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倫也取出他的武器,一把通體漆黑的長劍,叮,”帝魂”被擋住了,易寒憑空從原地消失,出現在亞倫的背後,從”帝魂”射出一道劍氣,亞倫的黑劍往後一揮,一道黑色的鬥氣斬與劍氣撞在一起,發生了劇烈的爆炸,一時間,塵土飛揚。

“狂暴分身”

從塵土中飛出一個黑影,直撲向亞倫,”帝魂”紅芒大盛,劍芒暴漲,伸延至兩米長,如同一隻嗜血的魔獸,亞倫輕蔑一笑,揮動着黑劍迎了上去,兩劍相交,爆發出劇烈的火花和巨響。這時候,在亞倫的身後,兩道流光向着他衝擊過來,感覺到那種強大的氣勢,亞倫想回身,但是易寒卻一直纏着他不放。

亞倫一咬牙,將鬥氣凝聚在背後,而手中的黑劍烏光大盛,他突然像一隻陀螺一樣旋轉起來,三個易寒同時攻擊到他,兩個分身形成了合擊,X4攻擊,兩個易寒慢慢現出原形,兩把”帝魂”交叉擊在陀螺上,火花四濺,另一個易寒也擊中了這個陀螺,嘭嘭嘭,三個易寒同時被擊飛出去,不過易寒並沒有受什麼傷。

亞倫停了下來,他的背後和胸前都出現了一道傷口,特別在他的背上,十字劍痕出現在那裏,深可見骨,鮮血正往外流,不過,亞倫好像並不在意一樣,身上的黑色鬥氣在那兩道傷口上凝聚起來,很快的,兩道傷口就復原了。

“這就是傳說中的弒神技了?切,不外如是!”亞倫不屑道。

“靠,這是什麼怪物!”易寒罵道。

“現在輪到我了吧!”亞倫突然消失,這不是閃爍,只是速度太快,讓人的眼睛跟不上他的速度而已。

易寒感覺一股凌厲的氣勢直衝他的後腦,他立即回身,“帝魂”橫於身前,叮,金屬碰撞的聲音響起,亞倫的黑劍只在”帝魂”的劍身上輕輕一點,易寒被強大的力量逼得後退了,而且那股衝氣似乎還通過“帝魂”直接撞擊在易寒的胸口,易寒的臉色發白,胸口一悶,噗,吐出了一口鮮血。

亞倫得勢不饒人,身體再次消失,黑劍直逼易寒的喉嚨位置,在黑劍上氣流翻動,形成螺旋狀的鬥氣,直逼易寒。

那氣壓把易寒的周圍空間都封鎖了,易寒根本沒有逃脫的機會,轟,亞倫的攻擊一直達到了易寒的身後幾十米才停下來,轟轟轟轟,地底的樹木不知道被亞倫撞斷了多少棵,那些參天大樹被亞倫折斷,只能轟然倒地了。

但是,亞倫的臉上卻沒有高興的神情,因爲他並沒有擊中易寒,在剛纔的一瞬間,易寒使用了閃爍,逃離了亞倫的攻擊範圍,讓他的攻擊落空了。

易寒看到地面上深深的溝壑,還有被亞倫開出來了近百米的路,再次罵了一聲“變態!”

“哦,這就是瞬間移動吧!還有剛纔的綠色火焰,看來,你的招數已經全部用完了!那麼接下來,你就受死吧!”亞倫道。

再次向着易寒撲了過來,易寒突然感覺不過了,因爲周圍的空間,似乎已經被封鎖了,他不能使用閃爍!


“靠!比力量,誰怕誰!”易寒怒道,身體也化作一道流光,向着亞倫奔去,沒有任何招數,兩人就是硬碰硬,轟,“帝魂”與黑劍接觸,亞倫被擊出去,再次撞斷了幾棵老樹,但是易寒的右手虎口盡裂,鮮血不停的外流。

