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被表面所迷惑,這便是修仙道路上的第二段路。 揮我戰劍,釋我狂心,血月殺劫,誰人能解?殺!殺!殺!戰!戰!戰!

繼上一次對決修者聯盟五位盟主之後,再一次蛻變過後的蕭凡再次面對他們,再加上另外的四位同樣頂尖的高手,蕭凡依然沒有絲毫的畏懼!

吟天神兵持於雙手之間,蕭凡斯人一劍,跟呂蒙,塔斯頓二人近戰廝殺,全身數丈高的灰色元火灼燒的空間都泛起一陣陣的漣漪,卡洛伊的冰系魔法的凍結束縛,根本起不到絲毫的效用,玄機子面色猙獰的服下一顆回元丹,強撐着重傷之軀再一次操控翻天神印停留在半空,只等蕭凡露出破綻之時,給他致命一擊!

人傑呂布不愧是洪荒當年人皇手下最強的戰將之一,其傳人呂蒙手持一杆方天畫戟,幾十回合內,竟然跟蕭凡打了一個旗鼓相當,至於那塔斯頓自從上次被蕭凡以神兵將阿斯頓之劍蹦出一道豁口之後,便一直對蕭凡心生膽怯,幾乎都是呂蒙在不停的跟蕭凡硬撼。

還有四位修者聯盟的精英高手卻是早已在中央的戰圈之外,分站四方,佈下了武道一脈祕傳的‘四相天極陣!’借四方守護聖獸,東方青龍,西極白虎,南離朱雀,北殺血月之力,這一次修者聯盟可謂是下了血本,這一切,也都被戰圈中的蕭凡神念察覺到了。

經過上一次心境上的蛻變過後,蕭凡已經不再如往日一般什麼都靠力量解決一切了,也不會明明感覺自己不是別人的對手,還要強撐着哪怕是死也要一戰到底的傻念,不管面對什麼情況,只有存活下去,才能夠在有朝一日踏上天地最巔峯,纔能有機會超越所謂的強者!

丈寬能量羽翼在背後完美的張開,蕭凡身上的氣勢再一次暴漲,眼見此景,呂蒙和塔斯頓二人對視一眼,紛紛收起兵刃,快速的後退,能量羽翼張開後最強巔峯狀態的蕭凡,已經讓他們感覺到自己無法力敵了,接下來,蕭凡將要面對的就是傳說中的祕陣‘四相天極陣’!

“想走?”眼見呂蒙和塔斯頓二人想要退走,蕭凡豈會讓他們如意?冷喝之間,神兵掄起,升騰灰色火焰的數十丈高大的劍芒直劈向當中的呂蒙!

“草!”呂蒙暗罵一聲,先前的近戰搏殺,已經讓他的元力消耗甚大,而這變態一般的蕭凡,竟然沒有一點力竭的模樣,反而愈戰愈勇,他到底修煉的是什麼功訣?莫非《潛龍訣》的祕密就在於此?

暫且不管心中如何去想,面對蕭凡已經完全鎖定自己的這一劍,呂蒙也唯有揮起方天畫戟硬接下來,讓呂蒙感覺到有點欣慰的是,那戰道鬥士塔斯頓並沒有狼狽而逃,而是與自己一起接下了這一劍。

震耳欲聾的轟鳴聲震顫的空間不停的顫動,元力幾乎透支的呂蒙和塔斯頓終於感受到了那種騰空的感覺,雖然敗的很狼狽,但是他們很慶幸,因爲蕭凡這一劍的強大沖擊力,恰好將他們二人擊出了戰圈,蕭凡也在剎那間被‘四相天極陣’的玄妙陣勢完全籠罩。

一劍劈出後,呂蒙和塔斯頓的身影便突然消失的無影無蹤,眼見如此詭異的情景,蕭凡眉頭不禁一皺,頓時想到了自己可能被籠罩在一種特殊的陣法之中了。

曾經在天武學院的書庫之中,蕭凡也博覽了有關於上古陣法的無數典籍,對於陣法一道也算略有涉及,不過卻是並沒有深入研究過,概因這陣法一道包羅萬象,根本不是一朝一夕便能夠成就的,從目前的陣型,以及陣法的氣息來看,蕭凡幾乎便能夠直接肯定的說,這陣法就是‘四相天極陣’!

