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火光柱和那狼魔王的狼臂以一種極端震撼人眼球的姿態,重重的撞在了一起,在碰撞的剎那之間,就彷彿連空間都是凝固了起來一般,緊接著,就見到一輪驕陽在半空之中瘋狂的綻放開來,無法形容的波動如同飆風一般的席捲而出,整片天地,在這等衝擊之下,都是變得一片狼藉。

無數的人類強者和域外天魔都是在此刻抬頭一臉震撼的凝視著天空之上的那等波動,誰能夠想到,那個只有半步武聖境的杜飛,居然能夠和一尊天魔王硬拼到如此程度?

「咻——」

在一道道目光的注視之下,天空之上的那團驕陽之後,才有一道身影倒射而出,他的腳步有幾分踉蹌,顯然在剛才那等對碰之中,也算是吃了一點小虧。

杜飛身處戰圈之外,倒是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不過他凝視了狼魔王片刻后,面色卻是變得有幾分難看。

此刻,狼魔王狼臂之上的骨甲雖然已經碎裂了,但是,他卻明顯沒有受到太大的傷,顯然,靠著這等手段想要解決他,倒是有幾分痴人說夢。

「你這個混蛋!」

不過,相比杜飛的淡定,那狼魔王此刻的面色卻是有幾分猙獰,望著自己手臂上碎裂的骨甲,他卻是一陣后怕,若不是有這天魔甲護體的話,自己堂堂天魔王,在那小子一招之下,說不定就是毀去一臂的下場!這個小混蛋,莫非真的是域外天魔一族的剋星不成?

「似乎,所謂的天魔王也沒有我想象之中的那麼強吧?」杜飛凝視狼魔王片刻之後,才突然一笑,「抹殺第七天魔王的時候,我還以為天魔王在全盛狀態是很厲害的,現在看來,不過如此罷了!」

「小子,你不會真的以為靠著那三個傢伙的加持,這等手段就能夠擊敗我吧?」狼魔王冷笑一聲,他也清楚,此刻他想要先斬殺申屠青等人的想法,基本是沒辦法實現的。不過,不管怎麼說,杜飛那暴漲的實力都是來自於那三個傢伙,這等力量不是自己的,能夠堅持多久?等到那三個傢伙被抽成人干之後,這個杜飛還能夠和自己對抗不成?

「我原本是沒打算擊敗你的……我的想法,是將你斬殺!」杜飛淡淡笑道,「不過就算只是將你拖住,待到其他的戰圈分出勝負,也不是不行,畢竟我們四個人能夠拖住一尊天魔王,可是一點都不虧啊!」

「你!」

狼魔王的瞳孔一縮,原本在他們的計劃中,此刻他應該是以最快的速度斬殺了三尊少尊,然後去協助另外兩尊天魔王,斬殺至尊殿那兩個武聖級別的存在,只要那兩個存在隕落,域外天魔族的吞界計劃就成功了。

但是,此刻卻是因為一個杜飛,狼魔王徹底的被絆住了腳步,而且這個傢伙手段眾多,一個不小心,就算狼魔王都會在陰溝裡翻船。

「這個混蛋東西,他的存在和他體內的天地元丹一樣,礙事!」

心中閃過了這些種種念頭,狼魔王的眼神也是變得徹底的陰沉了起來,他自然知道,時間已經不允許他繼續拖延下去了。況且,對方此刻召喚出來的輪迴冰雷丹,對普通的域外天魔影響太大,這樣下去的話,那等損失就算是狼魔王也不得不心疼。

「不能在和他繼續拖延下去了!」

狼魔王的眼眸之中閃過了一絲厲色,而後就見到他雙手印記一變,身形突然間詭異的膨脹了起來。

杜飛望著這一幕,卻是微微皺了皺眉,他倒是看出了,這個狼魔王顯然是準備施展什麼底牌了。

不過,見到狼魔王這等動作,杜飛眼神的神色卻更冷,他倒是要看看,這尊天魔王能夠施展什麼凌厲手段?

