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爹。

彼時,宋誠手中綉春刀察覺主人遇險,爆鳴一聲從其掌心掙脫,一刀劃開絲線,直直沒入妖女腹中。

結界內,一聲尖銳痛苦的嘶吼響徹四方。

陣法自外端一寸一寸倒縮至中央,化作一點墨紫黑氣散去。

那妖女收了長鐮,憤然拔出長刀,一掌將宋誠拍在地面,旋即化成雲霧散去。

宋誠吐出一口血,側眸看向旁邊被黑氣沾染的綉春刀,忽而嘆出一口氣。

沈琮見狀,頓時曉得宋誠為何身負重傷了。

綉春刀開過光,有仙門庇佑,刀的本身便是克制妖魔鬼怪的法器——倘若刀身法力低微,受到妖氣反噬,其主亦如是。

他這位大人,捨不得好好鍛鑄綉春刀,現下到了用的關頭,這刀便成了拖油瓶。

真是……吝嗇到家。 似乎在黃巾軍第一天的猛攻之下,守城的官軍很是疲乏。

翌日的清晨下,他們面臨着黃巾軍一波又一波海浪般的攻勢下,竟然數次被對方攻上了牆頭。

還好搶先登上城牆的只是數十名黃巾軍,在他們還沒有站穩腳跟時,便被蜂擁而上的守城官軍給戳成了篩子。

有了這次偶然的成功,黃巾軍們似乎看了希望,士氣大震之下,更是嗷嗷叫的抗著攻城梯往上衝去。

同時城下方也跟上來數千名的弓箭手,拚命地往城上射箭,想壓制住守城者,亂箭之下令其不敢隨意的冒頭。

雖然當官者有些酒囊飯袋,但是守城的士兵們卻是異常的頑強,頂着飛如蝗雨的箭矢,拚命地將滾木和檑石等物傾瀉下去。

硬生生地將薊縣的城池守得牢不可破,令黃巾軍在數天的狂攻之下,折損甚大不說,最好的結果也不過摸了幾次牆頭。

五萬黃巾軍愣是死傷過半后無功而返,讓這幾方渠帥非常地無奈和氣憤,約定攻擊輪換的時間結束后,只能寄希望於周倉的地道工程。

可是滿心期待地道的進展時,卻聽到了裴元紹述說城內有內線接應的消息,可不費一兵一卒便可攻破此城。

並已約定好今晚三更時打開東城門,以火把一熄一燃反覆三次為信號,大軍只需潛伏在附近即可。

聞聽此言的這幾方渠帥初始有些面面相覷,接着便心中的怒火大起,他們感覺到自己被耍了一樣。

世上哪有這麼巧的事,偏偏他們的手下死傷殆盡時,對方卻突然有了內線的消息,進城的地道也不用挖了。

他們紛紛拔出兵刃,一副怒氣沖沖的樣子,他們不敢招惹周倉,畢竟人多勢眾,可是裴元紹就不一樣子。

眼看着這幾方渠帥,就要將怒火發泄在裴元紹身上,雙方虎視眈眈的架勢,馬要就要火拚一番。

這個時候勢強的周倉自然要出頭保住裴元紹,更何況他們兩人兵力集結在一起,已經遠遠超過對方這幾位。

形勢比人弱,這幾個渠帥也不是傻蛋,只能硬吞了啞巴虧,不過雙方藉此生了間隙,遠不像以往那樣在相互信任。

巧合的是,裴元紹的遠親劉方子正是薊縣郡都尉,負責城池的防護職責,在他重金的允諾下,對方便趁著夜色悄然讓親隨打開了城門。

七萬多黃巾軍一聲吶喊之下闖入到了薊縣之內,除了部分官兵在激戰中敗逃出城外,大部分人還是投降了對方。

周倉帶着裴元紹在劉方子引路下,輕鬆攻陷了刺史府和太守府,將兩個還沉醉美色之中的傢伙斬了首級,令人懸掛於城門之中。

可是另一方的渠帥們不知是因為泄私憤,還是因為官兵的頑強造成他損兵折將,一進城后,便開始瘋狂屠戮投降的官兵和城內無辜的百姓。

至於官倉的這些物資早就被大家瓜分一空,不滿足的前提下,自然是將目光放到了百姓身上。

黃巾軍歷時了三天的屠城,有數萬的百姓倒在了血泊之中,更有無數的房舍、店鋪被燒毀,大量的錢財被掠奪一空。

在這過程中周倉曾有過於心不忍,強力制止過其他渠帥數次,怎奈連裴元紹也是見錢眼開的主,也是趁機狠狠地在百姓身上撈上一票。

他無奈之下只能約束自己的部下,不得胡作非為,他的行為甚至讓其他的渠帥嘲笑了一番。

有時周倉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投錯了地方,原本以為黃巾軍是天下百姓的義軍,推翻腐敗的大漢王朝是他畢生的追求。

