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錯不錯,三人都到了啊…”顏晴從另一側通往山頂的小路走出,微笑道。

“啊…顏晴…師叔,你可總算來了…總該告訴我們爲什麼要這麼訓練我們了吧?”王恕依舊朝天躺在地上,脖子一擡,頭頂抵着地鑽,看着顏晴道。

對於師叔這個稱謂還不是很習慣,不過想着確實應該這麼叫,而且顏晴也沒有做過什麼對不起真人或者王恕一行的事情來,便也試着慢慢接受起來。

“嗯…我也不知道,我看小明就是這麼練的啊…你們…有沒有感覺到什麼…”顏晴好奇地問道。

“…”“…”應循和陸浩然識趣地閉上了嘴。

王恕瞪着眼睛不知道要說些什麼,想來可笑,三人就這麼傻不楞地聽憑顏晴安排,以爲還有什麼深意…

想着想着,不禁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如果燃血長生訣可以治療心理創傷的話,想必王恕應該也是個英年早逝的主兒。 王恕不知道最後自己是怎麼回的房間,第二天,當他醒來時,發現自己身上無一處不痠痛,兩隻腿重得像灌了鉛。

更難受的是,每邁一步,便如針扎,似有一條從小腿開始的電流,一直延伸到胯部。

便只得喚出夜魄,當撐杆用,不想沒走幾步,夜魄竟消失不見,王恕噗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王兄,要不用下燃血長生訣吧…看着樣子應該用不了幾年?”應循恰巧路過,便好心提議道。

“幾年?神特*幾年,我再多用用,你們就真見不到我幾年了。”王恕不悅道,從地上站起來,雙手撐在膝蓋上,一步一步地向前走。

原本他以爲只有自己命不好碰到了一個不太靠譜的師父,沒想到,這太乙八仙都一副德行啊…

他早就應該想到的啊…

真是說曹操曹操到,顏晴和姬玥靈正好經過,向王恕慰問道,“哎呀,恕兒,你的腿好些了麼?”

“不勞師叔費心,我自己能解決…”

“嗯,這就好,昨晚啊,我又想起來小明的另外一種修煉方法,要不你們試試?”顏晴一臉期許地說道。

“沒問題!下午一定準時到。”王恕強行站直,答道。

……

“就這樣,腰背要挺直,手要與肩同寬…恕兒,你的肚子太下去了!”山頂上,王恕和應循背上壓着同昨日差不多大小的石頭,雙手撐在地上,一上一下地做着俯臥撐。

雖然動作不是很難,但是揹着石頭連着做上幾百個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陸浩然這次被顏晴要求不得使用坤地,結果連三個都沒能做成,便是把腰扭了,到一旁休息去了。

待到王恕做完最後第一千個俯臥撐,面朝下平躺在地後,顏晴帶着好奇的眼光,問道,“怎麼樣,有什麼不一樣的感覺嘛?”

王恕,“……”

第三天,

“好就是這樣,再堅持一下,馬上就第十圈了…”顏晴站在山頂,看着揹着石頭來回在山上跑的二人大聲道。

陸浩然呆在一旁一手捂着腰,愜意地吃着一塊冰冰涼的西瓜。

十圈結束,王恕再次累趴在地,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

“怎麼樣,有感覺了嘛?”顏晴走近問道。

王恕,“……”

這樣的日子也不知過了多久,每天王恕和應循都會按照顏晴回憶的小明的訓練方式修行,每天結束訓練,王恕都累得跟攤爛泥一樣倒在地上,第二天再繼續。

陸浩然則在一邊看着,至於他這腰…王恕想着在他和應循發現小明之法的要領前,應該是不會好了…

畢竟西瓜那麼好吃…特麼這貨竟然還讓王恕用【泠月】幫他冰一冰,應龍叔知道了不知會怎麼想。

不過這幾天也不是全然沒有發現,起因是燃血長生訣並不會主動來恢復這種非身體損傷的傷勢,若不是王恕用生命換時間,面對這種非人的鍛鍊,一般人還真抗不下來。

有一天王恕實在太累,忘記恢復體力了,顏晴看到奄奄一息的王恕後,隨口碎了一句,“嗯…會不會對你們太嚴苛了一點,小明那時候也是當天累得不行,但是第二天就恢復如初了。”

王恕當時只是一愣,並沒有細想,晚上躺在牀上心疼地恢復體力的時候猛然驚覺!

