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等李大長老回來,看到自己房間成了這鳥樣,不知道會不會被氣死。

收刮完的劉茫正想下樓時,突然感覺有點彆扭。

隨後劉茫靈光一閃,終於知道爲什麼感覺不對了。

自己剛剛進來前看過,主樓明明是有四層的高度,現在到了三樓便沒有了樓梯。

這點讓流氓眼前一亮,也就是說樓上纔是放好東西的地方。

劉茫開啓虛無之眼,果不其然,大長老真的隱藏了四樓。

劉茫直接一個高跳穿過了三樓天花板來到了四樓。

四樓並沒有想象中華麗的佈置,不過是在中間放置了一個大型鐵箱子。

劉茫剛想直接穿進鐵箱,卻發現無論怎樣都穿不進去。

“提示:隕鐵表面佈置陣法,無法穿過。”

聽到系統的提示,劉茫瞬間不爽道:“靠,還佈置了陣法?”


穿不過去,自己現在又打不開隕鐵箱子,劉茫想的頭都大了。

破除陣法也不行,破陣的動靜肯定會被發現。

怎麼辦呢?走又不甘心,不走又沒轍,這個鐵皮箱子怎麼辦好呢?

等等?萬一李南是個弱智呢?

從李天霸的智商來看,應該是智商遺傳,也就是說···


“系統,給我收。”劉茫嘗試着說道。

“唰”的一聲,一整個隕鐵箱子瞬間消失,出現在了儲物空間。

“靠,這李南還真的是個弱智。”劉茫興奮道。

李南還真的只是做了隕鐵箱子,沒將箱子固定。

這智商,可不能怪我了,這要怪就怪自己蠢了。

美滋滋將大箱子放好,隨後劉茫穿過地板,來到三樓,往樓下走去。

下到二樓準備回一樓大廳時,發現原來在外面掃地的老頭正坐在一樓大廳。

劉茫只能躡手躡腳走下大廳,當劉茫腳剛踏到一樓大廳時,老頭眼睛盯向劉茫。

劉茫頓時一慌,這才發現自己踩在了大廳的鮮紅地毯上,而毛毯上顯露出了自己的腳印。

“毒陣!”只見老頭大喝一聲,整個大廳頓時被毒煙封鎖。

“我靠。”劉茫暗罵一聲,急速朝一樓大門掠去。

見腳印朝大門而去,老頭直接一個箭步擋在了大門口,一掌拍在了劉茫胸口上。

“砰!”的一聲,劉茫被老頭直接一掌拍飛回去。

被老頭一掌拍飛,劉茫便暗道一聲不好,劉茫這才發現老頭竟然是無道境高手。

老頭拍了拍手,並沒有繼續動手。


老頭緩緩說道:“中了我的毒掌,除非我親自解毒,否則你必死無疑,是你自己現形還是我逼你現形?”

老頭並沒有第一時間選擇殺掉劉茫,主要是看上了劉茫這奇異的手段,想要奪取過來。

而劉茫爲了不暴露自己,並沒有選擇說話,而是硬撐着站了起來,施展身法跑回二樓。

“沒用的,這三層樓已經被我的毒陣封鎖,你的隱身在我的毒煙下沒有效果。”老頭邊說邊朝樓梯走去,跟着上了二樓。

見老頭跟了上來,劉茫直接跑上三樓。

“都說了沒用的,在我的毒陣下你無處躲藏的。”老頭冷笑一聲,接着跟上了三樓。

老頭卻不知道,劉茫其實早已想好了逃跑路線。。 見二逼老頭竟然跟了上來,劉茫可樂壞了。

等老頭上到三樓,劉茫就站着不動,等着老頭自己上前。

“放棄掙扎了?”見劉茫已經站着不動,老頭冷笑道。

說完老頭一步一步,緩緩走向劉茫所在位置,以爲劉茫已是囊中之物。

就在老頭距離劉茫只有三步之遠,隱身中的劉茫咧嘴一笑,直接消失在原地。

穿過三樓與二樓的地板,徑直掉到了一樓大廳。

落地的一瞬間,劉茫開啓了虛無之眼,第一時間找到被毒陣封鎖的大門。

“砰”的一聲,劉茫一腳踹開大門,往外逃跑。

還愣在樓上的老頭,在聽到大廳的聲音時才反應過來。

“奸詐的小鬼!”發現被耍的老頭猙獰道。

李家其他人在聽到聲響時,全部第一時間聚集到了大廳外。

透過被砸開的大門,只見大廳內綠煙瀰漫。

“老宗主怎麼了,怎麼將李家大廳搞得這麼亂?”其中一人問道。

就在這時,老頭從樓上走了下來,收起了毒陣,大廳這才恢復正常。

隨後老頭緩緩說道:“最近把你們的眼睛都放亮點,剛剛有人潛入李家,不過中了我一掌,應該活不過一刻鐘。”