易寒還沒有反應過來,只感覺一股強大的力量向着自己衝了過來,他連忙揮動“帝魂”,嘭,這次被擊飛的是易寒。

“靠!”易寒看到亞倫的虎口也裂開了,但是他的臉上卻是興奮的表情,不禁罵了一聲。

“再來!”亞倫如同一隻瘋狂的野獸一樣,和易寒硬碰起來,周圍的樹木不停的發出倒地的**聲。易寒越打越心驚,而亞倫卻越打越興奮。

“好了,雖然我很開心,但是,我不打算玩下去了!”亞倫突然停止了這種戰鬥,道。

易寒還感覺到奇怪,但是轉念一想,就知道原因了,現在的亞倫雖然很厲害,但是易寒覺得,這種力量不是他本來就擁有的,所以,應該是有時間限制的。

亞倫騰空而起,已經超越神級的人,根本不用把鬥氣變成翅膀,他們能夠直接飛行,亞倫的身體爆發出強烈的烏光,彷彿想要吞噬一切似得,一時間,他猶如一個黑色的太陽似的,高高的掛在半空中,他的身後,突然出現了一個虛像,一隻巨大的怪物,獅頭,羊身,蛇尾,在這一刻,一種恐怖的威壓向着易寒壓了過來,易寒的身體彷彿被幾萬斤的重物壓住一樣,心底居然涌起了一股想要膜拜的衝動,這是神威!就像龍威一樣,對着敵人施放着壓力。

不過,雖然他的體力正在飛速流失,但是易寒還是站直了身體,神威卻不能讓他倒下。 “果然是弒神者!哈哈哈哈,如果把你交給塔那託斯大人,一定會有不小的獎賞!”亞倫的眼睛一片雪白,他的瞳孔不見了,只剩下眼白,看到易寒居然還站着,他驚訝道:“咦,你明明只有神級的實力,居然能夠在我的神威下還能夠站起來,看來你果然還是有一點點實力的!”

這是……神降術!易寒的心中泛起了驚天巨浪,真的是神,神明,他的心中忍不住出現了一種無力感,它是神啊,光是神威,我抵抗起來就這麼難了,我怎麼可能打得過,就在這時,易寒明顯感覺到,一股暖流進入他的身體內,易寒看着“帝魂”,微笑了一下,輕輕道:“我明白了,戰友!”對,還有你和我一起戰鬥,而且我並不是沒有希望的,因爲,這並不是真正的神明!

感覺一鬆,神威居然自動消失了,當人類對神明不再畏懼,那神威就失去了它的作用了,知道的人很多,但是,做到的人很少,試問一下,誰在知道神明的威力之後,還能夠不對他產生畏懼!

“你就是喀邁拉?”易寒突然對天空中的“亞倫”道。亞倫已經不在了,可能是被喀邁拉壓制了,反正面前的人就不是亞倫本體!

“大膽,你一個小小的人類,居然敢直接稱呼本神的名字!”“亞倫”怒道,在他的心中也暗暗驚訝,這個人類已經能夠說話了,這就表示他已經不受神威的壓制了,這已經多久了,沒有遇到能夠在他神威之下說話的人,而且他明明纔是神劍師!這個人,可能會對我們有威脅,留不得!他心中想到。

“切,別我說這些東西,有本事你就直接來找我,你就是因爲被封印了,所以才只能藉着別人的身體出來吧?你不過是隻會欺負弱小人類的神明,有本事你就去找沙神,不過,我想你是不會的了,因爲你不可能忘記了在一千年之前,你是怎麼輸的!而且還敗得那麼慘!”易寒不屑的看了“亞倫”一眼,大聲對他道。

“好!好!好!我已經很久沒有遇到這麼猖狂的人類了,看來你真的是活得不耐了!”喀邁拉一連說了三個好,他真的生氣了,他的確是被封印了,慘敗在沙神的手中,但是,沙神也……近千年了,這仇恨喀邁拉怎麼可能忘記?現在這個人類,居然敢這樣對自己說話,被說到痛處的他能不怒?

但是喀邁拉暗自皺眉,現在這具身體對於人類是很強大,不過對於它來說,這簡直是垃圾!這隻能讓他使用一招了,不過,對付一個人類,也不需要作用多強的招式。

想到這時,喀邁拉的黑劍上,黑光再次大盛,一道黑色的能量向着易寒衝擊過來,那道能量在衝過來的時候,突然產生了變化,獅頭,羊身,蛇尾,一隻縮小片的喀邁拉,向着易寒撲了過來,這隻小喀邁通過的空間,居然寸寸碎裂,在它的身後,帶出一片虛空。

易寒不閃不躲,就在那裏等着,彷彿看不見那隻黑色喀邁拉狀能量接近。

“哈哈哈哈……你不會還想用那招瞬間移動吧?你周圍的空間,都被我擾亂了,如果你想被傳送到未知的地方,你可以試試,當然,前提是你肉體強度強大到可以在空間碎裂時存活下來!”喀邁拉道。

易寒像聽不到一樣,還是靜靜的在那裏,轟,一聲巨響,周圍的地面都震動起來。

“狂暴分身!”

