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正是由於這種種傳說,導致很多不怕死的人走進去碰運氣,不過,卻是極少有人能夠走出來,就算能夠出來,能真正得到好處的,也是幾千年都沒有一個。

“還好我們只是在禁地的邊緣,還有離開的希望。”君瀟瀟慶幸地道。

不過,這裏雖然說是邊緣,恐怕也已經深入進入幾百裏,即使是以夜寒的精神力,也是探知不到出路在何方。

夜寒額頭之上,有冷汗漸漸淌下,這裏可是傳說中的死亡禁地,多待一刻都是無比的危險,現在雖然沒有問題,卻難免危險不會在下一刻來到。

君瀟瀟也是在注視着四周,似乎在想着什麼,不過她此時修爲盡被封鎖,就連精神力也被禁錮,和普通人沒有任何區別,根本幫不上什麼忙。

夜寒運轉起藍金法則,仔細搜索着每一寸空間,最後終於發現了一絲端倪。

此地空氣中到處都流動着危險的氣息,讓他們不安,不過,仔細感受之下,卻是有微小的差別,夜寒感應許久之後,終於確定氣息最弱的那個方向。

“瀟瀟,跟我來。”

夜寒說着,便朝哪個方向走去。

君瀟瀟在他身後,美眸眨了眨,玉手忽然一動,抓住了夜寒的手掌。

感受到手中傳來的力道,夜寒不由得一怔,不過很快便是恢復過來,反手一握,將君瀟瀟的玉手抓在掌心。


君瀟瀟的小手冰涼而柔膩,像是一塊上好的寒玉,夜寒心中不由得再次升起那種保護欲。

當初第一次抓着君瀟瀟玉手的時候,就是這種感覺,此時此刻,卻彷彿是當年的場景再現,不過,兩人的位置卻已經不同。

這一次,夜寒真的是充當着一個保護者的角色,他心中無比堅定,無論如何,都要將君瀟瀟的玄冥詛咒破解。

考慮到君瀟瀟的狀況,兩人的速度並不快,彷彿是情侶漫步一般,走在這荒涼的大地上。

君瀟瀟跟在夜寒的身邊,稍稍落後半步距離,略顯單薄的紅脣微微上翹,似乎有着一絲享受的意味,那一雙美眸之中早已經看不到絲毫冷漠,居然是被滿滿的柔和取代。

這若是讓熟悉君瀟瀟的人看到她這幅模樣,絕對會驚得說不出話來,這還是那個在他們眼中冰山一般的冷美人麼?

一男一女,攜手並肩,本來是一件美好的畫面,只不過,這裏的氣氛卻是有些不對。

空氣中那種危險的氣息越來越重,有一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壓抑。

夜寒的精神力隨時保持着高度警惕,四周出現的每一絲異常都是仔細觀察,生怕一不小心墜入到什麼危險當中。

這裏雖然只是邊緣,但畢竟都是禁地,一直到現在還一切平靜,更是讓兩人心驚膽戰。

或許,種種危險正在暗中蟄伏,等待着時機。

“呼呼!”

就在這時,一股颶風突然憑空捲起,向夜寒兩人席捲過來!

隨着這颶風的出現,原本無比平靜的大地突然狂風四起,飛沙走石,數道風旋從四面八方出現,紛紛向夜寒這裏聚攏過來!

纔不過眨眼之間,這裏已經變成了災難般的景象,狂風肆虐,地面幾乎都被掀了起來,被風吹過的地方,竟然出現了深深的溝壑,風沙漫天,徹底遮蔽了他們的視覺,甚至連精神力都被一股詭異的力量阻擋住,無法滲透出去。

夜寒眉毛一皺,他感覺到了在那狂風之中蘊含的力量,恐怕劍魂境強者的防禦都會被直接撕碎,當即演化出世界來,將他和君瀟瀟都包裹在裏面。

他的世界,在煉化了六源神石之後,再加上天道無雙劍開始甦醒,已經變得無比的堅固,擴散出來,頓時將那些呼嘯的狂風都阻擋在了外面。

“呼呼!”

魂渡時空 ,將他們包裹在裏面,不斷有風刃脫離出來,攻擊夜寒的世界。

“噹噹!”

那些風刃嗚嗚旋轉,打在夜寒的世界障壁上,發出清脆的聲響,數不清的風刃不斷攻擊,讓夜寒的世界都有些搖顫了起來。

“果真是禁地,還沒什麼東西出現呢,單單是颳風,便要將我的世界撕裂,若是其他劍魂境的高手,恐怕直接就死在了這裏。”夜寒不由得感嘆道。

“當然了,你以爲,禁地是那麼好來的麼?”君瀟瀟說道:“這纔是狂風而已,聽說,在這亂古魔域之中,可是不僅僅是狂風那麼簡單……”

說到這裏,君瀟瀟卻是住嘴不說了,似乎是生怕觸動什麼禁忌一般,眨了眨眼睛,道:“希望我們這次不要遇到什麼危險纔好……”

“快看,那風中!”

