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買只賣的話,傅雲總覺得不夠地道,所以把買符紙的錢一起遞過去,先混個臉兒熟。

店夥計收起靈石,接起靈符一看,不由眼前一亮。

這符文的筆風跟那邊陳記書店老闆很像啊,難不成是他新招的徒弟?擡眼端瞧這位顧客,左手裏還捏着一本書,正是陳樺著的那本制符經驗。

傅雲不知道自己已經被誤會了,也不知道這店夥計是啥身份,跟陳老闆是朋友還是仇人。他現在最關心的就是,自制的土盾符到底能賣多少錢。

“這靈符還不錯,可惜靈氣層次不夠。這樣吧,兩張靈符按一枚下品靈石算,另外我們店可以多送您兩張符紙。”店夥計眼珠子一轉,就算好了帳。

傅雲一聽,果然和陳老闆說的一樣。

“好!靈石就不用給我了,直接給我二十七張符紙就好了。”

四枚下品靈石買二十張,加上剛纔的一枚再買五張和送的兩張,正好是二十七張。這種小帳,傅雲根本不需要仔細計算,隨口就來。

“好嘞!”

能多賣幾張,店夥計自然是求之不得,麻利地就給包了起來。

接過了二十七張符紙,傅雲並不着急走人。湊到店夥計近前打聽道:“對了,請教下在下品靈符裏,哪種攻擊力最強?”

店夥計一愣。

怎麼陳樺連這個都沒教他?難道我想錯了,其實不是他徒弟?

店夥計心思急轉,但是臉上看不出任何變化:“五行之中火系攻擊最爲爆炸,所以對應到下品攻擊符中,當屬猛火符的攻擊力最強。不過雖然威力強大,消耗卻也是最快的,一張猛火符全力一擊之後就直接報廢了。不像其他有些符文可以多次使用。”

傅雲連連點頭,這位店夥計看着其貌不揚,講解得倒是真詳細,業務素質非常不錯。

“原來如此,那你們店的猛火符,還麻煩小哥給推薦一下。”

“這邊請。”

說着店夥計做了個請的手勢,領着傅雲走到了一處貨架前。

傅雲擡頭望去,貨架上擺着好多下品靈符:土盾符、落雨符、纏絲符、木槍符、猛火符……

光是傅雲想要的猛火符就有五種,是由不同的渠道來的,價格還都不一樣。

“您不管是爲了防身,還是爲了制符參考,我都建議您買貴一點兒的靈符。”店夥計熱情的推薦着。


要是換了別人,或許覺得店夥計是在宰客,但傅雲可不這麼想,他好歹也是半個制符師了,靈符的好壞還是能看出個大概的。

那種四枚下品靈石能買五張的猛火符,看符文規整度真是不怎麼樣,顯然是新人練手畫的,效果肯定要差不少。

而一枚下品靈石一張的猛火符,看上去就跟專門靈符店賣的基本一樣,屬於標準版的猛火符了。

再上面,也是最吸引傅雲的,便是兩枚下品靈石一張的猛火符,比標準的猛火符貴了整整一倍。

有句話說的很對,好貨不便宜,便宜沒好貨。

雖然自己也沒錢,但傅雲非常認可這句話。

既然仿製,那就得模仿最好的。

“兩枚下品的那種,給我來一張,哦不,兩張都要了吧。”貨架上這份價格最高的猛火符,一共就只有兩張,傅雲考慮一下還是全都買下了。

這麼好的東西,只能我來仿製,萬一被別人仿製去了豈不是擋了我的財路,這可不行!

傅雲心中邪惡地想道。 對於傅雲這個選擇,店夥計顯然很滿意,屁顛屁顛兒的把兩張猛火符從貨架上去了下來,伸手遞了過來。

“您這眼光真是毒辣,好東西絕對不一樣的。我跟你說,剛纔有個人就差多了,花了四枚下品靈石買了五張那種劣質靈符,看腰牌也是你們清澄派的雜役弟子,還是老弟你有眼光啊!”

