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信?”林如鋒也不知道怎麼回答,忙反問了一句。

“MME選手都有一股明星氣質你沒有,而且MME選手也打不出那麼標準的軍體拳,你以前是軍人?”白雪薇試問性的猜測着。

林如鋒頓時慌亂了起來,狠狠嚥了口口水剛要解釋,卻被白雪薇的話語打斷。



“你不願意說就算了,很多軍人就算退役都不願意提起之前的身份,這個我很理解,我上一任男朋友就是軍人,而且是超級強大的軍人,比你肯定綽綽有餘。”白雪薇提到林如鋒時,嘴裏別提有多驕傲了。

林如鋒內心如尖刀深扎一般,他沒想到白雪薇竟還會想起自己,更美想到白雪薇想到自己時竟會變成這樣一種滿懷甜蜜的神情,心道“你上一任男朋友不就是被你殺的嗎?”心裏雖然這麼憎恨的想着,但卻要強裝作沒事的樣子。

白雪薇將林如鋒並沒有回答自己,又說道:“這次多虧了你,你想要什麼說吧,無論什麼我都可以獎勵給你!”

林如鋒嘴角輕笑心裏想着,“我想要曾經戰友的性命,你會給我嗎?”

林如鋒沒有回答,白雪薇也沒有生氣,聚精會神的開着車,自顧自的說着:“看來我真的沒有選錯人,以後你跟着我肯定不會吃虧,等你將徐令安搞定以後,我在一起給你獎勵!”

很快瑪莎拉蒂出現在公司門口,就在兩人停好車準備走進公司後,一個讓二人緊皺眉頭的身影出現在眼中。

張志強此時正在公司大門口晃晃悠悠,時而向內部偷望,時而又蹲在角落像是在等待着什麼。

“他怎麼回來這?難不成是爲了之前的事來找你報仇?”白雪薇不解的問道。

對於張志強的出現寧無華也頗爲好奇,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表明自己並不知情。

白雪薇剛要上前詢問,卻被寧無華一把攔住,“白董,這種小事就不用你費心了,我去會會他就好!”

白雪薇認同的點了點,便翹着小屁股一扭一扭的向着公司裏走去。

見白雪薇走遠後,寧無華這才漸漸走上前。

此時的張志強好像早已發現了寧無華一般,就在白雪薇的身影消失後第一時間轉身望了過去。


“你該不會是來找我的吧?”

寧無華有些心驚的問了起來,他並不知張志強怎麼認出的自己。

但可以確定的是,在二人相互對望的剎那間,寧無華眼中出現的並不是那個MME冠軍,而是之前的戰友! 寧無華震驚之餘,張志強頓時挺着凶神惡煞的表情,大步走到寧無華面前,氣質威嚴的說道:“你敢不敢跟我走?”

“跟你走?你到底有什麼事?”對於張志強,寧無華心裏除了懷念就是懷念,根本不想出手傷他,若能選擇這輩子都不想看到張志強,那該多好。

張志強一臉戲謔,忙大手抓起寧無華的衣領便大步向前走去。

“白董,要不要報警?”一名保安穿着的人員正在大樓內對白雪薇詢問着。

白雪薇進入大樓起就雙眉緊皺,死死盯着外面發生的一切。

“你帶我來這裏幹什麼?”一處廢棄的工廠中,寧無華一臉詫異的看着張志強,不知張志強到底打算幹什麼。

“少廢話!”說着,張志強便將身上的衣服脫了下來,只留一件深黑色背心,在背心的映襯下,那古銅色健碩的肌膚,完美呈現在寧無華的眼中。

沒等寧無華回話,張志強飛起就是直踹,速度之快頓時讓空氣中發出“嗖嗖”的聲響。

“等等!”寧無華嘴中喊着,忙抽身躲避,一個俯身躍標準漂亮的前滾翻出現在不遠處。


“你到底要幹什麼,我是不會跟你打的!”寧無華滿臉詫異的吼道。

張志強一個踹空,根本不理睬寧無華的話語,急速衝向寧無華,口中爆喝“啊……”

