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僅如此,黃富、楊雲、飛龍、翁曉偉等人頭話也變白,他們的臉上都是皺紋,他們幾個都變成了老頭子了。

在場的只有納甲土屍和江帆沒有任何變化,他們沒有衰老,江帆頓時驚呆,「哦,你們都變衰老了!」江帆驚呼打道。

黃富摸了一把自己的打皺老臉,苦著臉道:「帆哥,你可要救我們啊!我可不想這樣老死了!」

「帆,我們怎麼辦啊!」妙妙仙子驚呼道,她一直以自己的年青美貌驕傲呢,如今變成老太婆了,心裡別提多難受了。

「帆,你和傻蛋怎麼看沒有衰老呢?」呂宇春驚訝道。

「因為我們是百毒不侵之體,所以我們沒有衰老!」江帆解釋道。

「那我們怎麼辦,衰老還在繼續呢!照這樣下去,要不了幾個小時,我們都得老死了!」梁艷皺眉道。


「解鈴還須繫鈴人,看來只有找到那頭吞雲吐霧神獸才能讓它解毒了! 近戰法師 !」江帆一揮手,黃富、梁艷等人進入符咒世界之中。

神獸金甲蠻蟲、八腿金蟾、裂空鷹都沒有衰老之象,看了開它們也是抗毒的原因,江帆對著裂空鷹揮手道:「裂空,載我們下去,尋找吞雲吐霧神獸!」

裂空鷹迅速趴下,江帆和納甲土屍跳上裂空鷹背上,金甲蠻蟲和八腿金蟾變小之後,跳躍到江帆肩膀上,隨著一聲鷹鳴叫,太古裂空鷹猛地蹬地,騰空而起。接著展開雙翅,朝著迷霧瀰漫的山澗下面飛下去。

