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也不忘回頭看看黃安琪有沒有接近。

有些話,被黃安琪聽去就不好玩了,他必須小心翼翼,把王炸留在最後。

“你以爲我是你?犯了法就得伏法,我不走後門。”

“呵,你親戚垃圾是一回事,而你如此無情就是另一回事了,明明有那樣的能力。哦,也不對,或許你沒有,只是黃麗娟拒絕了你,對吧?要不要我幫忙?”

“少跟我面前裝好人,這兩個案子有問題,背後肯定有人在搞鬼,或許就是你。”

“有證據嗎?沒證據可別冤枉了好人。”

“你?好人?你知道羞恥兩個字怎麼寫嗎?”

“呵呵,那我是壞人,就是我在背後搞鬼,你能拿我怎麼着?”金夢祥本想着電話溝通,居然撞了個正着,這更好了,比電話溝通安全多了,那就開門見山的浪吧!

“你想要金馬集團,我不會給你的。”林川咬着牙,故意表現的很憤怒。

現在的情況,和上次在金馬集團大門口不一樣,上次,憤怒會輸,這次,憤怒會贏。

自己越憤怒,眼前的金夢祥越不會設防。

這可是在拍攝的,他的醜惡嘴臉,完全被鏡頭所捕捉。

“你會給的,因爲只有我可以幫你,以我金家的雄厚的實力,要找那三個當事人,再容易不過了,但是,我和你不熟,不能白幫你。”

“我不需要你幫,你滾吧!”

“那你永遠都找不到那三個當事人,你姐夫田龍和你舅舅陳輝國就要坐牢,你於心何忍,顏面何存?

親戚垃圾,竊賊,強犯,我會幫你宣揚出去,你知道,我不會放過一絲一毫讓你痛苦的機會。

而金馬集團,不過是一個價值幾千萬的垃圾公司,我妹瞎了眼,非得弄到手,沒辦法,我這個當哥哥的也要幫忙。

林川你別垂死掙扎和我鬥了,認了吧,你鬥不過我,再鬥下去,連黃安琪,你也會輸給我。

我和你說過,我現在不喜歡她了,我純屬是要報復你,你忍心看着她受傷害嗎?

你給我金馬集團,給我金家道歉,告訴公衆上次的事情責任在你,是你設計陷害我妹,陷害我金家,你,給金家跪下來,我可以放你一條生路。” 劉江走後,我一個人在房間裏面坐了許久,想了很多事情,但是最後也還是沒有下定決心,我總是這樣,猶豫不決,或許我自己都已經習慣了。

趁着這段休息的時間,我想回家一趟,想回去看看家中的長輩,我一個人去採購了一些東西,準備就這幾天回去下。

晚上我一個人在家裏煮了一點麪條將就的應付了下,這時候我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是韓非給我打過來的,怎麼韓非又給我電話過來了,我暗自嘀咕了一聲接了電話:“喂,韓非。”

“你現在在哪了?”

我聽着韓非的話不自覺的笑了笑:“我發現每次你給我電話都會問我在哪裏,你是我爹啊,這麼擔心我。”

韓非在那邊卻沒有笑出來:“我找你有急事,你現在方便不?”

“大哥,你不看時間的啊,這都晚上十點了,你說我方便不,都快要睡覺了。”

韓非在那邊沉默了一會:“你先過來,我找你有事,急事。”

“不是,什麼急事啊非得這個點過去?”

“關於白璃的,你過不過來?”韓非在那邊有些生氣的說道。

我嘆了一口氣:“你在哪?我馬上過來。”

掛斷了韓非的電話,我加了一件衣服,開着莫北的紅色奇瑞朝着江灘就過去了。一路上我都開的很快,因爲韓非那邊讓我快點過去。

到和韓非約定的地方的時候,我一眼就看見了韓非,韓非在車外面叼着一根菸,正四處的走動着了。

我過去拍了一下韓非:“你是不是傻啊,這麼冷的天,不知道在車裏面?”