一擊重拳擊出,寧無華只是微微偏頭躲過,卻感受到那排山倒海的力道,在耳邊“嗡嗡”直響,心中大驚,看來張志強是認真的想致自己於死敵。

雙手緊握呈拳,嘴中牙齒咬的“咔咔”作響,寧無華強忍着心中的劇痛,躲閃着如暴雨般猛烈襲來的攻擊。

“還手,我讓你還手!”見寧無華絲毫沒有還手之意,張志強怒喊了起來。

手中拳頭絲毫沒有停留,速度之快力道之大足以一圈解決掉一個普通人。

“砰”張志強將全國狠狠打在寧無華身後的廢舊牆壁之上,牆壁顫顫悠悠像是快要倒塌一般。

看着寧無華只是微微側移便輕易多開自己猛烈的攻擊,張志強心中更是怨恨,忙仰頭大吼“啊……”頓時將身上僅剩的背心撕碎,**着半身徑直的站在寧無華面年,目露兇光惡狠狠的瞪着他。

“別廢力氣了,我不可能跟你打!”寧無華強忍着心中的劇痛,一臉平淡的對持着。

“別逼我,別逼我!”張志強爆喝出聲,像是發瘋了一般雙手拼命的撕扯幾下頭髮,眼中頓時流露出血光,額頭與脖頸處的青筋暴增,發瘋一樣衝向寧無華。

看着衝來的張志強,寧無華忙皺眉,此時無論是從心智還是速度上,張志強都像是換了一個人,如果說剛纔是格鬥,那現在他正要殺人!

寧無華絲毫不敢大意,就在張志強志強伴隨着呼嘯聲襲向寧無華時,寧無華忙微微蹲下身子,剛要側身躲避,卻不想張志強迅速用肘擊重力之下。

張志強的速度之快完全出乎了寧無華所料,幸好寧無華反應也很快,就在張志強肘擊即將碰觸到的剎那,寧無華順着地面一滾,虎口脫險。

就在寧無華心驚沒有被擊中時,忽然身旁的呼嘯聲在次響起。

此時的張志強前身傾斜,又用力過猛,換做常人早就應聲倒地了纔是,卻不想張志強順勢單手杵地,橫空一擊掃腿完全沒有給寧無華喘息的機會。

寧無華見躲閃不及,便用雙臂將頭死死護住,卻不料張志強腿部力量異常強大,導致寧無華整個人撗飛了出去,直到撞在廢舊牆壁之上,這才一聲悶響立住腳步。

寧無華感受到整個後背的劇痛,大口喘息了幾下,這才漸漸擡起吃驚的雙眼望向張志強。

張志強嘴角露出譏笑,滿眼的諷刺,正了正身子,將撕碎的背心漸漸纏繞在手掌之上,慢慢向着寧無華走來,嘴上譏諷的說着:“沒想到吧,我不光是MME的冠軍,我更是一名軍人出聲,你會的我都會,你不會的我也會!”

寧無華不怒反笑,嘴角輕輕上揚,像是看透了張志強的來意。

“早上輸給你只是我一時大意,沒想到你是軍人出身,看身手似乎不是普通軍人,不過在我面前依舊什麼都不是,這個世界上我只允許輸給一個人,絕對沒有第二個!”張志強譏笑着說完,瞬間轉換面孔,在次急速衝向寧無華。

