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大人的手段當真是令人震撼啊,一擊出手,居然可以產生如此強悍的殺傷力。

冷酷男魔戈此刻嘴巴也是不自覺張大,而他自己卻沒有任何察覺。

原來,這才是統領大人真正的戰力么?果然強悍到令人靈元神抖啊!看來選擇跟隨大人,當真是一個明智的選擇呢,說不定連血祖大人也沒咱們統領厲害。

想到這裡,冷酷男點頭,似乎對自己的判斷極為滿意。

水原暗中伸手掐了自己一把,疼的齜牙咧嘴,不過這傢伙心中卻是陷入到了極度興奮之中。

「唔,統領大人這麼厲害,如果出手幫幫咱們,是不是也能讓我提升進入到血皇層次?嗯,我覺得這事情大有可能啊。」水原美美的想著,血皇啊,如果真的可以達到這種境界,那可就當真是完美了。

輪左與疊山兩個傢伙最為丟人,此刻目光火熱落在蕭晨身上,嘴巴裡面差點就要留下來口水,看樣子如果不是身邊的默查目光惡狠狠瞪著他們,這兩個傢伙就要跑上前捏捏統領大人的身體了。

這麼厲害,究竟是不是一隻怪物啊。

嗯,這點倒還真的有些可能。

蕭晨無奈搖頭,對這五人的視線他把口水擦一擦,否則我保證你們日後什麼好處都得不到。」

兩個傢伙聞言面色頓時一變,一身肅然正氣,典型的軍人楷模模樣。

蕭晨無奈,擺手道:「清理戰場,將死傷兄弟屍體集中焚化,然後我們馬上離開這裡。」

說道正事,蕭晨面色化為嚴肅。

「是,統領大人!」雖然已經脫離了尼龍軍團,但眾人稱呼間還是喜歡叫蕭晨統領大人,或許這已經是他們的一種習慣,到死也不會有半點改變。

蕭晨站在戰場邊緣,眉頭微微皺起,顯然正在思索某些事情。眼下已經確定身份曝光,雖然今日他依靠族紋神通勉強度過一劫,但既然是最高層次血祖出手,想必還會有其他後續手段,看來以後的時間恐怕不會太過平靜啊。

戰場上四方戰將八萬敵軍身體盡皆完整,甚至連體外盔甲也沒有受到半點破壞,但他們的元神卻已經被徹底碾碎,沒有半點存活。

麾下戰士都是戰場老手,收拾整理極為快速,將血晶儲物袋等物品收集起來耗費不了多少時間。至於敵人的屍首,抱歉他們還沒有那麼大度,不虐屍已經很不容易了,還想讓他們收屍,門都沒有。

眼下脫離了尼龍軍團,物品無法得到補給,所以在默查的帶領下,這一番搜刮極為徹底,除了一件遮擋身體的薄衫,所有可以利用的東西被全部拿走。

看著宛若被土匪洗劫過的滿地屍首,蕭晨訝然,隨即苦笑搖頭。

「大人,已經全部收拾妥當了。」默查恭謹施禮。

五萬戰士靜默而立,目光看向蕭晨透出無盡敬畏。從今日起,他們的命運便已經與大人徹底聯合在一起,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蕭晨點頭,猛然揮手,「走!」

咻!

破空聲中,五萬大軍緩緩加速,沖入荒原深處消失不見。 墨輸般身影包裹在血光內,風馳電掣呼嘯前行,速度快若奔雷。此刻他面色微微發白,眼中神色雖然看去平穩,卻依舊難掩起眼眸深處那份驚怒。

身份毫無預兆暴露,讓他根本沒有半點反應機會。

但此人畢竟是墨家修士首領,本身實力極為強悍,雖然無法正面硬撼血皇強者,但憑藉精妙機關獸、傀儡等物想要脫身卻並不難。也正是因為如此,在面對重重大軍絞殺中,他才能帶領墨家修士殺了出來。

