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後莫凡繼續遊走着,在他身邊出現了更多的光點,而且那亮度更加的強盛,即使莫凡散發出了兇戾之色,但是他還是沒有衝上去,他的腦海告訴他,去了自己就消失了,於是他沒有上去,而是避開了。

他接着遊走着,在這個過程中他有吞噬了幾個和自己差不多強大的光點,還有更多的比自己弱的光點,那些光點都是看到自己後衝上來的,其實莫凡是看不上那些的。

時間過了很久,莫凡感覺到自己和其他的光點確實不一樣,自己的腦海似乎多了些東西,而這些東西正是讓自己活到現在的保障。

終於,當莫凡再次吞噬了一個強大的光點後,他腦海中的東西迅速的聚攏起來,一條信息也是浮現出來。

“原來我叫莫凡,可是我是怎麼來的呢?”終於莫凡恢復了一絲記憶,可是他的煩惱也隨之而來。

原來他活的很簡單,每天躲避着比自己強大的光點,然後吞噬着自己能夠承受的光點,雖說腦海中似乎有什麼東西,可是自己畢竟是不知道,想的也是不多。

可是當莫凡知道叫做莫凡之後,他心中的疑惑頓時多了起來,而隨之而來的就是瘋狂的吞噬,和以往那種悠閒不同,莫凡現在是主動尋找獵物,而且遇到比自己強大不了多少的光點也是敢於上前鬥上一鬥。

一種從沒有有過的情緒出現字莫凡的腦海中,我要變強,於是瘋狂開始了,而幾乎每天他都會遍體鱗傷,甚至好多次都差點被吞噬了,可是憑藉着那股強大的毅力硬是挺了過來。

終於莫凡越來越強大了,而他知道的信息也是多了起來,他知道自己是個人類,和這裏的東西時不一樣的,現在他已經是這裏最強大的光點了,可是他知道,自己僅僅是這個小地方的霸主,外面還有更廣闊的世界。

可是外面太恐怖了,即使是最弱的光點都和自己差不多,而且莫凡發現,他們也學會欺軟怕硬了,這本事是自己的專利,可是到了那裏一切都變了。

而且這片地界已經滿足不了莫凡,於是他還是衝了出去,因爲自己要變成人,人類是強大的,幸福的,這是他的信念。

當出來的時候莫凡感覺自己就好像回到了剛甦醒的時候,那時自己是最弱小的生物,只能夠苟且偷生,現在的莫凡又是這般。

這裏的光點太強大了,甚至莫凡又一次都是看到了一個化形的光人,當他看到那個光人之時,他頓時驚駭了,

一時因爲他太強大了,而是因爲他看到和自己以前的形狀完全相同。一種激動又恐懼的心情出現在莫凡的心中,當那光人靠近自己之時,莫凡心中的恐懼佔據了上風,可是他竟然連逃走的勇氣都沒有,只能夠站在那裏,乖乖的聽候命運的安排。

幸好,那光人竟然看都沒有看自己,那樣走過去了,當那光人走過去的時候,莫凡頓時鬆了一口氣,可是接着一股強烈的羞怒感衝了上來。

莫凡突然想到,這樣的情形就好像自己在那片空間內,看到那弱小的光點之時的行爲,那種被藐視的感覺讓莫凡相當的不爽。

“變強,我要變強!”一聲聲的吶喊聲充斥着莫凡的胸膛,然後莫凡決然的離開了這個地方,於是也是記住了那個光人,總有一天,總有一天自己是要回來的,那時候一定要吞噬了你。

再度的瘋狂開始了,一如自己還很弱小之時,現在也是這般,可是現在更加的困難,因爲這裏的光點知道逃避,自己很難找到光點進行吞噬。

那些弱小的光點這裏基本上沒有,而且即使有也沒有什麼作用,他只能找和自己差不多的,可是這樣的光點竟然也是少數,於是莫凡將對象放到了比自己強大的光點身上。

一次次的瘋狂終於讓莫凡記起了更多的東西,但是讓莫凡驚奇的是,自己只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而自己的經歷卻是一點都沒有,但是莫凡沒有氣餒,因爲他掌握了一個技能,一個逃跑的技能,這個技能的名字叫做血遁。

