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會兒,南極仙翁進來, 待入了南天門,至凌霄寶殿南極仙翁俯伏金階玉陛,叩首道:“參見陛下!”

昊天道:“南極仙翁,你不在原始道兄坐下清修,來此何事?”

南極仙翁雖知昊天是明知故問,但還是恭敬的回答道:“小臣南極仙翁奏聞玉帝王母:上天垂象,商亡周興,神仙犯劫斬將封神故三教並談,按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封鬥、雷、水、火、瘟、善惡六部正神.只因我孽徒殷郊阻住子牙大軍,特至此求解素色雲界旗,以破殷郊,以助武王東征!”

“素色雲界旗又名聚仙旗,乃道祖所賜,鎮壓天庭之寶。此旗恐惹紅塵,不敢從命!” 昊天婉言謝絕道。

南極仙翁一聽昊天不借旗,急道,“以人心合天道,今鳳鳴西岐,天生聖主於西岐。東西南北共一家,雖分彼此,四方都在吾皇陛下統轄之內。”

昊天道:“你言雖有理,怎奈此旗惹不得紅塵,奈何奈何?”

這時,一旁的瑤池開口道:“你此番前來,要借青蓮寶色旗,西岐山破殷郊。若論此來,此寶借不得,如今不同,另自由說。”

然後瑤池又對昊天道;“ “巫妖量劫之後,天庭人手不足,而千年以後又恰逢神仙殺劫,凡是三教之內,皆在劫中。 縱然往事不如煙 ,立下封神榜,凡是三教之中在若在此劫之中身隕,可將一絲真靈寄託在榜上,將來大劫結束之後可封爲周天正神,爲天庭所役!今況且今天是南極仙翁親自到來,理當奉命。”

昊天聽到瑤池如此說,只好答應,命人馬上去取素色雲界旗。

很快的,童子已取來了青蓮寶色旗,南極仙翁接過旗後,道了謝,回到玉虛宮,馬上給廣成子!

南極仙翁離開之後,瑤池道:“師兄此舉實在是妙啊!“混沌時分,五行元精化生五旗,按水火木金土分爲北方玄水、離地焰光、青蓮寶色、素色雲界和玉虛杏黃,天庭初立時,道祖賜下素色雲界旗,以鎮壓天庭。如今將素色雲界旗借予他們,一來讓原始欠下我們因果,二來,大大樹立我天庭的權威,實在是妙啊!”

周營姜子牙接到四方寶旗後,當日晚間,命黃飛虎父子率兵前去商軍中劫營。那殷郊因接連獲勝,且日間連自己那平日裏高深莫測的師傅都不能抵擋自己的番天印,漸漸的變得有些好大喜功,不理張山等人提醒,一味強追,終於是陷入了西岐埋伏。楊戩,龍鬚虎等人忽然一擁而上,張山和李錦在亂軍中被斬殺,殷郊慌不擇路,衝進了姜子牙等人的戰陣,只見文殊廣法天尊手中青蓮寶色旗招展,白氣懸空,金光萬道,現一粒舍利子。

姜子牙手中離地焰光旗,星焰點點,仙氣升騰,赤精子手中戊己杏黃旗,上有萬朵金蓮現出,武王姬發手中素色雲界旗氤氳遍地,一派異香籠罩上面,只有北方無人防守,當下殷郊不疑有他,催馬向北而走,四面追趕他;將殷郊趕得無路可投,往前行山徑越窄。只得祭起番天印打去,只見一聲響,將山打出一條路來。殷郊剛自鬆一口氣,只聽得一聲炮響,四周俱是周兵,兩山頭卷下山來;後面又有燃燈道人趕了過來。

