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兒雙眸閃過一抹惱怒的神色,別看她表面對著武浩狂扔秋天的菠菜,氣勢骨子裡是純情到極點的女孩。

這是一個外表純情,內里火熱。核心則又是純情的女孩,屬於三層夾心。

九兒的雙腿在地上一蹬,飄然而去,原地只留下香風陣陣。

武浩的應對方式是正確的,九兒如果想要將自己的手掌插在武浩的後背之上,那就必須冒著自己被熊抱的危險,而一旦避免以一個尷尬的姿勢躲開武浩的熊抱,那就必須要放棄自己的攻擊。

權衡利弊之下,作為三層夾心的九兒寧肯放過這次的攻擊機會,也不願意被武浩佔了便宜。

「嘖嘖。你可不是一個合格的殺手,真正的殺手為了能擊殺目標,可是任何代價都能付出的,就算是付出自己的清白都在所不惜,你不行,不過是被我抱一下都不能忍受。」武浩看著面前的少女嘖嘖有聲。

「我本來就不是殺手,為什麼要當一個合格的殺手?」九兒笑盈盈地看著武浩,嘴角雖然掛著笑意,但是仔細觀察的話會發現。隱藏在眼睛最深處的還是憤怒:「在我看來,要殺你根本就不用付出任何代價,為什麼要被你抱一下?」

「夠狂妄。」武浩收斂了自己的笑容,第一次正視這個宛若鄰家小妹的女孩:「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要和我過不去?」

「你猜?」九兒笑眯眯地看著武浩。嫣然一笑,兩個小酒窩在臉頰之上旋轉,更多了三分俏皮。

重生南明當皇帝 我得罪的人太多了,每個人都有七大姑八大姨。說不定還有三五個想好,你讓我上哪裡去猜?難道你是某個人的想好?你的男人被我殺了,所以你才來殺我的?」武浩笑眯眯地看著對方。開始滿嘴裡面跑火車。

美人微嗔是一種美景,如果能被氣的酥胸欺負,嬌喘吁吁,那就是額外的收穫了。

「你想要激怒我,等我露出破綻的時候來擊殺我嗎?」九兒依舊是笑盈盈地看著武浩,「這個策略是沒有用的,因為我就算是不生氣,也一樣有很多的破綻!」

武浩眯著眼睛,的確,這個丫頭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根本就不像是什麼武道高手。

就在武浩一愣神的功夫,小姑娘一襲粉裙蕩漾,裹著一陣香風向著武浩衝過去,纖纖玉手在她的酥胸面前劃過,結出一個奇怪的印記,直接印向了武浩的心口位置。

武浩想要拔劍,不過後來一考慮,人家一小姑娘都沒有用兵刃,自己難道比一個丫頭都不如。

所以也就沒有拔劍,而是一拳砸向了小丫頭的手掌,比**嗎?武浩不相信自己一個堂堂的洪荒不滅體和比不上一個千嬌百嫩的小丫頭。

兩人都沒有動用任何的招式,僅僅是最簡單的一拳一掌,輕描淡寫,不帶一絲一毫的煙火氣。

武浩感受不到九兒的準確境界,理論上講應該比自己要高,但是一個看起來也就是十六七歲的小丫頭,武浩不認為能比自己強多少,況且自己乃是洪荒不滅體,年輕一代相爭,自己又怕過誰?

武浩的拳頭砸到了九兒的手掌之上,小丫頭纖纖玉手很軟很柔,兩股強大的力道在兩人之間傳遞,而後武浩後退了三四步,但是九兒卻一步未退,只是笑盈盈地看著武浩。

武浩瞬間就收起了自己的輕視,從剛才的交手之中,武浩感覺的出來,對方只用了和自己相同的地武者八重天的靈力。

也許對方最高的境界就是地武者八重天,也許對方是有意為之,但是無論如何,在公平的較量之中,武浩居然比不上這個千嬌百嫩的小美人。

「不愧是騎驢的,好強悍的體魄!」武浩看了看自己的拳頭,他的拳頭之上有五根手指的指印,這是剛才自己的拳頭砸到對方手掌之上的時候,對方順手捏的。

能在自己比天武者還要堅硬的拳頭之上留下指印,這說明對方的體魄一定比自己要強,這人到底是誰?