君瀟瀟話還沒完,夜寒突然大叫道,目光望向那狂風中的某處,兩點熒光在昏暗的風沙中顯得陰森恐怖。 在君瀟瀟打破玄冥詛咒的一刻,在不知道多遠的天空中,正在全速飛行的幾個人突然停頓了下來。

“怎麼可能?我的玄冥詛咒居然消失了!”虛空中傳來驚訝的聲音。

這些人,自然是追殺夜寒的幾大核心弟子,就在剛剛那一刻,前方帶路的幻影突然消失,讓這些人失去了方向。

“你不是說,你的玄冥詛咒霸道無比,三天之內,哪怕是君瀟瀟也要生命力流盡而亡,難不成被人破解了?”元浩臉色有些不善,冷哼道。

“不可能,我的玄冥詛咒是幽影宗的絕學,雖然也有破解的辦法,但是他們根本不可能達到條件,除非……君瀟瀟已經死了!”

“你的玄冥詛咒效果會這麼快?”當即有人質疑道。

“自然不是我的玄冥詛咒,不過,你看他們離開的方向。那虛空玉牌每次穿越虛空,都是萬里之遙,我們現在已經追出了七千餘里,而順着這個方向,三千里之外是什麼?”

聽他這麼一說,所有人都是向前眺望過去,眼中景物不斷閃爍,頃刻之間,幾人都是臉色微變。

“亂古魔域!”

對於這些核心弟子來說,亂古魔域的大名如雷灌耳,神域九大死亡禁地之一,就連各大宗主都是不敢嘗試進入,堪稱必死之地。

“難道說,夜寒他們兩個穿越虛空,居然落到了亂古魔域之中?”幾大高手面面相覷,似是有些不敢確定。

“憑他們的本事,根本破解不了我的玄冥詛咒,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們已經死在了亂古魔域之中。”暗中的殺手自信地道。

“亂古魔域……這麼說,我赤霄宗的幾把聖劍居然流落到了禁地之中?”赤霄宗的高手眉頭皺起,思考片刻,竟是化作數道紅光,縱身而去。

元浩兩人停留一會之後,也都各自離開。

確定夜寒必死之後,他們也就再沒有追殺的意義了。

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夜寒兩人竟然機緣巧合之下破解了詛咒,此時不但沒有死,反而修爲有所增長。

夜寒與君瀟瀟結下合體之緣以後,自身也得到了不少的好處,當時兩人緊密結合,真氣交融,各種修煉感悟也都相互交流着,這種最深層次的交流,比君瀟瀟親手傳他感悟還要透徹,沒用多久,夜寒的修爲便達到了劍魂境六階的巔峯。

不過,直到最後,他也沒有邁出那道門檻,積蓄雖然到了巔峯,但是始終要差一層不能突破。

而與他相比,君瀟瀟得到的好處更多,夜寒的種種神金法則,都是各個領域的至高神則,有一些化作神鏈鑽進她的身體之中,演繹出無數玄妙。

這些法則,君瀟瀟現在雖然不能完全理解,但也能從中感悟出許多東西,而隨着她修爲的增長,真正將三種法則領悟的時候,她的實力在同階之間足可稱雄。

“這裏不安全,我們先離開禁地再說。”夜寒道,牽着君瀟瀟的玉手,再次全速前進。

君瀟瀟恢復實力之後,兩人的速度提升了不知道多少個臺階,就算不能飛行,在地面上也是如光似電,片刻之間,已是幾十裏過去。

“夜寒,我怎麼感覺有些不對?”君瀟瀟突然開口道。

“我們似乎不是在向外面走,反而是在一個地方繞圈子!”

夜寒運轉精神力探查四周,發現果然沒錯,這裏他們剛剛走過,而且,他們的出發點似乎也就在附近。


這麼半天,兩人根本沒有離開這裏多遠。

“怎麼回事?難道我們陷入了幻境?”

“或許不是幻境那麼簡單。”君瀟瀟道,“我曾經聽過一些祕聞,這片亂古魔域似乎和幾萬年前的一個天神有關,那天神,據說是埋葬在了這裏。”

“天神埋葬地!”