殷郊見狀大急,忙借土遁往上就走。殷郊的頭,方冒出山尖,燃燈道人便用手一合,二山頭一擠,將殷郊的身子,夾在山內,頭在山外。


那廣成子推犁上山,想起與這弟子相處的點點滴滴,不忍出手,姜子牙只得命龍鬚虎出手,只見龍鬚虎犁了殷郊,殷郊一道真靈,往封神臺來,廣成子不忍再看,掩面回山而去。

那殷郊一腔怨氣,無處發泄,化作陰風一路往朝歌而來,紂王正與妲己等人飲酒作樂,忽然感到頭腦昏沉,見一人渾身浴血,跪在自己面前,泣道:“父王!孩兒殷郊爲國而受犁鋤之厄。父王可修仁政,不失成湯天下;當任用賢相,速拜元戎,以任內外大事。不然,姜尚不久便欲東行,那時悔之晚矣。孩兒還欲訴奏,恐封神臺不納,孩兒去也!"未幾紂王醒來,只當是笑話說與妲己等人聽,可憐一顆赤子之心化作了他人笑料。 張山等人沒有殷洪在列。如同土雞瓦狗,須臾就被姜子牙大軍橫掃,灰飛煙滅,淪爲階下囚。

把水關韓榮急報飛至朝歌,朝堂震動,只得派新任三山關總兵洪錦前來征討。

這洪錦懷有異術施展“旗門遁”皁旗爲內旗門,白幡爲外旗門。

每次酣戰之時,從背後抽出皁旗。往地上一戳,把刀望空一晃,拿旗就化作一門,然後自己躲進去。不知情的人進去,卻是被人挪移五行方位,背後被洪錦偷襲,一介不慎,就可能喪命於此。

此事卻是被龍吉公主看穿,向姜子牙討了一匹五點桃花駒,來戰洪錦。依仗之術被看穿,須臾洪錦就被龍吉公主殺得四處逃竄。

洪錦土遁到北海,拿出一物,望海一丟,那東西見水重生,攪海翻波而來。此物名曰:“鯨龍”洪錦足跨鯨龍,奔入海內而去。

當真是:煙波蕩蕩接天河,巨浪悠悠連地脈。潮來洶涌,水浸灣環;潮來洶涌,猶如霹靂吼三春;水浸灣環,卻似狂風吹九夏。

龍吉公主趕至北海,見洪錦跨鯨而逃,公主忙向錦囊中取出一物。也往海一丟:此寶只見水復現原身,滑喇喇分開水勢照一般。此寶名爲“神鯨”

公主婷婷款款,仗劍趕來。此神鯨善降鯨龍,起頭鯨龍入海,攪的波浪活天;次後來神鯨入海,鯨龍卻是毫無氣勢,被神鯨蔣大氣勢壓服。不敢囂張。

不提兩人在北海大戰,卻說崑崙山玉虛宮中元始天尊在水鏡上兩人海上大戰,冷冷一笑。

天尊心中冷笑,右手伸出,朝虛空一抓,北海上兩人大戰的洪錦和龍吉公主的氣息被一個看不見的手揉捏聚集,回到了天尊的掌心中。只見天尊掌心中有兩股青紅氣流盤繞。天尊將這青色氣流與紅色氣流一揉,合成一股,不分你我,隨手一丟,這道青紅相間的氣流飛到虛空中,而媧皇宮中執掌天下姻緣的紅繡球絲線一亂。 卿菲得已,總裁華麗來襲 。女奶孃娘卻是神遊天外,未曾理會。

元始天尊令白鶴童子前來,拿了個玉符,命令送到月宮老人。

卻說北海海中,龍吉公主看到快要趕上,祭起捆龍索,命黃巾力士:“將洪錦拿往西歧去。”

黃巾力士領娘娘法旨,憑空把洪錦拎去。拿往西歧,至相府往階下一摔;子牙正與衆將官共議軍情,只見空下掉下洪錦,子牙大喜。

正要斬殺洪錦,卻是有月合老人奉符元仙翁之命,前來說和姻緣。天機顯現,龍吉公主卻是與洪錦有俗世姻緣,合該夫妻一場,這就是龍吉公主的情劫,避無可避。

龍吉公主無奈,只得與洪錦成親。自然洪錦也歸降了西歧。

龍吉公主本來只要殺死洪錦,就完了殺劫,可以迴天庭享受無邊福祿,不知元始天尊欲要拖昊天上帝、王母娘娘下水,受那因果糾纏,急忙派月老下凡,言龍吉公主與洪錦有俗世姻緣,不得違背,如此,龍吉公主被拖入封神大戰裏,最終死在萬仙陣內。聖人手段果然不同凡響,昊天只能嘆息不己,另謀機緣。