「你弄疼人家了!」九兒姑娘看著自己的手掌心,她的手掌中間有一道淡淡的紅印,這是剛才武浩給她留下的。

說這話的時候,小丫頭滿臉的嬌嗔,語氣吐氣如蘭,不像是兩人在生死搏殺,反而像是兩個小情侶在打情罵俏。

「是嗎?那你看看這次疼不疼!」武浩嘿嘿一笑,雙手成爪,直接抓向了九兒的心口。

白虎掏心,這是武浩的標誌性功法,因為對對方充滿了忌憚,所以一下子用雙手施展了攻擊。

「淫賊,你無恥!」九兒美眸流轉,嬌嗔地說道。

因為武浩的白虎掏心進攻的位置正是她的酥胸,這一招對男人用都是沒有任何問題,一旦對女孩子用,尤其是雙手同時施展的時候,很容易被人當成抓奶龍爪手。

「你不是希望我這樣嗎?光秋天的菠菜,你都送給我不下一筐了。」武浩也知道這一招不妥,不過這個時候豈能示弱。

九兒揮舞著一對小拳頭,砸向了武浩的雙手。

這次兩人的攻擊換了過來,武浩從雙拳改成雙掌,而九兒則從雙掌換成了雙拳。


武浩的雙拳抓住了九兒的小拳頭,一股巨大的力道通過她的拳頭傳遞到武浩的身上,武浩一連後退了七八步,胸口一陣氣悶。


武浩知道自己遇到對手了,這恐怕是一個全面超越自己的對手,今天有樂子了。

武浩拿出了天罡劍,湛藍色的光芒映照著他的臉頰,充滿了凝重。

一看武浩拿出了兵刃,小丫頭也不示弱,纖纖玉手在腰間一劃,拿出一個一根一丈長的彩綾。

「嘖嘖,連腰帶都拿出來了,你就不怕走光嗎?」武浩一手握著天罡劍,一邊調戲對方。

「有什麼可怕的,你要是想看,我可以讓你看個夠啊!」九兒大眼睛圓圓地,抬了抬自己的**,白晃晃的耀花人的眼睛。

武浩身後浮現出夢幻般的藍色,手中的天罡劍蕩漾出一抹如夢如幻的光彩,一柄一尺長的長劍懸浮在虛空之中,詭異地靜止著。

「夢之劍,殺!」武浩一聲低喝,如同囈語,一道夢幻般的藍色在虛空之中劃過,直斬九兒的心口。

「哼!」九兒一聲冷哼,看著夢幻般的夢之劍斬過來,俏臉一冷,手中的彩綾飛舞,先是一條蛟龍,將自己護在了裡面。

武浩冷笑,天罡劍派的夢之劍不是那麼容易擋住了,它是靈魂和身體的兩重攻擊,就算是擋住了物理的攻擊,靈魂攻擊也夠對方受的。

果然,當夢之劍擊中到九兒的彩綾的時候,九兒的臉色一陣不自然的煞白,團成一個球的彩綾忽然炸開,像是一條游龍猛的沖向了武浩。

武浩雙手一揮,綠色的朱雀火開始熊熊的燃燒,對付彩綾,還有比火焰更好的方式嗎?

轟!

誰知道彩綾一接觸到火焰反而像是一條鞭子一樣猛的抽過來,武浩大驚,順手抓住了彩綾的末梢,一股強大的力量排山倒海一樣通過彩綾傳遞到武浩的身上,直接將武浩轟退,一口鮮血再也抑制不住,直接吐了出來。

「好強大的攻擊力!」武浩低聲嘆息,抬頭看著同樣臉色煞白的九兒姑娘感嘆道。(未完待續。。) 走在最前面的許惠沒想到一來就聽到這樣的談話內容,不由腳下步子一頓,面上露出幾分躊躇。

「怎麼了?」徐二姑娘略帶懵懂的看著前方的許惠。

徐明菲輕輕的拉了拉徐二姑娘的衣角,無聲的搖了搖頭,示意對方不要開口說話。

還不等許惠做出決定,裡間的徐大太太聽到了外面的動靜,率先開口道:「是惠兒來了嗎?進來吧!」

「是。」聽到徐大太太的話,許惠連忙應了一聲,收起臉上的躊躇之色,領著徐明菲和徐二姑娘走了進去。

屋內,徐大太太和范氏以及靖安侯夫人同坐一處,三人面前都放著一杯還冒著點點熱氣的茶杯,徐大太太最愛的雲霧茶茶香瀰漫在空氣中,讓聞到的人不由精神一震。

雲霧茶因其特殊的生長條件,每年產量極少,可謂是千金難求,就是徐家庫房裡也沒有多少,靖安侯夫人能用雲霧茶來找到徐大太太和范氏,足見她對徐大太太和范氏的重視。

靖安侯夫人年紀比徐大太太大上幾歲,但平日保養得當,皮膚白皙,臉上幾乎沒有皺紋,整個人看上去極為和氣。

待徐明菲等人見禮之後,徐大太太揮揮手示意幾人坐下,便轉而看向了靖安侯夫人,繼續之前的話題,略帶疑惑的問道:「不是說吏部尚書的身體只是偶犯小毛病,問題並不大嗎,怎麼會有這樣的傳聞?」

