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藥仙君?”韓雨疑惑道:“剛剛我用的什麼功法不管你的事。”

“啊?丹藥仙君?你是仙君?”

韓雨開始還沒想起來,等到他想起來的時候臉上已經充滿了震驚的神色。

“不要那麼吃驚,不就是一個小小的仙君嗎?沒什麼大不了的。”中年男子無所謂的說道,當然,這句話還是傳音說的。

對於中年男子的無所謂態度,韓雨直接有一種要暈倒的衝動。仙君耶!整個仙界仙君也就十個左右,加上一些隱世的也就十幾個,絕對是不超過二十的。

整個至尊仙界又是多大?比地球幾千幾萬個大還不止。這麼大的一個仙界,仙君數量如此稀少,就在這麼稀少的情況下,韓雨居然還能見到一個,不能不說走了狗屎運。

震驚過後韓雨傳音問道:“你說你是仙君我就相信啦?有什麼證據證明你是仙君啊?”

“這個嗎?有是有,但是在這個地方不好拿出來。”中年男子皺眉說道。

“爲什麼不好拿出來?你不要說謊騙我。一個堂堂仙君來年證明自己身份的東西都沒有,說出去不笑死人啊?”韓雨挪揄道。

“你這個小子......”中年男子有些微怒道:“我是誰?我可是堂堂的丹藥仙君陳林耶!你這個小子居然敢懷疑我身份?”

“不是我想懷疑,你堂堂一個仙君,接近我幹什麼?沒事的話你就可以走人了,別離我這麼近。”韓雨皺着眉頭傳音道。

“你這小子真是可惡至極。”

陳林怒道:“好,等一下光明城城主何歡來了,看你怎麼辦?你欺負了他的兒子,今天想要安全離開這裏那是不可能的呢。”

“哼!”韓雨不屑的冷哼道:“不管是誰,惹了我我都要他沒好日子過。光明城城主又如何?這件事本來就是他的兒子不對,我到哪裏都是有理。”

“哈哈哈哈哈,你這小子真是太逗了,一看你就是修煉不久的小傢伙。”本來還有些生氣的陳林在聽到韓雨這麼一番話後哈哈大笑,“小子,你要知道,何歡這個人可是非常護短的哦!他的實力已經是玄仙后期,再加上他的手上有一把上品仙器。全力施展這下,攻擊力更是可以達到大羅金仙的級別,你認爲你金仙級別的實力能是他的對手嗎?況且何歡身爲一城之主,他手下的金仙也有十幾二十個,玄仙也有幾個,更是有幾十個洞仙,幾百個地仙,你認爲你今天能走的了嗎?”

聽到陳林這麼一說,韓雨不禁出了一身冷汗。照陳林這麼一說,即使韓雨到時候借用小白的戰力,也不是他們的對手啊!

想到這,韓雨義無反顧的就要帶着夢雅以及歐陽飛走。看着韓雨拉着歐陽飛以及夢雅焦急的準備離開,陳林傳音給韓雨道:“小子,你現在想走已經遲了,何歡已經到了。”

陳林的話剛落,一大堆的人已經衝過來將韓雨以及歐陽飛等人包圍住。陳林不知何時已經閃身來到了外圍人羣中。

大堆人中當先的是一個滿臉絡腮鬍子的男子,他的身邊則是一個富家公子打扮的輕年。這個青年不是別人,正是剛剛逃離的何日。

何日看見韓雨和歐陽飛後笑道:“爸爸,就是他,剛剛就是他打傷你兒子的。”

何日手指着韓雨對旁邊的滿臉絡腮鬍子的大漢說道。這個滿臉絡腮鬍子的大漢正是光明城的城主何歡。 韓雨看着何日的眼中充滿的鄙視,他沒想到何日竟是如此卑鄙無恥的小人。明明就沒有受傷,現在卻指着自己將他打傷?對於這樣的人,韓雨是痛恨無比。

爆寵前妻:爹地媽咪不可以 ,“就是你剛剛打傷我兒子的?”

“哼!我根本就沒有打傷你的兒子,你不要冤枉我。”

“不管你是打傷我兒子也好,沒打傷也罷。反正你是欺負過我兒子了,今天你聚別想出這個城。”

“哼!你這是不講理嘍?”韓雨冰冷的說道。

“講理?”

何歡哈哈大笑道:“你是不是今天剛來我光明城?在這個城中,我就是理。”

“看樣子你們是真不講理了。那就沒什麼好說的呢,動手吧!”

