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許諾的拳頭為方向,異形女皇的整個脖子以上的部位全都化為漫天紛飛的血肉碎末噴射而出。甚至越過了半個貨艙鋪灑在了對面的艙壁上面。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實戰磨礪,許諾對於力量的運用已經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面無表情的許諾從半空之中落下,捏了下自己的拳頭,隨即轉身。

在他的身後,失去了碩大腦袋的異形女皇脖頸部位噴射著粘稠的腐蝕性血液。深色的骨茬晃晃悠悠的暴露在了空氣之中。

原本激烈搏殺的戰場幾乎是瞬間安靜了下來。

重生未來之慕長生 無論是異形還是鐵血戰士,誰都沒有想到許諾居然如此輕而易舉的就將強大的異形女皇給輕鬆擊殺。

那可是異形女皇,異形之中最為強大的存在。而且還是通過寄生同樣強大的鐵血戰士而進化而來的異形女皇!

許諾離開幾步之後,失去了腦袋並且斷腿的異形女皇這才緩緩將自己殘缺的巨大身軀向著一邊倒了下去。砸在地面上爆出巨大的聲響。

『滋~~~』四周還活著的異形們全都瘋狂嘶吼起來。可是它們並沒有紅著眼睛撲上來和許諾拚死一戰,而是潮水般通過各處通道紛紛逃走。

對於異形們來說,種族的延續才是最為重要的事情。

女皇死了,那這裡就沒有了繼續存在的意義。它們是為了延續自己的種族而快速離開危險的地方。它們本身並沒有畏懼死亡的概念。

許諾並沒有去追那些異形,因為沒有必要。

他已經接到了戒指的通知,任務已經完成,隨時可以返回現代世界。而且因為破壞了這次這處世界內因為時空能量震蕩引起的變化,所以現代世界也安全了。不會再有異形通過時空縫隙過去。

現在,是離開的時候了。

獨狼上前,向著許諾點了點頭。這是他承認許諾的強大和英勇,單獨擊殺如此強悍的異形女皇已經足以贏得鐵血戰士們的尊重。

獨狼將自己手腕上的強力炸彈取了下來,啟動之後直接仍在了不遠處的密集抱臉蟲卵堆內。其他幾名存活下來的鐵血戰士同樣也是這麼做的。

此時再想要前往控制艙啟動飛船自爆幾乎已經不可能了。畢竟外面還有著密密麻麻的異形們。

許諾點了點頭,深深的看了一眼獨狼之後。他的身影逐漸虛幻起來,隨之消失不見!

看到許諾神奇離開,獨狼很是驚訝。不過鐵血一族的科技程度非常發達,看到這裡也僅僅只是驚訝而已。他們啟動了炸彈自爆,隨即匆忙選擇離開這艘戰艦。

實際上許諾幹掉了異形女皇除了順利完成任務之外,他也為上一次來到這處任務世界的時候,曾經與他一同並肩作戰的那個參加成.人考核的年輕鐵血戰士刀疤報了仇。

因為時空能量震蕩的影響。發生泄露事故的時候,被那個異形女皇所寄生的鐵血戰士就是刀疤!

這處原本安寧祥和的湖泊上空,那些各式型號的人類戰機早已經消失不見。只剩下了如山似海一般密集的異形在尖叫著四處亂竄。

在巨大的鐵血飛船的正上方,蔚藍的天空之中突然出現一個黑點。隨即黑點越來越大,身後來拖著長長的尾焰。那是再入大氣層的彈道導彈正在已經無法阻擋的速度和氣勢直撲而來!

一個璀璨的光斑在這處湖泊上空爆起。人類強大的終極武器以這個湖泊為中心向著四周擴散開去,無可匹敵的衝擊波與超強高能熱量侵襲之下。如山似海般的異形海洋紛紛在這種終極武器的毀滅性打擊下化為灰燼!