寧無華嘴角更是上揚,表情別提有多麼邪惡,這種笑容他只對兩種人露過,一個是他恨透的女人,還有一個便是他曾深愛過的男人們。

一眨眼的功夫張志強便出現在寧無華的正前方,大手成拳死死的向着寧無華的臉面砸去。

“啪”及其微弱的巴掌聲讓原本緊張的氣氛瞬間變得寧靜了起來。

“今天你便找到第二個人了!”寧無華嘴角邪魅,單手成掌手臂青筋暴增,死死的抓着張志強的拳頭。

張志強臉色頓時一驚,剛剛自己以用處全部力氣,竟被眼前之人輕易的接了下來,這怎麼可能讓他接受的了,還沒等他反應,忽然感覺腹部內所有的器官都在顫動。

寧無華做好了決定,就在張志強詫異的瞬間,迅速出拳只是在張志強腹部看似輕輕一點,便迅速收回。

頓時張志強臉色慘白,忙抽回自己的手死死捂着腹部,連忙大退了兩步。

寧無華很久沒有感受到這樣舒服的感覺,怎會這麼輕易的放過張志強,忙快速上前,一手抓住張志強的衣領,一手抓住張志強的腰部,微微用力便將張志強整個人舉了起來。

“下次跟我說話,記得收斂一下眼神!”寧無華自顧自的嘟囔了一句,便隨手將張志強丟了好遠。

聽到張志強的慘叫聲,寧無華這纔開心的笑了起來,轉身瀟灑的離去。

張志強慘叫之餘看着寧無華的背影,很熟悉又很陌生,但剛剛那句話肯定沒錯,那是曾幾何時每當張志強敗給那個人時,就會被對方說到的話語。

剛剛走出爛尾樓,寧無華便打量了幾眼不遠處幾臺廢舊車的地方,從進入離開公司開始,寧無華便覺得有人在跟蹤他,而且不像是什麼專業的殺手,無論從身法還是笨拙的隱藏手法來看都和常人無二。

寧無華當然知道這之中的道道,便裝作若無其事一般,從褲兜中拿出僅剩一支的“紅塔山”牌香菸,點燃自顧自的抽了幾口,又回頭看了看爛尾樓之內,這才一副鄙夷的臉孔向着公司走去。

寧無華在回到公司時已經是兩個小時之後了,這一路寧無華故意拖慢了腳步,他在等,等那個監視自己的人回去報告,這樣自己纔有談判的條件。

剛入公司,便被一身御姐打扮的美女帶進了白雪薇的辦公室,這辦公室看上去格外的棋牌,無論是電子產品還是奢侈擺設在這之中一樣不少。

“事情辦好了?”見寧無華被帶進辦公室,白雪薇忙對御姐模樣的美女擺了擺手。

見屋內只有白雪薇,便說道:“還用問我嗎?不是有人早就回來告訴你了?”

白雪薇頓時露出欣賞的目光,小嘴輕笑露着銀牙,緩緩走到寧無華面前,把玩着寧無華的衣領輕聲隨意道:“我真的很好奇,你到底是什麼人,有這樣驚人的實力爲何只是來應聘保鏢?”

寧無華被白雪薇的動作誘惑的心臟“砰砰”直跳,額頭頓時冒出幾滴冷汗,下意識的控制住自己,裝作無事的樣子回道:“要不是這二十萬的薪水,你以爲我會來?” “好,很好,呵呵……我就是喜歡你這種貪婪,只有貪婪的人,活的才真實!”白雪薇輕笑的說完,便離開了寧無華的身體,轉身走到沙發之上,翹起雪白的長腿,面前一張超級豪華的水晶茶臺,上面放着半杯紅酒。

寧無華狠狠的嚥了口口水,輕笑道:“接下來我要做什麼?”

“哦,沒事了,你可以下班了,今天你表現的很好,不過別在抽那麼低檔次的煙了,畢竟你現在是我的人,丟的也是我的臉,這個你拿着,當我獎你的煙錢。”白雪薇很隨意的甩出一張金卡。

寧無華看着手中的金卡點了點頭,便退出了辦公室。

寧無華剛走,屋子內便響起了另一個聲音。

“虎守羊圈,這個人最好別留在身邊。”聲音帶着絲絲磁力,很想然是從電子設備中發出。

“你怕啦?”白雪薇安靜自如的端起面前的紅酒,自顧自的搖了幾圈。

“我怕?我是怕害了你自己,你就沒想過他是有意接近你的?他很有可能是警察安排在我們身邊的一粒棋子,到時候出了差錯,無論哪一方都不會放過你的!”聲音極力勸阻着。

“棋子也好,老虎也罷,就看誰有本事利用他了!”白雪薇的眼中頓時放出凌厲的光芒,將手中的紅酒一飲而盡,嘴角淡淡的笑了起來。

街道邊ATM機前,寧無華長着嘴巴看着卡里的數字,整整有一百萬之多,自己做夢也沒想到這個白雪薇既然這麼大方,有了這一百萬自己幹什麼也都方便多了,忙掏出電話打給打給夏雪。

電話接通,另一方嚴肅的說道:“你好,哪位!”