靖安侯夫人看了一眼規規矩矩的坐在一旁的徐明菲等人,抿了抿嘴,壓低了聲音道:「什麼偶犯小毛病,不過是用來忽悠不知內情的人罷了。上月初五我才去吏部尚書府上做了客,那滿院子的藥味兒,真是眼都掩不住。你別看如今表面上似乎風平浪靜的,私底下活動的人可不少。」

「這樣啊……」徐大太太皺了皺眉,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吏部尚書這個位置人人眼紅,卻又不是什麼人都能做得上的,徐大老爺這幾年政績極好,對部尚書這個職位還是能夠爭一爭的。」靖安侯夫人端起茶杯輕輕的抿了一口。

事關徐家的頂樑柱徐大老爺的前程問題,徐明菲坐下之後也聽得十分仔細,見靖安侯府夫人似乎對徐大老爺很有信心,不由抬頭飛快的瞄了對方一眼。

靖安侯夫人沒察覺到徐明菲的這點小動作,放下茶杯之後,又接著道:「要不是因為這個,你當戚遠侯老夫人為什麼特意給你們家下帖子,邀請你們來參加她的壽宴?」

「我自然是知道戚遠侯老夫人這番舉動是有目的的,只不過我們人來了,卻也不代表什麼,既然她只說了當做親戚走動,那我就當做尋常親戚對待就是了。」徐大太太眼帶笑意的道。

「我知道你是心裡有主意的人,不過……」靖安侯夫人嗤笑一聲,語帶嘲諷的道,「戚遠侯老夫人可是個厲害的人物,能屈能伸得很,你就算不願意,也得謹防一個不小心就容易被她給繞進去。」

「我們這種落魄的世家旁支,哪裡入得了出身梧桐巷徐家的戚遠侯老夫人的眼。」徐大太太揚了揚眉。

靖安侯夫人聞言捂嘴一笑,打趣道:「誰人不知徐大老爺深得聖上的信任,你也好意思說出這樣的話!這要是讓梧桐巷徐家的人聽到了,指不定氣得飯都吃不下。」

「哼,當初我家老爺來京城趕考的時候,梧桐巷徐家可不就是看不上咱們家?硬把我們當做是打秋風的親戚不說,就連一點情面也不給,現在看到我家老爺仕途順利,又生出拉攏之意,想得倒美!」徐大太太語帶不屑的道。

「正是!」靖安侯夫人贊同般的點點頭,止住了這個話題,轉而說起了其他的事情。

徐大太太和靖安侯夫人許久不見,聊起天來自然是相談甚歡,直到開宴之時,一行人才離開了小院,去了宴席那邊。

楊思彤先到一步,瞧見徐明菲來了,當即將人拉到自己身邊坐下,滿含歉意的道:「明菲,真是對不住了,我本來想要早點去找你的,誰知道我娘那邊一直走不開……」

「沒事,你娘那邊的正事要緊。」徐明菲拍了拍楊思彤的手,不動聲色的朝著周圍掃視了一圈,略帶驚訝的道,「咦,怎麼沒有看到張瑩和董蘇皖?」

「董蘇皖最好面子,輸了比箭丟了這麼大的面子,她哪裡還有心情留在這裡,自然是早就走了。」楊思彤語帶得意的道。

「走了?」徐明菲失笑。

小姑娘就是小姑娘,不過就是一場小小的比箭而已,居然就這麼走了,著實顯得有些小家子氣。

「你瞧那邊,那個穿著湖藍色裙子的夫人就是董蘇皖的大嫂,今天董夫人有事沒來,是她大嫂帶著她過來的。董蘇皖說要提前回尚書府的時候,她大嫂正跟我娘她們一起在碧雲軒說話。你是沒看到,在得知董蘇皖已經套上馬車出了別院的時候,她大嫂那個尷尬的勁兒哦,簡直恨不得當場找條地縫鑽進去!」楊思彤繪聲繪色的描述著董蘇皖大嫂當時的表情。