山澗很深,裂空鷹飛行看大約十多分鐘才達到底部。山澗底部霧氣很濃,坑坑窪窪網的地面上都是石頭,看不出任何生機。

「我靠,一點生機都沒有,真難以想象這裡會躲藏著吞雲吐霧神獸!」江帆驚訝道。

納甲土屍趴在地面上嗅了幾下,「主人,這裡沒有吞雲吐霧神獸的氣味,看來它不在這裡,那它就在前面了!」納甲土屍判斷道。

兩人沿著坑坑窪窪的石頭,朝著前方走,大約走了兩分鐘,突然納甲土屍停下了,「主人,您看地上是什麼?」納甲土屍手指著遠處道。

江帆順著納甲土屍的食指,看到前面大約三十多米地方是一顆傘形狀物體豎立在石頭上,傘形狀物體大約有一米多高,渾身通紅,就像石頭上生長的蘑菇。

「呃,這是什麼蘑菇呢?這地方不是沒有生物嗎?怎麼會長了一顆蘑菇呢?」江帆震驚道。

「主人,管他什麼呢,小的踩扁了它!」納甲土屍走過去,抬腳就要踩那可蘑菇似的物體。

突然那蘑菇似的物體裂開了,從裡面伸出一根紅色藤蔓似的物體,一下把納甲土屍的腳纏住了,「呃,這玩意纏住了小的腳了!」納甲土屍驚呼道。

納甲土屍用力扯,可是那紅色藤蔓模樣的東西韌性很好,根本扯不斷。不僅如此,又伸出一根紅色藤蔓似的物體,纏住納甲土屍另外一隻腳。

馬甲土屍頓時冒汗了,「我靠,你他媽的還敢纏老子的腳,老子廢了你!」納甲土屍手中出現了裂空奪魄槍,對著那物體狠狠地刺下。

噗!裂空奪魄槍沒入紅色藤蔓似的物體之中,納甲土屍用力一挑,那物體變成了碎片。

「我靠,怎麼樣,碎片了吧!」納甲土屍不屑笑道。

可是石頭上那紅色碎片復原了,瞬間形成一個大的蘑菇形狀,嗖!大蘑菇飛了起來,直奔納甲土屍的頭部。

納甲土屍頓時躲閃不及,被擊中頭部,他仰面倒下,重重地摔在石頭上,疼得直咧嘴,沒等他爬起來,紅色藤蔓迅速把他纏住了,五花大綁一般。

「哦,主人!」納甲土屍急忙喊道,他用力掙扎著,竟然無法掙扎開來,因為藤蔓韌性太強了。

剛才的過程江帆已經看到了,他對著身邊的八腿金蟾道:「八腿金蟾,你去救傻蛋!」

「是的,主人!」八腿金蟾猛地躍起,舌頭彈射出去,繞住了那紅色大蘑菇,鋸齒拉動,紅色大蘑菇立即被鋸成兩塊。

「哦,八腿,幫我把身上的藤鋸斷了!」納甲土屍急忙道。

八腿金蟾的舌頭立即纏住納甲土屍的身體,鋸齒般的舌頭拉動,那些紅色藤蔓立即被鋸斷了,納甲土屍立即爬了起來。

那些被鋸斷的紅色藤蔓立即縮了回去,納甲土屍手提著離開奪魄槍,惡狠狠喊道:「去你媽的,老子把你碎屍萬段!暴雨狂瀾!」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納甲土屍的裂空奪魄槍泛起光芒,空間顫抖起來,突然砰的一聲,蘑菇形狀的物體爆炸了,空氣中出現紅色的煙霧,空氣中發出嘶嘶聲音。

納甲土屍臉色大變,他急忙後退,因為那黑色煙霧具有很強的腐蝕性,地上的石頭都被腐蝕出一個個小坑。納甲土屍還是閃慢了點,身上粘了一些紅色粉末,他的皮膚一陣刺痛,發出吱吱聲音,胳膊上出現了一個個小洞。

「我靠,這東西自爆了!老子這麼厚的皮也腐蝕了!」納甲土屍罵道。

八腿金蟾一點事都沒有,它的身體可以抵抗腐蝕,它迅速跳回江帆身邊,「傻蛋,你沒事吧?」江帆關心道。

「主人,小的沒事,只是皮外傷!一會就復原了!」納甲土屍搖頭道。

「哦,沒事就好,沒想到這種生物竟然自爆了!」江帆驚訝道,他還是第一次看到生物也可以自爆。

兩人小心翼翼地走著,前石頭上傳來唰唰的聲音,江帆和納甲土屍停了下來,「哦,主人,前面石頭裡爬出了白色甲殼蟲呢!」納甲土屍驚呼道。

前方是一塊巨大白色石頭,那石頭大約三十多米高,那些白色蟲就是從白色石頭裡面爬出來的。渾身白色,身體透明,外形行甲殼蟲,兩根白色觸鬚,嘴巴扁扁的,發出吱吱叫聲。

「我靠,又是蟲子,這地方蟲子真多呢!八腿金蟾、小蠻子、裂空鷹,這些蟲子就交給你們了!」江帆揮手道。

「哦,我喜歡這些蟲子!」八腿金蟾呱呱叫著,猛地躍了出去。


突然間江帆想起了黃藥師陳明的煉丹神術里提到有種白色石蟲,「我靠,這是稀有的寶物啊!這些石蟲叫石晶丹啊!這些是煉製元神丹的藥材!」江帆興奮道。

元神丹這唯一提升元神和修復受損元神的丹藥,有了元神丹不但可以提升元神的境界,還可以修復那個艾妮格的受損元神。

「這些白色蟲子是很重要的藥材,你們不要把它們撕碎了,我需要完整屍體做藥材!」江帆立即吩咐道。

白色蟲子看到八腿金蟾、金甲蠻蟲、裂空鷹,它們里發現出吱吱叫聲,一點也不害怕,整體地排列開。

等到八腿金蟾、金甲蠻蟲、裂空鷹靠近的時候,它們張開嘴巴,噴出白色絲網狀物,如同一張巨大網把它們網住了。

江帆驚訝道:「呃,沒想到這石晶丹竟然可以吐網攻擊呢!」

「噢,主人,小蠻子它們沒事吧?」納甲土屍擔憂道。

「呵呵,不用擔心,它們幾個可都是太古神獸呢,對付這些小蟲肯定沒問題的。」江帆笑道。

果然不出江帆所料,石精蟲的網很快就被裂空鷹、八腿金蟾、金甲蠻蟲撕裂了,緊接著它們發動攻擊。片刻之後,那些石晶丹被殺死了,滿地的石晶丹屍體。

「主人,蟲子全部殺死了!」金甲蠻蟲喊道。

江帆立即過去把地上的白色蟲子全部收撿起來,這些都煉製元神丹的重要的材料呢,現在江帆煉製元神丹的才全部湊齊了,只要煉製成功了元神丹,那就是紅藥師了!