陡然之間,周圍空間距離晃動,一陣變幻過後,一頭百丈高大的白色巨虎怒吼着向蕭凡撲了過來,閃爍着寒冷白芒的利爪,攝人心魄!伴隨着白虎顯現,整片空間都變成了一片的光白,一道道無形的白色庚金氣劍在這片光白的掩護下籠罩了蕭凡全身的各處穴道要害!

雖說對於‘四相天極陣’,蕭凡並不怎麼了解,但是也知道些陣勢的一些變化,任憑那庚金氣劍隱匿的再如何的巧妙,蕭凡那經由混沌精氣淬鍊過的變異神念還是清晰的感應到了,磅礴的灰色混沌元力自丹田漩渦中噴薄而出,全身升騰而起的灰色火焰再次拔高,一片光白之間,唯有蕭凡全身籠罩灰焰,如魔神一般挺立當中!

面色平靜,深邃的灰色瞳孔深處,看不到分毫的漣漪,吟天神兵緩緩擡起,無需璀璨花俏的劍芒,僅僅只是那無形的劍勢域場,便讓那陣勢幻化出的白虎虛影靠近不了蕭凡分毫!

輕撫神兵劍身,蕭凡的神念不停的摸索着陣勢的破綻所在,同時也在暗暗戒備着陣勢接下來的變化,對付大多數的陣法,以靜制動,是最好的選擇。

西極白虎幻象無法奈何蕭凡,陣勢空間再一次變幻起來,整片空間充斥了漫天的暗色火焰一重重的將蕭凡包裹其中,然而即使是這所謂的南離朱雀離火,也照樣是分屬天地五行,而蕭凡身上的灰色火焰,正是包容世間萬物,分化天地陰陽五行的混沌元力,離火的瀰漫,不禁無法傷害到蕭凡,反而更加助長了蕭凡身上的混沌元火!

佈陣的四人也感覺到了蕭凡身上的氣勢在離火中愈來愈強,慌亂之間,陣勢再一次幻化,暗色火焰散盡,朱雀幻象消失,整片空間變成了一望無際的漫天血色,沉重的殺戮慾望氣息不停的衝擊向蕭凡的心神,卻是照樣奈何不得蕭凡分毫。

自從血月殺戮之劫開啓,幾番的生死廝殺之間,慘死在蕭凡劍下的亡魂不計其數,這不過只是由陣勢幻化而出的殺戮慾望氣息,又怎麼可能影響到蕭凡?隨着陣勢的變化,一頭百丈高大的渾身一片血紅的巨狼出現之後,蕭凡不禁狂笑起來。

“我蕭凡曾經見過真正的血月狼王,你們這陣勢幻化的狼王,又怎麼能夠跟真實的相比?徒有其形罷了!”不等陣勢再次變幻,蕭凡揮舞手中吟天神兵,掄起一道巨大的圓弧,無數道驚天的劍芒向周圍陣勢空間劈出,世間百般法通,盡皆虛妄,仗憑一劍破之!

“龍舞九天,破蒼穹!”伴隨着震天的劍吟,盤纏在蕭凡腰間的小龍皇也跟着助長聲勢的仰脖龍嘯,周圍空間如鏡花水月般轟然崩碎,佈陣的四道身影同時狂噴鮮血昏死了過去,佈陣本就消耗甚大,如今陣勢又被蕭凡強勢破開,佈陣的這四位年輕的高手,即使是不死,這一生,也無緣修煉一途了。

強勢破陣,對於蕭凡而言也不輕鬆,身形還未站穩,早就侯在當空的翻天神印便轟然砸來,讓蕭凡的神經再次繃緊,灰色眸子冷冷擡頭,隨手將吟天神兵拋出,隨風便漲,原本七尺的神兵直至漲到百丈之巨,劍尖頂住神印,劍柄佇立大地,沉韻的上古神器翻天神印,勿論玄機子如何瘋狂的注入元力,都無法壓下哪怕一絲一毫!