「嗤嗤嗤——」

原本遍布天地的天魔氣,此刻突然飛快的鋪天蓋地的匯聚而來,而後,那些天魔氣就是飛快的融入了狼魔王的體內,令得其渾身上下在膨脹的同時,有著一根根鋼針一般的黑色毛髮浮現……

「小子,能夠死在這一招之下,你也算是不虧了!」伴隨著黑色毛髮的浮現,狼魔王的整個身軀,變得已經如同一具狼人一般,而他那陰惻惻的聲音,也是在此刻在天空之上回蕩了起來。

杜飛望著這一幕,面色也是變得有幾分凝重了起來,隨後就見到他手掌一晃,收回了煉天神陣,而在頭頂之上的輪迴冰雷丹,也是在此刻緩緩的轉動了起來。

「天魔幻狼身!」

在杜飛全神戒備的同時,就聽到那狼魔王陰森的無比的低喝之聲,再度在天空之上響徹而起。

伴隨著這等聲音,狼魔王的身形已經快速的漲大,到了最後,有著千丈般龐大,而他身後的魔翼,此刻更是遮天蔽日!這等情形,堪稱詭異異常!

「嗬嗬嗬嗬,杜飛,這個時候我倒是要看看,你如何和我斗!」狼魔王狂笑了一聲,而後就見到他巨大的狼爪在此刻撕裂了空間,然後對著杜飛所在之處鋪天蓋地而去!

這等聲勢,如同末日降臨一般,只是一爪轟下,就是見到空間碎裂,天地震動,無數強者,不論是人族還是域外天魔,都是在這一刻飛快退避,因為每個人都清楚,若是被捲入這一招之下,自己定無幸理! 「鎮魔訣!」

面對這等攻勢,就算杜飛的面色都是變得極端凝重,而後他當下就是在半空之中盤膝坐下,手中的印記看似緩慢,但是卻極端迅速的變幻著。

片刻之後,杜飛手中的印記一凝,頓時就見到頭頂懸浮的輪迴冰雷丹之中,一道光束已經緩緩的匯聚了起來。

「哈哈哈,這個時候我倒要看看你能夠有什麼手段,只不過,任何手段在我這一招之下,都是螳臂當車!」

半空之中,狼魔王尖銳陰惻的笑聲也是傳出,而後攜帶著滔天的攻勢,他的一拳,就這般向著杜飛所在之處怒拍而來。

「咻——」

在這一招即將落到了杜飛身上的瞬間,他頭頂之上的輪迴冰雷丹之中,蘊含了四種天地元丹能量的巨大光束,終於是呼嘯而出,最終和那杜飛的攻勢轟然相撞。

「咚——」

猶如兩枚掠過了天際的彗星一般,在一剎那之間狠狠的撞在了一起,然後極端恐怖的能量就是肆無忌憚的瀰漫而出。

而下方的大地之上,在道道的衝擊波衝擊之下,蜘蛛網一般的裂痕不斷的蔓延而出,而整個至尊城在此刻,也是毀掉了大半。

在這等兇悍的對碰之中,天地元丹對域外天魔的絕對克製作用,也沒有想象之中的那般大,但是卻可以可以清晰的見到,狼魔王身上鋼針一般的毛髮在天地元丹的作用下不斷的灰飛煙滅,而那鎮魔訣所形成的光束,也是不斷的崩潰著!

而在這等驚天對碰之中,隱約間還有著極端凄厲的慘叫之聲,響徹天宇。

「砰砰砰——」

連綿不絕的爆炸之聲,不斷的在天空之上傳盪而開,兩種應該是互不相容的力量,在此刻不斷的飛快消耗著。

「哈哈哈哈!就算你有天地元丹,你會使用鎮魔訣又如何?你的實力不夠!不夠啊!你以為本王是被封印的天魔王么!?這等攻勢就想要斬殺本王,痴人說夢!」

這等消耗,明顯杜飛是會逐漸的落入下風,因為狼魔王畢竟有著三品中階武聖境的實力,若是繼續這般僵持下去的話,杜飛自然是最後難免會難以堅持。

手掌印記飛快的變化著,杜飛的面色有幾分蒼白,此刻不但體內的真氣和精神力都被他用來操控天地元丹,從而施展出鎮魔訣了,就算是申屠青等三人加持在了杜飛身上的力量,也在這等對碰之中不斷的消耗著。

「主人,這樣下去的不行的……這樣的對耗,對你沒有任何的好處。」小白的聲音,在此刻也是略帶幾分擔憂的在杜飛的心中響起。

「沒有好處又能怎樣?事情發展到了這個地步,不拼,就只能死了!」杜飛此刻也顧不得暴露不暴露的問題了,而是在心中飛快的開口道。

「這狼魔王可是真正的天魔王,而且明顯他經歷了不知道多少的歲月了,一身天魔氣凝練到了極點,只是單純的天地元丹丹氣,想要給他造成什麼傷勢,極端困難……」小白沉吟道。

「你現在說這些又有什麼用處?」

杜飛聞言,卻是忍不住在心中苦笑了一聲,他自然也看出了,那以往無往不利的鎮魔訣,此刻似乎沒有發揮出應有的作用。很明顯,這一尊天魔王,可不是自己平日對付的那些域外天魔了。