二人成親卻是紂王三十五年三月初三,而姜子牙卻是將登臺拜將之日選在三月十五吉時。

歧山興建將臺,以便拜告皇天、后土、山川、河瀆之神,捧撥,推輪,方成拜將之禮。建成之後,只見:臺高三丈。象按三才。闊二十四丈,按二十四氣。

臺有三層:第一層戍己土;東邊立二十五人,各穿青衣。手持青旗,按東方甲乙木;西邊立二十五人,各穿白衣,手持白旗。按西方庚辛金;南邊立二十五人,各穿紅衣,手持紅旗,按南方丙丁火;北方立二十五人,各穿皁衣,手持皁旗,按北方壬舉水。

第二層是;百六十五人,手各執大紅旗三百六十五面,按周天三百六十五度。第三層立七十二員牙將,各執劍、戟、抓、錘,按七十二候。

三層之中,各有祭器、祝文。自一層之下,兩邊儀仗,雁翅排列。真是衣冠整肅,劍戟森嚴,從古無兩。

武王姬登臺,將令天子旗,令天子劍,令天子箭遞給子牙。正式任命姜子牙領軍統帥大軍,征伐商朝。同時正式宣佈闡教爲國教,闡教和西岐綁上同一輛戰車。

子牙領了軍令,下了將臺。往歧山蘆蓬而來,卻是闡教衆仙雲集,前來見證登臺拜將盛舉。

正閒聊間,只聽得空中一派笙簧,仙樂齊奏。

有詩爲證:紫氣空中繞帝都,笙簧嘹曉白雲浮。青鸞丹鳳隨鑑駕。羽扇誨幢傍轆驢。對對金童雲裏現,雙雙玉女佩聲殊。祥光瑞彩多靈異,周室當興應赤符。

元始天尊駕臨,諸弟子伏道迎接。子牙俯伏,口稱:“弟子願老爺聖壽無疆!”

衆門人引道,酌水焚香,迎鸞接駕。元始天尊上了蘆篷坐下。子牙復拜。

元始丹口微開:“姜尚,你四十年積功累行,今爲帝王之師 以受人間福祿,不可小視了。你東征滅紂,立功建業,列土分茅,子孫綿遠。國詐延長。貧道今日特來伐你。”命白鶴童子:“取酒來。”

斟了半杯,子牙跪接,一飲而盡。元始又說道;“此一杯願子成功扶聖主。”又引一杯:“治國定無虞。”又一杯。“會諸侯。”

子牙吃了三杯。

諸般事情解決,元始天尊告辭,飄然遠去。衆仙囑咐一番門人弟子,而後紛紛各歸仙山洞府。

子牙隨後登臺點將,選在紂王三十年三月二十四日,西歧起兵東征。 西岐大軍一路勢如破竹,不料行至三山關前卻是被一路大軍所阻,前進不得。

姜子牙看着對面紀律嚴正,士氣高漲的商軍,心道:此處守將肯定不凡,看來又少不了一場惡戰。

“姜尚,爾等本爲商臣,爲何不尊王命,以下犯上,是何道理?今日本帥勸你們還是投降的好,莫要到了兵敗人亡才知後悔!”商軍之中,一員將領策馬上前對姜子牙喝道。

姜子牙聞言笑了笑道:“你是何人?”