徐明菲順著楊思彤所指的方向看過去,果然看到一個穿著一身湖藍色裙子,大約二十七八歲的美貌婦人面色蒼白,略顯尷尬的坐在席上,低著頭,甚少和身旁的人說話。

「看來董蘇皖不太喜歡她這位大嫂。」徐明菲的視線在董蘇皖大嫂的臉上轉了一圈。

「當然不喜歡了!她這位大嫂本來娘家也算顯赫,只是運氣不好,被人給牽連了,家裡從此一蹶不振,要不是尚書府還得顧忌自己的面子,估計都有休妻另娶的打算了。」楊思彤一臉八卦的道。

「你怎麼知道這些?」徐明菲好奇的看著楊思彤。

楊思彤扭了扭自己的手指頭,訕訕一笑:「我們家和董家不對付,這些事情自然是從我娘那邊聽說的。」

「是偷聽的吧?」徐明菲瞭然道。

「噓!你知道就行了,千萬不能讓我娘知曉,要不然她又要罰我了。」楊思彤可憐巴巴的看著徐明菲。

「放心,我沒那麼多嘴。」徐明菲嘴上答應著楊思彤,視線卻又忍不住轉移到了董蘇皖的大嫂身上。 澎湃的鼓點響起,武浩的拳頭變成了金燦燦的太陽,武帝三式之碎體拳出擊。

「果然是這樣!」被叫做九兒的姑娘忽然一聲冷笑,雙手在虛空之中劃過,她的手掌同樣是變成了太陽,和武浩的金光燦燦不同,他的太陽是黑色的,更加像是一個黝黑的黑洞。

蕭條的鬼歌開始響徹,令人頭皮一陣麻煩,武浩知道這是遇上麻煩了。

武浩體內的氣血開始沸騰,一種壓抑在靈魂深處的憤怒像是火焰爆發一樣不可壓制,武浩第一次出現這種感覺,好像對方和自己有殺父之仇奪妻之恨一樣。

武浩不知道,不僅僅是他有這種感覺,對方的九兒姑娘也有這種感覺,好像面前的武浩和自己有著不共戴天的仇恨。

兩人確定都沒有見過對方,但是這種仇恨卻是烙印在骨子裡面,彷彿是生而帶來的。

轟!

金燦燦的拳頭,像是照耀天下的太陽!

漆黑黑的拳頭,像是吞噬萬物的黑洞!

兩人轟擊在一起,武浩收起了玩世不恭,九兒也滿臉的凝重,彷彿恨不得一拳將對方砸出十萬八千里才解氣。

兩人的拳頭轟擊在一起,金色的太陽和黑色的黑洞相遇,武浩沒有從對方身上感受到任何的力量,同樣的道理,九兒也沒有從武浩身上感受到任何的殺傷。

在兩人交手的地方,不管是金光閃閃的拳頭,還是吞噬萬物的黑洞,居然開始湮滅,包括空間在內,一切都開始走向毀滅。

武浩趕緊後退了幾十米,九兒也一連退後了十幾步,兩個人都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的一切。在兩人交手的對方,湮滅出一塊足足有三丈方圓的大洞,這是空間塌陷之後造成的結果。

天武者的力量可以在空間之上留下痕迹,這是定數,但是要出現這種湮滅性的力量,只有神魂者能做到,難道兩人剛才的攻擊已經達到了神魂者的級數?

就算是武浩對自己自信無比,就算是九兒姑娘一向是天之驕女,兩人也不相信自己會有這種戰力,唯一的解釋就是兩人的攻擊是相衝相剋的。發生了某種超出控制的異變。


武浩身後龍吟之聲響徹,武浩本來是想用白虎、朱雀、饕餮的,但是不知道為何,五爪金龍獸魂極度的興奮,彷彿這一戰天生就應該就給他。

「出來吧,我的獸魂!」武浩一聲低喝,一丈長的五爪金龍在武浩身後飛舞。

金光燦燦的鱗片,鋒利的獠牙、銳利的利爪、修長的身軀,蕩漾的龍威。一對龍目正死死地盯著眼前的九兒姑娘。

「想用獸魂嗎?我奉陪到底!」九兒看著金剛燦燦的五爪金龍,一聲冷笑,她身後同樣浮現出一頭武浩從來沒有見過的獸魂。

這是一隻三頭怪蟒,武浩的五爪金龍不過是一丈多長。但是這隻三頭怪蟒的體長足足有三丈之上,三隻蟒頭一個是金色的,一個是紅色的,一個是藍色。六隻眼睛像是六個紅色的燈泡,正肆無忌憚地打量著周圍的一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