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

“有點像,我能感受到他的精神力,天!真浪費,這麼多的精神力。”

“他在哪裏?”

“別管這些,快點冥想!你這傢伙最難進入冥想狀態,每次都要耗上許多時間,海神保佑你這次別在沒冥想前倒下睡着。”

……

歐羅巴懶得跟他耍嘴皮子,自顧自盤腿坐了下來,跟林柏第一次的動作幾乎一樣。

可是這一切在林柏的眼裏又完全不是這麼回事了,這兩個怪傢伙的行爲透着古怪,他們該不會是要耍什麼花樣吧?他停了下來,發現一堆的攻擊魔法好像使不上力?警惕的注視着他們的一舉一動,更重要的是,他自己也需要一些時間喘口氣。

老鍊金術師也暗暗鬆了口氣,同時有些驚奇的撫摸自已的皮膚表層,這東西真有意思,有些刀槍不入的感覺,明明出現了很大的一塊傷口,非但沒有血流出來,甚至還能在短時間內自己癒合。

這就是傳說中的幽靈武士嗎?不!感覺他比書上記載的還要神奇,如若有一天,可以大批理製造他們,世界……

想到這裏,老貝克打了個寒顫,現在還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不知道是不是危機可以激發潛能?歐羅巴這次果然沒有睡着,居然順利的進入了冥想狀態,從未有過的舒適感使得感覺精力倍增。與林柏不同的是,能量們並沒有如飢似渴、爭先恐後的向他涌來,它們表現得很矜持。

當鍊金術師的呼吸趨於平緩,漸漸感覺與空氣融爲一體時,一個纖瘦的女人突然出現在他面前。

這是一個皮膚白晰幾近透明,臉色蒼白無血色,擁有一頭如湖水般碧藍眼眸的女子。她表情恬靜,眼神中帶着一股淡淡的哀傷,無限溫柔的注視着歐羅巴,帶着一點點不確定的神情,如縹緲的美麗仙子。

換一個人也許會驚豔不已,憑空起了色心,膽子大一點兒,臉色厚一些的,恐怕就要上去輕薄幾句。不過這人可是歐羅巴啊!美女在他眼前,跟頭母豬的概念沒差,弄不好,還不如一把魔光槍來得有魅力。

所以他沒有出聲,一動不動的坐在那裏,眼睜睜看着對方小心翼翼的朝自己走近,好奇的上下打量。

“你是誰?”靈動的聲音在耳邊迴響,如沁人肺腑的清泉,一點一滴的滲入骨髓,很多人就是因爲貪戀這美妙動聽的聲音而忘乎所以,最後,吸入過量的毒藻氣而死去,離開時,臉上依然掛着滿足的笑容。

通常情況下,在這個結界中會安排兩位大魔法師級的導師,唯有這樣,纔有十足的把握能將迷失心智的學徒救回。然而,這一次,這裏卻沒有安排任何一位導師。

當然,這些事情,林柏等人是不會知道的,他們唯一清楚的是,自己在裏是不安全的,要解決他們的人,很多。

“你不需要知道,放我們出去!”歐羅巴的聲音完全相反,彷彿冬日裏的冰棱,敲進人心,剌骨透寒。

“你真美,就像是我們的同類。”她白皙的手指輕撫他的臉,口吻中帶着愛戀及追憶。

“放我們出去!”

“你真的這麼想離開嗎?你跟他們不一樣,都不一樣。”

歐羅巴皺了皺眉,心裏盤算是用什麼方法才能把這個麻煩的女人解決掉,如果美男計管用的話,他不介意試一試。

噗嗤!

對方捂着嘴,失聲笑了出來。

“也許可以試試看。”她說,帶着甜美的笑容,完全撤去了防備心。

“什麼?”

“美男計。”

……

“你心裏不就是這麼想的嗎?”

“既然你知道我在想什麼,就放我們出去。”

“我們?可是,這裏只有你跟個樹精靈啊!你們是一起的嗎?”

“我們一共有三個人,三個人類。”頓了頓,皺了皺眉。“這裏有樹精靈?”

這下反倒是對方愣住了。“不是樹精靈麼?”她喃喃自語,可愛的側着腦袋,手指一根一根點着,“明明只有兩個人啊!怎麼有三個了呢?”