“我乃三山關總兵孔宣是也!”來人回答道。

“如今紂王無道,禍國殃民,鳳鳴岐山,天道註定西岐當興,我主武王仁義,兵發朝歌,討伐無道,此乃順天之舉。我觀孔元帥也是不凡,爲何行此逆天之舉,不若臨陣倒戈,也好建立萬世功勳!”姜子牙道。


“姜尚,我有萬丈道行,你修要那如此言語來晃我,今日定要讓你們見識一下我的厲害!”

姜子牙聞言,無奈的搖了搖頭道:“孔元帥既然不肯聽勸,那我們就只好兵刃相見了!”

姜子牙回頭向本陣道:“哪位將軍願前去走上一遭!”

“丞相,末將洪錦願往!”姜子牙聲音剛落,一將策馬出陣道。

這洪錦本是紂王選出的伐周元帥,卻不想洪錦領兵來到西岐後,卻被姜子牙用計收服。作爲一員降將,洪錦有着迫切立功表現的願望,姜子牙剛一發話,洪錦自然就搶先出陣。

姜子牙點了點頭,對洪錦道:“如此有勞將軍了!”

洪錦連稱不敢之後,策馬上前對孔宣道:“孔宣你修要放肆,且讓我來會會你!”

孔宣見洪錦,面露不恥的道:“洪錦,你一員叛將,有何資格與我交手!”

洪錦聞言大怒,暴喝一聲,策馬直取孔宣。孔宣見狀,自然不懼,挺馬揮刀迎上。


二人兵馬相交,戰未及數合,洪錦將旗門遁往下一戳,把刀往下一分,那旗化爲一門,洪錦剛想要進門。

孔宣大笑道:“米粒之珠,也敢與皓月爭輝?”

孔宣笑完,只見背後冒出一道黃光,那黃光往下一刷,邊將洪錦刷去,毫無蹤跡,就如沙灰投入大海之中,只剩下一匹空馬在原地。

姜子牙和左右大小將官見此,俱目瞪口呆,孔宣乘機復馬來取姜子牙,姜子牙手中劍急架相迎。一旁又有哪吒走馬來助陣,姜子牙戰了五六回合,祭起打神鞭來打孔宣。不料孔宣背後又冒出一道紅光,那鞭又落在孔宣紅光中去了,好似石投水一般。

姜子牙大驚,忙傳令鳴金收兵,撤軍退回大帳,與衆人商議該如何是好。

經過一番商議之後,姜子牙決定乘孔宣得勝,當夜去夜襲營,且先勝一陣,也好挽回些士氣。

孔宣得勝進營,將背後五色光華一抖,只見洪錦昏迷,睡於地下。孔宣吩咐左右,將洪錦監在後營。這時,卻見一陣大風,將帥旗連卷三匹卷,孔宣大驚,急忙掐指一算,知到姜子牙決定乘夜襲營。

於是,孔宣喚來自己的副將高繼能等吩咐道:“高繼能你領兵在左營門埋伏,周信,你領兵埋伏在右營門。今夜姜子牙要來劫我們的營寨,我們定要殺他個落花流水!”

當夜二更,按照姜子牙的吩咐,哪吒領兵從正面攻入,黃天化領兵襲擊商營左翼,而武吉則領兵從右面攻擊。

哪吒腳蹬風火輪,手舞火尖槍,一路無人能敵,很快的就帶兵殺至孔宣中帳之前。

孔宣見哪吒殺至,不慌不忙的上了戰馬,大笑道:“哪吒你今夜劫營,我定要你有來無回。”

哪吒自從重生後,修爲就突破到了金仙中期,馳騁沙場少有敵手,見孔宣居然如此小視自己,大怒道:“孔宣,你莫要張狂,小爺今日定然要將你拿下!”說完,舉槍直刺孔宣,孔宣揮刀還擊與哪吒鬥在了一起。

於此同時, 一窩三寶,總裁喜當爹

二人交戰數合,武吉暴喝一聲,一戟就將周信刺於馬下了。武吉殺至中營,見哪吒大戰孔宣,大喝一聲,提戟刺來,孔宣將黃光望上一撒,先拿了武吉,哪吒見如此利害,方欲抽身,又被孔宣把白光一刷,哪吒便也消失在了原地,不知去向。