江帆和納甲土屍繼續朝前方走,越往裡走,迷霧越濃,走了大約五分鐘之後,納甲土屍停了下了來,「主人,那吞雲吐霧神獸就在這裡附近了!」納甲土屍齊心翼翼道。

「傻蛋,你無法判定它的具體位置嗎?」江帆驚訝道。

「主人,這頭吞雲吐霧神獸十分龐大,這四周都是它的氣味呢!」納甲土屍道。

江帆巡視這四周,他發現霧氣是從前面不遠地方冒出來的,「傻蛋,那裡不停地冒霧氣,那傢伙應該就在那地方!」江帆手指著前方道。

「哦,主人,那地方應該是它的嘴巴吧,小的去把它趕出來!」納甲土屍提著裂空奪魄槍快速奔跑過去。

那地方不停地冒著霧氣,如同煙囪冒煙一樣,納甲土屍看到地面上有兩個洞眼,霧氣就是從洞眼裡源源不斷冒泡出來的。

納甲土屍手提著裂空奪魄槍,對著洞眼惡狠狠地紮下,噗!他感覺刺入什麼東西裡面了。

突然地面震動搖晃窮了,納甲土屍急忙後退,四周地面劇烈搖晃起來,砰的一聲巨響,地面裂開了一個上千米的大口子,嗷的一聲,冒出一頭龐大的怪獸出來。

那怪的頭獸外形像一條龍,渾身都是青色鱗片,四足如同鷹爪,龍形的頭上是兩根紅色觸角,兩隻眼珠釋放出綠色光芒,張開的嘴巴露出刺刀般的牙齒。

兩隻洞眼般的鼻子里冒出白色霧氣,嘴巴吐著白色霧氣,遠遠看起來就像在吞雲吐霧一樣,這就是叫吞雲吐霧神獸的原因。

「主人,吞雲吐霧神獸出來了!」納甲土屍喊道。

「你們幾個上去制服這傢伙!」江帆吩咐道。

「主人,您瞧好吧,我們幾個聯手狂虐它!」金甲蠻蟲咧著嘴巴笑道。

「兄弟們,揍他!」八腿金蟾的舌頭彈射出去,朝著吞雲吐霧神獸卷過去。

吞雲吐霧神獸嗷地叫了一聲,它身子擺動,猛地躍了起來,閃開了八腿金蟾的舌頭,它張開嘴巴,呼!噴出白色霧氣。

這次噴出霧氣與那些霧氣不同,霧氣所到之處,四周空間迅速凍結。金甲蠻蟲的四周空間被凍結了,它發出嗷的叫聲,金甲蠻擊!凍結的空間瞬間破碎。

緊接著金甲蠻蟲的尾巴一甩,砰的一聲打擊在吞雲吐霧神獸身體上,吞雲吐霧神獸被打得移動三米多遠。


沒等吞雲吐霧神獸反擊,裂空鷹俯衝而下,巨大鷹爪抓在吞雲吐霧神獸的背上,咔的一聲,它的鱗片碎裂了,血流了出來。

吞雲吐霧神獸憤怒了,嗷的嚎叫一聲,尾巴對著裂空鷹抽來了過去。但是裂空鷹釋十分靈巧,它快速閃開了吞雲吐霧神獸的攻擊,盤旋而起。

此時八腿金蟾的舌頭又過來了,一下纏住了吞雲吐霧神獸的身體,纏住之後,鋸齒舌頭立即拉鋸起來,鱗片發出咔咔聲。

一會兒,吞雲吐霧神獸的鱗片就鋸開了,血流了出來,吞雲吐霧神獸疼得張開嘴巴對著八腿金蟾就是惡狠狠一口咬下。

血盆大嘴太嚇人了,八腿金蟾急忙拉舌頭,身子彈了起來,閃開了吞雲吐霧神獸咬。沒等吞雲吐霧神獸繼續攻擊八腿金蟾,金甲蠻蟲發動攻了,一記金甲蠻擊,攻擊在吞雲吐霧神獸身上。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砰的一聲,吞雲吐霧神獸龐大身軀被打得打飛了起來,「哦,小蠻子真厲害!竟然把吞雲吐霧神獸打飛了!」納甲土屍驚呼道。