心中更渴望着安居樂業的生活,可是一切都跟他想像的不太一樣。

這些大多數貧苦出的百姓,自從戴上了黃巾后,變得比土匪還要兇惡,比士族豪紳還要貪婪。

這個時候,楚風率領的楚軍總算趕到了,從遠處看到城池內的濃煙滾滾和到處流離失所的難民,便知道黃巾軍已經攻破了薊縣。

於是他想出一個計策,就是讓關羽引兵去約戰周倉,然後假裝敗退後,將對方引入到偏僻的小路上生擒。

然後想辦法勸降對方后,令其做內應,再一舉殲滅這十萬黃巾軍。

對楚風言聽計從的關羽,此時卻不以為然,他傲氣地告訴楚風,對付這種鼠輩不用這般繁瑣,請看他如何收降對方。

說完便引兵一千前去城下叫陣,這些天本就有些不痛快的周倉,聽聞屬下來報,從南邊來了一隊官軍正在城下狂囂叫陣。

周倉二話沒說,連甲胄都沒有披身,直接出了府門翻身上馬,拎着鑌鐵雪花槍,引五千黃巾軍直奔城外而去。

這時城門大開,隨着一陣戰鼓的轟然響動,關羽抬頭見到一個頭戴黃巾,身材魁梧,高大威猛的將軍,身後跟着一眾穿着雜亂的士卒。

如此氣壯如牛的敵將並不多見,關羽漸漸在心裏有了愛才之心,而且主公也再三命他勸降對方,從這一開始,他心中的殺意更是淡薄了幾分。

周倉見對面的敵將,身着一襲綠袍,手執青龍偃月刀,一副威風凜凜的模樣,此時正用一雙丹鳳眼仔細打量着他,也不言語。

暗道對方好一副威嚴的尊容,不由得高看了幾眼,心裏起了幾分勸降結交之心,於是張口說道:

「來將何人,豈不知如今烽煙四處,大漢將傾,官宦當道,民不聊生,何不下馬投降,與我一起歸於義軍,謀個造福百姓的天朝。」

關羽聞言呵呵一笑,有些鄙夷地指著城內還未消散的濃煙回道:

「這就是你所說的造福百姓的天朝?」

「吾乃楚軍大將關羽,在沿途之中,黃巾軍對手無寸鐵的百姓勢如猛虎,燒殺搶掠尤未止過,這就是你說的義軍?你的義又在何處?」

周倉聽完之後臉紅了紅,心有不甘地爭辯道:

「那只是黃巾中的一些敗類而已,我卻從未指使手下擾過民安。」

關羽將手中的青龍刀沖其一指,傲氣地說道:

「哼,所謂的義軍不過是一個打着為天下百姓着想的幌子,然後上行下效,成了收刮民脂民膏,荼毒百姓的賊寇。」

「多說無益,就讓我們手中的兵器來驗證對錯吧!」

(書友若覺得還入法眼,請別忘記收藏本書) 第108章

馮晨瞥瞥嘴,看向身旁的冷牧道。

冷牧掀了掀眼皮,似琢磨,接著道,「屬下也這麼覺得。」

馮晨,「……!」

……

這一邊,秦臻從街巷那邊跟蕭鳳棲分開,心頭還壓著火氣,她本來就因為蕭泓宇的出現,心情很是不好,結果因為蕭鳳棲的莫名其妙,這會兒更是憋了一口氣。

蕭家人,都什麼毛病?

秦臻越想越壓抑,心頭沉沉的,一肚子心事也無處訴說,她一個人撐著一個幾乎能將她壓垮的秘密。

成為君緋色,她沒有一個朋友,而她秦臻的朋友,她更是不能去認。

這一刻,從未有過的孤單感整個兒將秦臻籠罩。

秦臻知道自己狀態不好,也不想這個模樣回君家,君父和祖母都會擔心,想著散散心情在回去。

卻突然一道流里流氣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喲,這是誰家的小娘子啊,這怎麼一個人落單了呢?」

秦臻抬起頭,就瞧見面前不遠處一穿著花色袍子的男子帶著幾個隨從正朝著她踱步走來。

秦臻這才發現,她竟是不知不覺偏離了永和巷,入了西街,看這環境,竟好似一座大酒樓的後門。

為首那男子腳步虛晃,臉色發白,明顯一副被酒色掏空了身體的模樣。

秦臻秀眉擰了一下,眼中浮現一絲厭惡,轉身就想離開。

「哎喲,小娘子別走啊,陪小爺我玩玩啊。」

身後那人一聲怪腔怪叫,身後隨後呼啦啦上前越過秦臻擋住了她的路。

「讓開!」

秦臻面色冷然,清呵道。

那華袍男子已經走上前來,一臉的流里流氣,笑的很是不懷好意,「小娘子,你讓哥哥讓到哪兒去啊?」

話落,伸出手便想去摸秦臻的臉,秦臻眼睛一眯,當即閃身躲過。

「滾開。」

秦臻呵道,面上一片凌冽。

在幽暗暮色的小巷中,那冷艷的模樣刺激的面前的男子眼睛都有些發紅,竟是不自覺的咽了下口水。

君緋色長的本來就漂亮,那是一種很逼人的美麗,像是盛開在夜色的火焰,是能夠灼傷人的熱烈和張揚,而秦臻的靈魂佔據君緋色的身體之後,君緋色骨子裡的張揚被一種清冷的取代,氣質發生改變,那種清冷的美更是讓普通人移不開眼。