可即便如此,墨家依舊有十一人在戰鬥中被強行擊殺。畢竟軍團合擊,千人隊爆發出的戰力強橫無比已經足以讓轟殺血王等級存在。

「師兄,我們現在應該怎麼做?」身後墨家修士開口,面色蒼白,顯然心中極為恐懼。

在這會戰之地各方部落大軍駐紮,他們想要逃走恐怕是千難萬難,一旦落入大軍圍殺之中,任憑你有天大的手段也要被硬生生磨死。

墨輸般聞言眉頭緊緊皺在一起,低聲喝道:「怕什麼,我等進入血脈之地便要做好任何準備,即便喪命也好是自己的選擇。」

「況且眼下局面你我盡皆清楚,雖然危險但謹慎小心一些未嘗沒有全身而退的可能。」

數名墨家修士面上流露出尷尬之意,經過方才一番兇猛搏殺,眼睜睜看著身邊同族修士死去,自然讓他們心中不可逆止生出驚恐之意。此刻經墨輸般怒喝,一個個倒也勉強冷靜下去。

他們實力盡皆在元嬰層次,作為家族佼佼者,全力出手戰力無限逼近血王無敵,若是幾人聯手,只要不是運氣太差撞入大軍圍困之中,或許真有機會從此處脫身。心中生出這般念頭,數名墨家修士心神緩緩冷靜下去。

墨輸般心中微鬆了口氣,此刻情形危急,若是自亂了陣腳,那當真是必死無疑。

並非他心中不怕,而是不能。

此刻墨輸般深深吸了口氣,目光閃爍片刻,隨即抬首,向會戰之地深處望去,前途茫茫,但他眼眸內卻是充斥堅定之色。

「走,我們繼續深入!」

言罷,帶領其他墨家修士呼嘯而去。

但在前行中,數人已經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一旦出現變故也能瞬間察覺加以應變。

###################################

「大哥,這次十五名弟兄死在熾火軍團手中,這個仇我們不能不報!」

「該死!該死!明明隱藏的極好,每位族人都十分謹慎小心,但為何會暴露了身份!」

「眼看就能完成任務全身而退,卻突然出現這種事情!姬成、姬雲兩位大哥全部死在了方才的絞殺中!」

「該死的熾火軍團!」

面對存活族人的咆哮低吼,姬落冉面色陰沉,卻一言不發。他心中非常清楚,這種表現是因為他們怕了。

當然怕!

即便是他想到方才的瘋狂絞殺,背後也是忍不住冒出密密麻麻一層冷汗,要不是他身上帶著數件老祖臨行前賜下的大威能寶物,恐怕此次也無法全身而退。

正是因為明白這點,他才沒有阻止。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讓他們將心中的恐懼發泄出來,否則鬱結於心中,反而更加不妙。

片刻后,待到眾人心緒稍稍冷靜一些,姬落冉抬首,沉聲道:「若是發泄夠了,那便馬上冷靜下來,想想接下來應該怎麼辦,至於為何暴露了身份或者想要向熾火軍團討還仇怨,也要我等先保住自己性命再說。」

「記住,接下來的情形會更加危險,所以我們要小心謹慎,任何人必須遵從命令,否則休怪我不顧同族情誼,出手無情!」

姬落冉森然開口,語態冷冽,殺機流露。

數名姬家修士頓時心中凜然,他們雖然實力不弱,但比較姬落冉還是有著不小的差距,此刻在這無盡無比的會戰之地,身份暴露后他們自然要跟隨最強之人才有可能保住性命。

「大哥放心,我等以大哥馬首是瞻,絕不敢違抗。」

姬落冉點頭,此刻眉頭緊緊皺起,顯然正在快速思索某些事情。

片刻后,此人抬首,凝重道:「我等身份曝光,圍殺一方卻是熾火軍團,這便說明咱們的事情很有可能已經被整個血脈之地所有部落知曉,又或者,這本身便是一個天大的陰謀。」

「我等六古族修士進入,部落會戰便恰好開始,此事我早已察覺到不妥,現在想來,這或許就是一盤巨大無比的棋局,以整個大陸為局,十一部落千萬戰士為子,為的竟是將我等六族修士全部引誘來此,然後經過某種甄選之後,再出手斬殺。」