殺到應循房間問道,“應循你累不累?”

應循斜着腦袋,說,“不累啊,我的身體本來就不能用一般人的常理來推斷。”

“不不不,你沒明白,是張小明!張小明!顏晴說他也是會累趴下的!” 王恕提醒道,“他不是混沌之體!”

經這麼一說,應循也瞬間滿腦子的疑惑。

要說張小明這功法,傳聞不在任何八大元氣之列,那應該和應循相似,體能遠超常人才是。

然後兩人又是完全照着小明當年的法子在修煉,這種程度,對於應循來說,根本不在話下,那可能有累一說。

那顏晴爲何會說小明也會累趴下呢?

回流大時代 :一直以來,可能大家可能都誤會了張小明,他根本就不是真人!或者至少,他還沒有到混沌煉體那一步!

“可是…那他那麼強悍的身體又是怎麼回事呢?”應循不解道。


王恕沉吟了一會,吐出四個字來,“人類極限”

當天晚上,夜風格外的清涼,回到房間的王恕不一會便沉沉睡去。

再次睜開眼,發現自己穿着一身黃色緊身衣,背後披着一件紅色的披風,不知爲何,頭上感覺有些涼涼的。

王恕稍稍甩了甩頭,朝山頂走去,一路上,顏晴、姬玥靈好奇地打量着他,眼睛不住地往上瞟。

楊初平見後,更是使勁捧着肚子,一手指着王恕的臉,整個人笑得眼淚都流了出來。

走在山間的小道上,一個個動物好奇地打量着,王恕本能地轉過頭看下爲何會這樣。

卻發現在他轉頭地同時,一道閃光恰巧照在了那隻松鼠的臉上,似是被着光嚇着了,一溜煙跑沒影了。

王恕不解地撓了撓頭…發呢?

臥*???

我的前夫有點渣 ,王恕愣在了原地。

畫面中的自己,成了一個禿瓢…

珠圓玉潤,油光噌亮的那種。

“哈哈哈~”一旁的小動物們發出人類般放肆的笑聲,向王恕聚攏過來。逐漸變成一張張熟悉人臉來,有姬無初、有應循、有陸浩然,個個表情誇張而扭曲,聲音尖細而魔性。

王恕頓時感覺天旋地轉起來…

“啊!!!!”猛地睜開眼睛,看着倒扣過來的桌椅,王恕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半邊身子掉到了牀下。


“呼…還好還好,原來是夢…”頭疼似地抓了抓自己的頭髮,驚喜地發現還在,長長嘆了一口氣。

等他把手放下來,看着掌心零零散散的十幾根頭髮,又不禁打了個冷顫,“不知道燃血長生訣能不能治禿頂…”

往窗外望去,時候尚早,王恕閒來無事便也朝山頂走去,不想陸浩然竟然已經到了那邊,腰見纏着厚厚的繃帶,怔怔地看着一旁的石頭。

“陸兄這麼早?”

陸浩然似是從沉思中驚醒,轉過頭看了眼,笑道“啊,早呀王兄。”

“你這腰還沒有好,應該好好休息纔是,犯不着起這麼早的。找張小明修煉竅門的事情交給我和應循就好了”

“嗯…也不盡然,這幾日我在一旁觀察,雖未像兩位那般切身體會,卻也從另一旁看出一些端倪。”陸浩然一本正經地說道。

“哦?說來聽聽。”王恕本欲將自己昨日猜測告知陸浩然,被這麼一說,起了興致,便暫時擱置一旁。

“王兄這幾日訓練,體能理應有所長進纔是。在下這些日子觀察下來,所負山石未變,王兄身子日漸壯碩,每日仍需用盡全力,爲何?