當得到這個技能後,莫凡的吞噬能力越來越強大起來,現在他只尋找那些強大的光點,每次都是咬一口就跑,那些強大的光點根本就沒什麼辦法。

甚至又一次他遇到了一個生長出來手腳的光點,那次莫凡很緊張,畢竟那個光點實在是太強大了,甚至都有了一絲人的體型,可是因爲有那個逃命的技能,他還是衝了上去。

那個有了部分人形的光點一時沒有察覺,頓時被莫凡咬下了一隻手臂,當莫凡咬下那隻手臂之上,頓時施展血遁逃走。

當他逃開之時,他興奮了,這可是比他高好幾個層次的光點了,十分的強大,甚至在這片小的地方也算的上一放霸主了,只要進化成了人形,那麼就能夠成爲一個統治者。

總裁的復仇小妻子

薔薇之戀 ,這次的時間不長,大概能夠三天的時間,當莫凡清醒過來之時,他興奮了,因爲他看到自己的身體上長出了一根手臂,而自己的身體也是強大了不少。

手臂很短小,但是他腦海中卻是再次出現了一個技能,修羅死印,當得到這個技能的時候,莫凡本能的還出現了陌生的感覺,可是當知道這個技能的作用之後,莫凡更加的興奮了。

這修羅死印竟然能夠重創敵人,以前自己包括這裏的光點都是靠着笨本能在吞噬別人,比的就是身體的能量和那種意志力。

可是現在莫凡再次多了一個技能,一個能夠重創對手,然後讓自己吞噬的技能,莫凡興奮的走了出去,現在的莫凡已經有了一隻斷臂,勉強能夠施展手印了。

當莫凡出現的時候,這個世界還是那般沒有身邊變化,但是莫凡感受到那印法的強大,一種從沒有過的自信心散發了出來。

莫凡來到了上次吞噬那手臂的地方,他渴望再次遇到那個有了部分人形的光點,可是他沒有找到,但是看到了一個光人,莫凡眼中頓時火熱起來。

“修羅死印!”莫凡在心中默唸道,然後隨着手指的變化,一個印法出現在自己的面前,然後朝着那個光人衝了過去。

那個光人本來也沒有看得起莫凡,僅僅是撇了一眼,但是當他看到那個印法之時,頓時大驚失色,一股強烈的光芒散發出來。

當印法接觸到那光亮的時候,一股嗤嗤聲傳了過來,莫凡沒想過這一下就能夠重創這個光人,而且即使重創了莫凡估計也是吞噬不了,只是想要檢測自己的能力。

那光亮隨着印法的推進慢慢的消散着,甚至莫凡看到那光人的身形都是出現了模糊,顯然身上的能量消耗的很大,莫凡興奮了,但是他沒有敢於太過去放肆,因爲那個光人太強大了,和莫凡現在已經不是同一種生物了。

不過莫凡顯然也不想就這麼走掉了,畢竟這可是一頓美餐,而且自己早晚都要吞噬掉這個光人的,現在不妨先得點利息。

莫凡也是藝高人膽大,看到那光人抵擋印法很艱難,於是瞬間來到了那個光人的面前,然後朝着他的耳朵咬了下去。

得手之後莫凡再次施展出血遁,然後瞬間逃走,莫凡感覺到,這光人身上的能量層次都和自己不一樣,能量相當的純淨,相當的強大。

於是莫凡一口將那耳朵吞了下去,當那能量進入到莫凡的身體後竟然迅速的融化,這能量竟然相當的好吸收,之後莫凡就看到自己身上自此出現了一隻短臂,現在他已經擁有了兩隻手臂,他相信自己成爲光人也是指日可待。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麼長,莫凡發覺自己雖然沒有回覆過去的那段記憶,但是心中的情緒卻是更加的濃烈起來,彷彿有什麼東西就要衝破出來,這個時候莫凡已經擁有了雙腳,就差一步就能夠成爲光人了。

