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擡起來步子,朝李更新慢慢走去。

“你已經連站都站不穩,還憑什麼和我打?老實講,我很佩服你的這種精神,所以,我打算破例一次。”

面具男走到李更新面前,身上那種戾氣更加濃重,但他卻極力壓抑着自己。

“現在離開,還來得及。”

面具男淡淡的說道,一陣微風吹過,把他和李更新的頭髮吹了起來,四目對視,沒有任何話語。



……

樓上,那間屋子內。

那位冷酷的女人正面無表情盯着監控攝像拍下的一切,看着那個已經受了很嚴重傷,站立困難,卻還是沒有放棄的男人,她的眼角,竟然閃現出了一絲晶瑩。

女人半晌沒有說話,也沒有移動視線。

之後,他默默從口袋裏拿出煙盒,點上了一根。


煙霧繚繞,將她逐漸包圍。

“天底下,怎麼還會有如此傻的男人?”

“我本以爲…”

“他們早已絕種。”

女人把煙捻滅,繼續看向屏幕。

“希望你可以活着來見我。”

“千萬…”

“千萬別讓我失望。”

女人蹺起二郎腿,把椅背往後一壓,以種愜意的姿勢半躺着。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雖然李更新已經傷成了這樣,但她有種直覺,李更新一定會活着來到自己面前。

究竟從哪裏來的這種自信?

就連她自己,都不清楚。

……

面具男見李更新半晌不回答,慢慢轉過身,他走路也不是太穩,一瘸一拐,不過,相比起李更新的傷勢,他要輕了許多。

“無論你做出什麼選擇,她都不會怪你,你的拼命,我們都看在了眼裏,只不過你現在的狀態,繼續戰鬥下去,也沒有任何意義。”

面具男一邊走一邊說。

“我敬你是條漢子,所以不打算對你有任何羞辱,你走吧。”

面具男走出去三五步後,背後傳來了李更新平靜的聲音。

“我似乎…還沒有認輸吧?”

面具男停了下來。

“這種狀態?我還沒有到不能動的地步吧?左腿廢了,我還有右腿,左臂斷了,我還有右臂,退一步講,就算我的四肢被你折斷,我還有牙齒,可以去咬!”

“如果我的牙齒被你打掉,我還有腦袋,可以去撞!如果我的脖子被你扭斷,我還有最後一口氣,可以吐你一臉的血!”

“你說我繼續戰鬥已經沒有任何意義,可那個女人,她還在受苦,我又怎能放棄?放馬過來吧,老子現在是最佳狀態!”

李更新朝着他的後背咆哮道。

面具男冷笑一聲,慢慢轉身。

“不要怪我。”

他冰冷的說出這簡短的話語後,朝着已經搖搖欲墜的李更新,直撲而去… 面具男一拳轟在李更新胸口,把他整個人打飛出去,李更新藉助這股慣力,竟然擡腿踢中了面具男的左肋!

面具男落在地上,猛然彈起,又一次來到他的面前,他揮動拳頭,狠狠砸向李更新的右臂。

咯嘣。

一陣骨頭碎掉的聲音,李更新臉色蒼白,嘔出一口鮮血,全部噴在了那張面具之上,將其染的通紅。

李更新渾身發抖,眼前陣陣發黑,意識幾乎快要散去。

雖然死去可以回檔,重新再來,但是,他心裏明白,面對這種強悍的對手,哪怕是死十次,百次,千次,萬次,結局都不會有任何改變。

身體自動變強,需要在受傷的情況下度過一夜,現在根本沒那種條件。

也就是說,這次他真的陷入了死循環。

要麼聽面具男的話,主動退出,要麼就在這死亡循環中,周而復始,不停做着毫無意義的努力。

李更新感覺天暈地眩,身體越來越不受控制。

就這樣…放棄嗎?