三個道流光向着喀邁拉飛了過去,分身的一瞬間,任何攻擊都對易寒無用的,他就是用了這個,才能夠完好的躲開喀邁拉的攻擊。

“哼,雕蟲小技也敢獻醜!”喀邁拉道,雖然不知道易寒怎麼躲開那一擊的,現在喀邁拉的力量所剩不多,但是以三個易寒的實力來說,想對付喀邁拉,是不可能的,喀邁拉揮動了一下黑劍,三道強大的鬥氣斬飛向了三個易寒,但是,這時,異變突起。

三道流光纏繞在一起,一個強大的光柱以劇烈的旋轉速度,向着喀邁拉衝了過去,三道鬥氣斬還沒有攻擊到流光,就被光束捲起的暴風抵消了。

一時間,天地間,彷彿只餘下這一道光束,那一往無前的氣勢,喀邁拉也只從那個不敗的戰神身上,纔看見過。

搖頭把這想法搖出腦袋,他在自己的身上加上了十多個魔法盾,還使用了一張卷軸,禁咒:吞噬魔盾。但是,喀邁拉還是感覺不安,不過,已經沒有時間了。

易寒的攻擊來到了他的面前,砰砰砰砰,不知道發出了多少聲玻璃碎裂的聲音,喀邁拉身上的魔法盾盡碎。光束終於命中了喀邁拉的身體,轟,發出強烈的爆炸,然後,在空中出現了一道白色的漣漪,這道漣漪不斷往向波動,在地底的世界中,這麼強烈的光芒非常少見,整個地底世界也看到了這一道漣漪。

在地底世界的某個洞穴中,一團黑霧怒吼了一聲,周圍的巖壁一陣震動,不斷的有碎石掉落,有幾個黑衣人出現,他們居然都是神級強者,而且泰勒和托爾也在,他們也成了神級了,不過現在他們臉上都是惶恐的表情,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那團黑霧發出巨大的聲音吼道:“臭小子,這個仇我一定會報的!”然後繼續**着。


易寒的攻擊居然把一個神明殺死了,雖然是分身,所以纔會發出那一道白色的漣漪。他看着自己的雙手,不禁自言自語道:“剛纔的攻擊,應該不是八倍攻擊吧?八倍攻擊沒有那種威力!”

“帝魂”抖動了一下,易寒聽到帝魂的聲音:“剛纔的確已經突破了八倍攻擊了!”

“但是,那明明是說三分身合擊,只能到八倍攻擊嗎?”易寒疑惑道。

“你還記得那時你是什麼實力嗎?你的實力已經成長了,所以你的技能也會成長,如果有機會,你的技能可能會變得更加強悍!”帝魂說完之後就不說話了,易寒怎麼叫他,他也不迴應。

喀邁拉真的出現了,那樣的話,離他破除封印的時間,應該也不遠了,看來,要趕快去做好那個魔法陣才行。

這時候,“易寒,易寒!你死了沒有?如果你死了,你就回答我吧!”一把清脆的女聲傳了過來,然後有三個人到來了。 死了還要回答?易寒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不過他馬上大聲喊道:“我在這裏!我還活着!”

三人到來,易寒才發現,原來喬瑟琳找到的是埃爾維斯和雅各布,三個聖級對付一個神級,雖然未必能夠取勝,但是拖延一下也是可以的,雅各布也沒有讓其它士兵過來,在神級強者的戰鬥中,一般的士兵過來也是沒有用的,除了“禁沙衛”,但是“禁沙衛”可是隻聽城主的,所以只有三人來了。

剛纔三人也感覺到天空傳來強大的威壓,他們根本興不起反抗的念頭,還好他們離得不算近,否則那股威壓直接就可以令到他們受傷了,這陣威壓持續的時間也不長,後來天空出現一道潔白的漣漪,三人才感覺到那威壓已經消失了,所以纔過來尋找易寒。

看到這片大地,居然變成了一個個深坑,還有一大片地面碎裂開,倒地的參天大樹,三個人都驚得合不上嘴巴,能夠把地面變得這樣,這是什麼力量?

