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整個人充滿了暴力,這一擊,真的是太具有暴力美學感了。

現任統領心中震驚,此刻只能是完全去招架,只是這鐺的一聲傳開后,所有人都張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珠子。

少年如一尊魔王,一手緊握大鼎,整個人保持著上位者的俯衝姿勢,狠狠地將現任統領壓制在了地上。

「咔嚓——」

地面破裂,周圍的人都被這一股強大的衝擊波所震退。

這位現任統領的臉色通紅,他是被氣的不行了。

自己居然被一個少年壓製成了這樣,對方還是武尊啊,他還要不要臉啊?

當然,他現在真的一點都不好看,照理說,這武尊九段的人,不可能對他造成什麼傷害。

但是,這鼎太恐怖了,在場只要是有點眼力的人,都已經看出來了。

恐怖的力量,直接的讓他雙腿都陷入了地面之中,手臂差點都被震碎了。

「哼。」少年冷哼一聲,抬起自己的右腿,就狠狠的對著大鼎再次的踹下來。

「吼——」

現任統領怒吼,他要是還這樣被壓制,不用別人說出,他自己都可以自殺了。

「轟——」

腿部力量完美的爆發出來,那大鼎之上,光芒四射,更為重要的是,那力量驟然變大了數百倍。

那現任統領本來都已經要衝出來了,但是他的臉色驟然一黑,因為這大鼎一下子就變大了數百倍,實在是太恐怖了。

「轟隆隆。」

少年帶著自己的鼎倒飛出去,但是現任統領卻是一口老血噴了出來。

他現在整個人幾乎都要自殺了,武皇的修為,來對付一個少年,還是武尊的少年,他居然被壓制的吐血,這一戰,註定是要讓這少年崛起啊。

「這傢伙到底是誰?這麼變態?」

「我怎麼覺得這傢伙笑起來那麼可恨呢?」有人說道,就是想不起來。

「那口大鼎……」有人在沉思。

「我靠……這傢伙不就是奪得了兩次全國大陸冠軍,年輕丹藥師比賽冠軍的那個令人可恨的臭小子嗎?」終於是有人在想起了。

全場暴動,有時候他們想不起來,是記憶還沒有被激發。

現在這個少年的背景,一下子就全部爆發出來了。

如何的不讓人吃驚,太子府的人頓時臉色陰沉的可怕。

這個少年最近幾年在雲羅帝國強勢崛起,他們也是有所耳聞。

只是,這傢伙怎麼會來到了明王府的這邊,實在是令人費解。

少年嘴角流血,不過他還是擦掉了,咧著嘴,對著人們傻笑。

明王、殷離、薛峰等人都一陣錯愕,這種天才人物,可是最近雲羅帝國中,屈指可數的人物啊。最主要是他還年輕啊。

如果不是最近大陸上各大天才人物輩出,凌天賜的勢頭太強,估計這傢伙也會在大陸上崛起成名。

現任統領在吐血,是被氣的吐血,那些太子府的人,看他的眼神都變得有些怪異了。

凌天賜也在笑,這傢伙,他終於知道他是誰了。

不過,現在還不是正式交談的時候。

「嘖嘖……並不怎麼樣嘛。」少年說道,吐出口中的鮮血,然後道:「你們太子府的人,好像都是比較的狗仗人勢啊。」

都說童言無忌,但是往往這種人說的話,也是最為真切的話。

有很多人終於是明白了這傢伙,為何不願意讓別人出手了。

他知道自己是死不了的,所以他才敢這樣如此大膽。

現在,他可以名正言順的將這個大帽子扣給太子府了。

緊接著他又說道:「來來來,你們太子府既然如此的喜歡仗勢欺人,來就再多派出幾個人來,看看能不能將我這個跳樑小丑給殺掉?」

無數人都一陣翻白眼,你這樣也還叫跳樑小丑啊?那你讓其餘的人怎麼活?

這傢伙聽聞如今才十二歲的樣子吧?要不是他長得高大,長大的有點早熟,大家都要以為他是十五六歲的人了。

殷離嘴角噙著一絲笑意,道:「這小傢伙不簡單啊,比起當年的凌天賜都絲毫不差。」

在一旁的凌天賜頓時翻了一個白眼,這老頭怎麼說話的呢?

