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頭頂忽然冒出來了一個瘦小的魂魄,冒著點點白光。

一臉茫然的看著四周。

「成了!」

王偉臉上露出驚喜:「吳淵,用人皮燈定住他生魂,我來收他屍煞身體!」

吳淵正要動手。

李玄一卻長笑了一聲:「王偉,不需你在出手,小友也後腿吧,這屍煞困了老夫五年,今日我便要替天行道!」

吳淵臉色驟變,因為李玄一的手中,還剩下一道桃木劍,他竟然要刺屍煞頭頂的生魂!

要是被這一劍刺中,絕對會魂飛魄散!

「滾開!」

吳淵救李玄一隻是附帶,真正的原因還是答應了朱軍夫妻,要是他們的孩子被李玄一殺了,自己又怎麼去面對那兩隻鬼?

「地獄空間!開!」

「降臨!」

轟然一聲悶響,地獄空間瞬間降臨到吳淵能夠打開的最大程度!

小玉所存在的鬼域教室,頓時替代了平房。


王偉,李玄一,還有屍煞,都出現在鬼域教室之中!

朱軍和劉小雅面目猙獰的沖向了李玄一。

李玄一臉色大變,大喊道:「小友,快停手,是個誤會!」

王偉身上的護身罡氣都減弱了很多。

屍煞頭頂的生魂,更是晃動了一下,即將回到身體。

翻手之間,人皮燈出現在手中。

血紅的燭光,忽然就亮了起來。

那生魂愣愣的看著燭光,整個魂魄都痛苦的顫抖起來。

」恐懼值+500。」

「恐懼值+1000。」

「恐懼值+1000.」

吳淵心中狂喜,這恐懼值竟然增加到如此多的程度!

