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遠處,一頭高達三米、渾身金光閃爍的殭屍靜靜的矗立着,一雙空洞的眼窩中散射着瘮人的幽光,正死死的盯着秦天。

秦天一下子驚呆了,感受到通靈屍王那如山如獄的浩瀚威壓,他興不起半點反抗的心思,彷彿一下子掉進了冰窟窿,脖子後的涼氣嗖嗖的往外冒。

甚至,他有種強烈的預感,此時即便自己用古傘隱身也逃不掉。

“嘿——嘿嘿,前輩,您是來取劍的吧?晚輩偶然撿到了您的隨身配劍,正打算給您送去呢——”

秦天硬生生的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臉,雙手捧起天鈞重劍。

“嗖!”

通靈屍王一招手,重達三千六百斤的天鈞重劍竟然被隔空吸走,瞬間到了它的手上。

秦天眼皮一陣亂跳,對於這頭通靈屍王更加畏懼,一動都不敢動。

通靈屍王雙手握住大鐵劍,一雙幽深的目光巡視了一番。

良久之後,它似乎輕嘆一聲, 穿成豪門警犬!巨萌!超凶! :“天鈞……已死,此劍非彼劍……”

秦天一聽這話,不由得打了個哆嗦,連忙解釋道:“不不不!前輩,這絕對是您的天鈞劍,晚輩絕沒有動手腳——”

砰!

一聲重響,大地搖晃了一下。

卻是通靈屍王又將天鈞重劍扔到了秦天腳下,轉身大步離去。

臨走時,它留下一句話:“守護……楚家!”

“呃?”

秦天臉色一愣。

這頭屍王將天鈞重劍送給我了?讓我守護楚家?這是什麼情況!

這時,一個困擾他已久的問題,突然浮現在他的心頭,他忍不住大聲問道:

“前輩,你——你到底死了沒有?”

通靈屍王腳步不停,頭也不回,魁梧如山的身影漸漸消失在了墓林之中。

許久之後,天空中才傳來一個沉穩厚重的聲音:

“我已死,但總有一天……我會歸來!”

死了?還會歸來?

秦天呆立原地,失神久久。

傳說中的一些巔峯強者,肉身可毀,神魂可滅,但戰靈卻能與天地共存,長生不滅,難道這是真的麼?

只是,那還是原來的自己麼?

突然間,秦天有種強烈的衝動,他要努力修煉,以求某一天能達到武道極巔,去探索那浩瀚飄渺的長生之謎。

……

天色漸漸亮起,東方浮起一絲魚肚白。

秦天進入了城門,悠然的行走在大街上。

僅僅是一夜之隔,他整個人已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變得更加神采飛揚,目光中閃耀着自信的鋒芒。

對於武者來說,自信來源於絕對的實力,這一點毋庸置疑。

就在今天之前,秦天還有些擔憂雲劍青、凌劍、楚玉軒這些強勁的對手。

但現在,他實力暴漲,已然不懼來此同階的挑釁!

甚至,他隱隱有些期待,畢竟在通往武道巔峯的路途上,一個人太過寂寞,需要大量的踏腳石,來給自己添光增彩。


明天就是逐鹿大會了,許多年輕武者都早早的走上街頭,採購一些大會所需的材料和裝備。

大多數的店家也都早早開門迎客,大街上熙熙攘攘,十分熱鬧。

“處理天鈞重劍的材料,我已經有了天陽水,還缺少龍溪晶和靈湖砂,嗯,找家店問問吧。”

秦天想了想,便走進了一家剛剛開門的武者商鋪。

“這位公子,歡迎光臨敝小店,不知您需要點什麼?”一個正在掃地的老頭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

“掌櫃,有沒有龍溪晶和靈湖砂?”秦天問道。

“呃,這個——”

老頭稍作思索,歉然笑道,“公子,實在抱歉,這兩種東西我們店裏都沒有,要不您再去別的商家看看吧!”


“嗯?”秦天微微皺眉,道,“這兩種東西很少見嗎?”

“這倒也不是,只是這兩種材料太過偏門,用得着的地方太少了,基本上是想買的買不到,想賣的又賣不出去,我們這樣的小店都不收的,老朽建議您去城裏最大的萬隆商行碰碰運氣吧!”老者道。

“哦?多謝掌櫃了。”秦天轉身走出了店鋪。

霸道皇叔該吃藥了 ,對面一家店鋪大門敞開,一道人影被推搡了出來。

“一塊二兩重的龍溪晶竟然要賣一百元晶,你窮瘋了吧?現在白送都不收了!快點滾吧!不要耽誤我們做生意……”那店夥計罵罵咧咧的道。

“喂喂!你們怎麼不講理?我這是上等龍溪晶,以前有人給我二百元晶都沒捨得賣呢!”

“……”

秦天眼睛一亮,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啊!


他快步走到了那名被推出來的漢子近前,問道:“你有龍溪晶賣?”

這是一個賊眉鼠眼的傢伙,一看就是個狡猾貪婪的角色。

他擡頭看了看秦天,突然小眼睛放起了光彩,興奮的道:“咦!你想要啊!太好了!我這可是上等龍溪晶,只賣五百元晶,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尼瑪——”

秦天一瞪眼,頓時生起一股打人的衝動。 一塊二兩重的龍溪晶,剛纔一百元晶都賣不出去,現在賣給自己卻要五百元晶?

