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天之中,韓羿大部分時間都在熟練霆烈掌,以及那青岩寶體這兩門功法之上,至於剩餘的時間,便是和韓滄呆在一起,享受著這最後幾天難得的相聚時光。

因為,兩人都不知道,這一分離,將是多長時間。

而借著這些時間,韓滄也是傳授了韓羿許多修鍊上的經驗,以及在拓瀾大試煉場試煉之時需要注意的種種問題。

而在這樣平淡的日子之中,五天的時間悄然而過,第五天清晨時分,天光破曉,青岩城外最大的碼頭之前。

一艘數十丈長的巨大樓船緩緩靠岸,樓船側身,一面巨大的滄色旗幟高高懸挂,遒勁有力的拓瀾二字散發出雄渾氣勢。

早在這樓船到達之時,便已經有游隼挾帶信件而來,將樓船靠岸時間通知了城主府,再由城主通告向整個轄區內的所有百姓。

因此,此時在那碼頭之上,早已經有著密密麻麻身影聚集在此,等著登上樓船,踏上那整個帝國最為殘酷的試煉之路。

韓羿便是這眾多身影中的普通一員,而在韓羿身邊,韓滄神色淡然地靜靜站立,凝望著那緩緩靠岸的巨船,眼中露出幾分追憶之色,看向身旁少年,輕輕地拍了拍後者肩膀,並未說話。

看著韓滄眼中濃濃的鼓勵之意,韓羿嘴唇動了動,但最終還是沒有說出什麼話來,目光一凝,露出一份自信笑意,沖韓滄點了點頭,而後決然轉身,向著那樓船之上放下的台階登臨而上!

登上樓船之後,韓羿便站定在欄杆之旁,向之前立身處望去,卻並沒有見到想象之中凝定守望的玄藍身影。

留給韓羿的,只有一道削瘦的背影,分開人群,在碼頭一側騎上一匹玄黑駿馬,沖著這個方向投來最後一眼,奮起馬鞭,颯然遠去!

望著那道清爽的背影,似一個遙不可及的目標一般,在視線之中疾馳遠去,漸漸地淡出了視線盡頭,韓羿雙拳緊緊握起,目光堅定:「總有一天,我會追上你的!」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在拓瀾帝國的遼闊北疆,有一片浩大連綿,無限幽深的浩淼山脈,名為昆元山脈。

山脈之中魔獸橫行,凶靈暴走,蘊含著無盡兇險,甚至據傳在那山脈深處,還有著足以媲美通玄高手的強橫妖獸,凶焰滔天,嘯聚山林!

而那名動整個拓瀾帝國的拓瀾大試煉場,便是坐落在這以兇險著稱的昆元山脈。

拓瀾帝國皇室以及兩大宗門共同出手,肅清妖獸,在山脈外圍圈起了一片方圓千頃的遼闊地域,作為對所有參與試煉的少年的歷練之所!

拓瀾大試煉場位於帝國北疆,而青岩城則地處南方,韓羿先是搭成那巨大的樓船,在運河之上航行十日,然後又轉入是陸路,馬不停蹄地奔行了十多天後,才終於駛進了那一片浩大山脈。

但即便如此,長長的車隊,依舊是在山間行進了三天之後,才終於深入山脈,到達了真正的拓瀾大試煉場!

在那原始的深山之中,巨大的石峰彷彿被人生生掰斷,崩山開道,開闢出通向不同方向的九條大道。

每一條道都有數十丈寬,從九個方向聚集一點,化作一片千丈方圓的巨大廣場,地面坑窪,滿布著一股歲月的味道。

此時,廣場前方,幾名身著青衫的粗豪大漢面向九道,靜靜屹立,雄壯的身軀如同鐵塔,但在那巨大的廣場之中,卻是如同螻蟻般渺小。

而就在此時,原本平靜的廣場之上,忽然傳來一陣輕微的震動,緊接著,便有一陣陣急促的鏗鏘蹄印從九道盡頭遠遠傳來。

那聲音初時微小,幾乎微不可查,但轉眼之間便是浩大起來,如雷霆震鼓,浩蕩天地間,鏗鏘蹄音令人熱血沸騰,直接將整個廣場都是震得晃動起來。

而在這蹄聲響起的一刻,那幾名大漢的目光也是瞬間睜開,目光落出,那九條山道盡頭皆是有黃塵暴起!