不過,凌天賜也不得不承認,自己在十一二歲的時候,的確沒有這樣的成就,那還不是因為這該死的武靈脈惹的禍?

太子府的人神色自然是不會好看,一個武皇出手,居然吃了一虧,他們會派出誰來戰鬥?

總不可不能是讓我武帝高手出來吧?這隻會讓人貽笑大方。

明王李霄雲此刻都是帶著一絲笑意,他現在算是明白了,這小夥子也是受人指使前來的,否則,這種天才人物,他可是接觸不到的。

「哪裡來的無知小兒,在這裡放狂言侮辱我太子府,你是在找死嗎?」

現在不管太子府的人如何,至少,他們太子府的人名聲不會好到哪裡去。

凌天賜在暗中一直在觀察,他的靈控感知也是沒有真的釋放出去,畢竟這裡的高手太多。

太子府的高手,現在是不可能容忍一個小輩在這裡侮辱攪局的,所以,唯一的辦法,就是將這傢伙擊殺。

但是,明王府的人會同意嗎?

頃刻之間降臨的絕世殺氣,就已經鎖定了那位少年。

少年雖然自負,但是他也明白,面對這些高手,他多半是要飲恨。

所以,他很果斷的後撤,並不會因為自己在投機取巧的情況下,重創了一位武皇,就以為自己的戰鬥力真的無敵了。 「你們真的很囂張啊,不過,在我們明王府的人前面,殺一個少年,只怕是有些說不過去吧?」兩大陣營的高手紛紛的站出來。

現在,他們都知道,時機已經差不多了。

凌天賜微眯著眼睛,他看向了太子身邊的人,顯然對方的陣營中,還是隱藏著不少的高手。

「弟弟,想不到,你居然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一個王爺也居然有這麼多的高手來為你保駕護航,看來你是早就想將我取而代之了。」太子一臉心痛,看著明王。

「少在這裡假仁假義,咱們之間,終究還是有一戰。」明王現在真的很討厭這傢伙的虛偽。

「轟——」

雙方氣勢對碰,頓時驚人的波動就傳遞開來,十分的恐怖。

「明王,你們如此大逆不道,邪終究是不能勝正的,你還是束手就擒吧。」太子府的人,都開始列陣了。

周圍的空間,開始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所充斥著。

不管是太子府的人,還是明王府的人,都很清楚一戰,大戰,只能是在空中。

否則,以武王以上的能力爆發出來,這周圍多半是要毀掉了。

誰都不希望皇家的這些東西,在自己人手中毀滅。

「好一個義正言辭,今日我就來領教一下,一日之間滅人滿門的高手,到底有多厲害。」明王府的高手,再次在太子府的人身上撒鹽。

這點,才是讓人最為寒心的。

人群的很多目光,此刻都是冰冷的,他們太清楚,滅人滿門意味著什麼了。

這樣一個人如果是登上了大位,不敢想象會有什麼樣的國度產生。

「殺——」

殺氣凌然,聲音沖霄。

光芒如同殘陽,瞬間將這裡照耀。

薛峰等人率先衝上了高空,這裡有著一道巨大的防禦結界產生。

身為雲羅帝國的帝都,不可能這裡沒有防護法陣守護。

凌天賜暗中盯著對面的人,他的人應該也將情報和事情辦理的差不多了吧?

明王轉頭看向了身邊的凌天賜,見到凌天賜對他不著痕迹的點頭,他的心也變得輕鬆起來。

但是,這是一場生死決戰,誰都不知道誰有什麼底牌,這是一場打賭。

太子心中同樣是沒有底細,因為明王的人心所向,的確是要比他好的很多。這也是他最為惱火的地方。

「嗖——」

那少年竟然在這種情況,直接的奔著明王而來,現在明王的身邊只有凌天賜等少數幾個高手。

明王倒是很坦然,他知道,這個少年絕對不是來殺他。

「明王殿下。」少年過來,眉眼帶笑,然後看向了凌天賜。

李霄雲也是好奇,這樣一個天賦卓越的少年,難道也發現了凌天賜的嫡系?