但就是這最後的一步卻是相當的艱難,莫凡甚至已經吞噬了兩個和自己一般層次的近光人,可是還是沒能突破。

這時候莫凡將自己的目標放在了那個光人身上,莫凡發現,這個地方竟然只有這麼一個光人,不知道是爲什麼,但是就是這樣,莫凡現在隱隱的覺得,或許只有吞噬了那個光人自己纔可能替代他,成爲新的光人。

於是莫凡找上了那個光人,本來他不想的,因爲那光人太強大了,光是面對就很可怕了,現在要真槍真刀的對上,莫凡真的沒有信心。

可是爲了有回覆的可能,爲了解決掉自己心中的疑惑,爲了自己情緒的牽引,莫凡都不得不這樣做。

當看到那光人之時,莫凡看到那個光人的耳朵已經恢復了,而且顯然他還記得自己,看向自己的眼光相當的憤怒。

莫凡沒有理會,手指運動起來,修羅死印就要施展出來,可是莫凡的動作在看到光人的動作後停頓了下來,因爲他和自己的動作完全相同。


這怎麼可能?

莫凡驚駭萬分,可是那種印法已經出現,莫凡感受到這印法的強大,心中也是一陣的膽寒,然後快速的山閃避開。

“修羅遮天手!”莫凡大喝一聲,一張巨大的掌印拍向了那光人,光人死死的盯着掌印,然後微微的點頭,接着在莫凡驚駭的眼光下消失了。

“血遁?”莫凡意外的說道,這是自己第一次見到有人能施展出和自己一樣招式的人。

莫凡的驚駭沒有持續多長時間,接着那光人再次出現,然後看向莫凡詭異的一笑,一個巨大的掌印竟然出現在莫凡的頭頂,然後鋪天蓋地的壓了下來。

“這……”莫凡有些發愣,這可是自己第一次施展出這個掌印,可是對方竟然看了一眼就學會,真不知道是天才還是妖才了。

修羅遮天手的威力很強大,即使如莫凡也不得不暫避,和那光人的選擇一樣,血遁而走。

“這光人之能夠學自己的本事,自己佔的優勢只是先機而已,只能一招將對方殺掉,可是對方學會了血遁,想要逃走還真不好對付!”莫凡分析道。

略微了想了一番之後,莫凡手中凝聚出一把血刀,然後一道斬向了那光人,光人血遁之後,出現之時也是斬出了這樣一個刀芒。

莫凡看到這刀芒後嘴角露出了笑容,一個接一個的刀芒斬了出去,而那光人也是如此,兩人的距離越來越近。

當達到一定的距離之時,莫凡身上的氣勢陡然一變,接着手中的血刀也是逐漸的變化,一個個倒刺生長出來,在刀柄出也是長出一個短刃,正是修羅之刃。

“屠,戮!”莫凡上來就是狠招,不等那光人將修羅之刃模仿出來,莫凡直接施展了自己的最強攻擊。

炫目的刀芒頓時將那光人吞沒,而莫凡也是欺身而上,一下子抓住了那光人,一口將其吞了下去。 當莫凡將那光人吞噬之後,一股強大的能量頓時將莫凡的身體撐漲起來,而莫凡腦海中也是大量的信息涌入。

啊……

肉體和精神上的折磨讓莫凡痛苦的叫出聲來,但是之後尖叫聲越來越小,而遠處就會看到,莫凡的手腳都是生長了出來,他現在已經真的取代了之前的那個光人。

當身體進化完畢,莫凡的身體頓時顫抖起來,而不管是之前的記憶還是這裏的信息,莫凡的腦海都是一一浮現出來。

“魔天,沒想到你那咒印竟然產生了混沌氣體,可惜讓我挺過來了,而且還得到了好處!”莫凡喃喃的說道。

當日莫凡受到魔天的最強攻擊,那時他的靈魂都是傷到了重創,要是按照這個狀況發展下去,那麼莫凡就真的死去了,可惜,天不絕莫凡。

那時魔劍山上颳起劍風,真是那股能量和爆炸的能量相抵抗,這才讓自己保存了一點靈魂的種子,要僅僅是個靈魂種子,那莫凡估計也是陷入昏迷,永久的沉睡下去,可是那爆炸中竟然含有混沌氣體。