衝天煙塵之中,夾雜著一聲聲咆哮嘶吼,一頭頭鱗甲森嚴,恍若雄獅的巨大魔獸,從那煙塵之中奔騰而出。

每兩頭魔獅獸的身後,都是用粗壯的鎖鏈以及轅架拉著一架巨型馬車,看那容量,每一輛馬車之中,至少能裝下數十人,也只有這種馴服了的低級魔獸,才能有這等膂力拉動如此沉重的車架!

每一條山道之上,都至少是有九架馬車并行而來,車架之後,更是跟著連綿不絕的相同馬車,那般數量堪稱恐怖,數千頭凶獸咆哮奔騰,這才有了這股浩大聲勢!

九條山道上的車架,如同九條鋼鐵洪流一般奔流而來,最終在那巨大的廣場之上彙集一處,密密麻麻,竟然將那巨大的廣場擠得滿滿當當。

數千頭巨獸咆哮嘶吼,聲浪震天,那種場面堪稱壯觀,也只有這傾盡國力辦起的大試煉場,才能夠有此等規模。

而在那些馬車停下之後,一道道人影也是從車架之中盡數竄出,在無數車架的縫隙之中尋空站立,望著這廣場上的浩大場景,滿是震撼。

韓羿也是從車中跳出,落到地上,望著周圍這般情景,也是心神激蕩,狠狠地吸了口氣,才平復下來,旋即目光凝定,向著最前方看去!

那裡,一扇高達十數丈的巨大門戶緊緊閉合,阻隔了一切窺探的視線,門戶之上,遒勁有力的滄瀾二字透發出一股大氣蒼涼,向所有人宣告著帝國威嚴!

「這裡,就是姐姐三年混跡的地方么?拓瀾大試煉場,我來了!」韓羿雙眼緊盯著那厚重的巨門,緊握起雙拳,目光之中涌動著莫名的光彩。

就在韓羿目光的注視之下,鉸鏈轉動的聲響錚錚而起,機括轉動,那緊閉的厚重巨門緩緩拉開,而那門后的世界,也終於展現在了韓羿眼前。

沒有想象中的無數器械,沒有想象中揮汗訓練的少年身影,呈現在眾人眼前的,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巨大廣場。

但就是這樣一個普通的廣場,卻有一股蒼涼之氣迎面而來,令得每一個少年身體都是心神一凜,身體瞬間緊繃了起來。


而門開之後,那幾名大漢便是用渾厚的嗓音呼喝,將所有人全都招呼入場,數萬人密密麻麻地站在廣場之上,人頭攢動,頗為壯觀。

韓羿幾人,便是這般靜靜地站在人群之中,在幾萬個少年之中毫不起眼,抬眼掃視著周圍一張張陌生而稚嫩的面孔,韓羿眼中閃動著莫名光芒。

今天,數萬少年,從拓瀾帝國的全國各地匯聚而來,共同參試,現在的他們全都一樣,帶著熱情,懷著憧憬。

但試煉的殘酷,將會將這絲熱情冷酷磨滅,將那絲憧憬無情碾壓,這數萬人中,將有絕大多數,在那殘酷的歷練之中黯然離場。

最終大浪淘沙,只有寥寥數百人能夠脫穎而出,真正走入帝國皇室,以及那兩大宗門的法眼之中,其餘之人,皆為陪襯!

幾萬個人中,只能走出幾百個人,這,才是拓瀾大試煉場真正的殘酷之處!

而當所有人都在廣場之上站好之後,那幾名大漢之中也是有一人排眾而出,高聲開口,雄渾的內力灌注之下,聲如洪鐘,竟然壓過了全場嘈雜:

「今天,你們來到了拓瀾大試煉場,想必這裡的名頭,你們也都聽過。念在你們剛剛來此,所以,給你們三個月的時間適應這裡!

這三個月內,你們有自己的活動區域,其他的試煉者不會幹擾你們的訓練,所以,你們要抓緊這三個月的時間。

因為,三個月後,再沒有什麼界限可言,你們將和那些在這裡混跡了一年、兩年、乃至三年的傢伙一同競爭,如果這三個月你們把握不住的話,你們的試煉生涯將會痛苦萬分!