站在神兵一旁,看起來十分渺小的蕭凡眼神默然的掃過五人的臉,邪異的面容之上彎起一絲邪笑,只聽蕭凡冷冷喝道:“本不欲招惹你們,你們卻找上門來,想讓我死?我倒要看看誰先死!龍吟九天!”話音未落,蕭凡仰頭向天,如龍吟般的震天吼聲直入雲霄,小龍皇也配合着蕭凡響起一聲更加真實的龍吟,強大的音波漩渦,以蕭凡爲中心席捲向四面八方,方圓百里之內的所有密林盡皆化作一片荒土,高大的蒼木一顆顆被拔根而起!

眼見此景,以呂蒙爲首的五人駭然變色,只見那面色還略微有些蒼白的呂蒙向前跨出一步,喝道:“玄機子收回翻天神印,所有人運氣元力隔絕六識!獅王吼天!”上古傳言,未用一兵一卒,人傑一聲獅王吼,曾經使得對方十萬大軍敗得一塌糊塗!

此起彼伏的震天龍吟不絕蒼穹,狂傲霸氣的獅王怒吼罡氣凜然!兩道音波能量的漩渦在戰圈當中交接在一起,一道直入蒼空的百丈龍捲風肆虐而起,方圓數百里,除開蕭凡後面的中空古木之外,寸草不生,幾乎可以說是刮地三尺也不爲過!

本就元力透支過度,在跟蕭凡來了一次巔峯的對決過後,呂蒙七竅流血,差點昏倒過去,站在其身後距離最近的塔斯頓一把將他接住,四人二話不說,直接撤退,本以爲十拿九穩的一場埋伏戰,未想到竟然敗的如此窩囊!

嘯聲漸漸平復下來,血月之下的這片天地再次恢復了一片的清寧,百丈神兵化作七尺,被蕭凡伸手召回,背後丈寬能量羽翼暗淡的蕭凡並沒有追擊玄機子等人,高強度的透支決鬥,即使是恢復速度極爲變態的他也支撐不了太久,而且小寒還在洞中修行,自己也不放心將他一人留在這裏。

剛要走回山洞之中,蕭凡的神念警兆突起,猛然回首,卻見玄機子幾人被突兀出現的八道身影攔住,元力聚在雙目望去,夜幕之下,四個三米多高的巫族,四個妖嬈,邪異的妖族這次又做了一次螳螂後的黃雀……

【今日第一更,還有兩更。】 童川盤坐,有著無數元氣湧入體內,而他的身體猶如深邃的黑洞一般,沒有盡頭的吞噬這些元氣。

時間過去半月,而曲安殿之中的童川卻沒有動過一絲,甚至身上已經出現一層灰塵,然而就在此時,那保持了半月之久的眼神微微一動。

隨著這眼神的微動,童川身體上的灰塵也緩緩化為青煙消散,當衣衫恢復乾淨的時候,他也終於能夠行動了,手中的書籍緩緩放下。

「恐怕時間已經過去了好幾天了吧!」感覺到身體的僵硬,童川苦笑道。

起身有些后怕的看了一眼木椅,童川自嘲輕笑,旋即轉身離開曲安殿。

然而剛剛踏出曲安殿的瞬間,在童川身前便浮現兩道身影,一紅一白,不正是曲紅與曲白么,不過此時的曲紅的臉上全是笑意,那冰冷之感似乎從未在她身上出現過一般,那呤笑模樣實在有些勾人心魂,好在童川還是孩子,沒有太大感覺。

「兩位姐姐好!」

見到這兩位美女出現,童川微微一愣,霎那間便是恢復,當下連忙行禮,雖然稱為姐姐,但是他卻是明白,這曲紅曲白在紫雲門內的地位定然不低,一些禮數還是該遵守。

「小弟啊,你不錯呢,半月的時間便能夠看破火海冰山,嘻嘻!」曲紅嘻嘻笑道。

聞言,童川苦笑,雖然心中將眼前這兩位美女暗罵無數次,但是表面卻不敢有絲毫不滿,進入jīng神世界被冰火兩重天的煎熬,定然與眼前這兩位美女有關係,這一點他還是明白的。