「主人,堂堂鎮魔訣,在遠古時期不知道斬殺了多少域外天魔,在滅世之戰中,更是將域外天魔一族的九天魔王盡數擊潰,這才鑄就了鎮魔訣的赫赫威名!這般強大的鎮魔訣,難道只會有這一招而已么?或許,主人你以前沒辦法察覺到玄帝傳授的鎮魔訣的奧妙,但是,你此刻已經是半步武聖級別的強者,在申屠青他們三個的加持下,你暫時也擁有了武聖級數的實力,在這種狀態之下,對於某些東西的感應應該是極端敏感的,主人,你不妨試著尋找一下,玄帝當年留在你體內的東西,僅僅只會這麼簡單么?」小白提醒道。

「玄帝所留……」

杜飛聞言,微微愣了一下,旋即心中就是微微一動,正如小白所說一般,杜飛一直覺得自己得到的鎮魔訣並不完整,因為這鎮魔訣在自己的手中,來來回回只有那麼一招,但是此刻在小白的提醒之下,杜飛倒是有了幾分頓悟,或許,某些東西早就藏在了自己的體內了!

在這雙方僵持的戰局之中,在這一瞬間,杜飛卻是陷入了一種奇異的寧靜之中,就彷彿,此刻眼前的戰局已經不再重要,他全心全意都是盡數融匯到了一種玄奧的意境之中一般。

「陣前感應么?自尋死路!」以狼魔王的眼力自然看得出杜飛在說什麼,只不過他明顯不想要給杜飛任何機會,在獰笑聲中,他那巨大的狼臂就以愈發恐怖的力道狠狠落下,這一次,那鎮魔訣形成的光柱,也是瞬間飛快的崩裂了起來。

…………

「這個杜飛,到底在做什麼?」站在半空之中,申屠青一臉蒼白的注視著眼前的這一幕,眼前的戰局發展,已經完全超出了他的掌控之外了,申屠青極其清楚,若是自己面對狼魔王的這一招,就算有另外兩位少尊的加持,自己的下場也是只有一個死字!

但是,杜飛面對這等局面,不全力以赴的面對也就罷了,居然在這個時候玩什麼陣前感應的把戲,這一幕令得他忍不住有幾分頭皮發麻的感覺。

「或許,他在想什麼辦法,對付這等局面吧,畢竟他這招堅持不了多久了,」周英少尊嘆了一口氣,「換作我們上的話,估計還堅持不了這麼久了,這也不能怪他!」

聞言,申屠青臉色蒼白的點了點頭,眼前這等局面以他們三位少尊的眼力自然看得清楚,除非杜飛有什麼特殊的手段可以翻盤,否則,就算再僵持下去,也只有敗的一途了!

域外天魔一族的天魔王之強,達到了難以想象的地步!

只不過,就算是知道如此,此刻他們和杜飛一般,都是騎虎難下了,若是繼續堅持下去的話,或許事情還可能有幾分轉機,但是如果在這個時候放棄的話,等待他們的,就只有失敗了!

而在這種兩族大戰之中,失敗的下場到底是什麼,這件事情,很容易明白。

…………

「呵,看來你這所謂的底牌,也不過如此,就算身負四枚天地元丹又如何?空有寶山卻不知道動用之法,這對我族有什麼威脅?待到他死了以後,我倒要看看,你的臉色會多精彩!」炎魔王掃了下方一眼之後,一掌拍在了面前的空間之上,旋即冷笑著開口道。

「勝負未分,炎魔王你也不要囂張得太早,能得融天丹,他便是下一位界主,自然有天地庇佑,你們這群域外天魔,又豈會是他的對手?」封界至尊冷冷的開口道。

「下一位界主,呵呵呵,你還想得真是天真啊!天地間只有一位界主,而且當年在我聖祖原始天王的手段之下,她也是墮入了百世輪迴之中,至今還不知道在那個角落輪迴著呢!以為一個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毛小子,就能夠成為界主,你們人類還真是天真啊!」炎魔王咧了咧嘴,一臉嘲諷的開口道。

「天真不天真,這個問題不需要你來研究,你只需要知道,你們域外天魔族,不會有什麼好下場便是了!當年滅世之戰,你們失敗,這一次的吞界計劃,你們也定然會失敗!」封界至尊一臉淡漠的冷喝了一聲,而後他一掌拍出,卻見到空間碎裂,他的掌心卻是閃電般的印在了炎魔王的胸腹之處,令得其身形一顫,就是猛的向著後方退去。

「唰——」

炎魔王面容一冷,顯然,剛才中招令得他極端惱怒,當下他也不再廢話,而是手指向著封界至尊所在的方向一點,然後道道恐怖攻勢就是席捲而出!