“我這不是急麼。”

“出了什麼事情了?這麼急的叫我過來。”

“我也不跟你解釋了,反正你跟着我過去就知道了。我反正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只有你能行了。”韓非說這句話的時候,不知道爲什麼竟有些淡淡的憂傷。

“不開車去嗎?”韓非有些着急的走在前面,我跟着他的步伐,在後面追着問道。

“就在前面了。不遠了,你快點。”

和韓非走了一段路,轉了一個彎,面前出現的是一個酒吧“忘我”。

“來酒吧幹嘛?請我喝酒了?”我在後面半開玩笑的問道。

韓非也沒有跟我說什麼,腳步極快的走了進去。

妖豔深紅的顏色,海到極致的音樂,在叫上滿目春色,門外和門內完全就是兩個世界。

韓非在酒吧裏面張望了一會,還沒等我反應過來,韓非猛地朝着前面衝了過去,抓着一個人的頭髮,朝着邊上的木板上就磕了過去。

我暗道一聲不好:“丫這小子是叫我過來幫他幹架的了。”

只是當韓非和這人的影子糾纏在一起分開的時候,我整個人都愣住了。

是白璃,白璃就坐在那裏。這麼冷的天氣就套了一件薄薄的黑絲外套,大紅色的口紅妖豔至極,還有耳環,白璃是不帶耳環的。白璃手裏叼着的那根女士香菸太過醒目了,右手端着一杯紅酒正泰然自若的瞅着韓非。

這時候邊上有幾個人應該是被打那人的朋友,朝着韓非也撲了過來。我不知道哪裏來的一團火,抓起了邊上的一把長凳子朝着人羣裏面就撲了過去。

“顧南、、、”我聽見了白璃驚訝的聲音。

韓非在一邊抓着那人的頭髮,還在朝着木板上撞擊着,口裏不停的唸叨着:“讓你他媽的揩油。”

這個樣子的韓非有些瘋狂,邊上的幾個人看着都嚇破膽了。我將手裏的凳子放了下來,過去抓着了韓非:“夠了。”

韓非一把將我推開:“別管我。”

我向前一把拽着了韓非:“我他媽說夠了。”

韓非眼睛血紅的有些可怕,緩緩的將手裏這人放了下來。

這時候我看向了邊上的白璃,白璃也正好的看着我,不知道爲什麼,我感覺白璃變了,連看向我的眼神都不同了。

我走過去一把將白璃口中的香菸摘了扔在了地上:“跟我回去。”

白璃一動不動,從隨身的包包裏面翻出了香菸,接着點着了:“你誰啊?說讓我跟你回去我就回去了?”

“別鬧了。”我一把拽着了白璃的右手,轉身準備離去。

誰知道白璃一個用勁從我手心抽了出來:“顧南,現在我們好像沒有什麼關係了吧。我的事情也不用你來管。”

我不知道哪裏來的一團火:“白璃,你看看你現在什麼樣子,你去照照鏡子,你去看看你自己,你還是個人嗎?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白璃毫無表情,就這樣睜着偌大的眼睛瞪着我:“顧南,我白璃不管變成什麼樣子,都不關你的事情,我是生是死都不關你半毛錢的關係。”


我聽着白璃的話不住的點着頭,我在口袋裏面摸出了一根菸點着了:“白璃,我在問你一句,你走不走?”

酒吧裏面的音樂伴着空氣裏微微燻人的酒氣實在有些難受,我連着拔了好幾口香菸,微微閉上了眼睛。

“白璃,你就別鬧了,我們都是爲了你好。你別糟蹋你的身體了,跟着我們回去吧。”韓非這時候也在一邊苦口婆心的說道。

白璃這時候在一邊哈哈的笑了起來:“你們所有所有的男人,都他媽是騙子,一個個的都是虛僞的人。表面上說着對誰好,是爲了什麼着想。可是最後了,你們騙了我們這些人的感情,然後光面正大的離去。”

我知道白璃是在說我,我有些壓抑,壓抑的有些說不出來話。



我吞了一口口水:“白璃,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我們別再執着了好麼?”