紗兒叫了一聲“媽媽!”就撲入了易寒的懷裏了,易寒愛憐摸了摸小妖精的頭,喬瑟琳所易寒從頭到腳看了一下,發現他沒有事,才下放心來,拍了拍豐滿的胸部,道:“嚇死我了,剛纔發出那麼大的聲音,那道攻擊應該很強吧,我還以爲你死了呢!”

紗兒對着易寒不停的使用光系的治癒魔法,很快她就滿頭大汗了,易寒愛憐地摸了摸她的頭,輕聲道:“我已經好了,小丫頭,不用再對我拖放魔法了!”

紗兒“嗯”了一聲,又對易寒使用了兩個九級魔法,才停止。

“他們人呢?你知道他們是誰嗎?爲什麼會在這裏出現?”看到易寒沒有事,喬瑟琳也放下心來,然後她的問題不停的噴出來。

“這事說來很長,現在我們還是離開吧,好了,沒事了,我們回去吧!”易寒大聲道。

沙之城中,議事大廳。

“你說,他們是喀邁拉派來的,他們的目的是把所有的神級強者都殺死?”雅各佈道。

這當然是易寒改編的故事,把自己是遠古英雄(弒神者)的身份隱瞞了,喀邁拉的目的變成了全部的神級強者。

“但是,他們怎麼會知道易寒先生你會在那裏呢?”塔爾維斯問道。

“這個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和喬瑟琳一直在一起,然後我們就遇到他們了,可能他們在城外等着我們,等到只有一個神級強者的時候,就決定出手!”易寒道。

“不過這次他們的算盤打錯了,易寒先生的實力可不是一般的神級可比的!”雅各佈道。

“我哪裏有那麼強,只是因爲他們輕視我,我才能夠將他們一一殺死。”易寒謙虛道。

“呵呵,但是也需要強大的實力,才能夠將他們全部擊殺啊!”塔爾維斯道。

“不說這個了,塔爾維斯叔叔,雅各布叔叔,請問我需要的那種石頭拿到手沒有?”易寒問道。

“哦,我們已經拿到手了,我一會兒叫人把那石頭送過去給你!”

三人又說了一會話,然後易寒就離開了。

這時,雅各布問道:“塔爾維斯,你說怎麼辦,易寒先生的話是真的嗎?”

“我不知道,不過,應該錯不了了,那陣潔白的漣漪,帶着強烈的能量,是不可能神級的人造出來的聲勢,應該是真的有神降世,才讓易寒先生殺死的!”塔爾維斯道。

“嗯,我也是這麼想的!但是,弒神啊,真的有可能嗎?”雅各佈道。

“弒神啊,我也不知道,不過,也許是真的吧!”塔爾維斯道。

從剛纔開始,喬瑟琳一直沒有說話,最後也知易寒一起走了,終於到了這一刻了,“易寒,你現在已經回來了,接下來你打算怎麼做呢?”

易寒想了想,道:“我快要離開了,應該也很快就會有人來接你了,你就好好待在這裏吧,我離開之後,你父親應該不會再強行讓你結婚纔對!”

“嗯!”喬瑟琳應該了一聲,沒有說什麼,他的世界,始終是沒有我的存在。想到這裏,喬瑟琳道:“能夠告訴我你要去哪裏嗎?”

“我打算去找一個制器師,然後要他幫我把這個魔法陣做好,最後,我就去一躺這份魔法圖標記的地方,我想要回去,這裏始終不是我的世界,我想回去,那裏有我牽掛的人!”易寒一口氣說完。

“嗯!”喬瑟琳再次嗯了一下,沒有再說什麼了。

幾個小時之後,喬瑟琳去敲易寒房間的門,敲了很久也沒有人回答,喬瑟琳一腳把門踹開,裏面竟然沒有人,後來問了一下雅各布,才知道易寒已經離開了。 “易寒,你這個混蛋!別讓我再遇到你!”一聲咆哮從喬瑟琳的口中發出來,

在打掃的人聽到這話,奇怪地對身邊的人道:“咦,這次的聲音怎麼像是個姑娘,而且也不是叫城主大人啊?”

“可能是城主大人換了名字去欺騙小姑娘了,唉,真是可憐的小姑娘啊!”另一個人道。

“沒錯,一定是這樣!”