拓瀾大試煉場沒有規則,在這裡,拳頭就是規則,而你們唯一需要記住的一條規則就是,什麼時候你們堅持不住了,去敲響那座銅鐘,就可以離開這裡!」

順著此人的右手指向,幾萬道目光瞬間投射,皆是看到,在那廣場的盡頭之處,一尊造型渾厚的青銅巨鍾靜靜懸挂,厚重滄桑。

巨鍾之側,一把沉重的鐵鎚擺在一個鐵架之上,黝黑的鎚頭,在陽光之下反射著金色的光。

而在所有少年,都是以一種複雜的目光,看著那座巨鐘的時候,大漢那渾厚的聲音再度響起:

「好了,廢話也不再多說,總之一句話,想要出人頭地,就要付出比別人更多的汗水和熱血。

現在,全體都有,馬上出發去七號區域,那裡,是屬於你們的區域,天黑之前必須抵達!」

在教官的呵斥聲中,遙遠的一座山峰之頂,頓時便有一道赤紅的流光直竄上天,炸裂開來,化成一個大大的七!

而看著那流光升起的山峰位置,人群之中頓時響起一陣嘩然,許多人的臉色都是瞬間蒼白了幾分:「那座山峰,距離這裡至少有二百多里吧,天黑之前跑到那裡,這……」

而看著如此之遠的距離,就連韓羿的臉色都是凝重了幾分,雖說他隨著韓滄磨礪兩個多月,這麼遠的距離不算什麼問題,但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確實是太難了!

只不過,在教官的嚴厲催促之下,這些初來乍到的少年除了遵從,也沒有別的選擇,只能心中發苦地開始了長途奔襲!

參加試煉的試煉者們,大都是沒有什麼背景與底蘊,普遍只有煉體三四重的寒門子弟,韓羿的實力在其中絕對算得上是突出。

因此,這在別人眼中看上去是近乎變態的遠程奔襲,在韓羿眼中卻是沒有什麼。但即便如此,等到韓羿真的到了那片山腳之下時,也早已經是夕陽斜天!

借著夕陽的殘紅輝光,韓羿放眼望去,發現趕在自己之前到達的試煉者不在少數,頓時心頭一動:

「姐姐說的果然不錯,試煉者中龍蛇混雜,雖說大部分都是那些沒有什麼競爭力的普通之人,但也有不少實力強悍之輩,他們才是真正的對手,想要在這裡脫穎而出絕不容易!」

「這……這就是拓瀾大試煉場的訓練么,連中午飯都不給吃,要是天天這麼練,還不給……給練死了。」旁邊,一名剛剛到達的試煉者一頭仰躺在草地之上,劇烈地喘息半晌,才擦了一把滿臉的汗水,有氣無力道。

目光在此人臉上一掃而過,韓羿目光一閃,不由自主地望向了遠方,似乎看到了那片巨大的廣場,那裡,青銅巨鍾靜靜空懸,低聲喃喃道:

「不會這麼簡單的,這才只是個開始而已,如果只是這樣的話,可刷不掉幾萬號人啊。」

而就在韓羿低聲喃喃之時,一名教官忽然從山上邁步走來,目光在黑壓壓一片癱倒在地,不住喘息的身影之上隨意掃過,眼中噙著淡淡的冷意,高聲道:

「都聽好了,今天的晚飯,都已經準備好了,就在我後面的這片荒山之中。

只不過,晚飯的數量卻是有限,恐怕是不夠你們這麼多人吃的,能否吃到,就要看自己的本事了!」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什麼?!」

教官的話語彷彿是一顆重磅炸彈,落在人群之中,林間的氣氛先是詭異一凝,下一刻,便是激起一片喧嘩,喧囂震詫之聲如同浪潮,席捲開來。

所有人的臉色,都是因為教官的話而劇變,就連韓羿的臉色也是凝重下來:「這就是那第一重的考驗么?」


聽那教練話中的意思,食物的數量明顯是不夠所有人都吃飽。

這也就意味著,這幾萬人中,會有相當一部分人會餓肚子,而接下來的每一天,都必然會有著繁重的訓練。若是連溫飽都不能保證,如何能夠經得住這樣的訓練?

而且,更為重要的是,所有的食物都分散在這荒山之中,這幾萬人,為了爭奪食物,必然會爆發一場場的紛爭!

想要吃到食物,不僅要能找到食物,還要能守住食物!

「原來如此,竟然是用食物來激發矛盾,誘發紛爭。」韓羿的目光微微一閃,臉上滿是凝重之色。

雖說早已經聽聞了這試煉的殘酷,其中競爭的激烈程度,但韓羿卻從沒有想到過,這競爭竟會來的如此之快,如此直接,不可抗拒!

