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因此,他纔敢回來。要是還保持着之前那副尊榮,打死他也不回來。被老婆看到他那麼醜的樣子,以後還怎麼跟他做探討人生的各種羞恥事?

他難得沉默,看起來憂傷極了。車裏安靜下來,旁邊正趁機睡覺的林漠都睜開眼到處看,還以爲出什麼事了。

顏愛蘿知道他在演戲,纔不同情他,更不會配合他。她倒在鬱子宸身上,扯着他的衣服跟他笑。

鬱子宸也抓她的手,跟她玩了一會。

楚蕭終於是繃不住,很快又倒下,氣呼呼的把被子拉起來,睡覺了。

反正老婆的憤怒只能他一個人承受了,他害怕!

回到明德市之後,顏愛蘿等人就先把他送回楚家。

時嶽昕看到楚蕭坐輪椅的樣子,還是嚇了一跳:“這,這是怎麼了?怎麼是站着出去,坐着回來的?”

顏愛蘿不自覺的摸摸鼻子,覺得幸好沒告訴她楚蕭之前癱在牀上的樣子,要不然好友會嚇出毛病來的。

“那什麼,我們出門這麼久,還得先回家看看。楚蕭,你好好休息,跟昕昕說說情況。我們先走了,明天再來看你。”

自求多福吧你。

顏愛蘿拉着鬱子宸落荒而逃,不敢看時嶽昕震驚傷心的臉。

而楚蕭跟被遺棄的孩子一般,覺得自己孤立無援,可憐又無助。損友不可靠,只能靠自己了。希望昕昕聽到他說明前因後果的時候,不會氣的把他扔出去。

……

顏愛蘿跟鬱子宸一路往家趕,想着回家先發禮物,再把家裏的老人孩子哄好。

這時候,鬱子宸的手機一響,收到了信息。

卓偉跟藍星約好了,後天交易。 卓偉跟藍星那邊終於談好了一個彼此都還算滿意的價格,答應交易了。但這畢竟是偷偷摸摸的事,所以他們都很慎重的選擇了時間地點以及交易方式。

顏愛蘿跟鬱子宸到家的時候,剛好是家裏吃晚飯的時間。卓偉看到他們倆突然出現,嚇了一跳。

他們倆回來的事沒跟家裏說,主要是怕再有別的變故,所以才隱瞞着。

衆人都愣了一下,接着就是一塊過來歡迎他們。

顏慎行腿最短,卻跑的最快,直接跳起來想撲到顏愛蘿身上。顏愛蘿彎腰把他抱起,結果這小傢伙就往下墜了。

“你長得也太快了點,這才幾天,媽媽都要抱不動你了。”

她正說着,又試着把兒子往上挪,結果發現真的挪不動。

不對啊,這孩子怎麼可能幾天就重這麼多?


還是沐君兮趕緊過來,幫忙把孩子接下去,笑着解釋:“慎行身上綁着沙袋呢,我們都勸他不要這樣,可他不聽,非要試試。”

顏慎行一邊笑着喊媽媽,一邊又把衣服解開,給她看自己身上綁着的沙袋。

顏愛蘿不明所以:“你弄這些做什麼?你還這麼小,不能受累,快拿下來。”她伸手想幫忙,結果這孩子竟然躲開了。

“不行,我要練輕功的,只有一直綁着沙袋,我才能練成絕世輕功。”小傢伙很執拗,晃着身子就躲開了。

結果因爲沙袋太重,他又太小,沒掌握好平衡,差點摔在地上。


顏愛蘿哭笑不得,只能問衆人這是怎麼回事。

還是顏志豪過來解釋,原來這孩子最近看了個武俠片,驚爲天人,彷彿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顏慎行雖然是個天才兒童,也崇尚科學,但畢竟才四歲,還是會有孩子的幻想。

他堅定的認爲輕功是真的,只要自己努力就一定能練成。所以,爲了練就輕功,就開始在身上綁沙袋,希望有一天解開沙袋,自己就能一飛沖天了。

顏愛蘿無奈苦笑:“這都什麼跟什麼啊?世上就算有輕功,也不是這樣練成的。你得找到絕世丹藥,先洗髓伐經才行。”