易寒已經在去地精們所在洞穴的路上了,最後一樣礦石,也只有在那個洞穴才能夠找到,雅各布已經把從沙蟲洞穴得到的礦石交給易寒了,易寒迫不及待的離開,也忘記跟喬瑟琳道別了,這些地精的製作手段好像也很不錯,就是不知道他們能不能做出來。

“易寒大人,您來了!快,請進來!”門口的地精看到易寒來了,立即去通報地精長老布蘭登,布蘭登出來迎接道。

“布蘭登閣下,這一次我來是有事拜託你的,你看看這個!”易寒一進去屏障裏,就對布蘭登道,然後從空間戒指中取出那半張魔法陣的圖紙,遞給了布蘭登。

“老爺爺,你的鬍子好長啊,有多少年了?”看到布蘭登長及胸膛的鬍子,紗兒從易寒頭上冒出來,對布蘭登好奇道。

“這是,元素妖精!”布蘭登驚訝的看着紗兒,然後心中對易寒的敬畏又多了幾分,元素妖精也可以得到,這是多大的奇遇啊!布蘭登微笑了一下,道:“爺爺我已經活了一百一十年了,我這鬍子可是從來沒有剪過啊!”


布蘭登接過那圖紙一看,首先是一愣,然後表情漸漸變化,先是驚訝,然後臉色變得嚴肅,最後他一臉興奮,不過過了一會兒,他苦笑道:“易寒大人,這圖紙您是從哪裏得到的,這種魔法陣我從來沒有看見過,老實說,我對製作這個魔法陣非常有興趣,但是,這需要非常多的材料,而我也只有其中幾種而已……”

他還沒有說完,易寒就從“商魂”中,取出那些材料,在地面堆了近一米高,布蘭登看到這堆材料,不僅愣了好一會兒,這些材料可不是垃圾啊,而且有很多東西在這裏也不能夠找到了,但是這位大人居然能夠得到這麼多,這,簡直就是個奇蹟!

“快,孩子們,把這些材料收起來!”布蘭登從震驚中醒過來,對其它的地精道,看到地精們忙碌的樣子,布蘭登轉頭對易寒道:“大人,我會盡快爲您做好這個魔法陣的,我想,大概需要七天的時間!”

“嗯,那好,我七天之後再過來!”易寒道。

布蘭登的嘴張了張,但是又沒有說出話來,易寒看到這樣,皺眉道:“布蘭登閣下,如果有什麼問題你可以跟我說啊,我們不是朋友嗎?你難道不當我是朋友了?”

“易寒大人,其實是這樣的,我們因爲被狗頭人佔領了洞穴,現在已經沒有了糧食了,我們……”地精長老嘆息道。

易寒打斷了他的話,道:“原來是這樣啊,那,布蘭登閣下,你放心吧,這事就交給我吧,不過,我有一件事要和你說,這個魔法陣如果完成了,我就可能有機會回到地面世界,你們是否願意和我一起離開地底?你要知道,這裏的魔獸衆多,而且,最近地底世界的神級魔獸有上升的跡象,而我在幾天之前,也遭受到了好幾個神級強者的攻擊,如果你們還留在這裏,我想,很快你們就會被人發現,到時候,你們可能又要淪爲奴隸或者食物了。”

布蘭登低頭沉思了很久,才說出一句話:“易寒大人,請讓我們商量一下吧,七天之後,您來取這人個魔法陣的時候,我會答覆您的!”

“那好,我現在去幫你們收集食物!我七天之後再過來!”易寒道,把那半個已經做好的魔法陣也交給了布蘭登。

易寒回去沙之城之後,就要雅各布幫忙收集一些糧食,不久之後,喬瑟琳就過來了,只看見她毫不淑女的一腳踹開門,那扇門向着裏面正修練的易寒飛去,易寒還沒有動作,紗兒佈置的魔法盾就把那門擋了下來。

易寒睜開眼睛,看到面前的景象,嘴角抽了抽,對喬瑟琳:“喬瑟琳,你在幹什麼?”

“你這個混蛋,你居然離開也不和我說一聲。”喬瑟琳怒道。

“我本來就是隻去一下就回來了,所以我想應該不用說吧!”易寒道。

“我不管,反正你就要和我說,因爲……因爲我是你的未婚妻!”喬瑟琳半天終於說出了一句話,不過剛說出口她的臉就變得通紅了。

一時間,詭異的氣氛在房間中瀰漫着,易寒看着喬瑟琳,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什麼,喬瑟琳卻低下頭,不敢再看易寒,心裏怦怦亂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