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書令秦大人也是朝中老臣,當今聖上股肱之臣,做事必當謹慎小心權衡利弊,斷不會做下這等利弊明顯不對等之事。陳大人莫要被表面現象帶偏了思路才是。」

。 「驚喜?」顧平山樂呵呵的坐下來,「她能給我什麼驚喜,別給我驚嚇就好了。」

江遠彥笑而不語,將桌上的茶端起來,給顧平山倒茶,「伯父喝茶。」

「好。」

兩人在樓下喝茶品茶,暢談。

顧南靈卻在樓上糾結,她到底是回來做什麼的?

當時跟著江遠彥回來的時候沒有細想,現在想來,她明明是要和江遠彥保持距離的,怎麼現在還把人帶回家了?

「啊啊啊啊!」顧南靈忍不住大聲叫出來。

幸好房間的隔音效果好,樓下聽不見她的叫聲,所以顧南靈能夠肆無忌憚的發泄。

叫了兩聲,顧南靈終於緩過神來,站在全身鏡面前,看著鏡子里的自己。

長裙還沒有換下來,顧南靈清晰的看見鏡子里的自己,美艷動人。

「你說你這麼漂亮的一個閨女,還能找不到男朋友?」顧南靈指著鏡子里的人說道。

然而鏡子里的人沒有給她絲毫反應,一臉恨鐵不成鋼的看著她。

顧南靈忍不住拍了拍額頭,嘆氣,「我真是太蠢了。」

嘴上說著太蠢了,但還是換了衣服,下樓。

客廳里沒有看見人,顧南靈轉到廚房,問廚房裡的阿姨,「阿姨,爸爸和江遠彥呢?怎麼不在?」

阿姨回頭,見是顧南靈,臉上充滿笑容,「小姐,老爺和江先生在茶室下棋。」

「茶室?」

顧南靈記得那個茶室,她老爸可是從來沒帶過年輕人去那個茶室,怎麼這次心血來潮?

看來顧平山對於江遠彥的印象,真不是一般的好。

「小姐您下來得正好,我這就去叫老爺和江先生出來吃飯。」阿姨說著擦掉是手上的水漬,朝著外面走去。

顧南靈「嗯」了一聲,走到餐廳坐下來,等著那兩人過來。

過了一會,就看見那兩人說說笑笑的朝著這邊過來。

顧南靈斜眼看江遠彥,這人臉上還帶著笑容,看起來談得不錯。

「南靈。」顧平山走過來,笑著問顧南靈,「聽說你今天獲獎了?」

「嗯。」顧南靈不怎麼上心的說道,「最佳女主角獎,怎麼樣?你女兒厲害吧?」

「厲害!」顧平山在主位上坐下來,瞧著江遠彥,「我聽遠彥說的時候,還有些不敢相信,你什麼時候這麼能耐了。」

「說得什麼話?」顧南靈好笑道:「有你這麼貶低女兒的嗎?」

顧平山挑眉,「我這可不是貶低你,是因為我太了解你了。」

知女莫若父,這話是一點都沒有說錯。

顧平山了解顧南靈,所以在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第一反應就是不可置信。

按照以前顧南靈的荒唐程度,她能夠安安分分的待著,就已經是謝天謝地了,哪裡還想過別的。

但是現在的顧南靈,不僅安分的待著,還在做著自己的事情,並且努力的向上。

說實話,看見這樣的顧南靈,顧平山更多的是欣慰。

「不愧是我顧平山的女兒。」顧平山舉起桌上的酒杯,朝著顧南靈舉起來。

顧南靈笑得幾分得意,同樣舉起酒杯,和顧平山輕輕碰杯。

父女二人相視一笑。

雖然有江遠彥在,顧南靈不開心,但是排除這個因素,一切都是美好的。

和諧的吃完飯,顧平山惦記著方才還沒有下完得棋,拉著江遠彥去下棋。

顧南靈閑著沒事做,拿出手機來充電,刷微博。

這一刷,才發現,網上已經炸鍋了。

而顧南靈的手機,因為沒電關機,錯過了許多的消息。

第一條跳出來的,就是林靜的消息,只有三個字,但是被重複刷了很多遍。

林靜:看微博看微博看微博看微博……

顧南靈點開微博,瞬間跳出來好多私聊,也有很多艾特她的。

上百條的消息,顧南靈不可能全都點開看,只著重的選了幾條,這才發現,為什麼大家這麼著急艾特她。

原來是晚上頒獎典禮的會場,她和江遠彥擁抱的場景被人傳到網上,因為江遠彥冷漠的表情,上了熱搜。

好多人開始猜測他們的關係是不是破滅了,不只是有猜測,竟然還有人將這段時間兩人沒有同時出現在公共場合,還有一些次要的消息拿出來,證明他們是真的分手了。

顧南靈點出那張照片看了眼,發現上面江遠彥的表情,確實不好看,但是兩人之間氣氛,似乎也沒什麼問題?