店夥計不失時機的誇讚傅雲的決定。

看那店夥計笑的那麼雞賊,傅雲不由暗暗腹誹:自己不會是被宰狠了吧。

掏出四枚下品靈石,傅雲不禁有些肉痛。

不過就當是先期投資的,要想致富總得先投點錢的。

心中暗暗祈禱着,這次仿製猛火符可千萬要成功,不然虧到姥姥家了。

想要的東西都到手了,傅雲也就不多做逗留,出了百靈閣,跳上蒲扇迅速地往回趕。

太陽當空照,朝着地面盡情地揮灑着熱烈的光線,傅雲發現他還是頭一次大白天的往回飛。以往帶着白靈巖雞逛游到市場就傍晚了,交易完了就是晚上了,都是趁着夜色回去的。

而且以往帶着白靈巖雞來的時候都是小心駕駛,回的時候天就黑了,還真沒好好注意這山腳下的景色。現在看下去可真夠熱鬧的。

只見各式各樣的人行色匆匆,有到市場兜售東西的,也有正在離開的。還有居住在附近的修士,帶着一家大小逛着玩兒的。

有時候覺得散修也挺幸福的,雖然沒有門派勢力依靠,但是自由自在的,少了不少束縛。

倏然間,傅雲看到下面有個熟人正在匆忙趕路。

“咦!下面正在趕路的那個人背影看着好眼熟,不就是長年跟着邱鳴的那個跟班嗎?”

傅雲不禁想到方纔店夥計說過的話。

難道剛纔店夥計說的,買了廉價猛火符的人就是他?