眼前這流里流氣的男子就被秦臻這一身氣質和臉給迷的五迷三道的。

「喲,小娘子脾氣挺大啊,不過正好,本少爺就喜歡你這般清高脾氣大的,小爺今個真是走運,竟能遇上這般貌美的小娘子,一千兩,陪小爺一晚怎麼樣?」

「嘿嘿嘿……」

「少爺威武。」

身後是那男子隨從的起鬨聲。

秦臻眸光湛冷,她是秦家大小姐之時,出行有人陪同,出診也會易容,倒還真沒在京都城就遇見這樣的流氓。

秦臻的忍耐心已經到了極限。

她的掌心再一次傳來熟悉的熱度,那種坡體而出的力量直衝向四肢百骸,秦臻發現,她現在越來越能熟練的控制住這股陌生的力量。

想當初,第一次察覺這股陌生能量的時候,她一個沒控制住就將謝之昂打了個重傷。

這邊,這男子已經迫不及待的伸出手,去摸秦臻的臉。

秦臻眼神一冷,就要抬手。

卻忽然……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付磊靜靜地看著空中那道刻苦銘心的人影,他永遠也忘不了,那一天,父皇的臣子們反叛,他也們擁立一個對父皇謀划已久的皇叔上位,原來,皇叔他對皇位早已垂涎已久,為了完成這一步,他竟然從父皇登基那一天就開始布下了局!

其中……

望著眼前這道人影,當時,帶領大軍威逼父皇的人中,就有他——修惕斯。

SacredBloodCharacterArmy,隸屬於父皇掌管下的軍隊發生了叛變,首領加米樂背叛了父皇,還有,DivineKnight,帝國最強的九人中,有八人反叛了父皇,這也是當初為何在一夜之間皇都被攻陷的原因。

後來,那個處心積慮的皇叔登上了帝位,他把前朝大臣幾乎全部清理乾淨,在之後,向鄰國發動戰爭,壓迫勞動力,施展各項不合理的政策,搞得帝國內一片混亂,現在,恐怕帝國已經被他搞得烏煙瘴氣了吧。

勞克斯,一個慈祥的老爺爺,他照顧付磊了許久,從記事開始勞克斯爺爺就在他的身邊了,在那一天,勞克斯爺爺遵守父皇的命令,帶著當時年幼的自己,拚命殺出了包圍圈,逃了出來,可是,父皇……

想著想著,付磊面色有些猙獰,指甲因為拳頭緊緊握緊的緣故而陷入了肉里,望著空中人影。

以前,他無能為力,是因為他沒有力量,而現在,他……有了!

「修惕斯!!!」

「轟!」

爆發最後的力量,付磊要把對方挫骨揚灰!

「嗖——」

身影宛如流光,付磊眨眼來到修惕斯面前,握緊拳頭,運轉體內所有力量,所有的力量全部灌輸進去,他要一擊必勝!

修惕斯原本正無聊著盯著苦海,因為他要保證沒有人打擾試驗品,可突然他聽見有人在喊他的名字,不對啊?在這裡,認識他的只有那個血衣人而已,還有誰會認識自己?

剛剛閃過這樣的想法,一個人影就來到了自己的面前,對方來勢洶洶,渾身的氣血幾乎在瞬間釋放了出來,感受到攻勢,修惕斯沒有一點慌張,如果這點攻擊都無法搞定的話,他可就愧對「DivineKnight」之名了。

眼中閃過狠厲之色,修惕斯一拳迎了上去。

「轟隆——!!」

雷電劃過虛空,粗壯的雷電由於力量太過於集中,甚至在雷電周圍還有一種藍色的火焰燃燒,這是由於雷電太過於集中了。

「雕蟲小技!」

血衣人低吼一聲,身體猛然暴漲變大,短短几秒內,身影已然達到了幾十米。

「手摘星月!」

舉起右手,天地間的能量瘋狂朝著右手的掌心處涌去,一股驚駭的波動從中傳出。

「喝啊!」

血衣人對著沐塵的攻勢直接二話不說,一掌擊去。

沐塵的餘光掃過正在跟一人戰鬥的付磊,對於他為何跟跟人打在了一起,這個還是等解決眼前之事再說。

「轟!」

恐怖的能量風暴在空中再次肆虐開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