她強行把沙袋從孩子身上解下來,一本正經的忽悠着。

其他人還以爲她會好好教育教育孩子,誰知道她說出來的話更扯,完全把孩子往歪路上帶。


顏志豪看不下去了,把乖乖外孫子搶回來,往餐桌邊帶,還解釋着:“孩子,別聽你媽媽的話,這世上根本沒有輕功。爺爺跟你說,人啊是女媧造的,我們就是……”

一邊說着沒有輕功,一邊又扯什麼女媧造人,顏慎行不被搞暈了纔怪。

而其他人還在熱情的歡迎顏愛蘿等人回來,也沒管爺孫倆的詭異對話。反正孩子還小,以後慢慢教就是了。

卓偉也掩飾好了一開始的慌亂,笑着過來跟他們打招呼。

顏愛蘿也不動聲色的笑着跟他寒暄,又問起家裏的情況。

何伯看亂哄哄的,讓他們都先去洗手,自己找了廚師把冰箱裏一些速凍食品拿出來,趕緊多做幾個菜。

過了沒多久,一家人又鬧哄哄聚在餐廳,對着一大桌子飯菜,一邊吃一邊說起了各自身邊發生的事。

他們把能說的都說了,關於葉湘紅的事沒說,楚蕭的事也只說他是不小心被蛇咬了。

衆人一陣唏噓,說他也太倒黴了。

在鋼筋水泥的現代化城市裏,被毒蛇咬到住院,這種概率堪比中彩票大獎了。

“楚蕭現在已經康復了嗎?要不要再找你溫奶奶給他看看?要說解毒,我覺得還是中醫靠譜。”顏志豪對楚蕭很關心,給出了很中肯的建議。

顏愛蘿也覺得楚蕭這次的身體虧空嚴重,再加上之前中毒的事,確實需要找中醫調理一下,就答應明天帶楚蕭去溫奶奶那裏看看。

這幾年溫先生年紀越發大了,已經很少給人看診,但要是她帶去的人,應該還是可以得到特殊待遇的。

顏愛蘿一直派人在那邊照顧老人家,免得她年紀太大出了事都沒人管。而溫先生也沒推辭,很坦然的接受了。

要不是她給的中醫建議,鬱子宸的腿不可能恢復的這麼好,這些年家裏人都很感激她。

說完這些,衆人吃過飯,顏愛蘿就把帶回來的禮物分發下去。

她買了很多G市特產,臘肉之類的買了一大串,讓廚師放進冰櫃裏。還有給顏慎行買的各種模型,給顏志豪買的藥酒和煲湯的材料,讓廚師記得煲湯給家裏人都補補。

她還給何伯買了兩盒雪茄一個精緻的打火機。何伯喜歡收集這些,這些東西正中他的軟肋。

何伯笑着說他們有心了,把東西小心的收回房間裏去。

衆人又在下面說了一會話,就都回去休息了。顏愛蘿他們坐車這麼久,也早就累了。

就是顏慎行還很想念媽媽,想跟她多說一會話。顏愛蘿說讓他今晚跟着他們睡,晚上可以多說一會話。

小傢伙還沒跟爸爸媽媽同時一塊睡過,覺得這個體驗很新奇,欣然同意了。然後,他就跑回去拿自己的枕頭跟小被子,打算度過一個難忘的夜晚。

鬱子宸比較幽怨,根本不想帶着孩子一起睡。

顏愛蘿攤開手,做了個愛莫能助的表情。

突然離開家這麼多天,讓孩子自己在家,總得給點補償吧?

鬱子宸不覺得這孩子是自己在家,家裏有外公何爺爺還有那麼多傭人呢,怎麼就算是一個人了?