韓雨說完,戰力之氣勃然而發,頃刻間鎖定何歡和何歡帶來的一衆人。韓雨在動手之前已經用戰力讀取查看過了,何歡帶來的這些人中一共三十六位。其中玄仙前期的兩名,玄仙中期的一名,金仙初期的十名,金仙中期的四名,金仙后期的三名。洞仙級別的六人,剩下的都是地仙級別,共十人。

而何歡的戰力點數更是高達七十五萬點,實力已經是玄仙后期。

看着這麼一些人,韓雨知道,今天想全身而退那是不太可能的了。但是即使不能全身而退,就算是死,韓雨也要戰鬥。因爲韓雨知道,萬一自己被他們抓住,面對他的很可能就是死亡一條路。

自己要是死了,歐陽飛與夢雅這兩個小姑娘恐怕要被何日這個小子給玷污了,這一點是韓雨所不能容忍的。

所以,即使韓雨知道自己今天在劫難逃,他也要死戰到底,因爲他說過要保護好歐陽飛的。這是韓雨給歐陽長風的承諾,亦是韓雨個歐陽飛的承諾。

何歡看着韓雨的動作,只是微微一笑,“小子,你敢和我們動手?你知不知道站在你面前的我和後面的這些人都是什麼實力?不知道吧?那就讓我來告訴你吧!”

“不用了,不管你們是什麼實力,今天我都全招下來了。”韓雨打斷何歡的話說道。

“哼!”何歡冷哼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就你一個小小金仙的實力,竟敢口出狂言,真是不自量力。也罷!今天就讓我送你上西天吧!很久都沒有動過手了,今天也該活動活動了。”

何歡說着已經從衆人身邊走了出去。何歡每走一步,身上的氣勢就發出一分。當何歡走到韓雨身邊不足十米時,韓雨剛纔是發出去的氣勢已經土崩瓦解,就連開始鎖定在何歡身上的戰力之氣也消散於無形。

感受着何歡身上強大的戰力氣息,韓雨第一次感覺到自己實力的渺小。

何歡看着韓雨,眼神銳利的上下打量着韓雨全身,“小子,本來對付你這麼一個金仙前期的對手,本來我是不會親自動手的。但是剛纔聽我兒子說,你很輕易的就將他打敗了,看來你實戰的真正實力應該有金仙中期左右的實力。即使是這樣你也不配我出手,但是本城主今天心情好,給你一個機會,讓你死在本城主的手上,你應該感到榮幸。”

聽到何歡這麼猖狂的語氣,本來還有些頹廢的韓雨忽然爆發出驚天的氣勢。他看着何歡一字一句的說道:“鹿死誰手還不可知了。今天就要你全城的人看好,看我怎麼擊敗你這個一城之主的。來吧!”

“小子,你很不錯!”

何歡看着爆發出驚天戰意的韓雨讚賞道:“只要你能讓本城主受一點點傷,我今天就放過你們。怎麼樣?如何啊?”

“真的?”

韓雨心中一喜,如果自己能傷到這個何歡的,不就能讓歐陽飛與夢雅兩個小姑娘安全離開這裏了嗎?雖說韓雨很氣憤何歡以及他兒子的行爲處事,但是韓雨知道,現在的自己還沒有能力和他們作對。

“本城主說的話當然是真的。”


何歡輕哼一聲道:“好了,廢話不多說,讓我看看你的實力吧!不過你也別抱太大希望,因爲你是根本傷不到我的,哈哈哈哈哈哈……”

“真是狂妄至極的傢伙,這種人是怎麼做上城主的位置的?真是懷疑?”在人羣中,剛剛與韓雨傳音的陳林在心中嘀咕道,“這個小子居然敢向實力比自己高几倍的人挑戰,真不知道這個小子是有幾分本事呢還是純碎的找死。算了,看這個小子也對我胃口,要是打不過的話我就出面幫他一把吧!唉!看樣子我今天得出面了,一個金仙前期的仙人怎麼是玄仙后期仙人的對手了?不說他們之間的級別差,就是何歡的戰鬥經驗也比韓雨這小子強上百倍千倍啊!”

“唉!還是先看看吧!這個小子剛剛和何日他們過招的時候,我感覺到他的攻擊力已經堪比金仙中後期的實力了,希望能給我一點驚喜吧!”

