市。

所以,出於對這個,給顏國帶來過極大貢獻的,老將軍的尊重,大家都儘可能的,不在丁府外喧譁。

這個地方,依山傍水,鳥語花香。

丁儒公和老伴,居住在這裏,心情一直極好。

門前的家丁,見丁琳第一次身穿女裝來此,似乎也極爲驚訝。

“將軍…今天怎麼…”

平日裏,丁琳都是穿男裝來這裏。而且,丁家人,從來不會稱其爲小姐,而是尊稱其爲將軍。

丁琳衝家丁揮揮手,道:

“別說話,我是帶朋友來見爺爺的。”

家丁知道丁琳的脾氣,無聲地退下。

丁琳帶着一直默不作聲的楊九天,輕車熟路地進入丁府。

那滿園的秋菊,和桂花香氣,立時撲鼻而來,令人心情舒坦。

園子裏的大理石地面,一塵不染。


花壇裏的每一株花草,都經過精心地修剪,看起來毫無違和之感。

還有園子裏的每一個普通的物件,都像是百般雕琢的藝術品,那般的賞心悅目。

這令來到這個園子裏的人,在尚未見到這裏的主人之前,就已經對這裏的主人,產生了極大的興趣,平添一絲朦朧的敬意。

“喵~~”

一隻冒事的黑貓,突然從屋檐上跳了下。

黑貓在楊九天的面前,張牙舞爪地一陣蹦躂。

楊九天自從修煉過九玄淨氣法以後,心境,就達到了超然的平靜。

絲毫沒有因爲黑貓的突然出現,而有半點失態。

“去去去!”

丁琳跺跺腳,把黑貓嚇走。

“喵~~”

黑貓膽小,飛快地逃進內院。

“真是不識相的傻貓。”

丁琳面含笑意,輕聲罵了那黑貓一句,才帶着楊九天,也走向了內院。

看着丁琳這番舉動,楊九天突然又從丁琳的身上,看到了一種平凡女子的可愛。

但不及多想,他們已經繞過幾處金色花壇,進入了內院。

內院裏,有許多縱橫交錯的紅木長亭。

那形態,第一次見,頗顯雜亂。

但仔細看來,也頗有一些規則。

長亭上掛着許多常青藤,把所有的長亭,都裝點得滿是春色。

“哈哈哈哈…”

一個蒼勁的笑聲,突然從長亭的中央傳來。

長亭中央,是一座碧綠色的水潭。

水潭上,有一座造型別致的方形水榭。

一眼看去,就知道那水榭的造價,一定不菲。

哈哈大笑那個人,就在水榭臺上。

此間,水榭臺周圍的門簾,都垂落在地。

楊九天大致可以看到,那半透明的門簾內,坐着一個白髮齊肩的老者。

“那就是丁老將軍?”

楊九天在丁琳的耳邊,輕聲問道。

對於丁儒公,楊九天早就是如雷貫耳了。

丁琳輕聲答道:“什麼都別想,一會兒,爺爺會要你跟他一起下棋,你不能贏他,但也不能輸得太慘。”

“噢?”

楊九天震驚地,瞥了一眼,已經恢復冰冷之色的丁琳。

再問道:“將軍這麼說,又是什麼意思?”

“呵呵,別問了,照做就是。”

丁琳沒有要回答楊九天的意思。

楊九天不是一個囉嗦的人,既然丁琳不願意說,他就不再多問。

跟在丁琳的身後,徑直走到水榭臺前。

丁琳主動掀開門簾, 美女總裁復仇

丁儒公坐在一個棋盤之前,一臉滿意地笑着。

他雖然一頭華髮,但面色紅潤,看起來精神極好。

他身上穿的是一件寬鬆的,紅色團花袍子,手裏正端起一杯瀰漫着清香的茶水。

正要飲下,看到丁琳穿着女裝進來,面色立時一沉,放下茶杯,責備道:

“你這是什麼裝束,你可別忘了,你可是丁家軍的主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