不過童川心中也有著疑惑之處,按照他的猜想,既然吸收了那麼多的元氣,應當能夠突破,進入不惑實力,但是不知為何,他的氣息依然還是在鍊氣巔峰,沒有絲毫進步。

不過童川也沒有打算詢問曲紅曲白,雖然不知怎麼回事,但是心中卻出現不安感覺,也這種感覺便是後者二人出現后帶來的,童川心中jǐng惕,也不知道這一次這二女又要搞什麼事情出來。

「半月時間過去,你連一次都沒有打掃白宮,所有我決定,白宮以後半年之內的清潔衛生就全由你一人負責了!」曲白冷聲道。

童川一愣,下一刻臉上浮現委屈之sè,那模樣似乎在說:還不是因為你們二人的原因,不然怎麼會耽誤半月時間。


但是對於童川的委屈,曲紅曲白二女沒有絲毫表示,如同沒有看見一般,讓童川心中再次大罵。

「記住了,一旦白宮接下來的半年之中,清潔衛生有絲毫不讓我滿意的地方,恐怕就不是打掃衛生這麼簡單的了!」曲白冷哼一聲,下一刻身形消失。

「呵呵,小弟,可要小心哦!妹妹的xìng子可不好哦!」曲紅呤笑一聲,下一刻身形也是消失。

見此,童川再度苦笑,在這兩位美女面前,他那套根本沒有絲毫作用,後者二人根本不吃這一套,這一點也讓他頗為無奈。

視線環視,童川鬆了一口氣,好在這白宮是紫雲門女人專屬地方,清潔衛生這方面還是頗為不錯,雖然面積有些大,但是想必也不會太累。

既然是懲罰,而且還是曲白定下的時間期限,童川也只有認罰,當下便找了一個美女詢問,不過當後者看見童川的時候,臉上浮現怪異之sè,讓童川疑惑不解,不過也並未在此事上糾纏,在得知了想要的信息之後,道謝一聲便是離開。

來到柴房之中,找到掃帚,便開始打掃這佔地龐大的白宮。

不過當童川詢問了白宮到底有多大的時候,臉sè發苦,原本認為應當不會太辛苦的懲罰,現在在他看來,實在是太重了,就算一天到晚的打掃,恐怕也打掃不完白宮吧!

既然打掃不完,童川也不著急,找到廚房做了一些吃了,當肚子被填得圓溜溜的時候,這才開始懲罰。

然而童川第一個打掃的地方便是曲安殿,這裡是他所住的地方,而且也是白宮之內,就算是曲紅曲白也沒有理由多說什麼,然而就在此時,他遇到了一個熟人。

錯,也不能算作熟人,畢竟兩人見面不過兩次而已,正是晏紫。

見到童川在掃地,晏紫臉上露出幸災樂禍的笑容,道:「小子,記住下次別再闖白宮了,這一次好在師祖心情好,不然有你受的,喂喂,掃乾淨一點,別想矇混過關,我會監督你的。」

童川淡淡的看了一眼晏紫,手中的動作不停,還特地掃向晏紫所站的地方,讓後者忍不住後退,面sè略顯惱怒。

「還不是你打小報告,不然以為我願意啊!」童川嘴角一撇,道。

聞言,晏紫臉上的惱怒之sè消失,目光閃躲,不敢直視童川,最後冷哼一聲,道:「你小子別不知好歹,若是讓其他人來打掃,不知道有多少人搶破頭皮呢!」

「這是當然,不過至少他們搶破頭皮也不是為了看你。」童川低笑道。

「你……」晏紫被童川的話氣得臉sè一陣青一陣紅,不知還如何開口,最後跺腳離開。

望著漸行漸遠的少女背影,童川搖頭輕笑,或許是因為長相的問題,他在不經意下就說出這話了,似乎喜歡看到晏紫那惱怒的神sè。


當晏紫的身影徹底消失在童川的視線之中時,他也收起心思,繼續打掃。

一天時間過去,即便是童川有意偷懶,並未太過認真打掃,但是一天下來也不過將白宮打掃一半不到的程度而已,最後讓他苦笑搖頭,若真這般打掃半年的時間,恐怕他連修鍊的時間都沒有了。