說罷,便凝神觀看何歡與韓雨的對決。

“就讓你看看我韓雨的真正實力吧!讓你知道小瞧我的後果。”

韓雨飛天而起,整個人爆發無窮戰力,小白的戰力瞬間的借給了韓雨,韓雨的戰力指數直接飆升到五十萬左右。

看着韓雨忽然暴射的戰力,在場之上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他們怎麼也沒想到,這個明明只有金仙前期的小子,怎麼突然間戰力點數就到了五十萬左右?難道是他一開始就隱藏實力?



“難道他一開始就隱藏實力?”陳林在人羣中思忖道:“不對,我感覺到這小子不可能是隱藏實力,那這突然暴漲的戰力又是怎麼回事呢?看來這個小子身上有許多祕密呢,呵呵……我對這小子越來越感興趣了。”

何歡此時的驚訝是無語附加的,看着此時擁有玄仙初期實力的韓雨,何歡質問道:“小子,你的實力怎麼突然之間漲了這麼多?這是怎麼回事?”

“想知道嗎?可是我是不會告訴你的,來吧!讓我韓雨今天來打敗你吧!”身處半空的韓雨充滿霸氣的說道。

“此子前途將來必定不可限量。”陳林在人羣中默默的念道。

“狂妄的小輩。看來你是不知道本城主的厲害了。”何歡冷哼道:“也罷,今天就讓你這個後輩見識一下玄仙后期的實力。接招——仙元掌。”


毫無花哨的一掌推出,空氣立刻變得翻滾起來。一道巨大的,全部由仙氣組成的虛幻大掌朝着韓雨壓去。

看着這如泰山一般充滿壓力的一掌,韓雨感覺到了窒息的感覺。當下戰力狂運,氣勢更是達到了一個頂峯。

“霸象七腿之終極式——霸象天下。”

韓雨整個人傲立在虛空,腳下一頭巨大的虛幻大象顯示出來。空氣中立刻充滿了狂暴的霸氣,韓雨直接右腿一掃,整個霸象腿以充滿霸氣一往無前的氣勢迎上了何歡的仙氣掌。

轟!

兩者相撞,發生了劇烈的爆炸,韓雨整個人因爲爆炸的氣浪直接飛退百米。

一個閃身,韓雨瞬間回到原位,看着腳下的何歡,眼神中露出凝重的神色。因爲在這一招的對決之下,何歡戰立在原地紋絲未動。

韓雨知道,這一招的比試過程中,他已經輸了。一來,韓雨身處空中,比站在地面之上的何歡更具優勢。二來,在何歡隨便推出的一掌中,韓雨已經用出了自己現在攻擊中攻擊力最強的幾招之一的霸象腿,但是就是這樣韓雨還是飛退了百米,而何歡則是紋絲未動。

從這兩點上我們可以看到,韓雨即使借用了小白的戰力點數,但是他和何歡還是有着不可逾越的差距。

何歡眼力對於韓雨能接住自己的這一招仙氣掌也是有些驚訝的。剛剛那一招看似隨意,但是何歡爲了給韓雨一個下馬威,已經用上了七成的功力。在這樣的情況下居然只把韓雨打飛百米遠的距離,對於這樣的結果,何歡是不能接受的。

“小子,不錯嗎?居然能接的住我一招,看樣子本城主還是小看你了。真是令我吃驚呢。”

“只不過是一招你就吃驚啦?接下來我還會接下你更多的招數。不僅是接下你更多的招式,我還會讓你受傷,讓你敗在我韓雨的手上。”

“小子,你真是猖狂的有點過份了,既然這樣,就讓你見識一下本城主的真正實力吧!看招,仙元**。”

何歡瞬間來到空中,四周的空氣開始出現噼噼啪啪的聲響。何歡直接將雙手伸出,無盡的仙氣在他的手中形成了兩顆圓球似的能量球。

兩顆能量球中充滿了強大的毀滅力量,何歡直接一個甩手,兩顆充滿毀滅力量的能量球就已經朝着韓雨快速的飛去。

韓雨也感覺到了兩顆能量球的威脅,體內海洋訣運轉到頂峯。整個人戰力更是爆發到頂點,“呀!海洋訣第四重——水龍雙鞭。”

兩顆藍色的能量球出現在韓雨的雙手中,控制着這絕強力量的兩個藍色能量球,韓雨直接朝着飛馳而來的兩顆能量球甩手而去,就在藍色能量球甩手而去的同時,一條細小的藍色流線從韓雨的手中連接到韓雨甩出的藍色能量球中。


韓雨直接控制着能量球轉化成兩道驚天長鞭,唰的甩向何歡施展出來的能量球。 兩道驚天長鞭唰的劈向飛馳而來的能量球。

啪啪!