遙遠地方之外的人類士兵們帶著墨鏡看向遠處的那朵衝天而起的巨大蘑菇雲歡呼雀躍。他們相信在這種毀滅性的打擊之下沒有什麼怪物還能夠存活下來。這場戰爭他們取得了勝利。

然而,人類完全不了解異形這個種族。對於這個生命力頑強的種族來說,從它們被創造出來的那一刻起,他們存活的唯一信念就是殺戮與繁衍。

哪怕只有一隻異形活下來,也依舊能夠再次形成一次生物天災!

不過這些事情已經與許諾沒有什麼關係了。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他不可能再次來到這處世界。這個世界之後會發生些什麼事情,許諾不會知道,也不想知道。

再次回到現代世界的許諾還沒有來得及鬆口氣,紅后不間斷給他發來的信息就已經潮水一般涌了過來!

他的女人,出事了。

——

之前許諾去過一次帕夫柳琴科的莊園,將那個曾經的夥伴,卻出賣了他的帕夫柳琴科給炸上了天。

當時許諾認為既然已經幹掉了帕夫柳琴科,那這件事情就算是就此結束。

以他此時的強勢來說,已經沒有必要再去做斬草除根的小事情。所以他就沒有再去找帕夫柳琴科的女兒伊琳娜,以及她的情人安德烈羅馬的麻煩。

雖然曾經被這兩個人下過黑手,可是在此時的許諾眼中,他們不過是根本看不上的螻蟻而已。許諾沒想浪費時間去踩死螻蟻。

可是,許諾強大到不屑於任何威脅。但是伊琳娜與安德烈羅馬卻不知道。

許諾認為沒有必要去找那些小人物們的麻煩,可是伊琳娜與安德烈羅馬卻不是這麼想!

對於伊琳娜來說,她失去了自己的父親和人生的保護傘。沒有了那個父親為她支撐起來一片天空,單單憑藉她一個女人如何能夠守護的住這麼龐大的家產?

她父親活著的時候都要拚死應對各種狀況以及無數雙窺視的眼睛。現在她父親死了,誰來保護她?還是指望羅馬?面對著如此眾多眼紅她家產的豺狼,羅馬又能守護到什麼時候?

帕夫柳琴科的葬禮還沒有舉行完,就已經有人迫不及待的向著她出手試圖奪取他父親留下來的財富。

在這種環境之下,伊琳娜在憤怒和驚恐之中被逼上了絕境。然後,她爆發了。

在選擇與CIA合作之後,帕夫柳琴科就專門將自己的女兒送去了安全的地方。並且告誡過自己的女兒,如果他遭遇了什麼不幸事件,那下手的人必然是許諾。

帕夫柳琴科並沒有告訴自己的女兒,許諾擁有超能力。畢竟這種事情他不敢再繼續擴散出去。

可是他卻知道,以自己身邊強大的防衛力量來說,也只有擁有超能力的許諾才會有機會突破防禦來殺了自己。所以帕夫柳琴科就告誡自己的女兒,一旦自己死於意外,那一定是許諾下的手。

現在帕夫柳琴科死了,而且還是那麼慘烈的方式。伊琳娜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許諾。

當她被各種急迫的事情逼迫到了瘋狂之中的時候,她首先想到的就是要向許諾進行報復!

帕夫柳琴科非常非常有錢,現在他遺留下來的財產依舊是只有伊琳娜一個人能夠使用。所以伊琳娜就通過安德烈羅馬花費天價資金招募精英傭兵部隊。

伊琳娜首先是派出一大批的傭兵們將那些趁著她父親去世想要搶奪財產的傢伙們發起攻擊。

她根本不擔心會出現什麼樣的後果,因為已經被各種事情逼迫到接近瘋狂程度的伊琳娜已經無所顧忌了。而她本人則是和絕對不會離開她的安德烈羅馬一同帶著拿著最豐厚報酬的精英傭兵們去了美國。

