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答應麼?”李逍遙的臉沉到了極點,“祖師爺,不孝徒孫李逍遙,沒有完成您的遺命,毀滅陣宗!就連這棄陣宗,我也守不住!”

李逍遙說此,竟留下了眼淚!

“蘇然小子,你答應他!可好?”.

這時,龍宇的聲音,傳入了蘇然的耳朵。

“囚禁我之人,便出自陣宗!你就代我,答應他,如何?這棄陣宗的使命,我幫他們完全!不需你動手!”

龍宇的聲音,露出一絲肯求。

“好,我答應!”蘇然微微一笑,“不過這棄陣宗的使命,我們一起來!”

蘇然聽到龍宇的話,也不知怎麼的,就答應了下來。

蘇然知道,和龍宇相處這麼久,是和他處出了感情來了,兄弟之情!!!

不然當初,蘇然也不會那麼爽快的答應龍宇,給他找潤魂石。

兩人雖然簽了主僕契約,可蘇然並沒有拿龍宇當僕人。龍宇,也沒拿蘇然當主人!

“好……兄弟!”

龍宇支支吾吾,才吐出來這幾個字!

“不說這個了。”

蘇然呵呵一笑,“老小子,別哭了,我答應你就是!!這麼大的人,還哭哭啼啼,哪像一宗之主?”

李逍遙正絕望之時,聽到蘇然的回話,頓時覺得蘇然剛剛的話,猶如絲絲琴瑟之音。

“少年人,你說的可當真?”

“我騙你,對你有壞處麼?”

蘇然冷哼道,“老小子,快點說,當你這個棄陣宗宗主,該如何如何,我還得找我朋友去呢。”

蘇然一想到李清婉他們,就越發不安!

“其實很簡單,只要你記得,你的使命,就是將陣宗毀滅,就可以了!”

李逍遙嘿嘿說道,與先前,完全變了一個人。

“我現在可是別派弟子,這沒關係吧?”

“沒關係沒關係。”李逍遙擺了擺手,“我把去藥園地圖給你,祖師爺筆記也在那裏,真正的傳承,也在那裏。你拿着,就離開吧。我覺察到,這裏已經被人盯上了。”

李逍遙說着,還打開了這生虛死實陣。蘇然的四周,又恢復了石林的樣子。

“那就沒問題了。”

蘇然一哼,便便着石林外走去! 蘇然出了石林,卻看到,石林入口處,一個人影都沒有!


“李清婉他們呢?”

蘇然一陣疑惑,按理來說,他們不大可能把自己留下的。

“莫非出了什麼變故?”

這時,蘇然心間的那絲不寧又浮上了心頭。

“希望我的感覺不是真的。”

蘇然低吟一聲,朝着地圖的方向走了去。

李清婉他們幾人,是在天位宗說過話的那麼幾個,算是半個朋友!

既然是朋友,自然不希望他們有事。

按照地圖所指,那片藥園在石林的另一個方向,而入口處,卻在那水渠某處!

“我就說這水渠有問題,原來這竟是那藥園的入口處!”

蘇然感受到這水渠水的冰涼,一番感嘆。

“不對!”蘇然心思一沉,“當時那鬼魅就出現在這水渠之中!李清婉說,她上次來,並沒有看到過這裏有什麼鬼魅,那這裏,突然出現一隻……事出有異必有妖。”

蘇然一思下來,暗暗警惕,“還有那木狼,他的失蹤,也大有問題。”

蘇然眉頭緊鎖,如果真是那樣,李清婉他們的失蹤也……

按照地圖所說,在水渠某處,有一個微型陣法。將那陣法破了,便可以看到那藥園的入口。破陣之法,地圖倒是有說。

“這陣法之術,倒是玄妙,若有時間,我倒是可以將這陣法之學,參透一番。”

蘇然按照地圖所指,破了那入口的微型陣法,一番感嘆。



蘇然不再遲疑,大步進了那藥園入口!

這藥園入口,也是一條甬道!不過這甬道,確是和那剛看到那些石頭的材質,一般無二。

“看來這纔是這棄陣宗的根基所在!外面那些粗製爛造,怕是那李逍遙,弄出來忽悠人的。”

蘇然猜測道。

“有異!”