將圖片保存下來,顧南靈點開林靜給自己發的消息。

顧南靈:現在什麼情況?

林靜那邊很快回了消息。

林靜:現在網上的聲音很複雜,說什麼的都有,你看到什麼信息了?

顧南靈:和你說的一樣,什麼樣的都有,這些人還真是能編造。

林靜:確實是編造沒錯,但是這事,恐怕你們還要站出來解釋下。

顧南靈:解釋什麼?這怎麼也都是我們私人的事情,還需要和外人解釋?

林靜:……

林靜:姐姐,你好歹是個公眾人物,請您有一點自覺好看?

顧南靈:……

她其實是不想解釋的,但是正如林靜所說的那樣,她是一個公眾人物,很多事情,身不由己,所以無論如何,都要站出來說一句。

顧南靈:那你說,現在怎麼弄?

在應付網民這方面,顧南靈沒有林靜有經驗,所以她選擇不恥下問。

林靜那邊過了好一會才回了消息。

林靜:證明你們沒有分開。

顧南靈:發個官方文件?

林靜:……那玩意沒用。

顧南靈:那你說怎麼辦?

林靜:這樣吧,你找個能證明你們關係還很好的東西,直接拍個照片照下來,發到網上去。

顧南靈:關係很好的東西?

林靜:嗯,要特別有意義的東西,你想一想。

顧南靈掛了電話,想著什麼東西對於她來說是有特別意義的。

想來想去,還是沒能有個結果。

也不知過了多久,江遠彥從茶室里走出來,見顧南靈坐在那裡,笑道:「南靈,我們該走了。」

聞言,顧南靈站起來,看著江遠彥身後,「爸爸呢?」

「他在裡面喝茶,你要進去和他說幾句嗎?」江遠彥問。

顧南靈點頭,進了茶室。

因為今天茶室的充分利用,所以現在裡面充滿了茶香味。

顧南靈進了屋子,深深吸了口氣,笑著開口,「好香!」 「的確,到時候餐飲公司我還是準備設立在縣裡,並不會到杭城去。等店開起來以後,的確不用到處跑,只需要在公司里。既然你確定可以,那我這邊會儘快叫少安那邊把架構給立起來的,正好果蔬公司那邊還在招人,直接一起招了。」

「那關於代理,你準備怎麼找。」

「嫂子,你是忘了我是做什麼的了嗎。我的粉絲那可是遍布全國,那些禮物榜上的不乏一些自身很有實力的大哥。我到時候會先從這些人裡面挑選,如果到時候還不夠,在看情況而定。」

「你這麼確定他們就會來做這個代理呢?」

「這次旅遊節,有100人都是榜上前100的,其中就有幾個問過我做能不能做代理的事,我之前是想著自己做的。但是考慮過後,發現自己做雖然會賺的多一些,也更穩定一些,但是發展起來還是太慢了。如果有他們的加入,起碼能快好幾倍。」

「好吧,那就按照你說的做。我這邊還是先把龍蝦館給開起來再說,要不然人家到時候如果要過來考察什麼的,拿都拿不出手,都沒辦法和人聊加盟的事。」

「恩。公司這邊我會安排好的。」

李方剛說完這句話,門就被敲響了,周尚偉的聲音從外面傳來:「方子,菜做好了,你出來嘗嘗。」

「好的,這就來。走吧,嫂子,嘗嘗我們自己家雞生的雞蛋味道怎麼樣。」

倆人來到樓下,桌子上已經放了兩盤菜,一盤炒雞蛋,一盤彩椒炒鴨蛋。這兩道菜做法都很簡單,但是對於火候的掌握還是很重要的,一不小心就容易炒老。這也是周尚偉做著兩道菜李方直接同意的原因,其他刀工之類的,對於廚師學校畢業的周尚偉來說那都不是事。