伊琳娜原本是想要直接去找許諾報仇。可是安德烈羅馬卻告誡她,許諾絕對不是普通人。

直接向他下手幾乎沒有什麼成功的可能性。反倒是許諾身邊的那些女人們他看的很重,如果能夠抓住許諾的女人去威脅許諾,那效果或許會更好。

已經沒有誰可以依靠的伊琳娜選擇相信羅馬,這是她此時唯一能夠相信的人。

她們帶著傭兵們來到了美國,很快就收集到了許諾身邊女人們的行動蹤跡。然後,他們在一處偏僻的公路上突然襲擊了許諾女人的車隊!(未完待續。) 「姐姐,怎麼辦?!」車子外面彈雨橫飛,密集的子彈像是潑水一般在空氣之中飛舞。讓人驚恐的槍聲把躲在防彈車內的鄭秀晶給嚇的小臉蒼白。

「別怕,有我在。」傑西卡將妹妹緊緊摟在懷中,手指顫抖著掏出手機給許諾打電話。她相信許諾一定會出現解救她們!

傑西卡姐妹倆是去做畫報拍攝的工作,這是準備到野外風景迷人的山水湖泊之中去拍攝一組照片作為雜誌內容出版。這種雜誌大部分人都不會買去看,主要是在時尚界的人士中流傳購買。不過這也是一項工作。

因為許諾的照顧,傑西卡她們都不需要再繼續為了賺錢而奔波。可是沒有工作的日子對於她們來說時間長了也會感覺不舒服。所以,她們依舊會時不時的找些工作去做。不為賺多少錢,而是有事情可以做。

身為前KGB精英成員的安德烈羅馬對於情報偵查方面有著超強的能力。他是知道許諾絕對不好惹的,要不然的話上一次對許諾下黑手也不至於自己被送去了那處地獄苦熬。

以帕夫柳琴科的狠辣手段,在事情敗露之後沒有在自己的地盤上直接順勢黑了許諾,而是向他唯一的女兒發火。這就足以說明許諾的強大已經到了讓帕夫柳琴科都深深忌憚,不得不做出沉重應對的程度。

身為KGB精英成員,羅馬接受過最為嚴格的訓練。他雖然沒有親眼看到許諾的出手,卻知道帕夫柳琴科的莊園防禦力量究竟有多麼的強悍。

因為那些防禦力量都是他親自安排的。別說是普通人了,就算是一整隊全副武裝的精銳傭兵們衝進去也是死路一條!

可是最終的結果卻是處在嚴密保護之下的帕夫柳琴科卻連同莊園一起被炸上了天。

炸彈是內部爆炸的,而且還是在帕夫柳琴科的房間之中。這一點羅馬非常清楚,他曾經接受過的專業訓練告訴他這一切。

而且,通過事後的取樣分析,羅馬也知道了那些炸彈的來歷。畢竟當初就是他負責的這件事情。

所有的事情都指向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許諾絕非普通人。

這種情況下羅馬選擇了一個穩妥的方式,那就是對許諾身邊人下手。

這種事情對於普通人來說可能情感上感覺很難接受。可是對於接受過專業訓練的羅馬來說,這就是一件非常平常的事情而已。

因為你看重,所以就是你的弱點。既然是要對付你了,當然是要找你的弱點去攻擊了。

至於這麼做會引起什麼樣的後果,事情都幹了還有什麼好想的?既然決定了這麼去做,那自然是做好了接受一切後果的準備。

人終究是要為自己做過的任何決定而付出代價。

這裡是洛杉磯郊外通往風景優美的大貝爾湖的十八號高速公路位於一片森林之中的位置。寬敞的十八號高速公路兩旁是密集的樹林,傑西卡她們的車隊是在毫無防備之下被預先埋伏在兩側的傭兵們襲擊的。

而且傭兵們還在公路前方橫下了一輛加長貨車,直接將整條道路全都堵死。與此同時,一路尾隨而來的傭兵們在後方也用貨車將退路堵死。一切行動都計劃的非常周密。

實際上這次雜誌拍攝的幕後推手就是安德烈羅馬。是他出錢運作一家雜誌社邀請傑西卡姐妹進行拍攝工作。他也想要將許諾所有的女人們都給一起召集過去一網打盡。可惜此刻除了傑西卡姐妹之外並沒有誰有時間。

羅馬已經做到了一名前精英特工能夠做到的一切。至少此時從表面上看去,形勢的發展貌似還不錯。然而,隱藏在水面之下的事情誰會知道呢?