黃天化聽得商營內殺聲大作,也不察虛實,催開玉麒麟,衝進左營。忽聽炮響,高繼能一馬當先,兩馬相交,槍錘並舉,黃天化兩柄錘,只打得槍尖生烈焰,殺氣透心寒。

高繼能與黃天化廝殺一陣,見黃天化厲害自己不能取勝,就虛掩一槍撥馬逃走。黃天化催開玉麒麟趕來,高繼能張開一袋,只見那袋子中瞬間飛出無數蜈蜂,似飛蝗一般襲向黃天化。

黃天化急忙用兩柄錘遮擋,不曾想那蜈蜂卻叮黃天化的坐騎玉麒麟一口,玉麒麟慘叫了一聲,前蹄直豎,將黃天化從背上掀翻了下來。高繼能見狀,立馬催馬上前對準黃天化就是一槍。黃天化躲閃不及,一槍正中心窩,死於非命,一道靈魂,往封神臺去了。

孔宣大勝收兵,殺了一夜,嶺頭上屍橫遍野,血染草梢。孔宣升帳,將五色神光一抖,只見哪吒、武吉跌下地來。


孔宣命左右拿於後營監禁,然後坐下。高繼能獻功,斬了黃天化首級,孔宣下令將黃天化首級懸掛在轅門之上。

姜子牙一夜不曾睡,只聽得一陣天翻地覆的殺聲,及至天明報馬進營:“啓丞相!三將劫營失敗,黃天化首級被商軍懸掛在轅門,其他二將則不知所蹤。”

姜子牙聞報大驚,而一旁的黃飛虎聽罷,傷心的泣道:“天化我兒,你我父子相認無久,你卻死去,讓爲父白髮人送黑髮人啊。”其他黃家三兄弟,一擊衆將聞言莫不傷心。黃飛虎說完,就因傷心過度而昏了過去。

姜子牙見狀,敢忙下座,將黃飛虎救醒了過來。

黃飛虎醒後雙目黯然,南宮适勸道:“武成王不必如此,令郎爲國捐軀,自可名留青史,彪炳千古!”黃飛虎聽得此話,卻是哇的一聲哭將了起來,說:“天化這樣慘地死去了,沒有獲取成湯一寸土地,有你這樣的奇才也沒用!” 黃家三兄弟、兩叔父以及衆將士沒有不落淚的。特別是黃飛虎,就象喝醉了一樣,昏昏沉沉。子牙默默地不說一句話。 南宮适見黃飛虎悲痛過度,說:“黃將軍沒有必要這樣,令郎爲國捐軀,英名永傳後世,那高繼能有蜈蜂的道術,將軍爲什麼不請高人來破這些邪術。”

黃飛虎聽了這話,走上中軍帳來,對子牙說:“末將願意去去尋找高人,定能要攻破高繼能,爲我的兒子報仇。”

子牙見黃飛虎這樣悲痛,就同意了他的要求。黃飛虎立即離開了大營,到處詢問有否高人能破除高繼能邪術。一路上白天行路,晚上休息,飢了吃,渴了飲,這一天來到一座山前,見山下有一塊石碑,石碑上寫着“飛鳳山”三字。

黃飛虎看完,拍馬走過山來,忽然聽見鑼鼓聲響起,黃飛虎暗中想:“這是什麼人的戰鼓響?”便把自己坐着的五色神牛拎了一下,向山上走來。到山上之後,他纔看見山凹裏有四個人在大戰:一員將拿着五股託天叉,一員將拿着八楞熟銅錘;一員將拿着五爪爛銀抓;一個人拿着大斧。四個人大戰在一處,殺得難分難解。

黃飛虎坐在五色神牛上,暗自想到:“這三個人爲什麼以大戰爲遊戲?我當上前問一問他們。”