這個可是天地初開,宇宙剛形成時出現的氣體,傳說神的靈魂就是用混沌氣體淬鍊的,而莫凡現在卻是得到了這個好處。


在混沌的世界,莫凡終於憑藉着自己的努力,一步步的吞噬了混沌的本源能量,也就是剛剛那個光人,當莫凡的靈魂經過靈魂本源的淬鍊之後,終於產生了變化,莫凡的靈魂得到了蛻變。

靈魂化成人形就意味着莫凡已經進入了神人境,實力上再上一層樓,現在即使面對鬼修羅那般強者,莫凡相信,對方殺不死自己,自己也僅僅差方一籌。

靈魂化作人形,只要經過混沌的淬鍊,那就是真正的成神了,莫凡的靈魂雖說經過了混沌的淬鍊,但是他的情況有點特殊,或許是因爲修羅傳承者的關係,又或者是因爲被光點的限制,畢竟這裏的光人都是沒有成神,總之莫凡知道,自己還沒有成神。

而與此同時,魔劍山上,莫凡的肉體在這裏存在了已經有十天的時間了,在這十天內,魔界的強者竟然沒有發現這個身體,現在,那個身體終於緩緩的站了起來,當靈魂化作人形,莫凡成就神人境之時,莫凡的肉體也是再度的增強。

不過即使現在莫凡還對於魔天的攻擊有些忌憚,要是再次遇上莫凡不知道能不能不死,他相信即使如魔皇、鬼修羅那般強者,在那樣的攻擊下,能夠保證不死就很難得了。

魔天很強,但是莫凡也知道,魔天的這種攻擊不說是一次性的,但是也差不多了,這已經不是他能夠掌握的能量了,這是真神的領域。

隨意的活動了一下肉體,莫凡看到自己現在的位置微微有些吃驚,因爲自己記得自己陷入昏迷之時並不是這裏,但是莫凡也沒有多想,畢竟那爆炸的能量太強大了,能夠將自己炸到這裏也很正常。

一步邁出,劍風就狂暴的吹了起來,那強大的劍氣令莫凡的肉體一陣生疼,畢竟莫凡的肉體可是再度加強了。

但是正當莫凡感覺輕鬆之時,那劍風竟然增加了強度,這個時候,莫凡的身上再度流出了鮮血。

莫凡再次確定,這個魔劍山真的只是磨練人的場所,或許是有些危險,但是得到的好處也是很多。

一步步的,莫凡慢慢的挺了過去,當這陣劍風颳過之時,莫凡頓時感覺身子一輕,而自己身上的傷痕也是更快的癒合,這時候莫凡終於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有些不一樣了,因爲肉體內竟然隱隱的含有劍氣,那劍氣已經融到自己的皮膚、肌肉,甚至細胞中。

現在莫凡肉體的恢復程度已經是相當的快速了,當身體恢復之後,莫凡按照自己之前的預算,再度走了上去。

當走了幾步之後,劍風颳起,這劍風更加的強盛,莫凡剛剛增強的肉體還是不能夠承受,森森白骨都是裸露出來,甚是嚇人,不過這點傷勢真的算是小傷。

就這樣莫凡在接受着劍氣的磨練,每次劍風增強的程度都很恰當,剛剛能夠起到磨練莫凡肉體的程度。

莫凡相信,這是因爲自己肉體太強大的緣故,要是其他人來了,每一次估計都是九死一生,而自己的肉體強,那麼得到鍛鍊的程度就小,自己承受的痛苦也相對小了許多。

當莫凡走過一段路程之後,劍風的程度不在增加,莫凡知道,這是達到極致的表現,但是磨練還沒有結束,劍風的強度是不增加了,但是劍風的頻率增加的卻是相當的快,甚至到最後之前,劍風就沒再消停過,莫凡的肉體一陣在被摧殘着。