但是顏愛蘿也不跟他爭辯,直接進了衣帽間,找到了沐君兮還回來的漢服。

她在衣服上仔仔細細的看了又看,終於發現了問題。衣服保溫材料那一層,每一個的鎖邊都特別短,跟外面那層的鎖邊風格不同,卓偉應該就是從鎖邊上把布料剪掉的。

他倒是做的隱蔽,怕被人看出來,還每個地方各剪了一點。

顏愛蘿看完後,就把衣服又掛回去,轉身洗澡去了。


反正外面已經做好安排,只要卓偉跟藍星的人交易,他們就可以直接拿下證據並進行控告。藍星這次絕對會偷雞不成蝕把米,就此倒閉了也不一定。

顏愛蘿拿着換洗的衣服去洗澡,走之前還把手機也拿進去了。

她悄悄給人發信息,讓把大廣告牌趕緊的亮起來,讓G市所有人尤其是葉湘紅都能看的清清楚楚纔好。 G市是一個不夜城,很多人會晝伏夜出,到了晚上纔出來開始一天的生活。

而這一天,很多人都看到了一個碩大的廣告牌,上面寫着的內容跟之前見過的一個廣告牌有異曲同工之妙。

只不過,這次的廣告更大也更耀眼,金光閃閃的,跟在炫富一般。

上面寫着:慶祝鼎鑫總裁鬱子宸和顏愛蘿與葉氏合作愉快。

就兩個名字最大,其他內容全都靠邊站,上面也配了照片,而且還是很正式的合照。

要是不看其他內容,肯定會以爲這就是個結婚請柬,而且還是土豪金的那種。

有人在路邊看到,盯着廣告牌看了又看,喃喃道:“總覺得這個廣告是針對前幾天那個,這是在打擂臺嗎?”

旁邊他的朋友笑道:“絕對是。前幾天葉大小姐發佈那種廣告,公然挑釁顏愛蘿,現在人家不得報復回來?哈哈,原來豪門搶男人這麼刺激的?沒有錢還真搶不起。”

滿城的百平米以上LED廣告屏都被包下來,定格播放這個平面廣告,真是太刺激了。這麼全方位的播放,還不就是爲了確定葉湘紅絕對能看到?

而葉湘紅也確實看到了,恨得牙癢癢,卻也只能憤恨不平,卻什麼都不敢做。

家裏已經對她下了警告,要她別再折騰。要是她不聽話,家裏就舍了她。反正任何人也別的破壞整個家族的利益,就算她是最受寵的大小姐也不行。

她雖然囂張,但很明白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怕失去了現有的生活,也只能忍下來。

而且,她也是剛知道鬱子宸把全部家產都給了顏愛蘿,現在顏愛蘿纔是鼎鑫實際意義上的主人。

能讓一個男人把全部家產拱手相讓,由此可見兩人的感情深厚。她還能怎麼搶?

……

顏愛蘿洗過澡再出來的時候,就在網上看到了關於她投放的廣告牌的新聞。很多人都說她是故意炫富,這種宣傳的方式很低端。

但是,還是有一大、波人在下面酸溜溜的表示:這種有錢任性的生活,他們也真的想擁有,真的,他們也可以。

顏愛蘿笑了笑,就把網頁關了。

她就是要讓葉湘紅看到實力差距,打消那些鬼主意,既然目的達到,那就沒必要一直關注了。

她出來吹乾頭髮,躺到牀上。抱着軟軟的兒子,再看看兒子旁邊的老公,覺得生活對她真的不錯。

“回家真好啊。”

她感慨着,哄着兒子講了個極其簡短的故事,就忍不住先睡着了。

眼皮沉的睜不開,她掙扎了幾次只能放棄,沉、淪中夢鄉中。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時候,就已經閉上眼睡着了。

顏慎行還睜着大眼睛等後邊的故事,結果轉頭一看,媽媽比他先睡着。他扭頭看看爸爸,一臉疑惑,又有點委屈。

說好的哄他睡覺呢,怎麼媽媽先把自己哄睡着了?這是什麼操作?

鬱子宸也覺得好笑,只好關了燈,接過繼續哄孩子的任務。

他的精力一向比常人要好,但也花費了很多精力才把精神四射的孩子哄睡着。終於鬆了一口氣,他不禁感慨,以後還是別再生孩子了。

這種哄孩子睡覺的經歷,真不想來第二次,太痛苦了。

等兩人都睡着了,被夾在中間的顏慎行又突然睜開眼睛,看看左邊,再看看右邊。

小小年紀的他嘆了口氣,起身幫媽媽把被子蓋好,又躺回去了。

大人真麻煩,還要他照顧,下回還是自己睡吧。

他轉身,跟媽媽面對面,握住媽媽的手,這次真的睡着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