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且隨着這兩道吼聲傳出來的方向看去,只見遠處那裏,也正是有着一支強悍的軍隊朝着他們蠻族殺了過來。

這一支軍隊,也正是除去徐庶所佈置八門金鎖陣之外的那些軍士所組成的,他們可是早已在後方等待許久了。

之前看着徐庶所帶領着的軍隊,對着蠻族大軍無情的屠戮,這可早就是讓得他們迫不及待了起來。

而現在,他們也終於是如願以償了!

“殺光蠻族!讓這些蠻族人永遠都後悔踏入慶河郡這片大地之內!”

“殺啊,此戰必定清剿完慶河郡之內的所有蠻族!”

……

王賁和夏侯淵直接就是率領着大軍,向着蠻族大軍殺了過去。

凡是他們二人帶軍所路過之處,也盡皆都是一大片蠻族軍士的橫屍遍野!

“撤出陣法!全力殲滅敵軍!”

並且在這時候,位於八門金鎖陣法中心的徐庶,也是在暴吼了起來,他的手中也是立即就出現一把威勢極爲強悍的戰劍。

“咻!!!”

破風聲當即響起。

隨後,徐庶便是直接就化爲了一道青色流光,殺向了蠻族大軍。

而那些組成着八門金鎖陣的荊州和嶺南甲士,在得到了徐庶的軍令之後。

他們也是立即就撤除了陣法,開始跟隨着徐庶全力的殺向了蠻族大軍。

在這落風原戰場之上,到了這個時候。也是誰都無法改變蠻族軍隊的潰敗了……

陸晨他們已經是大勢已成,這慶河郡之內的蠻族必定敗矣!

而這時候,位於天空之上。

“啊!!!”


一道充斥着憤怒和痛恨的暴喝之聲,當即就是響動在了整個落風原上。

“慶河郡的人們,你們給我等着。要不了多久,我們偉大蠻族絕對會再次殺過來的!”

“到時候,我必發誓!今日你殺了我們蠻族多少人,他日我就必定就要以十倍報復你們!”

這些暴喝聲,也正是那一位蠻族的天武境強者所發出來的。

不過,他雖然言語如此惡毒。但他現在這個時候,也是早已清楚對於這場戰爭,他乃是無能爲力的了。


對戰敵方的韓清雪,他不過只能與之力敵,根本不能戰勝。所以他早就是把希望放在了自己的軍隊之上。

可是,他卻是無論如何都是沒有想到。他麾下的四萬大軍,面對慶河郡的兩萬軍隊竟然是敗了!

“是嗎?那爲何你不現在就來試試!”

此刻,天空之上,處於那位蠻族天武境強者正對面的韓清雪。

她也還是手持戰劍,一臉警惕着盯着這位蠻族強者。

因爲到了這種時候,如果這位蠻族真的瘋了話,要去對地面上的那些普通軍士出手,那也是有可能的啊。

所以她,也不得不如此警惕的盯着那位蠻族強者。

“現在試試?哈哈哈,你們放心吧,我還不至於這麼傻的!”

此刻,蠻族天武境強者對着韓清雪就是一瞥。

並且,他已經是把這位女子給在心中永遠的記下了。在來日,他定是要這位女子付出血的代價!

“所有還活着的軍士們,給我撤軍!”

終於,在這位蠻族天武境強者狠狠的盯了一眼韓清雪之後,他也還是發出了這樣的一道軍令。

就連他自己也是這樣,立即就是降落在了自己的軍隊之中,隨後便是帶領着這支殘軍撤退了開來。

蠻族此戰,參戰人數乃是達到了四萬餘人,可是他們還能安然走得回去的,卻是不到五千之人了…… 而這個時候,慶河郡一方的大軍之中。

所有的軍士盡皆都是停下了追擊蠻族軍隊,他們只是平靜的站在原地上,一臉嚴肅的望向了那些蠻族軍隊撤軍的方向。

更沒有一點其餘的喊殺聲,或者是慘叫之聲發出。彷彿整個落風原戰場之上,在此刻都是陷入了絕對的安靜之中。

就連剛剛從天空那裏下到地面上的韓清雪,她此刻也是自然的安靜了下來,只是輕聲的慢步朝着一位少年身影的方向走了過去。

而那道少年身影,他正是站在了慶河郡大軍的最前面方向。

在他的身後,也還有着兩位猛將和一位青衣男子恭敬的立於左右,就彷彿是這位少年最爲忠誠的衛士一般。

“呼——”

突然之間,一道長長的嘆息之聲發了出來,而這也正是出自於那位少年身影之口。

而就在這位少年嘆息完之後,他手中的戰劍竟是在一刻,直接就猛然的朝着天空的方向舉了起來。

“我慶河郡勝了!我慶河郡總算是勝了!!!”

緊接着,就又是一道宛如君王一般的言語,直接就是在每一位軍士們的耳裏響徹了起來。

吾日三嚇吾妻

“哈哈哈,我慶河郡勝了,我慶河郡竟然勝了啊!”

“我就知道,我們慶河郡是絕不會亡的!”

“對了,絕對不要忘了,那一位傳奇的少年啊!要不是他帶領如此強軍前來支援我們,我們怎能戰勝蠻族啊?”