整整一天的時間莫凡都是對着自己的一身骨架,因爲劍風不在增強,這劍風也僅僅是能夠傷害莫凡的肉體,但是劍風頻率的增加卻讓莫凡沒有時間去恢復,破壞的速度遠遠的大於了修復的速度,所以莫凡只能面對自己的白骨,甚至差點莫凡的骨頭都是有破碎的跡象,還好僅僅是有那種跡象而已。

一天的時間之後,莫凡感覺自己的白骨已經鍛鍊到了極致,劍風已經完全不能夠傷害,而慢慢的自己身體上竟然開始長出了肉芽,那肉塊的生長速度很慢,但是還是在頑強的生長着。

這樣,莫凡像一個殭屍一般持續了整整十天的時候,當十天之後,莫凡的肉體終於完全的恢復。

當肉體恢復的那一刻,莫凡感覺自己的肉體劍氣亂射,劍意已經深入骨骼,只要自己一個念頭,那麼漫天的劍氣便會破體而出。

這時候要是有人看到莫凡的話就會發現,他的身體漿染好像一把劍,那樣的鋒芒畢露,那樣的英氣逼人,可是這樣的光彩僅僅只有一瞬,當莫凡收斂心神之後,這一切都消失了,彷彿沒有出現過一般。

當莫凡的肉體完成了劍風的鍛鍊之時,莫凡驚喜的發現,一個劍心竟然朝着自己飛了過來,而且這劍心看着竟然還要比莫凡上次見到的大的多。

劍心飛來之後,停在了莫凡的勉強,莫凡正想要抓住,但是那劍心竟然說話了,這真是嚇了莫凡一條,因爲莫凡知道,之前見到的那個劍心連聲音都不會發,只是擁有一些簡單的靈智而已,可是面前的這個說話了。

“小子,真是不甘心啊,你小子明明是用刀的,竟然也會被那傢伙選中,真是晦氣!”那劍心說道。

聽了劍心的話,莫凡頓時疑惑起來,自己用什麼和這劍心有什麼關係,自己也沒想要得到這玩意啊。

“你這個劍心說話好奇怪,我是被什麼人選中的?”莫凡問道,這劍心的說的話,也是證實了莫凡的猜測。

“哼,小傢伙,現在還不能告訴你那是誰?因爲你還沒有得到那人的承認,而臥也不是劍心,是劍源,那些劍心只不過是我弄出來的小玩意而已!”劍源傲氣的說道。

莫凡沒有理會劍源的表情,但是卻在思考劍源的話,他是什麼和莫凡沒有什麼關係,自己只是想要融合雷電,因爲魔羅的好多絕招都是靠雷電發揮出來的。

劍源看到莫凡沒有理會自己,微微有些不高興,於是也沒有說什麼廢話,劍光一閃,空間竟然出現了裂痕,而且那裂痕越來越大,竟然形成了通道般的黑路。

“進去!”劍源說着率先走了進去,莫凡沒有什麼遲疑,也跟了進去,通道很短,僅僅幾步就到頭了,當莫凡出來之時頓時大吃一驚。

因爲僅僅這幾步,他們竟然跨越了無數的山頭,竟然來到了魔劍山的內部,而在莫凡面前的正是莫凡殘留的魔羅的記憶之地,雷池所在。

擡頭看去,那漫天的雷電不停的閃爍着,可是莫凡知道,這不過是雷池的平靜狀態,要是真的有人走了進去,那真是天地變色,雷電那時候纔會告訴你,什麼叫做大場面,什麼叫做滅世。

雷電乃是神罰、裁決的象徵,這是世間最狂暴的攻擊能量,是能夠滅殺神的能量,即使莫凡現在這般強橫的肉體,也不能夠安然的在雷池中行走,這不是雷電的最強能量。

人世間見過的最強雷電也就是九霄天雷,不過也是很久以前就沒有出現過的東西,僅僅是九霄天雷就能夠威脅到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