歐羅巴懶得理這個白癡,冷冷的看她在那自言自語,神情上絲毫沒有表露出內心的焦躁。

“艾米莉,你還在幹什麼?把他扔出去吧!他不屬於這裏。”有個聲音似乎從很遙遠的地方傳來,應該是個男人,雖然,他的聲音一樣如此動聽。

“你真的想出去嗎?”她問他,對方沒有任何的回答。“可不可以留下來陪我,這裏很安寧,你會喜歡這裏的。”

……

“我……我想……”臉紅了,而且有些吞吐。“我想我是喜歡上你了,爲了我,留下來好嗎?”

“艾米莉!快點回來,不要在那個人類身邊太久,他不是我們的同類,他會把你吞噬掉的,快回來!”遠方的聲音,催促着。

女孩臉上浮現出掙扎痛苦的表情,猶豫不絕的注視着歐羅巴迷人的紫色眼眸,手指不自覺的貼了上去,玫瑰花瓣般的雙脣微啓。

“如你所願,但你也要滿足我的一個願望。”

歐羅巴有些不耐煩的吐道:“說!”其實,他發現自己並不討厭這個女人。


不討厭,就是喜歡吧?艾米莉天真的想到,花一般的笑容瞬間在臉上綻放。“把我融爲一體。”她話剛說完,歐羅巴就感覺到一股能量猛的灌入體內,像精神力,但又比精神力更美妙的存在感,如暖流在體內遊走,蠕動,彷彿在尋找一個可以讓它安身的地方。最後,它一點一滴的在貼近心的位置平靜下來,緊緊的貼附在心的附近。

“艾米莉。”一個如精靈般相貌的中年男子突然出現在歐羅巴的面前,臉上溢滿痛楚,“這個傻瓜。”

歐羅巴心裏五味雜陳,說不出的滋味,這是一種,一種從未有過的經歷,有一點點酸,一點點澀,一點點的甜,還有苦味。

“你走吧!記住,她在你的心裏,我希望,你永遠不要忘記她的存在。離開這裏,永遠不要回來。”男人說罷,迷霧散去,歐羅巴發現自己與林柏等人都坐在一片沼澤地裏,撲嗵三聲,三個身體陷了下去,他是最後一樣被黑乎乎的沼澤漫過頭頂的人。

“歐羅巴!歐羅巴,醒醒……”

這是好友林柏的聲音,是能讓人安心的,少部分人中的一個。

“這是哪裏?”歐羅巴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大片綠油油的草地上,頭頂上是一片如傘的枝葉,陽光從縫隙中透射下來,發出如寶石般的光亮。

清爽舒適的風輕撫臉,就好像,就好像她的手指……


“嗨!千萬別又睡着了。”林柏乾脆伸手去拍打他的臉。“這裏是幻境結界,小心一點兒,這裏的空氣會讓人睏倦、疲乏,林柏回憶起第一次走進魔法森林時,自己也差一點兒在這樣的環境下永遠沉睡,如果不是皮皮……皮皮,它現在到底在哪裏?還好嗎?爲什麼還是沒有辦法感覺到它的存在呢?

“這地方真怪,音樂是從哪裏來的?”貝克顯然剛剛偵察過地形,他是唯一不受影響的人,誰讓他現在是半個活死人呢?

“你怎麼還在?”歐羅巴一用勁,坐了起來,努力擺脫困頓的感覺,儘可能讓腦子清醒些。

“嘿嘿……你這小子運氣真不錯,居然給你撿了個大便宜。”

“你在說什麼?”

“你獲得的能量啊!多麼美妙的能量啊!你是怎麼弄到手的?說句實話,到底怎麼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獲得這麼多純淨的能量?這不太像是你能辦到的事情啊!”

“是一個女人……”說到這裏,歐羅巴自己也接不下去了,他也沒完全弄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一隻手捂在胸口的位置,感覺有什麼東西在那裏浮動。

[他獲得了世界上最潔淨的靈魂能量。]剛剛被林柏放出來透氣的亞斯蘭說道。[它們善良得就像初生的嬰兒,所以,她纔會毫不猶豫的犧牲了自己。]


“是個什麼樣的女人?”林柏好奇的望着歐羅巴。

什麼樣的女人?鍊金術師也在問自己,只可惜,除了那種安心和感動,他似乎已經忘記了她的模樣,只是一種淡淡的,淡淡的遺憾和甜蜜包裹在心裏。

[根本不是什麼女人,不過是一個殘留的生命意識能量罷了。]亞斯蘭不屑。

“不管怎麼說,我們也算是因禍得福,賺了不少。”這裏面,老貝克算是最高興的一個吧?他從林柏溢出的精神力中,撿獲不少,再加上在混沌裏,精神力很容易聚集,可以說,他算是大豐收而歸。