實在是因為白宮太大了,按照童川的目測,恐怕就算是地球上故宮紫荊城都無法與之相比,若是要認真打掃的話,恐怕就算是十人一天也無法全部打掃。

在這一天的時間之中,白宮之內有一位少年打掃的事情也傳遍整個白宮,不少少女都好奇前來查看,當發現是童川的時候,都略顯驚訝,最後都是輕笑,這便是闖白宮的下場,而且這還是最輕鬆的下場。

次rì,童川繼續打掃,在一夜計算之後,若是他按照昨天的速度,將整個白宮打掃完畢至少也需要三rì的時間,而且在這三rì之中,還要偷懶的打掃。

不得不說紫雲門內的消息傳得太快,當第二rì的時候,所有紫雲門的人都知道有一位年紀在十一二歲的少年打掃白宮,而且還要打掃半年,這在童川眼中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但是落在別人眼中,便是艷福。

而第二rì中午的時候,晏紫也悄悄在一旁觀察童川,不過最終還是被童川發現,當被詢問道為何要躲在一旁的時候,晏紫大義凜然的說道:「我這是為了觀察你是否偷懶。」

而當看到有其他同門少女前來的時候,晏紫對童川揮舞了一下拳頭之後便是小跑離開,讓童川失笑。

轉眼間,半月的時間過去,而在這半月之後,每一天晏紫都會前來與童川鬥嘴一番,不過每一次都是輸,到後來,晏紫也不在與童川鬥嘴了,只是為了聊聊天而已。

對於童川口中那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晏紫都好奇不已,從小生活在大家族之中的她,從未離開過家族,而加入紫雲門也是族中長輩的決定,和異xìng接觸的次數也是屈指可數,好不容易遇到童川,自然不會放過,總會拉著童川給她講外面的世界。

而童川所講的大多數還是地球上的事情,每一次都會晏紫提出許多好奇的問題,漸漸的兩人的關係也好了許多。

而在這半月之中,紫雲門之內流傳著一句話:白宮掃地人,艷福少年童。 巫妖兩族的突兀出現,讓呂蒙,玄機子等人氣的牙癢癢,上一次便是跟蕭凡大戰過後,這巫妖兩族出來撿便宜,而今自己等人偷偷的來找蕭凡的麻煩,他們竟然又跟過來了,想到這裏,呂蒙等人準備回去之後,加強駐地周圍禁制的強度。

不用說,巫妖兩族這次領頭的自然是那個大巫和紅塵粉蛇落花塵了。被塔斯頓攙扶着,臉面之上沒有丁點血色的呂蒙強撐着直起身來,拱手道:“沒想到巫妖兩族的朋友也來了,呂蒙有禮了。”就是傻瓜都能看出來,修者聯盟這方已經是強弩之末,呂蒙就算再不甘心,也只能裝孫子了。

那個鐵塔般的大巫卻是並不言語,巫妖兩族一切的決策,幾乎都出自於落花塵,只見她妖嬈的身軀婷婷走到呂蒙面前,一場絕世容顏的小臉幾乎是緊貼向呂蒙的開口道:“呂盟主似乎受傷不輕呢?”張口的瞬間,一股特有的香味嗅入呂蒙鼻尖,讓他的身軀不禁微微一顫,望向落花塵的一對眼眸,透露出慾望的火辣!

近距離的看到呂蒙的眼神中如火的慾望,落花塵十分滿意的微微一笑,對着呂蒙輕吹一口氣,眼神略顯嬌柔的委婉道:“花塵這一次來,卻是想要跟呂盟主商量點事呢。”說話之間,落花塵的身體不由得向呂蒙更貼近一點,兩人的身體之間的距離,如今可以說是零。

落花塵很聰明,她選擇勾引誘惑呂蒙的時機,選擇的可以說是恰到好處,呂蒙剛剛經過一場元力透支的戰鬥,本就疲憊的心神又因爲巫妖兩族的突兀出現,而露出了巨大的破綻,因此才被落花塵如此輕易的趁虛而入,此時的落花塵有完全的自信,只要能夠順利的在呂蒙體內種下自己的紅塵粉種,他呂蒙以後就會唯自己是從!

