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怎麼會把自己的底細知道得這麼清楚?

這麼多年隱姓埋名,連她自己都差點忘了自己父母的名字。

但這個神秘的男人,竟然知道得一清二楚!

林羽沒有理會她的震驚,自顧自的說道:「八年前,唐門遭變,原本只是唐門內門長老的唐青雲得勢,老太太遭到毒殺。」

「唐家大小姐唐柔一家遭到追殺,唐柔夫婦為掩護女兒逃命,也慘死在唐門獨門暗器之下,唯有他們的女兒,不知所蹤!」

「你說,我到底是該叫你唐雪舞,還是叫你鳳媚娘?」

往事,被林羽娓娓道來。

鳳媚娘的遭遇,和自己是何其的相似。

只不過,林家遭遇變故的時候,自己只有七歲。

唐門劇變之時,唐雪舞卻已經二十二歲,跟現在的自己一個年紀。

鳳媚娘雙眼泛紅,獃獃的看着林羽。

他知道得太詳細了!

自己在面前,彷彿沒有任何私隱可言。

過了很久很久,鳳媚娘才扭頭拭去眼中的淚花,「唐雪舞已經死了,你還是叫我鳳媚娘吧!」

「也行,反正名字就是個代號而已。」

林羽並不深究,淡然一笑,又問道:「在你跟着姜煜的這些年,他有沒有強迫你做些不願意做的事情?」

「太多了,我不知道你指的是哪方面。」

身份已經徹底暴露,鳳媚娘也沒有任何顧忌了。

「咳咳……」林羽乾咳兩聲,卻不知道該如何隱晦的問自己想問的事情。

看着林羽那稍顯尷尬的模樣,鳳媚娘恍然大悟,慘然笑道:「你放心,我雖然三十歲了,但還是完璧之身!只要你能替我殺了唐青雲,我的身體,就是你的!」

男人,終究還是逃不過一個色字!

只是,這個男人,或許是有潔癖。

「你誤會了。」

林羽搖頭笑道:「我問你這個,只是要看看,要不要給姜煜一個痛快。」

鳳媚娘驚訝,有些不解。

林羽的意思,好像是要替自己出頭?

但,自己跟他沒有任何交集啊!

迎著鳳媚娘驚訝的目光,林羽拿出手機撥通一個號碼,「令:楚南風即刻啟程,速來白虎軍主府報到,手上諸事,暫由洪安國接任!」

當林羽掛斷電話,鳳媚娘的眼淚如同決堤的洪水的湧出。

「我爸他……還活着?」

鳳媚娘徹底驚呆了,眼淚怎麼也止不住。

林羽點頭輕笑,「不出意外的話,天亮之前,你應該能見到他。」 說起東瀛,劉封就開始冒火,現在的東瀛地區還處於幕府的統治之下,以本州島上的大和國為中心建立起整個東瀛地區的控制。

一兩百年後,東瀛地區將獲得一統的機會,而東瀛工業化成功后將矛頭對準了華夏,腐朽的大清割地賠款,丟盡了華夏人的臉面。

「東瀛,幾百年前,元朝沒有覆滅你們,幾百年後,朕一定要將戰艦開往你們的四國海,這一次神風也護不住你們。」

劉封口中喃喃,說起令劉封遺憾的事情,便是元朝兩次征伐東瀛都被所謂的神風所阻擋。

不過劉封也知道這當然不是什麼神風的功勞,說到底還是船舶工藝太落後了,才會輕易地被颱風所影響。

只要能夠造出強大的戰艦來,就可以抵禦一般的颱風,迅速登陸九州島,佔領九州島,以九州為踏板,逐步統治整個東瀛地區。

不過這些都是后話了,劉封目前別說無敵艦隊了,就是一條像模像樣的戰艦還沒造出來呢。

布拉達港口還沒建設好,皇家造船廠的土地剛剛破土,造船的木板一塊都沒有,劉封現在打東瀛只能拿嘴巴去打。

田嘉在一旁看著劉封對於東瀛念叨的話,他不知道劉封為什麼對於東瀛有那麼大的仇恨。如果說是明朝的時候,東瀛屢次騷擾東南沿海,那也只是肌膚之痛而已,犯不上這麼大的仇恨吧。