當自己是冤大頭麼?

秦天深吸了口氣,對付這種貪得無厭的傢伙得出點歪招才行,他冷冷一笑,道:

“實不相瞞,其實這龍溪晶是給我家大小姐買的,可惜她只給了我二百元晶,我還是去商行看看吧。”

話落,秦天毫不猶豫的轉身就走。

“呃?”

那傢伙臉色一愣,他好不容易碰上一個需要的,哪能輕易放過?趕緊喊道:“喂喂!你等一下!算了,今天我張大毛就吃點虧,二百元晶賣給你了!”

秦天心頭暗笑,但腳步依然不停,頭也不回的道:

“二百元晶那是大小姐給我的價,其中的一百元晶早已進了小爺的口袋,至多給你一百元晶,愛賣不賣!反正萬隆商行也不遠,小爺多走兩步,說不定還能省下不少錢呢。”

“你你——你這傢伙也太貪了吧?”

張大毛追上來,十分惱火的數落道,“你家大小姐一共給了二百元晶,你竟然一下子就貪一半?這簡直比我張大毛還黑啊!”

“幹你屁事?不賣就別擋道,小爺忙得很!”秦天牛逼哄哄的道。

“賣!誰說我不賣了?一百元晶,給你了!”

張大毛十分肉疼的拿出一塊橙黃色的晶體遞給秦天,一臉的憤憤不平之色,彷彿秦天貪得是他的元晶似的。

“算你運氣好,若不是遇上小爺,說不定你下輩子都賣不出去,給你!”


秦天掏出一百元晶扔給了張大毛,將龍溪晶塞進了懷中,轉身離去。

張大毛對着秦天的背影,憤憤的輕哼道:“應該是算你運氣好纔對!萬隆商行也不一定能找出這麼極品的龍溪晶!媽蛋!誰家大小姐攤上這樣的手下真是夠倒黴的……”

“極品龍溪晶?極品龍溪晶在哪?”

突然,一個急切的嬌呼聲響起。

張大毛只感到眼前一花,一張千嬌百媚的臉蛋便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這是一名身着公主裙的絕色少女,生的肌膚如雪,眉目如畫,兩片紅脣嬌豔欲滴,身段玲瓏高挑,美豔不可方物。

最惹眼的是她的一雙挺拔酥胸,幾乎漲衣欲裂,隨着移步暗濤洶涌,不經意間就能撩動男人的敏感神經,令張大毛一下子看直了眼。

“喂!問你呢!極品龍溪晶在哪?”少女秀眉蹙起。

“啊?極品龍溪晶剛被我賣掉了,就是給了前面那個傢伙,姑娘你可以給我留個聯繫方式,我張大毛今年二十八,尚未婚娶,家裏有田有房,等我下次有了龍溪晶可以找你……喂喂!”

張大毛話瞪着一雙色眼,剛想跟少女套下近乎,可話還沒說完,那少女已經去追秦天了,令他悵然若失。

仙女抽獎系統 ,但他也懶得多事,接下來打算去萬隆商行看看有沒有靈湖砂賣。

但下一刻,那少女卻追了上來,擋住了他的去路。

“喂!你等一下!”

少女一雙妙目盯着秦天,傲氣十足的道,“拿出你的龍溪晶,給我看看!”

這少女似乎出身不俗,天生就帶有一種高高在上的氣質,不經意的帶給人一種盛氣凌人之感,她的修爲也不弱,已經達到了靈元境後期。

不過,秦天最近已經見識過不少大人物了,就連堂堂極樂劍道少主都被他收爲了奴僕,豈會怕了一個不知從那冒出來的嬌貴小姐?

他眼中的驚豔之色一閃即逝,視線從少女的胸前移開,瞬間恢復了常態,淡淡的道:

“龍溪晶是我的,我也不打算賣,所以你也沒有必要看,請讓一下,我很忙的。”

少女臉色一沉,呵斥道:“大膽!你——你知道我是誰嗎,膽敢如此——”

秦天懶洋洋的笑道:“你是誰我沒興趣知道,反正又不是我媳婦,所以也沒資格管我,讓開!”

“混賬!你竟然調戲本——”

少女不由的俏臉一紅,杏目冒火。

她從小出身高貴,天賦出衆,周圍的人哪個不是對他恭恭敬敬,戰戰兢兢,唯恐惹她不虞,今天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敢拿自己開玩笑!

秦天卻是絲毫不懼,嘴角冷笑殷殷,他突然發現這小、妞生氣的樣子似乎也算挺順眼的,忍不住隨口打擊道:

“嘿嘿!你真會開玩笑,你雖然有幾分姿色,但比我家大小姐差遠了,簡直猶如螢火比之皓月,小爺我放着我家大小姐不去調戲,會調、戲你?行了,別自作多情了,小爺忙得很,懶得跟你瞎耽誤工夫。”

話落,秦天轉身繞過了少女,便要離去。

“你——你這個混蛋,給我站住!”

少女掐着***,氣鼓鼓的嬌斥道,“快告訴我!你家大小姐是誰?我要去親自見見她!我纔不信我會這麼差勁——”

“天羽,你在跟誰說話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