兩聲脆響,何歡發出的兩道能量球就這麼被韓雨的長鞭破滅了。就在兩道能量球破滅的同時,兩聲巨響轟的爆炸開來。兩股強大的氣流直接衝擊着韓雨,韓雨手中幻化出的兩道水鞭直接破滅。氣流直接殺向韓雨,發出水龍雙鞭的韓雨來不及再做抵禦,直接被能量球的餘波衝擊的倒飛出去。

飛退百米,還沒等韓雨站穩腳步,何歡的身影已經出現在韓雨的上方。

“小子,能接下我的仙元**,可謂是讓我着實驚訝,但是,接下來的這招就不是你現在的實力可以使出來的招數了。受死吧,終極絕招——一劈炸裂,仙元爆!”

何歡單手朝天,狂暴的戰力集聚在何歡的右手上,大喝一聲,何歡集聚滔天戰力的右手直接朝着下方韓雨所在處劈去。

一道驚天的戰力之芒從空中直斬而下,那威勢好似要將天劈裂一樣,充滿了力量。

感受到這一擊的恐怖,韓雨眼神之中充滿了戰意。“拼了,雖然不知道憑我現在的戰力指數能不能使出來,但是隻有一試了。呀!海洋訣第五重——萬馬奔騰。”

韓雨鼓足戰力,朝着迎面而下的戰力之芒攻去。藍色的戰力瘋狂爆發,小白的戰力更是被抽調一空。此時,韓雨的戰力和小白的戰力已經全部彙集在這一招之中了,無數的藍色戰力在空中分爲數股,以萬馬奔騰之勢迎向了何歡的這一擊終極絕招。

本來已韓雨現在的實力是發動不了海洋訣第五重的,但是此刻的韓雨已經將自己的潛力全部爆發出來,終於是施展出了海洋訣第五重,萬馬奔騰。

這一招可以說是韓雨現在最強的一招了,這一招一過,即使何歡不動手,韓雨也沒有再戰的能力呢。此時的韓雨已經將自己的戰力全部的放在這一招上了,正所謂,不成功便成仁。

戰力之芒直接砍在韓雨發出的萬馬奔騰之上,只聽見轟的一聲巨響,何歡發出的戰力之芒直接整個爆炸了。

爆炸所產生的能力簡直就讓人驚赫,在如此強勢絕招的爆炸下,韓雨的萬馬奔騰更是釋放出驚天的力量,直接兩股力量衝撞在一起。

轟轟轟轟轟轟……

無數聲劇烈的爆炸,整個街道光芒一片,強大的爆炸氣流直接將圍觀的衆人衝的東倒西歪。一些功力弱的直接被氣流衝飛,丹藥仙君陳林看着兩大絕招抱着的餘威,心中感慨不已。“這兩招的爆炸力量已經趕得上一個大羅金仙的水準了。這個叫韓雨的小子真是讓我驚訝啊!”

爆炸過後,整個光明城的中心城道已經塌陷,一個巨大的坑道出現在圍觀衆人的視線中。

就連何歡帶來的一衆仙人也被這樣的威力震到了,光芒過後,何歡衣服有些破爛的出現在空中。此時他的形象可謂是狼狽到了極點。

整個身上所穿的衣服大部分破損,只有一小部分遮蓋着重要部位。何歡微微喘息道:“真是不自量力的小子,現在已經到地獄了吧?跟我爲敵,只有死路一條。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你笑什麼笑。”

就在何歡開心的哈哈大笑時,一個虛弱的聲音在衆人耳中響起。原本街道之上炸開的大坑中,一身焦黑的韓雨從坑中慢慢的爬了出來。

“你,你怎麼還沒死?”

何歡一臉不可思議的說道。

韓雨站在大坑中緩緩喘了幾口氣嘲笑道:“呵呵,你的終極絕招雖然很厲害,但是還不能殺死我。哈哈,你不是自認很強嗎?還不是被我傷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說罷,韓雨哈哈大笑起來。韓雨這一笑,可謂是讓何歡臉色難堪至極。他盯着韓雨咬牙切齒道:“可惡的小子,今天我不殺你我誓不爲人。準備去死吧!讓你再我下一招之中結束生命。呵呵呵呵。”

何歡邪笑着,接着他的手中唰的出現一把大刀。大刀一出,整個天空上方頃刻間出現強烈的仙氣波動。

“上品仙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