「陛下,微臣雖然不知道東瀛和陛下有什麼過節,但微臣還是勸陛下,東瀛易守難攻,隔著大海,縱使是打下來之後也難以維持統治。」

田嘉作為古人,不能理解劉封心中的痛楚,劉封不介意,但是滅東瀛,是他一定會做的事情,只是時間早晚而已。

「田老,朕明白廣西的重要性了,朕一定會在和談之前拿下廣西的。」

聽到劉封這樣說,田嘉還是搖頭:「陛下,微臣的意思是說,兩廣相互依存,必須要全部拿下才能鞏固安全。」

聽田嘉的意思是要劉封拿下兩廣地區。

劉封清楚兩廣,尤其是廣東地區,無論是在清朝後期還是新時代都是經濟最為發達的地區,因此劉封自然明白兩廣對於商業的意義所在。

他之前不著急,是因為他手裡有了東吁地區,足以撐著航海產業以及工商業的發展,不過現在聽田嘉這麼一說,劉封頓時豁然開朗。

藉助東吁地區,他確實可以與英屬印度、中東、非洲乃至歐洲互通有無,但劉封不可放棄的地區還有高麗,太平洋諸島,以及北美、拉美、南美這些地區。

他們的通商以及勢力擴張對於大漢來說也是非常重要的。

想當初,盎格魯族利用海上貿易和海上擴張,將盎格魯文化擴散到了海外,讓多少國家都還在說著盎格魯的語言,現在劉封也要利用海上貿易和海上擴張,讓華夏文化擴散海外,讓華夏語言成為人人都應該說的語言。

「不過現在三線作戰對我不利,兩廣地區等我拿下四川之後再說吧。」

劉封也想儘快拿下兩廣地區,只是考慮到湖北地區鏖戰不止,四川之戰還在繼續,劉封再分兵取兩廣地區,怕是有心無力。

「皇上聖明!」田嘉真擔心劉封聽了自己的勸告,現在就跑去攻打兩廣,大漢國力已經快要見底了,再打下去有亡國的風險。

當然大清也不好受,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大清幾乎丟掉了四分之一的國土,北方還被沙俄狠狠地咬了一口,還賠償了沙俄大量的黃金白銀,此時的大清也是虛弱的胖子,看起來餘威尚存,實則已經是頭病虎,只能藉助昔日的威望壓住四面的敵人。

因此劉封斷定,無論是大漢還是大清都到了需要休養生息的時候。

「對了,鄭志賢呢,將他帶上來吧。」由於鄭志賢腹瀉的緣故,劉封將其丟給了軍醫療養,現在鄭志賢應該緩過神來了,劉封覺得自己有必要見一下這位鄭成功的後人。

千里疾面色有點難看,說話猶猶豫豫的。

「朕讓你帶鄭志賢來見朕,你在發什麼愣?」。

千里疾抱拳拱手,老實交代:「陛下,那鄭志賢醒來之後,就一直說一些瘋言瘋語,臣擔心帶他上來,驚擾了陛下。」

千里疾這麼說,劉封就明白怎麼一回事了,不過劉封並不會把這種事放在心上,畢竟大漢現在那些主要的將領裡面,哪一個沒有罵過他。

「將他帶上來吧。」

得到劉封的命令,千里疾也只能硬著頭皮去執行。

於是鄭志賢被帶了上來,當然他一路上是口吐芬芳,不停地對大漢和劉封進行各種問候。

「啊,亂臣賊子,放開我,你們不得……」

鄭志賢被帶到劉封的跟前,隨後被黑冰衛狠狠地壓了下去。

「跪下,快見過陛下。」千里疾呵斥道。

鄭志賢雖然雙腿跪下了,但嘴巴可沒有跪下:「什麼陛下,就是個亂臣賊子,陛下早晚會舉兵來伐你們的。」

劉封搖搖頭,這人真的是鄭成功的後代嗎?怎麼對大清如何的忠誠,劉封見過很多大清的將領,甚至他的部下裡面大部分都曾經在清兵里當過差,可沒有一個像鄭志賢那樣狂熱的。

「鄭志賢,別掙扎了,你想要的支援根本就沒有來。」看到鄭志賢這般模樣,劉封打算告訴鄭志賢一個殘酷的事實。

「不可能,我早就向宇文大人告急,想必宇文大人現在已經召集了兵馬,向你們殺來,你們雖然悍勇,但別忘了,你們孤軍深入,補給線根本就跟不上,炮彈也快用完了吧。」

鄭志賢所說,確實是劉封的困境,只可惜他說的支援確實沒有來。

「我接到線報,你送去的求救,宇文成都看了一眼就丟到了一旁,根本就沒有出兵的意願,你們想要的支援怕是只能在夢裡尋求了。」

劉封哈哈大笑,他笑宇文成都,笑他大智全無小謀不斷,指揮打仗不會,推卸責任第一名。其實,除了香水項目以外,李曉凡還有一個最簡單粗暴的辦法就是把戴君玲這個現成的競爭對手銷售骨幹挖過來,為自己旗下的怡凡科技公司工作。

但是,這樣做,顯然沒有啥挑戰性。對於怡凡科技公司的名聲似乎也不太好。

當下的李曉凡對許多自己未曾涉及的新興領域充滿興趣,就像這香水行業一樣,想

《重歸新加坡1995》第485章屋檐下兩美的新想法 第2706章相認

「見過太子!」

話說林天成從金不換手中得到控魂旗后,在金不換的堅持下當着她的面將控魂旗煉化后便急匆匆的來到了聖女殿。

也就是候選聖女的寢宮,軟禁九天玄女的地方。

林天成一踏足殿內,諸多侍女便紛紛躬身拜見。

「好了,這裏沒你們的事了,我有點事情要和聖女談,你們先下去吧!」林天成開口道。

聞言,侍女們不敢多問,紛紛躬身退下,將殿內留給林天成和九天玄女二人。

至於林天成到底是想和九天玄女說說話,還是想做點其他的,她們也不敢猜測。

林天成見眾人退下后,當下便是一臉喜色的衝進了九天玄女的閨房。

「誰?」九天玄女躺在浴缸里大驚道;。

對於那些侍女,她們的氣息她早就熟悉到閉上眼睛也能分辨的出的地步了。

如今闖進閨房的肯定不是她們,而敢明目張膽且有能力屏退哪些侍女的在聖女殿只有一人能做到,那就是獸族的太子,金烏!