…………

「咔嚓——」

鎮魔訣光柱不斷的崩潰著,很快的,就是處於盡數崩潰的邊緣了,只不過,就在光柱就要崩潰的瞬間,杜飛原本緊閉的眼眸,在這一刻終於再度睜開。

視線落到了前方呼嘯而來的巨大狼爪之上,杜飛眼眸深處有著丹道精光閃過,下一瞬間,他卻已經緩緩的站了起來,而後緩緩抬起了右臂,頓時就見到他的右臂之上,有著一件極端玄奧絢麗的護臂緩緩的浮現,護臂呈現黑白兩色,隱約間帶著幾分炫藍色的光芒,而在護壁之上,還有著淡淡的雷光遊走,顯得玄奧無比。

「嗤嗤嗤——」

恐怖的能量波動,此刻在杜飛的右臂之上瀰漫而開,而後就見到杜飛突然間一步跨出,一拳,面對著那鋪天蓋地而來的巨大狼爪,就是重重的轟出!

「鎮魔手!」 「咚——」

包裹著護臂的手掌,就這樣直接呼嘯而出,然後下一瞬間,和那鋪天蓋地而來的一拳,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嗤嗤——」

兩者相觸的瞬間,這一次,就見到那狼臂之上開始爆發出陣陣白煙,隱約間,還有極端凄厲的慘叫聲傳出,那足以將任何三品低階武聖境強者轟殺的攻勢,在此刻卻被杜飛破解了!

杜飛的實力,就算在申屠青等人的加持之下,也不過相當於三品低階武聖境而已,所幸的是,他擁有四枚天地元丹,而且在戰中領悟了鎮魔訣的真正用法。而這兩種能夠加在一起,對於域外天魔一族,有著極端強悍的剋制作用,要知道,當年滅世之戰中,域外天魔族的九天魔王都在這兩樣東西之下隕落,更何況是此刻一個區區狼魔王!

因為剛才杜飛的攻勢都對自己沒作用的關心,很明顯,此刻就連狼魔王自己都沒有料到,自己的攻勢為何會崩潰得如此之快!

「你!混蛋!」

狼魔王的聲音從冷冽變成了驚怒不定,巨大的身軀此刻也是微微的顫抖了一下,而後下一瞬間,就見到他的巨大的左手在半空之中一抓,頓時就見到無數道虛無的狼影洞穿了虛空,狠狠的向著杜飛所在之處爆射而去,顯然是準備將杜飛阻攔下來。

察覺到了四面八方呼嘯而來的攻勢,杜飛的眼眸之中閃過了一絲狠辣之色,他只是腳掌一踏,天鳳甲再度覆蓋在了自己的身上,旋即紫金色的武宗環也是瞬間浮現,四道天鳳光紋再度閃爍,顯然,這一次,杜飛將所有護體的本事都是施展到了極致。

「噗噗噗——」

道道狼影狠狠的落在了杜飛的身上,雖然大多數的狼影都是沒辦法破開杜飛的三重防禦,但是依然有部分攻勢突破武宗環,破開天鳳甲,然後落到了杜飛的身上。

劇痛,在此刻從杜飛的渾身上下瀰漫而開,只不過杜飛的眼眸之中卻有著瘋狂之色閃爍,他自然知道,自己這一招,這狼魔王定然扛不下,所以,此刻他不能退,或許他只有這麼一個機會將那狼魔王擊殺了!否則的話,一尊天魔王若是想要全心全意逃走的話,就算封界至尊出手,都未必能夠奈何得了他。

不過好在,杜飛將主要的防護力量都是維持在了身體各處要害之上,所以此刻雖然受到攻擊,但是傷勢卻是不重,不過若是繼續這樣下去的話,恐怕他早晚也是難以承受。

「我倒要看看!我們兩個誰能夠熬到最後!」

杜飛的眼眸之中狠厲之色掠過,而後就見到他一咬牙,隨著心念一動,那輪迴冰雷丹卻已經瞬間從頭頂之處轉移,然後緩緩的融入了他的右臂之上,而在輪迴冰雷丹融入其中的時候,一道道符文,就是在杜飛的手臂之上飛快的閃爍了起來。

「滾——」

感受著那充沛的天地元丹力量,低喝之聲就是瞬間從杜飛的喉嚨深處發出,而後就見到他拳峰一顫,頓時蘊含著丹氣的一拳向著前方再度轟出!