思來想去,應是出在王兄所習功法上。”陸浩然看了看王恕,繼續道,

“同我散功一樣,每一次用坤地,達到同樣的效果,所用的元氣量卻不盡相同,便總有一條是最優最省,而其餘則是多花了些。

王兄那如影隨形,便是將這幾日增長的多餘力道,用在了這裏。”陸浩然指了指王恕這些日子揹着的石頭,上面佈滿了成千上萬個手指印。

王恕也是一愣,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覺間用上了張小明的功法?

“啊,我還以爲是你可以自虐的呢?”應循不知何時出現在一邊,補充道。

於是乎,三人結合王恕昨天得出的推論,真相便明瞭了。

張小明利用瞭如影隨形,將不斷增長的氣力花掉,這樣使得自己無時無刻都處在一種挑戰自我的狀態中,以此來找到那個傳說中的【人類極限】。

至於是先有如影隨形,還是爲了【人類極限】而創造出的這套功法,就不得而知了。

【1】一拳超人 “我不要。”應循不帶猶豫地拒絕道,並往玄青看了看。


“嗯?爲什麼?這可能是最接近張小明當時情況的啊?又是混沌體,又會如影隨形。”王恕不解問道。

既然是要復刻小明,那麼就應該讓應循也修煉如影隨形,這樣纔可以最大限度的還原當時的情況。

“且不說如影隨形修煉需要時間,每個人的武道是不同的。”應循認真地說道。

“嗯…也是…”王恕摸着下巴,皺起了眉頭。

應循說的話不無道理,如影隨行是需要能夠一心多用的,王恕本來心思就比較活躍,加上現在又管了世界各地的風使,腦袋更加靈活起來,一心多用,招式偏重於紛繁之中的絕命一擊。

而應循現在的修煉之法需精神專注,武技大開大合,勝負一念間。

若是學瞭如影隨形,非但對應循沒有任何益處,還會動搖他武道的根基。

“道理是這樣,但是我總覺得哪裏似乎不對勁啊…”王恕不解地撓了撓頭,又想起了那個詭異地夢,悻悻然將手放了下來。

還刻意瞄了眼手心,呼…還好沒有。

見王恕斷了這心思,應循也長出一口氣, 想想王恕曾經講述過自己是如何修煉的,那如影隨形第一重可是在那胭花之地,“極限求貞”時才悟來的,應循本能地就想要拒絕。

‘開玩笑,真要學起來,天知道這隊長會想出什麼樣修煉的鬼點子來!不過爲何王兄可以在那種情況下修煉出來呢…好神奇啊..’

應循擡起頭,發現玄青笑着看着他,嚇得他驚出了一身冷汗。

王恕還在思索其他的辦法,東方鳶柔則在一旁看着,露出疑惑的表情,道,

“公子這般對事實的苛責怕不是入了【我執】,奴家且問,這普天之下,修得混沌和如影隨形的能有幾人?”

王恕一愣,隨機明白了東方鳶柔的意思。王恕一味追求完美複製張小明,卻失掉了【令天下真人都能修行】的初心。

天下能有幾個張小明?


……

“臥*,我的銅像怎麼少了一個!?”這天,楊初平如往常來到山頂修煉,想要看看自己現在的震雷可以點亮幾個銅像,卻愕然地發現,少了一個。

見陸浩然、玄青、東方鳶柔在一側的亭中休息,便問道,“吶,陸師兄,可看見誰偷了我的鼎?”

陸浩然默默地將頭轉向一邊,似是沒有聽到一般,東方鳶柔和玄青互看了一看,異口同聲道,“兩隻野猴。”

以爲兩位女士在逗他,楊初平想起前幾日的窘境,不由臉紅了起來,不好意思地背過身去,輕聲自言自語道,“什麼情況,這幾天怎麼一直在丟東西…先是衣服,然後又是銅像,也不知顏晴師父能不能再鑄一個…”

半山腰,應循揹着銅像,同前幾日的王恕一樣,臉漲得通紅,豆大的汗水不住地冒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