「若當真如此,恐怕我等此刻仍舊在棋局之中。」

姬落冉也被自己的想法震驚,至於其他姬家修士更是一個個面色慘白,身體一陣僵直。

「前進,繼續深入會戰之地,若此刻我等歸返必然會受到十一部落聯合絞殺,能夠布下這般巨大棋盤的存在,想必自然有手段驅動他們。」

「既然這樣,我們便不能回頭。」

「出發!」

姬落冉低喝,隨即體外血芒微閃,帶領數人呼嘯離去。

###########################################

血光劃破空間,瞬間而過。

十數人飛快駕馭遁光前行,為首者乃是一名女子,此刻雖然面色堅強,卻依舊難掩心中那一絲悲傷。

這女子,正是雲家雲翎。

集結雲家修士,在方才軍隊絞殺中隕落大半,能夠隨她一起脫身的進階是實力不俗又有幾分運氣在內的族人,想到毫無預兆隕落的族人,雲翎心中便是認不出瀰漫淡淡悲傷。

但此刻,這股悲傷卻是被她強行壓下。此刻不是悲傷之時,身為家族修士在血脈之地首領,無論面對任何情況她都不能露出怯弱姿態,否則如何帶領族人脫身。

經歷搏殺后,雲家修士此刻盡皆面色蒼白,但目光落在面色而沉穩的雲翎身上,心中忍不住生出淡淡羞愧,連雲玲小姐都還能保持鎮定,他們一群男子豈能丟了臉面,否則還有什麼資格妄言追求雲翎小姐。

正是因為這樣,隊伍中不安情緒竟是飛快消失。看著目光重新恢復沉穩的家族修士,雲翎心中暗暗慶幸,若是他們當真陷入驚懼,非但於事無補,只會讓局面更加危險。

「羽翎小姐,現在身份曝光,我等雖然勉強逃過絞殺,但想必他們絕對不會就此罷手,不知接下去咱們應當何去何從?」

說話者乃是雲家一名旁系子弟雲動,但此人體內血脈卻是罕有的精純,修鍊天資上佳,在雲家年輕一輩中也算是出類拔萃的人物。關鍵一點在於,他是雲翎的追求者之一,據說也是最有可能成功的一個。

雲動聲音落下,頓時將其他雲家修士目光吸引而來。眼下這種危機情形,他們確實需要一個明確前行方向,否則剛剛恢復的士氣很快就會在再度慌亂潰散。

這點,雲翎心中顯然已經有所預料,此刻聞言美眸微閃,淡淡道:「局面已經明了,我們別無選擇,只能繼續前進,或許運氣好些能故躲過此次劫難。」

雲動點頭,顯然這點他也已經想到。

至於其他雲家修士,此刻雖然勉強恢復了平靜,但腦子依舊是亂鬨哄一片沒有半點思考能力,見雲翎小姐與雲動二人盡皆同意,他們自然沒有意見。

#################################

進入血脈之地六大古族修士絕對沒有善於之輩,個個精明萬分。此刻透過這場突如其來的圍殺從中察覺到了一絲絲隱藏極深的陰謀味道。

所以,不約而同下,各族存活修士同時開始向會戰之地深處行去。

按照這種趨勢,或許用不了多久他們就可以在某處聚首。。。 蕭晨作為年輕一輩中拔尖存在,自然不會落後,眼下將四方戰將圍殺破去之後,他不敢有半點遲疑,馬上帶領麾下五萬戰士急行軍離去。