但仔細想來又覺得有些不對,以他的收入水平,就算是最便宜的靈符也買不起。


算了,還是不管那麼多了。

傅雲端坐在蒲扇上,掏出了陳老闆給的那本書翻看起來。

這架勢,遙遙看去還頗有幾分高人的味道。

比起傅雲來,下面趕路的王成可就慘得多了,來給邱鳴跑腿兒買靈符不說,也沒個飛行法器,這一路雖然用了疾行符,又哪能比得上坐在飛行法器上的傅雲舒服又快捷。

唯一讓他心情舒緩的,便是那百靈閣有便宜靈符,五張猛火符加五張土盾符本該花十枚下品靈石,結果只花了八枚就買到了。

爲了讓邱鳴闖八寶機關塔成功,邱林給了邱鳴十枚下品靈石讓他去買靈符。這些靈石對於外門弟子根本不算什麼,但對於雜役弟子來說就是一筆鉅款了。

也就是傅雲這種會做生意又擅長開發業務的雜役弟子纔敢花十五靈石去買法訣,就連猛火符都買二靈石一張的,在雜役弟子當中真不是一般的壕。

王成雖然抱怨着,心裏其實在偷着樂。

光跑個腿兒就賺到兩個靈石,多虧邱鳴那草包懶得要死,自己纔有這個機會。

端坐在蒲扇上的傅雲,翻開這本書,循着目錄很快便找到了有關猛火符的介紹。

猛火符,下品攻擊符。激活後投擲出去,便會形成球狀火焰攻擊敵人。攻擊距離三十尺,屬於一次性消耗品。一旦使用後,靈符就會徹底消失,無法回收。

由於火屬性是五行之中最不穩定的,因此製作猛火符的難度也比同品級其他屬性的靈符要大不少。下筆時注意靈氣一定要均勻,否則很容易失敗。失敗時可能產生爆裂效果。

看到此處傅雲心裏有點兒數了,怪不得自己買的兩張張猛火符值二下品靈石。原來猛火符這麼不穩定,製作過程中不敢全力灌入靈氣。

不過印章可沒有這個毛病,只要刻製成功了,一章蓋下去就可以全力灌入靈氣了。絕對不存在靈氣不均勻這一說。

俗話說,書中自有黃金屋。

書這東西果然是寶貝,陳老闆這本書籍裏,不但有講到制符方法,還講到了很多需要注意的細節。

傅雲甚至還考慮,有了這本書,《靈符初窺》的玉簡還有沒有必要買。

不過考慮再三,覺得還是有必要買的。很多靈符的符文他都還不認識,要是挨個照着書學要耗費不少時間。而玉簡這種東西,往額頭一拍就全知道了,要方便很多。

收起了書,傅雲在蒲扇上打坐調整了一番狀態。

制符是個累活兒,即便是仿製也不輕鬆。蒲扇雖然不寬,好在傅雲個子比較小,坐在裏面還是挺穩的。

一番打坐休息之後,紙船已經飛近山門了。王成還在路上賣力的跑着,傅雲已經進了山門回到了雞棚。

白天人多眼雜,始終有點兒不方便,傅雲便先去做些雜事。

給白靈巖雞們餵了飼料,又去靈田裏給自家靈植施展了一遍木靈訣。

這些事忙完,傅雲見天色尚早,便乾脆就在靈田裏練習一下木仙法。

這事兒倒是不怕別人知道,即便被其他雜役弟子知道了只會更加瘋狂的向傅雲獻殷勤。只要這木仙法修煉得等階夠高,就連那些種田的外門弟子,也得求着他給靈植施法。

練習了近一個小時,傅雲感道有點兒疲倦,便早早的回到茅屋,在牀上放了個蒲團,盤膝而坐。

木仙法作爲一門法決,除了能夠加快靈植的生長速度,還有一個作用就是提升自身的修爲。傅雲如今煉氣三層的修爲,都是靠着最基礎的啓靈訣練起來的。

到了煉氣三層後,啓靈訣的效果就不明顯了。這種最低級的煉氣功法,最多就只能練到三層頂峯。要想突破到煉氣四層,就得修行好一些的功法。比如外門弟子配發的靈元訣,就是一本提升基礎修爲的好功法。

木仙法區別於靈元訣的地方,在於它不是一門專門提升基礎修爲的功法,而是一門有着特定木屬性的功法。在提升修爲方法比靈元訣稍差一些,但是比啓靈訣強多了。 修煉果然是一件最耗費時間的事情,要不是肚子直提抗議,傅雲根本沒發現,不知不覺地天都已經黑了。

他這一打坐,感覺修爲並沒漲太多,幾個小時就悄然過去了。

啓靈訣,按照法訣說明是能夠一直修煉到煉氣四層巔峯地,但那是指的根骨資質好的人所能達到的最高水平。而像傅雲這種只有兩星根骨的,靈氣本身凝練的就慢,自然是卡在了煉氣三層。

傅雲起身,感覺了一下體內充沛的靈氣,不由感慨木仙法玉簡這十五靈石果然沒白花。

停滯了大半年的煉氣三重,隱隱有了鬆動的跡象。

內心不由一陣感慨。

謝老師啊謝老師,你可真是太老實了。當初如果多弄點兒靈石,買本好的功法書。又怎麼會一直停留在煉氣四重,一直到死都沒突破。

不過再想想,他老人家曾經受過傷,而且年老體衰,也許買了功法書也不一定能再進一步了。

傅雲換了件衣服,然後出門弄吃的去了。

這件衣服通體黑色,緊腿兒緊身。配上傅雲這修長的身材,黑夜裏行走,活脫脫就是一飛賊。

傅雲靈獸肉吃不起,門派的靈糧還是吃得起的。至於肉嘛,可以吃點兒普通野獸肉解解饞。今天心情不錯,本來還想喝一壺來,考慮到晚上還有制符大事,還是算了。

雜役弟子有個好處,就是不怎麼受門派約束。沒有師傅督促着練功,弟子之間還沒那麼激烈的競爭,只要每個月好好餵養靈獸、完成門派任務,剩下的時間都由自己支配,愛幹啥幹啥。

之所以如此,傅雲此時才能優哉遊哉地去飯館瀟灑。

他要去的這家飯館喚作小酒館,在清澄派弟子之中人氣算的很高的,經常有外門弟子三三兩兩地在那裏聚餐。


進了酒館,傅雲沒有着急點菜,而是先到廚房找到了主廚。這家酒館的掌櫃只負責管理,真正的老闆不怎麼露面,喜歡窩在後面管着廚房。

傅雲來過好幾次,這一點兒早就摸清楚了。

今天來後廚找老闆,是和他商量個事兒。

之所以選擇今天來,是因爲自己的木仙法也算是小成了。而酒館老闆有一塊兒種着靈果的靈田,需要找人施法。

說起來其實小酒館的特色並不是菜,正是這靈果釀製的靈果酒,喝起來甘醇清甜,十分爽口。

雜役弟子裏沒人會木仙法,而外門弟子他又請不動,一個一個拽得鼻子朝天跟大爺似的。

老闆雖然老早就貼出告示,但至今也沒招到。


木仙法畢竟是高一等的法訣,當然不會像木靈訣那樣一個月十次、三個月才賺一枚下品靈石這麼淒涼。

別看小酒館老闆這塊兒一級靈田只有二畝大小,一個月也只需要澆三次。但是每個月的報酬卻是三枚下品靈石,三個月就能弄到九個下品靈石,算起來要比木靈訣多賺近十倍了。

最讓傅雲滿意的是,小酒館這田正好是一級靈田,如果是二級靈田他就搞不定了。

他畢竟練習時日尚短,現在的木仙法也不過是一重火候,正好可以爲一級靈田澆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