紅塵粉道雖然妖嬈,但是也不至於在這衆人的面前就做那事,眼看呂蒙已經被自己迷惑的神念,落花塵輕撇了玄機子等人一眼,抱住呂蒙的一隻胳膊,胸前的兩團柔軟不停的摩擦,道:“人家是想跟你商量下我們兩大勢力聯合的事情,就等你點頭了。”一番話扭捏的說出來,直讓玄機子等人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但是他們卻不敢做什麼,方纔落花塵的眼神已經告訴了他們,誰敢搗亂,誰就是找死!

嘆嘆嘆,一代人傑的後人,就這樣被一個絕世的妖物這樣勾走了魂,完全被慾望迷失心神的呂蒙一把將落花塵的嬌軀抱起,伴隨着落花塵的一聲驚呼,在一株粗大的古木之後,唱起了一段**的曲子,玄機子等人唯有在心中暗暗嘆道,呂蒙完了!

淫穢的**,有節奏的肉體相擊的啪啪聲,玄機子他們四個人心底都生起了恐懼,擡頭望向那個大巫,卻見大巫的面色沒有絲毫的變化,似乎對這種事情見怪不怪,玄機子強撐起勇氣,拱手向那大巫問道:“這位道友如何稱呼?”

火紅的一對窘神的眸子望向說話的玄機子,讓他的心不禁咯噔一下,只聽那大巫的聲音洪亮的開口道:“老子不是你什麼狗屁的道友,老子是祝融巫祖的後人,你可以叫老子祝凡!”

沒想到自己會吃癟的玄機子嘴角牽強的一笑,連連點頭的退了回來,這種壓抑的感覺整整持續了大概有一刻鐘後,呂蒙和落花塵的身影方纔從大樹後緩緩走出,能夠明顯的看出,此時的呂蒙眼神有些呆滯,反觀那落花塵卻是一瘸一拐,讓玄機子等人不禁有些想笑。

此時的落花塵有點想罵娘,她沒想到呂蒙竟然這麼強,這才一刻鐘就讓自己這麼痛,要是以後爲了增強紅塵粉種的控制力度,在跟他做這種事的話,那豈不是要老孃的命?怎麼想,落花塵都感覺自己好像吃虧了似地。

紅塵粉種已經種下,貪生怕死的玄機子等人也唯有點頭默認,雖然落花塵說兩大勢力只是聯合,並沒有任何想要吞併修者聯盟的意思,但是玄機子幾人都不是笨蛋,巫妖兩族控制了呂蒙,就等於是控制住了整個修者聯盟!

在死亡和生存的選擇中,他們選擇了生存,也就是臣服,一切都被冷眼旁觀的蕭凡看在眼中,似乎在落花塵和祝凡的眼裏,蕭凡根本不值一提,蕭凡也正好藉此機會不斷的吸收地煞邪氣恢復着自己的元力,落花塵並沒有給玄機子等人也下紅塵粉種,以她如今的修爲,只能完全控制住一個跟自己修爲相近的修者罷了,至於玄機子等人反悔,她倒是不怕,她有很多辦法能夠讓他們生不如死!

事情已經辦完,落花塵便讓呂蒙和玄機子等人離開了,巫妖兩族以祝凡和落花塵爲首向蕭凡合圍過去,看着落花塵那一瘸一拐的動作,蕭凡的嘴角撇起一絲深深的不屑,若讓蕭凡來說,唯有骯髒二字可以道出。

蕭凡面部的表情被落花塵盡收眼底,絕美的面容之上殺機陡然顯現,她從來沒有想過收復蕭凡這條孤傲的狂龍,從蕭凡的行事方式來看,她完全可以肯定,蕭凡這種人,根本不可能收復,既然無法收爲己用,那麼便唯有滅了他,將他這條狂龍抽筋扒皮!

元力已經恢復了七七八八,背後丈寬的黑金能量羽翼又煥發出璀璨的光華,神念感應到小寒已經處於突破瓶頸的關鍵時刻,手中神兵遙指當中的落花塵,蕭凡冷冷喝道:“要戰,便戰!”說話之間,孤傲狂霸的戰意狂涌而出,鋪天蓋地的向對面巫妖一衆籠罩而去!