「真的動手了?」埃里森看著眼前的諸多巨大屏幕上由外太空的衛星和前方埋伏人員發來的即時圖像,臉上的表情非常古怪。

伊琳娜和羅馬與一大批武裝傭兵們進入美國境內,雖然傭兵們是悄然潛入的。可是這麼大的動靜發生在自己的國土上,美國人怎麼可能會不知道?真當美國人這麼多年的球長是白當的?

美國人並沒有一上來就將所有人全都一網打盡。而是在前期選擇了秘密調查,想要知道這些人究竟是想要做些什麼?是預謀襲擊美國?還是有其它不可告人的目的?

隨著調查的深入,一個讓負責此時的FBI深感震驚的事情浮出水面。這些人居然是為了對付許諾而來的!?

美國人的情報能力絕對堪稱世界第一。他們很快就得知這批人的具體來歷,知道其是帕夫柳琴科的人馬。而帕夫柳琴科則是在不久前的一次詭異襲擊之中身亡。

FBI與CIA緊急聯絡之後很快就得出了屬於自己的結論。這幫人是來為帕夫柳琴科報仇的,而幹掉帕夫柳琴科的人極有可能是此刻美國人的頂級機密目標,許諾。

美國人一開始的反應是不相信,他們不相信這個世界上真的會有這麼愚蠢的人敢於對那個怪物下手。那不是去對付人家,那是主動送上門去找死。許諾可是鋼鐵俠啊!

可是轉過來一想,他們又明白過來。他們知道許諾足夠強大,可是別人不知道啊。

緊急上報給白宮之後,白宮很快就給出了回應『當作不知道。』

當做不知道,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選擇。

因為美國人一直都在進行與羅馬他們一樣行動的計劃和部署。在直接正面對抗許諾無能為力的情況下,向他身邊重要的人下手就成了最好的選擇。

這種事情在他們看來是理所當然,不會有任何的壓力和約束。唯一的麻煩不過是不清楚許諾的底細,不敢輕易下手而已。

不過現在好了,有一群傻瓜主動跳出來為他們探路,還能有比這更加讓人高興的事情嗎?

因此,美國人很快就撤銷了對羅馬他們的預定行動計劃。甚至於暗中還提供了一些便利條件。就像是那些傭兵們自己潛入境內還好說,可是他們的那些武器裝備就麻煩了。都是大威力的軍用武器,而且數量眾多。

雖然美國是一個可以私用持有槍支的國家,可是普通人需要資格證書,必須是本國人而且沒有犯罪記錄還有年齡限制。

就算是滿足了這一切,能買的基本上都是被限制了威力的民用版本武器。都是輕武器不說,還沒有自動能力。頂多是個半自動。

所以這些傭兵們都是使用秘密途徑將自己的武器運進了美國境內。可是這種事情怎麼可能真正瞞過FBI?數量少還好說,這麼大的數量偷運入境真當FBI都是死人嗎?

如果沒有FBI暗中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那這些傭兵們甚至都來不及行動就已經被一網打盡。

美國人全程監控著這次的事件,悄然隱藏在暗中想要看到許諾對於這種事情會有什麼樣的反應。也想要看看許諾在他的女人身邊究竟有著怎麼樣的防禦力量。

身在局中的人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究竟是什麼顏色。而局外人則是在期待著彩蛋的出現。

至於真正能夠決定這一切的那個人,才剛剛為了守衛世界和平從血腥殘酷的異世界回到現代世界之中。

接到紅后的情報通傳之後,許諾猛然間腦袋發矇,之前面對異形女皇的時候都沒有什麼變化的心臟開始加速跳動。他的雙眼逐漸浮現起血霧,目光宛如實質一般滿是殺氣!

許諾才不會去在乎這件事情是什麼人做的,不管是誰他都會讓其付出代價!

公寓內的空間彷彿是被瞬間抽取一空,許諾的身邊爆出絲絲電弧之後整個人就消失不見!