沒等吞雲吐霧神獸落地,裂空鷹飛了過去,閃電般地抓下,咔的一聲,裂空鷹再次把吞雲吐霧神獸的鱗片抓碎了,吞雲吐霧神獸再次受傷了。

這次吞雲吐霧神獸徹底憤怒了,它嚎叫一聲,龐大身體盤繞起來,隨著發出龍吟之聲,吞雲吐霧神獸旋轉起來,地面上立即生氣一道漩渦。

這是吞雲吐霧神獸的保命絕學「靜止空間」,白色霧氣圍繞著它旋轉,四周立即形成巨大漩渦。金甲蠻蟲、裂空鷹、八腿金蟾都被這漩渦卷進去了。

突然間四周空間顫抖起來,空間發生彎曲,隨即咔的一聲巨響,空間既然碎裂了。 鳳臨江山 ,那是時間之光,白光照射在金甲蠻蟲、裂空鷹、八腿金蟾等神獸身上。

怪異的事情發生了,金甲蠻蟲、裂空鷹、八腿金蟾竟然靜止在漩渦中了,這是時間靜止術!它們被時間靜止了。

「哦,時間靜止術!吞雲吐霧神獸竟然會時間靜止術!」江帆震驚道。

「哦,主人,小的去救它們幾個!」納甲土屍提著裂空奪魄槍沖了過去,但他進入白色光裡面的時候,他立即發覺自己不能動彈了。

看到納甲土屍進入白光之中也被靜止了,江帆驚呼道:「我靠,這吞雲吐霧神獸白光之處竟然是靜止空間!」這是一種時間與空間結合的法則,只有神祖境界的才會使用,可是這吞雲吐霧神獸只是太古神獸,相當於神王境界,怎麼會這種高深的的法則呢?

江帆正疑惑的時候,突然傳來納甲土屍求救聲音:「主人,快救小的啊!這傢伙要吃小的了!」


吞雲吐霧神獸張開嘴巴就要咬納甲土屍,江帆頓時急了,手中出現了誅神劍,手上帶著黑色神器殘魂,大喝一聲:「孽畜!你敢傷我的僕人,我砍死你!」

江帆猛地躍起,雙手握著誅神劍撲向吞雲吐霧神獸,吞雲吐霧神獸看到江帆手裡的誅神劍頓時嚇得收起白光,趴在地面上雙手抱頭狂呼道:「主人饒命啊!」

江帆當即來了一個急剎車,手握誅神劍驚訝地望著吞雲吐霧神獸,「你為何叫我主人?」江帆驚訝道,這吞雲吐霧神獸為何認識自己手裡的誅神劍呢?

「老主人交代,誰手中有誅神劍,誰就是小的主人!」吞雲吐霧神獸抱著腦袋,眼睛望著江帆道。

江帆更加驚奇了,「你家老主人是誰?」江帆驚訝道。

「小的主人就是神龍殿的主人!您進入神龍殿就知道老主人是誰了!」吞雲吐霧神獸恭敬道。

這回江帆算是明白了,「你就是神龍殿的守護獸?」江帆道。

吞雲吐霧神獸點頭道:「是的,小的就是神龍殿守護獸,在此等待神龍族人前來開啟神龍殿。」

此時納甲土屍、金甲蠻蟲、八腿金蟾、裂空鷹獲得自由了,「我靠,你小子為何不早說是神龍殿的守護獸呢,害得老子差點被你咬了!」納甲土屍滿臉不悅地走到吞雲吐霧神獸面前,裂空奪魄槍狠狠地扎入石頭裡面。

吞雲吐霧神獸翻著眼望著納甲土屍,「小的正在睡覺,你那桿槍竟然插入小的鼻子里,小的被驚醒了,小的當然十分生氣啦!」吞雲吐霧神獸道。

「我靠,誰讓你鼻子出氣啊!」納甲土屍搖頭道。

一旁的江帆忍不住笑了,不出氣,那不就是完蛋了!只是吞雲吐霧神獸說的呼氣真是夠嚇人的,搞得這四周都是霧氣。

「後來你們狂虐小的,小的迫不得已使出老主人傳授的保命絕學神龍禁制術,直到看到誅神劍,小的才知道主人來了!」吞雲吐霧神獸繼續道。


「原來吞雲吐霧神獸使出的法則是神龍禁制術!」江帆驚訝道,他來神龍殿的目的就是為了獲得神龍血的傳承,最終目的是學習神龍金禁制術。

江帆算是見識到神龍禁制術的厲害了,剛才吞雲吐霧神獸使出的神龍禁制術竟然如此厲害,困住了三大神獸還有納甲土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