上古洪荒當年,巫族一脈便天生好戰,蕭凡的戰意恰好觸動了祝凡好戰的天性,不等落花塵開口,便見祝凡扛着巨大的長斧哇哇大笑着奔向蕭凡,短兵相接,猶如狹路相逢,勇者勝,敗者死!

對於祝凡的行爲,落花塵倒是沒有在意,她正好也要看看這蕭凡能有幾分斤兩,看着蕭凡背後一對猶如西方神族的能量羽翼,落花塵便總感覺不除掉這蕭凡,就是一個很大的隱患,五道齊修自上古以來便是沒有終點的禁忌,而這叫做蕭凡的少年,明顯的已經漸漸有了將五道融合的趨勢了。


當然,讓落花塵如此想要殺死蕭凡的原因,就是龍吟劍在他的手裏。這柄上古傳下來的神兵,讓世人追逐,便是因爲其上面隱藏了據說有關於人皇的驚天祕密!

如果蕭凡知道落花塵的心中所想,恐怕會嗤之以鼻吧,龍吟劍自出生那日,便與自己靈魂合一,二十年來,蕭凡除開知道其中有一道人皇執念和上古龍皇不滅之魂外,並沒有其他任何的祕密,更何況,如今人皇執念被封印,上古龍皇涅槃重生,這柄神兵,除開鋒利些之外,別無其他。

這一戰,蕭凡打的那叫一個爽快,巫族一脈,天生戰體,肉身強悍無比,而蕭凡自出生便力大無窮,後來更是經過融兵煉體之後,受吟天神兵的影響,肉身更是強悍了無數倍,就像上古龍皇所說的那般,只要蕭凡的生命之火不熄滅,他就是不死的!

正是因爲如此,蕭凡才有這個膽量不停的經歷一場場生死廝殺!單論肉體力量,祝凡比蕭凡強了不止一籌,這方面對於蕭凡來說明明是弱勢,但是蕭凡卻依然還是不用元力硬碰硬的跟祝凡的巨斧硬撼,他就是要靠這樣來磨練自己的肉身,讓自己向更高的層次踏進!

對於這個叫做蕭凡的人族少年,祝凡可以說很佩服,每一次被自己的巨斧轟飛,他都宛若無事的再次站起,一次又一次,他能夠明確的感覺到,這個少年不僅沒有變弱,反而愈戰愈勇,越來越強!這場戰鬥,不是祝凡一個人的戰鬥,抱着一絲無奈,祝凡暴喝一聲,全身火焰升騰而起,張口噴出一片火海將蕭凡籠罩其中,一道道火元向蕭凡纏繞而去,想要將他束縛。

“哈哈哈….”火海當中,蕭凡抱劍狂笑,所謂之戰,就要像如此這般,神兵揮起,那一道道向蕭凡纏繞而來的火元頓時被斬斷,蟄伏的混沌元力自丹田中噴薄而出,感受着元力流淌在經脈中的暢快淋漓,蕭凡突然又想起了當初讓自己吐血重傷,超越自己肉身極限的那招‘天火狂龍’!

略微思量,蕭凡還是忍住了想要發出那一招的衝動,畢竟此時的情形對自己很是不利,如若因爲要去試驗一個招式而讓自己重傷,甚至於隕落在這裏的話,恐怕自己也會笑話自己無能吧?丈高灰色火焰升騰而起,祝凡的本命真火,卻是傷不到蕭凡分毫,經由分化過的五行,與混沌相比起來,本身就不是一個檔次。

修行天地五行,本就對元力屬性非常敏感,看着蕭凡身上騰起的灰色火焰竟然不停的將自己釋放出的本命元火吞噬,祝凡一張大臉駭然變色,驚呼出口道:“混沌屬性的元力?”

此言一出,即使是落花塵也臉色狂變….

【第二更,還有一更,出門辦點事,一會兒回來。】 三rì時間才能夠將白宮徹底打掃一次,而且還是童川沒有任何多少休息時間的情況下,可見這白宮有多大,好在曲紅曲白二人也沒有怪罪童川動作太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