羅馬他們想要的是抓活口,而不是直接殺人。要不然的話他們就不會是半路埋伏,而是直接上炸彈攻擊了。畢竟伊琳娜的報仇目標是許諾,她是想要利用女人們去威脅許諾。

傑西卡和鄭秀晶姐妹乘坐的車子是一輛新款保時捷918SP。這姐妹倆都是保時捷的忠實愛好者,自從跟了許諾之後更是將保時捷買了個夠。許諾濱海莊園內停放的各系列保時捷數量都快趕上她衣櫃里的路易威登了。

然而實際上,這輛造型別緻精美,外觀極為炫目的保時捷則是許諾送給鄭秀晶的禮物。是一台真正意義上的變形金剛。 強寵嬌妻:晚安,老公大人 至於原版那輛訂購的保時捷此時還在天空戰艦上的機庫內停著。

除了這輛保時捷之外,無論去往什麼地方都會跟隨她們的那輛賓士保姆車也是一台變形金剛。此時之所以沒有變形出擊,那是因為他們並沒有接到許諾的命令。而且傑西卡姐妹並沒有受到直接攻擊。

那些傭兵們的火力都是向著兩側那些保鏢們開火,並沒有誰向著目標所在的車輛開火。因為他們接到的命令實際上是抓活的。

保鏢們雖然精銳,可是卻無法和那些持有大威力武器的傭兵們相提並論。很快一個個的保鏢們甚至是那些工作人員紛紛倒在了彈雨之中。

隨著那些傭兵們衝出樹林越發靠近路上的那輛保時捷,氣氛已經到了非常緊張的時刻。

原本是敞篷的保時捷超跑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拉上了罩子。心思慌亂的傑西卡姐妹也沒有時間去在意這種小細節。

她們不知道是,這輛車子是防彈的,普通輕型武器完全無效。而如果有大威力武器轟擊過來的話,那防禦體系就會立刻啟動!

抱著妹妹趴在座椅上的傑西卡用力咬著銀牙,雖然外面橫飛的彈雨讓她感覺非常害怕。可是她卻並不是真的很擔心。因為她始終相信許諾一定會出現來拯救她們。

然後,一直撥打的號碼終於接通了。

「親愛的,我來了。」(未完待續。) 「上去!上去!!」拿了巨額定金,還準備拿更大數額尾款的傭兵隊長紅著眼睛怒吼,指揮手下的傭兵們奮勇向前準備抓捕目標。

這次的生意太大,大到了就連這些傭兵們也眼紅到了要拚命的程度。

只要能夠完成這一票生意,那他們整個組.織都可以立刻退休,然後一輩子榮華富貴享用不盡。

從槍林彈雨之中存活下來的傭兵隊長一開始對於這單生意還是有著顧慮的。畢竟他可不是什麼看到錢就移不開眼睛的毛頭小夥子,他也調查過目標的背景實力。

雖然看不出來太多,可是既然僱主願意出如此巨額的代價請他們做事情,那就已經從側面證明了目標的強大。

原本經驗豐富的傭兵隊長是不願意接這種明顯帶著危險氣息的訂單的。可是,他架不住其他成員的狂熱情緒。

那可是以億為單位計算的美金!

這些傭兵們將腦袋別在褲腰帶上,拎著槍在世界各地去拚命為的是什麼?不就是為了那些綠油油的富蘭克林嗎?現在有了一個干一票就能夠永遠退休的機會,誰願意放棄?

能夠做傭兵這一行,並且能夠在一次次的任務之中活下來的人都是膽大妄為的存在。他們為了錢可不會在乎太多。無論目標是什麼,只要價錢出的足夠,那沒有什麼事情是他們不敢做的。

「抓住她們!」傭兵隊長怒吼一聲,用兇猛的火力壓制住了那些保鏢們之後就開始猛然前沖。

許諾花費大價錢雇傭的那些保鏢們倒是非常有素質,哪怕此時已經處於下風卻並沒有拋棄自己的僱主逃跑。依舊是在竭盡全力的去進行抵抗。

只是他們的武器與人數全都處在下風,只能是節節敗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