走了大概半個時辰,蘇然的神經一繃,體內勁氣,也慢慢的運轉起來。

“什麼東西?何必躲在幹暗處?”

蘇然拿出燒火棍,冷吼道。

“桀桀桀……你這小子倒是怪異,竟能發現我的存在!”

一聲陰笑,出現在了蘇然前面的半空中。

一個黑影慢慢凝聚,一會兒,一個漆黑的人形黑霧,就出現在了半空。

“哼,我當是什麼!原來又是鬼魅之物!”

蘇然雖不懼怕面前這個鬼魅,但這裏接二連三出現鬼魅,讓人不由得聯想到李清婉他們的失蹤!

“你可說錯了,我提默,可不是那些低級的鬼魅。我可已經晉升,是鬼靈強者了!哈哈……”

“哼!”蘇然冷哼,“管你鬼魅鬼靈,小爺照樣幹倒你!”

這鬼魅之物,雖是屍氣所凝。但他們也可修行,進階升級。但它們的修行之法,極爲殘忍!

它們所需要的,不是天地元氣,而是死人產生的第一口死氣!這就意味着,它們的修行,需要不斷殺人!

所以在修界,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任何修士,遇到鬼魅之物,必須誅殺!

一般的鬼魅,只有淬體境的實力。而升到了鬼靈,就可以和養魂境強者有得一拼!

而它們後面,還有鬼士,鬼將,鬼王一類的人物,也是極爲強悍!

“狂妄!我就讓你,變成我的口中之氣!”

那鬼靈提默,說着變張牙舞爪的朝蘇然衝去。

“渣子一樣的東西,你不配!”

蘇然冷哼一聲,揮動着燒火棍,幾道光華便射向了提默。

“雕蟲小技!”

提默森然一笑,就將那幾道光華吐到了肚子裏。

那幾道光華是火元素元氣之力凝聚,熱力驚人。

“什麼東西都吞,也不怕拉肚子!”

蘇然低吟一句,又朝空中打了幾拳!

拳聲嚯嚯,打出的勁氣就組成了一張大網,撲向了提默。

“竟拿你們入門才用的戰技來對付我,你真當我陰魅宗提默大人,是吃素的麼!”

那提默理也不理那道網,如人形的黑霧一抓,一個黑色的球就射向了蘇然。

“無知!”

蘇然雙手一拉,那道網就改變了方向,裹住了那個黑球。

那黑球轉動掙扎滾動了幾下,就被那道網擠散了。

“我這黑球,裏面包含了五個淬體八階以上修士的死氣,威力無窮,這小子用那狗屁不如的戰技打出的一道網就將它打散!有古怪!”

提默微微驚住,“小子,你越強大越好!吞了你的死氣,我又可以進階也說不定!”

“送給你,你敢要麼?”


蘇然心裏冷笑,那道網裏面,韻含玄門勁之威,哪有那麼容易就被你打碎?

蘇然引動着那道網,又是向提默撲去。

提默 有了剛纔的教訓,自然不敢輕視。

也不知道嘴裏唸叨着什麼,一道淡黃色的光華便纏繞在了提默的身上!形成了一抹保護罩。

“汨羅鍾!”

蘇然見這抹淡黃色的光華,眼色一亮!

“你倒有些見識!哼。”

那道網,落在那道光華上,就立馬破碎,消散。

汨羅鍾,採南國之淚,流雲之霞,深空之金,出自一個著名的煉器大師,是著名的防禦級元器。

蘇然知道這東西,也是因爲在天位宗藏書地偶然看到的。

“沒想到你這渣子一樣人,竟有這等寶貝!”

蘇然嘴角揚起,低聲說道。

“臭小子,你知道什麼!我提默大爺這叫運道好!那九仙派那幾個娘們非要把這件寶貝送到我手中,我豈有不拿之理?”

提默越說越得意,狂妄不已。

“九仙派麼?”

蘇然心頭一動,那抹倩影又爬上了腦海!

情不可思,何爲情?


愛不自已,怎爲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