夜寒一驚,他知道天神意味着什麼,那是代表着劍道的至高境界,修爲達到天神,可振興劍道萬年,威勢無匹。

如果這裏真的是天神的葬地,成爲死亡禁地倒也有可能,畢竟,天神雖死,餘威尚在,埋骨之地不容褻瀆。

“你可知道是哪位天神?”夜寒問道。

“是心魔天神,他在幾萬年前創立了心魔劍道,不過,在他隕落之後,心魔劍道後繼無人,逐漸在神域消失。到了現在,已經很少有人知道這個劍道的名字,我也是看了宗門中的典籍才知道的這些。”

聽到這裏,夜寒心中一動:“劍道的開創者都是天神境的巔峯強者麼,這麼說,當今的五大劍道……”

夜寒轉頭看向君瀟瀟。

“你猜的沒錯,當今五大劍道的開創者,在當年都是天神的境界,統領一個時代,其中血魔道最爲久遠,那位血魔天神是五萬年前的人物,傳承至今,不但沒有絲毫衰弱的跡象,反而越來越繁盛。”君瀟瀟答道。

“其實,神域五大勢力之中,表面上相差無幾,但實際上的底蘊卻是仍然有着不小的差距,要不然,赤霄宗也就不會總是想着成爲神域的唯一主宰了。”

“萬年前的戰鬥,若不是當代天神橫空出世,力挽狂瀾,恐怕神域早已不是現在這個模樣。”

“對了,不知道你是否知曉,當代天神便是天意道的創立者,你們青冥宗,可以說是在天神的庇護下的,血魔道就算是真的想要主宰神域,恐怕也不敢滅絕青冥宗的傳承。”君瀟瀟笑着道。

夜寒不由得一愣,青冥宗背後居然還站着一尊天神!

不過,他自然是知道,天神早已經功參造化,不可能再過問神域的是非,只是一個震懾罷了,恐怕就是青冥宗真的被滅了,他都未必會出手。

“如果是天神的墓葬之地,這片天地受到影響,也隨之而變,怪不得我們無法走出去。”

夜寒說着,放眼望去,一片蒼茫,四周到處都是灰白色的土地,根本看不到盡頭。

隨後,他的眼睛緩緩閉上,開始試着和天地結合在一起,想要感受天地的律動,天道無雙劍被激發起來,泛着點點金光,漸漸與周圍的環境融合。

他的身影,竟是緩緩變得虛淡起來,彷彿要化去肉身,和這片天地融爲一體。

“天人合一的境界?”在一旁的君瀟瀟不由得怔住,即便是以她的天資,這種境界也是可遇不可求,這些年修煉,達到天人合一的次數屈指可數,而眼前的夜寒,似乎並沒幹什麼,輕而易舉地就進入了這個境界!

她自然不知道,夜寒在以前的修煉中,也是和她相差不多,不過自從天道無雙劍覺醒,夜寒每一次將天道無雙劍催動到極致,都能達到這種境界,這能力,甚至快趕上天命神胎了。

天人合一,夜寒彷彿能夠聽到天地的脈搏,全身閃耀着金光,一道劍柄虛影隱隱顯現出來。

君瀟瀟好奇地看着夜寒,目光落在那神祕的劍柄之上,上下打量,只感覺這劍柄彷彿蘊含着無盡的玄奧,根本無法理解。

“你的祕密還不少呢……”君瀟瀟嘴角輕抿,心道。不過,對於夜寒的祕密,她卻是並沒有什麼打探的心思,她相信時機足夠之時,夜寒自然會告訴她的。

這個時候,她的精神力也擴散開來,遍佈周圍方圓幾百裏,感知一切風吹草動。

然而,這裏卻依然像他們剛剛進來的時候那般,一片死寂,悄無聲息。

“刷!”

突然間,夜寒睜開了雙眼,神色有些難看。

“這裏實在詭異,在我天人合一,感知周圍波動的時候,時常有股莫名的力量擾亂我的心神,讓我無法繼續下去。”

“我也感覺到了,雖然四周寂靜無聲,卻始終有一種力量在影響着我們,讓我沒來由得心悸,這種力量直接影響內心,我的修爲也很難壓制。”君瀟瀟皺着秀眉道。

“這種力量,一定是心魔劍道所留,傳說心魔劍道繁盛的時候,他們的弟子最擅長操控人的心魔,戰鬥之時,對手還未接近,便要被自己心中的雜念折磨得天翻地覆,戰力大損。”

“心魔……”夜寒口中低語,再次催動天道無雙劍,進入了天人合一的狀態。

現在他們困在這裏,亂走肯定是走不出去的,除非是找到某些跡象,尋覓到出口。


要不然,下次危機出現的時候,他們恐怕就要喪命於此。

突然之間,在夜寒盡力感受的時候,他發現在自己身上某處,有一件東西居然與這片天地的波動完美地契合了起來!

這讓他精神一振,隨着那波動的位置找過去,居然是迷神山河圖!

這幅神圖,在將亡天劍神封印進來之後,就始終在不斷煉化,只是並沒有取得什麼顯著的成效,亡天劍神雖然神智已經模糊,但卻仍然憑着本能,不斷掙扎着。

不過,在他進入亂古魔域之後,亡天劍神的掙扎就弱了起來,夜寒原以爲是迷神山河圖的煉化起了成效,現在想來,恐怕是亂古魔域的緣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