“顧南,你有喜歡過我嗎?”白璃這時候嘶啞着聲音有些哽咽的問道。

我朝着白璃慢慢的走了過去:“這麼多年我一直想着的誰你知道,這些年我對你是什麼感覺你也知道,這些年我們的感情怎麼樣你也知道。爲什麼一定要做情侶了?我們就想以前一樣不好嗎?”

白璃左右搖晃着腦袋,淚水一滴滴的落了下來:“我白璃從小一開始就喜歡你,我白璃從一開始就是想和你到最後,可是這麼多年了,我什麼都沒有得到,我,到底算什麼啊?”

連心臟都在顫抖着,變得不堪一擊了,只需要稍稍的用些力氣,就會變得支離破碎。

“白璃,我們別這樣好麼,你跟我回家,好好地對自己好麼。”

白璃咬着嘴脣盯着我:“顧南,我是什麼人你不可能不知道。我白璃只要想擁有的東西就會想盡一切辦法去得到。顧南,我告訴你,我白璃不管變成什麼樣子,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爲你。我恨你,顧南,你不得好死,你不會有幸福的。”

白璃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擦了擦眼淚,猛地朝着酒吧外面就跑了過去。

韓非這時候想要去追,我一把抓着了韓非,我擺了擺頭:“別追了,讓她靜靜吧。”

出酒吧的時候,韓非給塞了一千塊的補償費用,走到外面,冷風吹來,瞬間清醒多了。

韓非這時候在邊上給我遞過來了一支菸:“心裏不好受吧。”

我笑了笑望着韓非:“你心裏也不好受吧。”

“哈哈。”

我的不好受是因爲白璃的那番話。韓非的不好受也是因爲那番話。只不過一個是無奈,一個是想要罷了。

“白璃不會有事吧?”我和韓非走在江邊上,韓非有些擔心的問道。

我搖了搖頭:“她比誰都懂事,可是任性的時候比誰都要任性。你放心,她不會有什麼事情的,她自己有分寸,這些天只是她自己折磨自己罷了。”

韓非撲在欄杆上:“還是你懂白璃。”


“你也可以的。”

“是麼?”韓非笑了笑,望着頭頂的天空,沒有一顆星星。

“我看的出來,你是真的喜歡白璃,也是真的對白璃好。只不過現在的她不知道而已,我相信有一天她也會回頭看看的。”

“你現在不是一直在回頭看了,白璃也對你這麼好啊。”

“不一樣,正因爲她經歷過,所以她懂。你們處在過一樣的位置。”


“希望吧。”韓非說了一句話便不再開口了。

“對了,她是什麼時候變成這個樣子的?”

韓非搖了搖頭:“我不知道,慢慢的吧,反正我不是一下子發現的,有些東西要等時間撥開了灰塵才能發現的。”

我點了點頭:“反正你好好的看着白璃,好好的對她,時間會給所有的事情一個解答的。我還有事就先回去了。”

“顧南。”

這時候韓非在後面叫住了我。

“怎麼?”

“你說爲了愛情,我們是不是應該放開一切去追尋。”

我想了想點了點頭:“如果有那麼一個人值得你這麼做,那就是沒命了,自己也是願意的。”

韓非這時候看着我笑了笑:“行了,我懂了。你路上注意安全,早點休息,我去找白璃去了。”

我轉身開着車朝着光谷就過去了。

(PS:有書友問我節奏是不是變快了的。我想你們也應該發現了的,節奏稍微變快了一點,按照之前的思路的話,之間還有些故事的,不過都給我省略了。不過還是有很多坑沒有出來,還有很多故事要寫。還請大家繼續支持喲!恩,還想問一個問題,就是我寫了這麼多了,現在你們喜歡的女主變了嗎?還是以前的那個她嗎?) 金夢祥越說越浪,越說越深入了,這都是因爲內心的傲然和自大。

同時也是小看林川,垃圾兒嘛,憑什麼和他鬥?他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是這垃圾兒招架不住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