黃飛虎來到四人面前,正要詢問四人如何在大戰。沒想到用叉的也向黃飛虎打來,黃飛虎無奈,舉槍開始招架。另外三人一看黃飛虎招架,也開始向黃飛虎攻來。黃飛虎很鬱悶,自己莫名其妙的參與這場大戰。不過黃飛虎身經百戰,何況這段時間一直很鬱悶,很想發泄下了,也和四人開始大戰起來。

卻說凌霄道人奉昊天之命來到飛鳳山,見到了無人正在大戰,直殺得愁雲慘霧,地暗天昏。

凌霄道人看着雲層下的廝殺,見那五人勇猛,心中一笑,心道:“這五人資質極好,若收爲門徒,豈不快哉!”

凌霄道人落下雲層,往那巽地上吸了一口氣,呼的吹將去,便是一陣狂風。好風!但見:揚塵播土,倒樹摧林。海浪如山聳,渾波萬迭侵。乾坤昏蕩蕩,日月暗沉沉。一陣搖鬆如虎嘯,忽然入竹似龍吟。萬竅怒號天噫氣,飛砂走石亂傷人。這大風,將那碎石,乘風亂飛亂舞,可憐把那些千萬餘人馬,一個個石**頭粉碎,沙飛海馬俱傷。人蔘官桂嶺前忙,血染硃砂地上。附子難歸故里,檳榔怎得還鄉?屍骸輕粉臥山場,紅娘子家中盼望。有詩爲證:人亡馬死怎歸家?野鬼孤魂亂似麻。可憐抖擻英雄將,不辨賢愚血染沙。

飛鳳山前,但見昏天暗地,一片飛沙走石,無人不得已停止對打避風。狂風過後,卻見一名道人正面帶微笑站在前面。黃飛虎認得是凌霄道人,卻見有些古怪,也不急着相見,另四人大怒,那用叉的卻也最是性子狂暴的一個,早就按捺不住,對凌霄道人喝道:“你這道人好無道理,我等在廝殺作樂,你怎麼就吹一口氣,來作弄俺呢?”

凌霄道人負手在背,微笑不語,一派得道高人的樣子,那用叉的大怒,揮動手中五股託天叉便刺。猛然間入手一沉,一股大力阻去下勢,擡眼一看,卻是那道人伸出兩指輕輕夾住叉刃,輕鬆無比。那邊用叉的也是漲紅了臉,五股託天叉被凌霄道人輕輕一彈,頓時脫手飛出,那餘勢不衰,把那用叉的震出幾丈開外,霎時間灰頭土臉。黃飛虎等在旁心中暗忖:“這道人好大力氣!”

凌霄道人笑道:“貧道乃見你等五人骨骼精奇,道心如一,與我道有緣,故來度化你等。”

那用叉的聽了,本來想說:“胡說八道。”但是剛纔那道人顯然武藝、蠻力都在自己之上,也不敢頂嘴,只是氣呼呼的道:“你有甚本事,要來度化,若能抵我手中寶叉三刺,便皈依了你又如何。”旁邊幾個人也附和:“正是,正是。我等兄弟生平最是喜歡豪傑,你若是能打得過我等兄弟,便皈依你不妨。”

凌霄道人心中暗笑,對那用叉的道:“好,我就許你刺我百刺又何妨。”當下仍是不動,任憑那用叉的動手。

那用叉的是怒紅了一張紫臉,大聲道:“我說刺三刺,便是三刺,你卻如何小看與俺!”揮動手中五股託天叉,挺起就刺,第一次刺下去,正中凌霄道人胸口,那用叉的大喜,奈何只聽噹的一聲,火星冒起,這一刺竟然如刺在鋼鐵上一般。

那用叉的心中大驚,旁邊幾個人見了,也是駭然,均是心中想道:“莫非這廝的骨頭是石頭做的不成?”凌霄道人微微一笑,動作瀟灑之極:“請繼續,請繼續,不用客氣!” 那用叉的大怒,連刺兩叉,卻如劈泰山,震得自己虎口發麻,鮮血都滲了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