要麼爭,要麼餓!根本就沒有半分轉圜的餘地,以食物為誘因,直接將每一個試煉者推到了激烈的競爭漩渦之中,想要在這裡歷練下去,就必須去爭,而且,還要得勝!

這就猶如大浪淘沙,封蠱同盒,勝者為王,剩者為王!

就在所有人都因為此話而心神震動之時,那教官嘴角一揚,再度開口:「另外,這山中的房舍也是有限,如果不想露宿荒野,就要靠自己去爭了。」

隨著教官話音的落下,原本騷亂的人群更加嘩然,飯不讓人吃飽,就連覺都不讓人睡好,這大試煉場,還有沒有人性了?!


只不過,規則就是規則,自然不可能因為他們的埋怨而有絲毫改變,擺在他們眼前的,只有一個選擇!

因此,一陣混亂的嘩然之後,整片山脈忽然詭異地靜了一下,每一個人眼中都是泛起異樣的光芒,在周圍警惕而又戒備地橫掃而過,一股莫名的情緒,在每一個人心中悄然醞釀。

當這絲醞釀達到一個臨界點的時候,那絲詭異的寂靜便是瞬間打破,震天的喧嘩聲中,一道道人影紛紛動身,如同潮水一般,向著大山深處蔓延而去!

隨著黑壓壓的人群大量湧入,寂靜的山林頓時沸騰起來,無數嘈雜的人聲喧嘩而起,更是驚起無數飛鳥走獸。

人群並沒有深入多久,便是有著不少的食物,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而這些食物的出現,自然引來了無數爭端,數十號人為了幾個饅頭大大出手的場面,也算得上極其壯觀。

當然,那些爭鬥的人雖說不少,但相對於那龐大的數量來說依舊不多,更多的人,都是在進入山林之後四散開來,向著四面八方滲透而去。

畢竟,所有人都非常清楚,在這麼多人的情況下,即便能夠發現食物,也根本不可能守住,唯有自己獨行,才是王道!

韓羿自己一人選了一個方向,一頭扎入了密林之中,一邊向著山頂的住宿區域趕去,一邊搜尋著散落山間的那些食物!

隨手將一個包子抄入手中,韓羿嘴角一勾:「還好,我是第一批入山的,食物充足,後面的那些傢伙,應該會很可憐了。」

在韓羿在這密林之間搜尋食物的同時,還有相當數量的試煉者,依舊在那漫長的路途之中,還沒有抵達這七號區域,這第一批入山之人,也不過只有數千而已!

這樣一來,山間的食物雖少,但對於他們來說,也算的上是充足,這也是對於他們能夠最早抵達這片區域的一種變相獎勵。

可想而知,那些後來之人將要面對的,只會是一片被掃蕩過的山林,拓瀾大試煉場的殘酷可見一斑。

因為是第一批入山之人,因此一路而過,韓羿的收穫非常不錯,當接近山頂之時,儲物戒中已經儲存了不少的食物。

正當他想要繼續往前之時,卻忽然聞到一陣香氣傳來,伸手撥開一叢蕨草,呈現在眼前的,赫然是一整隻焦黃的烤雞!

要知道,這山中的食物雖說足夠幾萬人吃,但也是有葷有素,各不相同,其中大多數都是普通的饅頭、包子之類,極少出現肉食,像這樣一整隻的烤雞,更是極為難見。

因此,見到一隻完整的燒雞呈現眼前,即便是韓羿也是不由自主地喜上眉梢,拿在手中,嘿嘿笑道:「好傢夥,今天晚飯就是你了吧!」

正當韓羿想要將烤雞收進儲物戒時,卻是有一聲大笑從身側的密林之中忽然傳來:「哦?竟然發現了一隻整雞,不容易啊。」

韓羿臉色不由一便,目光望去,頓時見到夜色之中,三道身影並排而來。

為首之人是一名黑衣少年,眉宇之間帶著幾分輕佻之意,此時兩隻眼睛盯著韓羿手中的烤雞,滿是熾熱,直接伸出手道:「這隻烤雞歸我了,交出來吧。」

「憑什麼?」韓羿站直身體,平靜的望向對方,臉色也是漸漸地冷了下來。

「讓你交出來就交出來,哪來的那麼多廢話,難道還等我們自己動手不成?」左側的一名少年冷哼一聲,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