“什麼?!怎麼可能有人混進來?”衆人吃驚道,整個李家可是有自己數十人守着。

“不用太驚訝,那人有些特殊手段而已。”老頭解釋道。

不過讓老頭失望的是沒有活捉劉茫,否則自己一定逼問出那種特殊手段。

“都散開吧,免得讓人懷疑,這件事我會跟李南說的。”老頭說完轉身收拾大廳。

當老頭來到二樓時,臉皮忍不住抽了抽,這二樓已經被禍害得亂下八糟。

即便早有猜測,但是來到三樓時,還是無語至極。

二樓和三樓,但凡值點錢的東西,已經全部被偷走了。

一旦李南看到這一幕,估計心臟會被氣爆炸不可。

李南絕對沒想到劉茫會發現第四層的暗樓,還把自己放置寶物的隕鐵寶箱給一箱端了。

此時承受無道境一掌的劉茫正在往歸元宗外飛掠而去。

“奶奶的,李家哪裏冒出來的用毒高手,絕對不是歸元宗的人。”劉茫邊跑邊吐槽。

剛跑出歸元宗,劉茫溜進了小樹林,找了個四處無人的地方。

確定了四周無人,劉茫這才現形。

“奶奶的,竟然遇到個無道境的用毒高手,真是日了狗了。”躺在樹下的劉茫一臉心有餘悸。

隨後劉茫扒開上衣,胸口一個綠色的手掌印,毒素正在快速流遍整個身體。

“系統,恢復身體要多少無恥值?”不會解毒的劉茫只能向系統求救。

“因中毒,身體受損43%,需要4300點無恥值。”

聽到這個數目,劉茫一愣:“你說什麼?4300點?你他娘怎麼不去搶呢?”

系統則悠悠應道:“是好過去搶。”

“你大爺的,快恢復。”無可奈何的劉茫只能認栽。

“修復成功,消耗4800點無恥值。”

劉茫還以爲自己聽錯了,打開人物界面發現真扣了4800點無恥值。

終於忍無可忍的劉茫爆發了:“來來來,系統你出來一下,我要跟你單挑。”

“提示:就在你說話時身體受損增加了5%。”

對於系統的解釋,劉茫是絕壁不信的,才幾秒鐘就增加了5%,鬼信你。

劉茫知道自己奈何不了系統,這個虧也只能嚥下去了。

身體完全恢復後,身上的綠色掌印也消失了,整個人頓時輕鬆多了。

現在劉茫只能將自己對系統的怨恨全部轉移到大長老身上。

要不是大長老將外人引進李家,自己偷完東西就不會受傷了。

沒錯,這個鍋一定要李南來背。


“叮,宿主恬不知恥,獎勵1000點無恥值。”

剛準備迴歸元宗,從劉茫身邊跳出了一隻道真境妖獸,齜牙咧嘴對着劉茫。

本就心情不爽的劉茫捏了捏拳頭,慢慢走向妖獸。

“你自己找死,那就先拿你當出氣筒。”說完劉茫一掌扇了過去。

被抽飛的妖獸一頭撞在了樹上,獸眼一翻,死得不能再死。

發泄完的劉茫將獸晶拿了出來,妖獸屍體丟進儲物空間,擡腳離開樹林。

出了樹林的劉茫並不打算過多的停留,而是選擇迴歸元宗。

踏入歸元宗後,劉茫第一眼便看到了走入丹閣的李顧北,此時的李顧北臉色蒼白,像是身體被掏空了一樣。

眼睛一轉,劉茫覺得自己應該可以先拿回點利息了。

在周圍四處無人時,劉茫消失在原地,跟上走入丹閣的李顧北。

果不其然,李顧北是來丹閣拿療傷藥的,看來自己昨晚那一拳讓他不太好受呀。

李顧北來到一白髮老頭面前,有氣無力說道:“丹老,麻煩給我兌換一些療傷丹藥。”

“原來是顧北長老,顧北長老受傷了嗎?”白髮老頭疑惑道。

李顧北則故作鎮定道:“呵呵,這不昨晚修煉出了差錯,受了點傷。”

“原來如此。”丹老說完,從木櫃拿出數瓶丹藥放在了桌子上。

“系統,給我來幾顆最猛最猛的春│藥,快快快。”劉茫焦急說道。

隨後拿到春│藥的劉茫直接將手穿過丹藥瓶,將桌子上的丹藥全給換成了春│藥。


李顧北付完貢獻值,拿着幾瓶丹藥離開丹閣,準備直接回李家治療傷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