「砰砰砰——」

這一次,杜飛的身形伴隨著這一拳,飛快的向著前方轟去,在這一拳之下,頓時就見到那血色的狼臂幾乎在頃刻間就是土崩瓦解。

「啊——」

狼魔王凄厲的慘叫之聲,也是在杜飛的這等攻勢之下,響徹在了天地之間。

「砰砰砰——」

伴隨著杜飛的這一招鎮魔手的肆掠,頓時就見到那狼魔王巨大的身軀,在此刻不斷的崩潰枯萎著,到了最後,道道白煙在這巨大的身軀之上四處繚繞著,令得這巨大的身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消散著。

到了最後,狼魔王原本的身影再度閃現而出,只不過此刻他的面容極端蒼白和驚慌,在出現的瞬間,腳掌就是一踏,想要向著後方退去!

「嘭——」

然而,就在他剛要退走的瞬間,杜飛的身形卻以一種極端恐怖的速度出現在了他的面前,而後一拳轟出,頓時就是擊穿了狼魔王的胸腹,令得其胸口之處多了一個血洞,然後道道白煙繚繞……

「你——」

狼魔王原本想要退走的身形在這一刻定了下來,他帶著幾分難以置信的眼神凝視著自己的胸口之處,然後忍不住面色變得極端難看起來,他根本無法想象,在這個時候,杜飛居然能夠一拳洞穿了他的肉身。

「看來堂堂天魔王,也不過如此罷了。」杜飛咳嗽了一聲,嘴角也是有血沫流出,在剛才狼魔王那等攻勢之下,他的傷勢也不輕,只不過比起狼魔王,卻好了許多,畢竟他的只是皮肉之傷,沒有傷及根本。

只不過,杜飛這等淡漠的模樣,卻是令得身為天魔王的狼魔王,都是渾身微微顫抖了一下。眼前這個傢伙的心性,冷靜到了令人恐怖的地步!

「你這個混蛋!你這個瘋子!」

狼魔王幾乎咬牙切齒的開口道,這個混蛋動起手來,比域外天魔一族都拚命,若是不知道的人看到這一幕的話,多半會以為自己堂堂天魔王在被這個人類欺辱!

「今天若是不瘋一點,讓你們的吞界計劃成功的話,死的,可不僅僅是一個人而已,這是關乎一種一族之戰,你堂堂天天魔王,能否不要這麼天真?」杜飛晃了晃自己的右臂,凝視著上面的血水片刻后,才抬頭沖著狼魔王一笑道。

「哈哈哈!很好!本王就算今日拼著隕落,也定然要將你斬殺!」

此生只對你鍾情 狼魔王嘴角抽搐,面容扭曲,眼眸之中此刻充滿了瘋狂的殺意,此刻的他受傷也不輕,不過他畢竟是堂堂天魔王,杜飛就算是能夠靠著諸多手段和他拼到這個程度,但是想要將他徹底的抹殺,估計也是極難的。

「天魔大吞噬!」

下一瞬間,狼魔王卻已經厲吼了一聲,剎那間,就見到他身軀幻化,一張巨大的天魔之口瞬間浮現,而後就是向著杜飛所在之處呼嘯而去!

「哼!」

見到這一幕,杜飛冷喝了一聲,而後右臂輕輕一握,這一次,就見到隨著杜飛的動作,虛空之中就是有著一隻巨大的手臂飛快浮現,這隻手臂的造型看起來,和杜飛的手臂一模一樣,只是大了上千倍而已。

「死!」

巨大手臂浮現的瞬間,杜飛的右手卻是驟然間伸出,然後狠狠的一握。

伴隨著杜飛的動作,那巨大的手臂也是閃電般的探出,直接將那天魔之口握在了掌心之中,然後狠狠的握下!

「啊——」

凄厲的慘叫聲傳出,就見到巨大的掌心之中,道道白煙飛快的瀰漫著,而那極端凄厲的慘叫之聲,卻是伴隨著白煙的越來越多,漸漸的變得細微了起來,到了最後,逐漸消散於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