凌天賜不為所動,見到他盯著自己,然後「訝然」的問道:「這位小友,這樣盯著在下,是何意思?」

少年咧嘴一笑,一口雪白的牙齒,格外的命令,嘿嘿笑道:「就是覺得你的氣息有些熟悉。」

「哦?莫非你見過我?」凌天賜神色不變,看向了天際的戰鬥。

「我相信你見過我,並且,我的鼎你應該很熟悉才是。」少年盯著凌天賜,想看出點什麼。

凌天賜淡淡一笑,沒有任何的波動,笑道:「你想多了,我是第一次見到你,也是第一次聽說你。」

「是嗎?」少年無所謂的聳聳肩,笑道:「也是,我大哥那樣一個天賦卓越的人物,也好像不是你這個樣子的。」

凌天賜真的就差一巴掌拍過去了,你丫的剛開始見面就這樣說話的?

明王頓時一愣,那蒼白的臉色也浮現了一絲笑意,他的感知很敏銳,知道這少年肯定和凌天賜有關。

但,凌天賜正準備好好教訓這個傢伙的時候,渾身汗毛炸立起來。

他那一瞬間感覺如墜冰窟,要知道,如今他凌天賜也是武王七段的高手了,能夠讓他忌憚的高手,只有武皇級別才有可能。

而武皇高手中,除非是像武皇八九段的才有可能給他那種無法抵抗的能力。

這麼說來,剛才的明銳殺機,其實就只針對明王李霄雲的。

李霄雲自己也是一個高手,自然是感知的很清楚,只是,讓他們都沒有想到的是,這少年竟然也在一瞬間感知到了。

儘管心中有著好奇,但現在顯然不是時候。

「滾。」凌天賜眼神一變,身影如夢似幻,直接的出現在了李霄雲的身邊,一拳對著上空蹦出。

金色的拳頭,上面有著金色的龍影盤旋,然後,發出一陣激蕩的吼聲,與那上空的氣流激蕩在一起。

少年則是一個健步,速度一點都不慢,一個伸手,就將本來有傷的李霄雲拉倒了一旁。

但是,儘管如此,還是被這一波強大的衝擊波給掃到。

凌天賜的身軀一震,不由得倒退了好幾步,這才將身影穩定。

而後,他腳步一震,雙手之上,凌厲的劍氣瞬間衝上了上空。

周身的武念力,就像是決堤的洪水,猛然的衝上了上空。

凌天賜眼神中帶著森然的殺氣,周身燦金色的光芒刺眼的不行。

「一個武皇高手,竟然也還偷襲,要不要臉?」凌天賜怒吼一聲,那周身的氣勢著實驚人。

一道道的劍氣在他的周身縱橫,而後直接的揮斬前方。

周圍殺機一片,虛空顫抖,一個身影果然站了出來,這傢伙果然恐怖。

那周身,被強大的武念力包裹著,他冷眼的看著凌天賜發出這一擊,不由得冷笑了一聲,大手一指,指尖之上,炫光爆發,橫衝而來。

「轟隆隆。」

爆炸驚人,氣浪帶著恐怖的衝擊翻湧而來。

凌天賜的強橫劍氣,直接被掃蕩的一乾二淨。

李霄雲一臉擔憂的看著凌天賜,現在天際中,一片混亂,大戰的風波,使得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有些目不暇接。

「你不用擔心他,你看他一臉激動的樣子,就知道,他現在是想激戰高手。」少年在旁邊說道,一點都不著急。

「你怎麼知道?」李霄雲不是不相信凌天賜,而是真的擔心。

畢竟武王和武皇的差距太大了,就算凌天賜名動大陸,就算凌天賜是大陸上的超級天才,那也不行啊。

哪裡知道少年滿不在乎的說道:「你看他的從容?我想大陸上,也只有那些宗門的超級天才,才有這種底蘊。出手劍氣十分的雄厚,但是在一次對戰中,他並沒有動用全力,不過是在試探。」

正如這少年所說的那樣,凌天賜的確是沒有動用全力,他就是要給對方一種錯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