阿靜,我努力了。

可他真的很強,強到我根本不可能戰勝。

就算再堅持下去,也沒有任何的希望,不如就這麼放棄吧,下一次,我要選擇離開這座古堡。

這個念頭出現在李更新腦子裏,而且越來越強,幾乎是在同時,他眼前浮現出了一些畫面。

一個孱弱的女子,爲了保護自己,哭着哀求一個蠻橫的社會大哥,最後被脅迫晚上與他喝酒。

一個柔弱的女子,爲了保護自己,狠心說出許多傷害自己內心的話,讓自己離她而去,然後,她悄悄去參加那場酒局。

還是那個弱女子,爲了保護自己,做了許多她原本痛恨的事情,揹負了許多不該有的委屈。

但是,無論何時,女人都沒有放棄過。

她爲自己,可以說是付出了所有。

現在輪到自己,難道就失去勇氣了嗎?

不…

不能放棄!

李更新眼眸中,重新綻放出了一絲光芒。

“哪怕死上十次,百次,千次,萬次,哪怕一直在這個循環裏,最起碼我一直在努力。”

“最起碼,我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她不曾爲我放棄,我又怎能丟下她不管?”

總裁強勢寵:甜妻,有喜了! ,猛然擡腿,狠狠踹在了面具男的腹部,把他整個人給踹飛出去,滾落在前處。

面具男咳嗽了幾下,痙攣着起身,他擡起頭,用憤怒的眼神看着李更新,很明顯沒想到他會爆發出這一腿來。

“你的毅力,很令我吃驚。”

面具男搖搖晃晃的對他豎起一根拇指。

“但是,你註定了到此爲止,看看你現在的模樣吧。”

李更新的右臂,已經被打成了一灘血泥,骨頭似乎已經被砸成粉末,他的右腿不停彎曲,想要找到發力點,令自己起身,但很多次努力後,全都是徒勞。

面具男一步一步朝他走去。

“此刻的你,即便不被我殺死,也要永遠活在痛苦之中,所以,我就來幫幫你吧。”

面具男走到李更新面前,俯視着這個渾身是血,但眼神中卻仍然沒有認輸的男人。

他第一次見識到,人的意志,可以強悍到這種地步。

他擡起右手,慢慢握緊成拳,胳膊上的肌肉虯起,憋足了勁兒後,又忽然松下,他嘆了口氣。

“算我求你,你認輸吧,只要你認輸,我會找最好的醫生幫你療傷,我會親自把你送出這裏,怎樣?”

面具男一改曾經的冰冷,桀驁語氣。

因爲這個小丑,值得他傾佩!

李更新張開嘴,微微一笑,鮮血不自覺的從嘴巴里往外溢出,染紅了他的下巴,脖頸。

他用沙啞的喉嚨講道。

“可她…”

“可她在保護我的時候…”

“沒有認輸啊。”

“女人…”

“女人爲你付出這麼多,你又怎能…”

“辜負她?”

李更新咬着牙,忽然朝面具男吐出口血。

“有本事,你就繼續來!”

面具男嘆了口氣,他忽然擡起右拳,咬牙大喊。

“兄弟,一路走好!”

巨大的拳頭驟然落下,朝着李更新的面龐狠狠砸來,帶動着一股巨大的拳風,吹的他臉皮都貼在了骨頭之上。

彭!


幾乎是在瞬間,面具男再次飛了起來,朝後重重摔去。

李更新的右腿直直伸向上方。

原來,李更新故意做出右腿用不上力氣的模樣,爲的便是引面具男過來,在完全放鬆警惕的前提下,朝着自己進攻,這麼一來,他就可以鑽空子給予對方重重的一擊,運氣好的話,甚至可以贏得這場戰鬥的勝利。

這一腿,李更新用出了全部力量,他忽然把腿放下,張大嘴巴開始咳着鮮血,身體也在劇烈顫抖。

經過這場激烈的戰鬥,面具男也已經筋疲力盡,所以,他沒有防的住李更新這一次進攻。

他的身體,也早已經千瘡百孔,被擊中後,也沒有辦法再次站起,他倒在地上,不停哆嗦。

李更新咬着牙,翻過了身體。

他用右腿蹬着地面,下顎蹭着,一點一點的朝面具男的位置靠近,像是一條沒有四肢的蟲子,慢慢蠕動。

李更新哈哈大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