同時他也注意到了小玉。

此刻的小玉就像是痴傻似的站在鬼域教室邊角的位置。

李家國夫妻正守著她,也沒有異動。

「我靠,吳淵,你來真的啊……我先躲出去了!你別要了李玄一的命!」

在地獄空間的鎮壓之下,已經不需要王偉鎮壓屍煞身體。

王偉頓時接連後退,逃離地獄空間籠罩的範圍。

李玄一卻臉色大變,本來地獄空間就會減少道法一半的功效。

他本就是強弩之末,根本不是在狂躁邊緣的朱軍,劉小雅的對手。

「別殺他。」

吳淵沉聲說了句。

朱軍和劉小雅這才不甘的停手。

李玄一也連滾帶爬的往地獄空間邊緣逃走。

「恐懼值+1000。」

「恐懼值+1000.」

那生魂驟然傳出一聲慘叫,整個魂體都虛弱了起來。

「主人……我能感受到小新的很痛苦,主人,你放過他,放過他吧……」

恐懼值還在增加,吳淵甚至有些不願意停下來。


不過還是清醒了過來,將人皮燈貼上符紙。

生魂已經虛弱無比,徹底被地獄空間收服。

「獲得屍煞(銅屍x5星)。」

「意外拯救朱軍夫妻的孩子,曾經在藍天幼兒園讀書的朱新,也是幸運的逃離者,卻依舊沒有逃脫惡魔的雙手,五年的折磨,讓它成為了怨氣十足的屍煞。」

「醫院的陰氣,道士的精魄,本將使他變成銀屍,宿主成功阻攔,並且提前阻止了一件血腥事件,獲得陰德獎勵x10.」

「宿主堅定內心,不忘僕從,不忘承諾,獲得地獄空間額外獎勵,地藏王的訴求x1.」

「地獄不空誓不成佛,人間惡鬼,盡入我身,地藏王的訴求,將可以使宿主強行收服任何一個不是攝青鬼的鬼魂。」

「此鬼魂將可以寄宿在宿主的影子內,宿主的指令,將比地獄空間更有壓制力,無法抵抗。」

吳淵能夠感受到,意識裡面多了一樣東西。

一張暗紅色的符紙,上面則是一段佛教的經文。

「陰德,還有這張符,這一次是真的賺大了!」

吳淵心跳都到了胸腔上,砰砰直響。

「攝青鬼之下都可以收服!豈不是自己就多了一張保命符!怎麼強大的厲鬼都不能傷到自己?並且收服他之後,自己還會多一個保鏢!」 半晌的時間,吳淵才平復下來心中的激動。

屍煞已經徹底被收服了,它的生魂回到身體中之後,便鑽進了鬼域教室中的那口紅棺材。

並且當它進去之後,棺木的蓋子就砰地一聲蓋上。

朱軍和劉小雅兩鬼在棺材旁邊飄著,不停的流著血淚。

鬼魂無淚,傷到魂處,流魂血。

血淚流出來之後,又化作血霧,被二鬼吸收進了身體。

二鬼身上的怨氣又重了好幾分。

屍煞並沒有從棺木中出來,吳淵此刻已經能夠通過地獄空間感受到它的意識。

抗拒,驚恐,再無其他的反應。

嘆了口氣,吳淵搖了搖頭說:「你們夫妻也不要太難過了,現在它還不想出來,即便是我命令,也是強迫它。」

朱軍猛的跪在了吳淵面前,劉小雅也跟著一起跪下。

「主人救了我們的孩子,恩情無以為報,即便是主人讓我現在魂飛魄散,我也絕不會有半點猶豫。」

吳淵笑了笑說:「你們無需多想,就好好在這裡陪你們的孩子吧。」

就在這時,劉小雅忽然低聲說了句:「主人,你找到我們,應該是想要找殺死我們的人吧。」

吳淵瞳孔緊縮了一下,說:「你們能找到么?」

劉小雅臉上露出一絲慘然之色,愣愣的看著紅木棺材,並且她的眼中,又露出了一絲痛苦。

朱軍臉上露出茫然,說:「我想不起來,小雅,難道你已經想起來了?」

劉小雅點了點頭,她死死的捏著自己的衣角,聲音發顫的說:「因為……我看見了……只是這些年我不敢想,慢慢的就忘記,之前我們相對主人動手,主人讓我看了那盞燈,我就想起來了……」

朱軍依舊茫然無比,搖了搖頭,說:「我只是不停的回憶起來被殺死的時候,我沒有看到兇手的臉。」

吳淵心跳又一次加速,並沒有去催劉小雅,反倒是控制地獄空間的陰氣貼近她,讓她的情緒能夠得以緩和。

「那你快告訴主人,主人應該很急迫。」朱軍催促了一聲。

劉小雅獃獃的看著紅木棺材,臉上越發痛苦了,聲音顫抖的說:「那天晚上,我們都被綁在浴池中,我被割斷了喉嚨,最後斷氣的時候,看到的是小新的臉,他好像已經失去意識了。」

朱軍也獃滯了,猛的搖頭說:「這怎麼可能?」

「不!這絕對不可能!」

劉小雅越發的顫抖起來,她痛苦無比的捂著心口,低聲說:「我知道不可能,小新怎麼可能殺害我們呢……他那時候已經被害死了,做出來的事情,都是被人控制的。」

吳淵的心中,升起強烈的惡寒。

怪不得朱軍和劉小雅會一直徘徊在這裡。

怪不得他們明明是黑影,卻還朝著厲鬼轉變。


被親生孩子殺死,一家人飽受這樣的折磨,沒有直接成為厲鬼,恐怕都是因為他們沒有看到過多死亡場景的原因。

「主人……如果你想要找兇手,小新應該能幫到你。」

吳淵吐了口氣,點了點頭說:「這件事情我知道了,我會盡量化解掉你們孩子的怨氣的。」

劉小雅低聲啜泣,朱軍臉上也是慘然,愣愣的看著棺材,身上的紅色霧氣又開始增多了起來。

就在這時,吳淵忽而想起來了王偉從朱軍劉小雅身上得到的頭髮和指甲,便直接開口詢問:「之前你們身上有頭髮和指甲,從哪裡得來的?」

朱軍和劉小雅都搖搖頭,茫然的回答說不知道。

吳淵皺眉,也沒有多問了。

「地獄空間,收。」

頃刻之間,地獄空間被收回身體。

此刻天色竟然都開始蒙蒙亮了。

王偉和李玄一都在不遠處等著。

此刻也快步的來到了吳淵的身邊。

「你沒事兒吧?」王偉詢問道。

吳淵搖了搖頭說:「沒事兒。」

「小友,我就說,你身上陽氣格外的重,又有寶物護身,肯定不可能出事兒。」李玄一也是笑著說。

王偉對李玄一冷哼了一聲,道:「你剛才竟然動了殺手,現在吳淵沒事兒,否則的話,我定然去你隱世,拿了你命魂,把你丟進陰間。」

李玄一表情略有尷尬,說:「這也不能怪老夫,那屍煞太難對付,老夫眼見你們二人不敵,老夫也只有一擊之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