“對!說的好,那位少年我記得,那些猛將對他的稱呼好像是叫做陸公?“

……

慶河郡大軍之中,一道道戰勝後喜悅的議論之聲,當即就是鋪滿在了整個戰場之上。

而這個時候,韓清雪也終於是走到了陸晨的身旁。

此刻,她的一雙美目都是帶着一絲別樣的感情看向了陸晨。

這位少年僅不過才十七歲左右,竟是就有着如此之強的統軍本領,和麾下如此強大的猛將和謀士跟隨。

在韓清雪所遇到過的,那些自稱是天火王朝練武天才的少年,與之陸晨比起來,那就完全像是雛鳥與同雄鷹一般。

雛鳥就是在怎麼飛,也是需要再過很長一段時間,纔有可能翱翔於天空之上的,並且這還是有可能!

而雄鷹則是隻需輕輕一展羽翼,便可一飛沖天,一覽天下之風光!

“陸晨,謝謝你了。”

終於,看着眼前這一道少年身影,韓清雪也是說出了這樣的一番話來。

其實,她本來是想說的更多的,但是卻不知爲何,到了陸晨的身前之後,她口中那些早已準備好的話竟是瞬間就說不口了一般。

而聽到這道韓清雪的聲音之後,陸晨也是立刻就轉過了身來,面帶着微笑的看向了韓清雪。

“ 韓郡守,既然蠻族已經撤軍了,那這裏我便是不能多待了,我還要率軍返回我的那三縣之地呢。”

陸晨的心中,其實在他完成上次的簽到任務之後,他就有些想要返回自己的三縣之地了。

在最先,陸晨他趕去蔭臺縣那裏的時候。他那本來乃是爲了完成自己的簽到任務而去的,因爲當時的簽到任務就是讓他去殺五千蠻族軍士。

不過,當陸晨成功的完成了簽到任務,也就是殺了五千蠻族軍士之後。他在那個時候,卻是真正的明白了過來。


蠻族與他們,乃是真正的死敵!

不是他陸晨光殺死了五千蠻族軍士,就是能解決問題的。 八尺之門

倘若他陸晨要是不來參戰,恐怕這慶河郡這片大地在不久之後,就將盡皆歸屬於蠻族了。

而如果真到了那個時候,那麼郡內的那些百姓,也自然會被蠻族所奴隸。


所以說憑此而論,他陸晨這次前來參戰,也是無論如何都會來的!不光只是爲了自己簽到任務纔來的而已。

不過現在嘛,既然蠻族大軍已經撤去。那麼陸晨也相信,在短時間之內蠻族大軍是不會再攻回來了。

既然如此,那麼陸晨也的確是該返回自己的地盤了呀,況且在這裏,他也並沒有什麼其他想要做的事了。

“返回三縣之地?你……你這要回去了。不用這麼急吧,再說對面的蠻族大軍,萬一還沒有真正的撤離呢?”

頓時之間,韓清雪竟就是開始慌了起來,連說話之聲都是開始急了起來。

並且,在陸晨剛剛說出自己要回去的時候,似乎她的心臟在那一刻都是猛烈的跳動了一下。

“蠻族沒有真正的撤離?哈哈,這話說出來,怕是你這個又是做郡守又是做將軍的,都是不相信的吧。”

“蠻族此次傷亡實在是太大了,足有三萬餘人。這還僅僅只是今日一戰的傷亡而已,他們可是還有着前幾天的傷亡,以及攻克那幾個縣城的傷亡。”

“而這麼多的傷亡,怕是已經讓得他們蠻族的那些頂尖強者感到心痛了吧?你就放心吧,一時半會兒他們是不會來了。”

此刻,陸晨倒是絲毫沒有看出韓清雪之前那麼說的原因。隨後,他還更是一臉認真的爲着韓清雪所解釋了起來。

而這個時候,站在陸晨身旁的徐庶也是微微的點了點頭,算是肯定了陸晨剛剛所說出的話。

因爲在他看來,實際情況也應該確實如此。畢竟,蠻族大軍想要深入天火王朝內部,可不是隻有他們慶河郡這一個突破點的。

在他們慶河郡的隔壁——嶺南郡,這裏也同樣是他們蠻族大軍的突破點。

只要蠻族攻破了嶺南郡,這天火王朝的內部之地也是會如同大門被敞開了一般,暴露在蠻族的視線之內。

“你說的沒錯,可是我……我……”

面對着陸晨這般認真的解釋,韓清雪在此刻也是有些難以言語了起來。

甚至,她在心中還更是對着陸晨,開始有着一些怨言了。

“什麼鬼呀!不過就是想讓你留下來一下而已,你至於這麼認真嘛,我又不會吃了你……”

不過,她的此番怨言也當然是不會對陸晨說出來的,只能是憋在心裏面了。

“唉,蠻族大軍雖然撤去,但仔細說來,也還是有着一個隱患之憂的。那就是你麾下的這些軍士,實在是太弱了!”

“弱的簡直就是如同天火王朝之內最普通的軍隊一般,而這樣的軍隊就想要與蠻族大軍相比?還是洗洗睡吧。”

突然之間,當着韓清雪的面,陸晨竟然就是開始搖起了頭來,並還對她的軍隊,做出瞭如此的評價。

而韓清雪此刻,也當然是有些感到不滿了。

她麾下的軍隊的確不強,比之陸晨麾下的軍隊差遠了,但那也不至於成爲了陸晨口中的“天火王朝之內最普通的軍隊”呀。

這種評價,她韓清雪乃是無論如何都不會認的。

於是,韓清雪便是當即開口,想要對着陸晨反駁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