「嘿嘿……小娘子,是我啊!」林天成笑道。

聞言,九天玄女面如死灰,想不到這金烏竟然如此輕薄,居然開口調戲自己,看樣子自己今日凶多吉少,勢必有可能不能為夫君守身如玉了。

「你別過來,再敢進來一步,我就橫死在你面前也絕不會讓你玷污我一下!」九天玄女聲音清冷,舉掌對準自己的天靈蓋,大有一言不合就死給你看的樣子。

「夫人,你這是為何!」林天成見狀急道。

說完之後才恍然回過神來,自己如今披着金烏的外貌,怎麼能不讓九天玄女大驚失色。

當下,林天成苦笑道,「夫人,我是林天成啊,你……」

只是,不等林天成開口解釋完就被九天玄女寒聲打斷,「住嘴,我夫君的名諱豈是你能直呼的!」

聞言,林天成是既無奈又感動,如今他肯定是不能變回原樣以正清白的,畢竟一旦失去了美圖秀秀的掩蓋,自己的氣息就會漏出來。

到那時候,獸皇殿的幾位大佬便會發現自己的蹤跡,事情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可是,不變回原樣九天玄女是不會承認自己身份的,只會當自己是金烏,逼急了真有可能做出讓自己後悔的事情來。

就在林天成一籌莫展之際,忽然一陣靈機閃過。

「夫人,你可還記得你在二重天比武招親的規矩?」林天成笑着問道。

如今,他們身陷道元界,二重天的事情除了他們以外,金烏他們是根本不清楚的,這就是證明自己身份的最強有力的說辭!

「你……你把我夫君怎麼了?」九天玄女色變問道。

在她看來,金烏之所以會知曉這些肯定是他們抓住了林天成,又或者是嗜血魔尊那傢伙出賣了自己。聽到這裏,林天成如何不知道玄女還是在猜忌,當下開口道,「你要是不相信這個沒關係,但是你還記得我們圓房的次數嗎?這個能證明我的身份嗎?」

聞言,九天玄女羞怒交加,一幅你無恥的眼神看着林天成,對此林天成也是很無奈。

不拿出點足夠私密的事情來,怕是打消不了九天玄女的心中疑慮。

「我們第一次圓房是……」林天成洋洋洒洒的將第一次到至今為止的最後一次時間都準確無誤的說了出來。

聽到這,九天玄女當即失聲道,「夫君夠了,不要再說了……」

「嘿嘿……現在相信是我了吧!」林天成笑道。

「嗯,只是夫君你這外貌……」九天玄女問道。

「害,你忘了我有絕世無雙的易容之術了,金烏已經被我斬了,我冒充他的身份錢了就是為了和你相見,我怕你會做什麼傻事!」林天成解釋道。

聞言,九天玄女感動的一塌糊塗,林天成為了自己的安危,居然不惜將自己置身於險地。

「夫君,你是在是太傻了,你知不知道你這麼做有多危險,一旦被他們的強者發現端倪你就跑不掉了,呈現在他們還沒發現你是假冒的,你趕緊逃吧!」九天玄女說道。

聽完這話,林天成失笑,如今自己已經確認包括金不換在內的人都沒能認出自己是個冒牌貨,更是手掌獸族三萬三千將士性命,再加上控魂旗手掌三大護法的性命,哪裏還怕獸族之人。

再加上,自己如今已經有了四星道祖高階的實力,憑藉着道元碑以及《九轉往生決》即便是柳神和金不換在場,自己也能確保全身而退,有什麼好怕的?

「夫人放心,我的易容術舉世無雙,除非我願意,否則能看出我真身的人還沒出生呢!」林天成笑道。

聞言,九天玄女見林天成不像說謊,這才放下心來。

「夫君,你來這裏是不是想我們乘機溜走?」九天玄女問道。

「本來是這麼想的,可是現在我改主意了,我要你配合我演一場戲,你就當你的獸族聖女,然後再嫁給我,到時候我會帶大軍出征柳宗,等金不換和柳神斗個你死我活的時候我再坐收漁翁之利,將這獸元界一舉拿下!」林天成毫無保留的將自己的計劃說了出來。

聽見林天成的計劃,九天玄女心中也是大為吃驚,畢竟這實在是太冒險了,正想開口勸阻林天成不要冒險。

可是轉念一想,林天成並非異想天開之人,既然他有此想法,那必定是已經胸有成竹。

再不濟,也有七八分把握才是,於是也就溫順的點頭應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