寧無華感嘆着夏雪的嚴謹同時,忙說道:“我晚上住哪啊?”

夏雪頓時鬆了一口,“下次別用這個號碼隨便給我打電話,被人發現了怎麼辦!”

“好的好的,那我晚上住哪?”寧無華忙意識到自己的失誤。

“要不你住我家?我家就我一個人,正好當陪陪我,如何?”夏雪頗有調戲的說着。

寧無華頓時響起辦公室那一幕,一時間“A級”藥劑隱隱乍現,忙阻止道:“你就當我沒說,可真是長大了,都學會勾引男人了!”

夏雪一聽頓時渾身一怔,這個話語或許只有寧無華和夏雪兩個人知道,“噗呲”笑出了聲,忙打趣道:“是啊,身材也變得超級火辣,你要不要嚐嚐鮮?過了這個村可沒這個店嘍。”

寧無華頓時無語,忙掛點電話,在這樣下去,自己非得死在當場,一個超級兵王打個電話就死了,說出去多丟人,忙搖了搖頭清醒下神識。

看來自己的安身之所夏雪是不會安排了,想罷,寧無華也沒打算有多少時間休息,這就忙打了個車奔着奔着爛尾樓而去,此時張志強應該還躺在哪裏。

還真讓寧無華猜對了,當寧無華走進爛尾樓時,正看見張志強一動未動的躺在地面上死死的望着棚頂,像是想着什麼事情,寧無華走到他身邊也全然不知,要不是那雙大眼睛炯炯有神,寧無華還真以爲他是死不瞑目呢!

“喂,死沒死?”寧無華用腳踢了張志強幾下。

張志強絲毫沒有詫異,平淡的說着:“沒!”

寧無華鄙夷的笑了一下,沒好氣道:“你不會是想訛我吧?沒死還在着躺着不起,要錢沒有,不過你若是要命的話,我也不太想給你!”

聞言,張志強也跟着輕笑了一下,這才坐起身子問道:“你到底是誰啊?”

寧無華一臉鬼笑,伸出手,嘴上說着:“我是誰有那麼重要嗎?”

張志強伸出手,在寧無華的大力拉拽下站了起來,撲打了記下身子,隨意的說道:“似乎也沒那麼重要,不過你也要讓我知道,我輸給了誰吧?”

“切,走吧陪我去喝杯酒,車在外面等着呢,我剛來湘平市對這裏不太熟,今天多虧了你讓我賺到不少的錢,我請你如何?”寧無華一臉挑釁的說着。


“走着……”張志強爽快的答應了下來。

寧無華嘴角譏笑,這個張志強還和以前一樣,雖然爭強好勝,爲人卻頗爲中肯老實,嗜酒如命只要聽到酒字連自己姓什麼都記不得了。

在張志強的帶領下,二人來到頗爲高雅的小酒館,這裏不是酒吧,卻是專門喝酒的地方,看着琳琅滿目的璀璨燈光,聽着放鬆的音樂,坐在只能擺上幾瓶酒水的小桌上,欣賞着形形**亮眼的美女,寧無華頓時心情大好。

張志強爲寧無華倒好了酒,便有些好奇的看着寧無華遲遲沒有說話。

“想問什麼,問吧!”寧無華看着周圍的環境,嘴中輕抿着紅酒,毫不在意的說着。

“你第一天來湘平市?你叫什麼?之前在哪裏?到底是做什麼的?”張志強張嘴就是一連串的問題,惹得寧無華頓時苦悶了起來。

“我說你能不能一個一個問啊,我這找你喝酒,可不是讓你來調查我的!”寧無華怨恨的瞥了張志強一眼,口中抱怨着。

“呵呵,怪我太心急了,我就是覺得你和我之前的一位朋友很想,但我那位朋友可沒你這麼妖豔,我那朋友身材高大,雖不魁梧卻健碩的很,長相別提有多精神了……”一說到之前的寧無華,張志強頓時就來了興趣開始滔滔不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