可五萬軍士,在會戰之地目標極大,非常容易被人發現,所以蕭晨略微遲疑后,心中最終有了決定。

默查、魔戈和疊動等人看著面色嚴峻的統領大人,心中也是一個勁的犯著嘀咕,看大人的面色似乎有些不太好啊,既然這樣還是少開口,有什麼事情就等大人吩咐好了。

蕭晨沉吟片刻,隨即抬首,沉聲道:「放棄一切抵抗,無論等下出現何事,心中都不可有抗拒之意。」

「是,統領大人!」

雖然不知究竟是怎麼回事,但面對統領大人的吩咐,默查等人沒有半點遲疑。

反正統領大人絕對不會害他們,既然如此自然不需要擔心。

蕭晨元神掃過,心中微微點頭。下一刻,他雙手猛然伸出,瞬間化為一團虛影,無數符文瞬間凝聚而出,向每一名麾下戰士眉心落下。

符文看似相差不大,但複雜程度絕不相同。實力越強,則眉心符文越複雜,反之則要簡單一些。

落下,融入,契合。

蕭晨面色微微發白,即便身為左眉道場少主,但眼下一次性為近乎五萬戰士融入道場道紋,對他元神也是一種極大的損耗,不過好在過程極為順利。

符文融入,默查等人只感覺心中對蕭晨更加敬畏了幾分,好像元神中多出了什麼東西,但憑他們感應卻沒有任何發現。

面對眾人不解目光,蕭晨並未開口,此刻揚手,麾下戰士身影瞬間消失,被盡數收入左眉道場之中。

做完此事,蕭晨一步邁出,身影隨之消散。

一枚黑不溜秋的石子「啪嗒」掉落地面之上,此處頓時陷入一片死寂。

左眉道場。

默查、魔戈等人面色震撼,眼前一花便好像斗轉星移一般,視線再度恢復,他們已經來到一處完全陌生的地方。

黑色石門,黑色圍牆,冷冽透出肅殺。

軍營的氣息!

從這黑色石門內散發出來的兇悍意志,讓默查、魔戈等人無比熟悉,只是這股氣息實在太強,尼龍軍團與之相比也要遠遠遜色,而這,僅僅是透發出極其微弱的一絲。

就在眾人驚疑不定時,蕭晨身影自虛空之中。

「大人。」

見蕭晨出現,魔戈、水原等人心中最後一絲擔憂消失,或許這也是大人的手段吧。

蕭晨微微點頭,將眾人心中疑惑盡數看在眼中,此刻略微沉吟,道:「你們眼下在身在我持有某件空間至寶之中,這石門後有著兵甲修鍊之道,具體我無法得知太多,你們可以進入其中學習修鍊。」

「但切記不可冒進,若是機緣不到莫要強求,否則便會有性命之危。」

默查聞言張了張嘴,此刻剛欲開口,蕭晨擺手將他打斷,淡淡道:「我知道你們想要跟隨在我身邊,但此刻會戰之地出現了重大變故,危機無比,若你等尾隨與我目標實在太大不利於隱藏行跡,一旦落入大軍圍困之中,後果不堪設想。」

「因此你們留在此處好生修鍊,待日後修有所成,也算是我手下一張底牌,可以在救命之時使用,但眼下尚且不是時候。」

默查沉吟,隨即恭謹施禮不復多言。

蕭晨點頭,道:「此處一月外界一日,我希望你們可以把握好機會努力修鍊,若是可以得到石門后的傳承,便可在日後隨我縱橫諸天萬界,莫可匹敵!」

「你們,不要讓我失望!」

言罷,蕭晨毫不猶豫轉身,一步踏落身影消失不見。

此處一月,外界一日?三十倍的時間流速!

待到反應過來,疊動、輪左等五名萬夫長瞬間傻眼,隨即心中徹底火熱起來。難怪統領大人如此年輕就應經有了眼下這般驚天動地的實力,原來手中居然掌握著如此至寶!

五名萬夫長眼中齊齊冒出火熱之色。

默查最先反應過來,輕咳一聲,淡淡道:「方才統領大人的話你們也聽到了,這是大人因為我等忠誠賜下的天大造化,切莫有半點放鬆。」

「剛才大人說,似乎咱們眼下的修為有些不夠呢?」輪左目光微閃,摸著腦袋說道。

水原聳肩,無奈苦笑,「是有點弱啊,如果不是大人在,以咱們的實力恐怕早就被人殺死了。」

「大人說這石門後有非常厲害的傳承,看來咱們要進去闖一闖了。」疊動眼底充滿熾熱,口水差點沒有流下來。以統領大人的身份尚且如此看重的東西,恐怕絕不簡單。

顯然,此刻眾人心中盡皆生出了這種念頭。

「走。」魔戈酷酷開口,面色沒有發生半點變化。

默查點頭,率先邁步,魔戈、水原、輪左,疊動四名萬夫長尾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