倆人拿起筷子,夾了一口雞蛋放到嘴巴里,倆人一下子都不可思議的看著對方。

不過李方很快就反應了過來,畢竟他可是擁有高級廚藝的。

「你們都都來嘗嘗,看看這蛋這麼樣。」

和尚和老葛也從上衣口袋裡拿出專用的筷子,嘗了一口。

和尚咽下去以後就驚嘆道:「這是我做的炒雞蛋嗎,不可能吧。」

「沒什麼不可能的,你的手藝做著兩道菜還是沒問題的。問題主要是出在蛋上面,這蛋和之前的蛋並不一樣,所以我們吃起來味道也不一樣。」老葛吃下嘴裡的雞蛋后說道。

「原來是這樣,我就說我的手藝不可能這麼好。」

「你別妄自菲薄了,你手藝還是可以的,等這邊搬過去以後,你去杭城分店,我幫你找個師傅教你,到時候你廚藝就能更上一層樓了。」

「是嗎,那太好了。」周尚偉高興的說道。

「老葛,到時候和尚回來了,你也可以過去學一下。這邊我嫂子接下去會新招幾個廚師回來,為新店做準備,到時侯光靠你們倆可是不夠了。」

聽到這話,老葛也笑了起來,讓他去學習說明了對他的重視。以後招新的廚師進來,起碼不會讓他被邊緣化。

「好了,你們先忙著,我去公司了。」

李方開車往公司方向開去,再快到公司的時候,不得不停了下來。

這條路上發生了車禍,倆輛車堵在了路口,再加上兩邊停著的車和圍觀的人群,車子到了這裡就開不過去了。

李方下了車來到了倆車邊上,剛才人群圍住了,所以沒看見裡面的情景,現在倒是看清楚了。

看樣子相撞的是一輛汽車和一輛電瓶三輪車,現在應該是汽車的車主和他的朋友圍著三輪車的車主說著話。

李方看了一眼后,就準備回到車上掉頭從另外一邊走。

可是看見了三輪車車主回頭以後,李方撥開了圍觀的人群走了進去。

李方也沒想到在這裡能遇到個老熟人,這個騎三輪車的青年名叫李強。因為是個早產兒,希望他長大後身體可以長得強壯點,就取了這個名字。

別看李強長得老氣,其實就比李方大了一歲,和李紹輝一樣,也是李方從小一起長大的發小。

不過和李方的懂事聽話頭腦靈活不同,李強從小就調皮搗蛋。上了初中之後,因為成績太差和打架被處分的緣故,留了一年級,反倒在李方上初三的時候和他成了同學。

只是沒有考上高中,就被李強的爸媽送去了學武,想讓武術學校的老師幫忙管教著,沒想到練了兩年因為和同學打架不小心打斷了人家的鼻樑骨被學校給退學了。

之後他爸媽買了村裡的房子到縣城裡面租房子租,在城裡的菜市場賣菜,李方之前去賣菜的時候還去光顧過。至於李強聽他爸媽說是出去打工了,沒想到卻在這裡看到他。

李方走上去,摟著李強的肩膀說道:「強子,你這麼在這,你爸媽不是說你出去了嗎?」

「是方子啊,沒想到在這碰到你了。我前天剛回來,今天幫我爸去運點菜,沒想到碰上了這麼一出。」

「你們倆要敘舊回去敘去,先把撞我車的事情先解決了再說。」

「你別血口噴人,明明是你撞的我,你還好意思讓我賠錢。」

「喲,你小子是想耍賴是吧?」汽車車主一說,他的那個朋友又圍了上來。「我告訴你,這可是我剛買的車,你要是不賠償我,看我們能不能讓你離開這。」

看著李強被氣的滿臉通紅,李方直接說道:「說不清楚就報警,叫警察過來,看警察怎麼定責!」又抬頭看了看四周,指著不遠處的一個治安監控說道:「那裡有監控,剛好對著這邊,有什麼一查監控就都清楚了。」

「就是,監控在那呢,你們自己右轉彎的時候碰到我了,我還沒找你們算賬,你們到先找我了。」

「他們撞的你,你有沒有事!」

「沒事,就是我三輪車被他們颳了一下,人被嚇了一跳。他們自己開車技術不行,反而賴到我頭上了。」

「那行,什麼都別說了,報警吧。強子,你打110報警,看看到時候誰陪誰的。你們也別走了,等警察來的。」。 上次婚禮,看到宋九月肚子上的紋身,給慕斯爵的震撼,已經不是感官,而是打心眼裡,心疼自己的女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