“現在最好想想我們該怎麼離開這裏,萬一陷在這該死的結界,出不去就糟了。”林柏說道。

“等一下!等一下!”貝克叫停。“既然你們兩個都獲得了意識能量,那麼,就讓與我這身皮囊達成共鳴先吧!以後也好方便你們找我,我現在已經跟這裏面的東西……”

“諾亞,它叫諾亞。”林柏不喜歡稱諾亞爲東西,提醒他到。

“是的,沒錯,就是他,我跟他已經可以溝通了,我發覺,幽靈武士真是個好東西,它的意識裏,居然存有大量的書庫?以後大部分時間我都會潛心鑽研。所以,快點跟我達成共鳴!”貝克對自己的新發現尤爲興奮。

“書庫?”在他們按照老貝克的教授的內容完成後,一行人跟隨在亞斯蘭的後面,歐羅巴問林柏道。

“沒什麼,你不是很想找到解決辦法嗎?所以我在昨天晚上就到他們的典藏室,讓諾亞把它們都拷貝下來了。”

“拷貝?”

“呃,你就當做是幽靈武士獨有的功能吧!”

“有機會,我真該好好研究一下它的構成。”

“是啊!不過估計這個世界是弄不出第二個諾亞了。”

“什麼?”

“沒什麼,對了!你要不要弄一件武器帶在身上?保險一點,這地方越來越奇怪了。”

“我不喜歡拿那些笨重的東西。”


“不會啊!這東西挺好用的。”說着,林柏就從空間戒里弄了把熱聚能槍出來拋給他,試試。

“好東西!”歐羅巴在林柏的指導下,試了試,不再拒絕,收入囊中,這是每一個鍊金術師的職業本能吧? 寶藍的天空中,朵朵白雲如羞澀的女孩兒,在天空中浮動……

草原上輕風和着一陣陣芳草的氣味,泥土混着動聽的音樂,與空氣融會,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溫暖的陽光催動着生物渴睡的慾望,睡吧……睡吧……

在我溫柔的懷裏安睡,這幾個討厭的傢伙怎麼還不睡?

林柏等人已經走了很久,腦袋越來越沉重,步子邁得越來越小,如果不是一路上亞斯蘭都在提醒他們,恐怕早就寧願一頭倒在地上,呼呼大睡。

“亞斯蘭,我們到底還要走多久?要到什麼地方去?”林柏記得上一次,當他從夢境中醒過來時,他們就已經回到了另一個現實中。

“我們在找一個人,或許更多個,我還不能確定。”

“什麼人?他們在這個結界裏?”清醒過來的林柏很快反應過來,對啊!自己跟歐羅巴匯合雖然不是偶然,但這也意味着,別的學徒有可能也闖過了自己的難關,進入到下一個結界中,這是別人的地盤。“不對!我們不應該這樣下去!”想通後,林柏跳了起來,腦子也清醒不少。

“什麼?”歐羅巴沒有停下來,他強迫自己繼續行動。

“如果我們按照他們該死的規則繼續玩下去,最後的結果將是回到原點,這有違我們的意願,我們必須反規則,闖出去纔對!”

“怎麼闖?”

“還不知道,亞斯蘭,有辦法嗎?”

[打破結界的唯一辦法,就是將結界內的精神力搞亂,這麼強大的結界,通常要有十個以上的大魔法師纔有可能完成,精神力與精神力之間的密合度,應該還沒這麼高。]

“讓它們內部分裂?”

[我只知道這麼多。]

“來場大爆炸會怎麼樣?”

[要麼成功,要麼成仁。]

“那我再考慮看看吧!”熱情高漲的林柏如同泄了氣的氣球。

“主人,五百里以內有不明生物在朝我們靠近。”諾亞提示道。

“會不會又像上次那樣,是我們自己人?”這話問的還是亞斯蘭。

[無法確定,每一個結界內都有生活在本土上的物種,這裏,應該是……]

亞斯蘭還沒說完,空曠的平原上,突然冒出一陣白煙,就要突然豎起的柱子般,直衝上天,觸目驚心。

“去看看。”林柏帶頭走了過去,耳朵還傳入亞斯蘭的聲音。

[有可能是迷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