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方是一個巨大寬敞的空間,石壁上點綴着一絲絲光亮,讓這裏看起來有些富麗堂皇。

道路的兩旁,有一排石頭架,分成了許多層,每一層上都擺放了一些東西。

辰雲信步走去,來到石頭架面前,藉助那一絲光亮看了頂層一眼。

“太一門?”辰雲望着石頭架上刻着的三個大字,神色不由一愣這個宗門他聽過,正是在海城遊歷的時候聽到的,是海外唯一一個足以媲美九郡都池的超然勢力。門下弟無數,高手衆多,聲名遠揚。

怎麼這個宗門與此地寶島有些關係麼?

就在刻着太一門字樣的這一層石架上,辰雲看到了一個寶印,伸手拿起,分量不輕,這個寶印應該是用一種珍貴的材料雕刻成的,甚至可以說,這個寶印本身就是一件法寶。

查探一番,辰雲赫然在寶印的底部發現了太一兩個大字。


這果然是太一門的重寶!只是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帶着一絲疑惑,辰雲再往下一層石架上看去。

這一層石架上同樣刻了字,而且居然又是辰雲聽過的一個大宗門。

“古云島!”

這個宗門的實力雖然不比太一門,卻也算是海外一流的勢力了。而擺放在這一層石架上的是一本功法。

辰雲隨手翻了翻,只覺得這本功法有些不簡單,應該檔次不低,不凡!不過,對功法並不需求,也就隨手放下了。

再往下看辰雲開的神色越來越古怪。

這個石架上每一層都刻着一個大宗門的名字,然後每一層上都有一些東西。或者是武技功法,或者是法寶,或者是一些信物,稀奇古怪,不一而足。

這些宗門全都是海外一流二流的勢力,足足有十幾家,諸如海宗這樣的三流勢力,根本無資格出現在石架上。

如果所料不錯,那這些石架上的東西,真的是那些宗門擁有的物件,只是,怎麼會全部聚集在此地?

看着看着,辰雲突然想起一件事。

那是在海城一處茶館中聽到的奇聞異事。

據說三百年前,有那麼一個人遍求海外各大小宗門,想拜入這些宗門爲徒,奈何他的資質實在有些不堪入目,每到一家都會被拒絕趕出,甚至有些宗門弟是對其冷嘲熱諷,大打出手。他的毅力倒也不錯,拜遍了整個海外的宗門,卻依然無果。

心灰意冷之下,此人也有些絕望,痛恨那些宗門不肯收留自己,發誓定要尋找到修煉之路。

此事原本也只是件小事而已,那些聞名遐邇的大宗門每年都不知要拒絕多少想拜入宗門的人,他只是其中一個罷了。

但,三十年之後,海外發生了一件大事。太一門的掌門印鑑丟失,不知被哪個神偷潛入宗門中給盜走了。

緊接着,海外的大宗門都傳出消息,各有重寶丟失,這些東西有的很貴重,有的不見得有多貴重,但每一樣都對這些宗門有着特殊的意一時間,各大宗門風聲鶴唳,惶惶不安,生怕那個神偷盯上自己家的寶貝。但即便他們如何防備,也依然免不得被偷盜的的命運。

那個神出鬼沒的賊,總能在不可能的情況下,將他們嚴密防守看護的東西取走。 此事當時在海外鬧的沸沸揚揚,各大宗門顏面盡失。接連十幾家的重寶被盜,也激起了這些宗門的怒火。

各方人馬匯聚一堂, 前夫,好久不見 ,追回丟失之物。

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數月的打探,總算讓這些宗門尋覓到一些蛛絲馬跡。種種跡象表明,這個偷盜了十幾家大宗門重寶的人,竟是三十年前被他們趕出山門的那個人。

也不知此人獲得了什麼樣的奇遇,竟在短短三十年內將一身實力修煉到了讓人難以企及的境地。

至此,各大宗門才知道爲什麼會有人偷盜自己家的寶貝。原來只是這個人記恨當年被掃地出門之事,想要給這些狗眼看人低的宗門一個教訓而已。

那些宗門的高手找此人索要被盜之塊,遭拒,一言不合,雙方在海上展開殊死大戰。

此人以一己之力,應對十數家大宗門的高手的聯合攻擊,那一戰,海外的孤島被打碎好幾十座,那些大宗門的高手也死傷慘重,至於那偷盜之人是死是活,就無人知曉了。

因爲參與那一戰的高手們回來之後,對此事隻字不提。


有人說他被滅殺了,有人說他重傷逃遁,誰也不知事實真相如何。

隨着時間的流逝,當年參與大戰的高手們都死完了,這事才慢慢平息下去,但被盜的東西卻一直沒有找回來過。

辰雲本也只當這是前人隨口杜撰的故事,畢竟現在許多所謂的奇聞異事,都是那些說書人爲混口飯吃,自己編造杜撰出來的,十件奇聞異事,能有三件是真的就很不錯了。就算是這三件,被無數人謠傳,也漸漸失去了原味,被添加了許多水分在其。

但,今日見到這一切,辰雲才知道,那並不是什麼故事,而是真正發生過的事情。

太一門的掌門印鑑,必須以太一門的獨門心法驅動,才能成爲一件殺伐法寶。此刻,就擺在這個石架子的最頂層,蒙了一層又一層的灰塵。

古云島的無上功法,修羅門的鎮宗祕寶,落花教的千蕊血海棠……

哪一樣不是價值連城,哪一樣對這些宗門沒有特殊而巨大的意義?

就算這些石架上有些東西本身沒多少價值,可既然擺在這裏,對那些宗門來說都是無可估量的寶貝!

原來,當年那人偷來的東西,全部被放在此地!放在了這一個衆人遐想的寶島之上。

辰雲心緒起伏,他能想象到,若是這些東西出世,將會給海外的那些勢力造成多大的震動,更能在大陸造成多大震動,這就意味着寶島果然如傳聞那一般蘊寶無數。

這裏的法寶不多,只有三件而已,除了那太一印鑑需要配套的心法驅動,其他兩件辰雲若真想用的話,也可以收了,這些法寶,至少也是僞先天道器,威力絲毫不下於煉妖壺,辰雲自然動心。

但一旦在外面使用露出了什麼馬腳,叫有心人給看去了,只會麻煩纏身,所以辰雲有些顧忌。

辰雲將手上的東西又放回了石架,這才一步步地朝內走去。

走不多時,迎面撲來一股濃郁而精純的天地能量,前方不遠處,似有五彩光華閃耀,動人心絃。

辰雲神色一振,腳步不由加快許多。

拐過一個彎,進入一個看起來象是居室一般的地方,那五彩光華正是從此地傳出的。

擡眼望去,辰雲只見到一朵大概有臉盆大小的蓮花懸浮在半空之,而在這蓮花的旁邊,還有一片宛若水液的東西,包裹着這朵五彩蓮花。

看似水液,卻並非水液,反而給辰雲一種莫名的心悸感,好似自己的靈魂神識都有些慌亂不穩。

“溫神蓮!”辰雲微眯着眼睛,中午看清楚了,臉上露出驚容,“居然是溫神蓮!我的天,此地居然出現了蓮,而且還是五彩的溫神蓮!”

“寶貝?”辰雲舔了舔嘴脣,有些興奮地問道。”

辰雲被高興地接下來半晌說不出話來,實在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至寶。這玩意的珍稀和寶貴,讓辰雲不能在淡定,一臉的失態。


他媽的,爺的運氣沒這麼好,簡直就是鴻運當頭,前些日子才煉化一絲詭異力量,獲得了飛天之力,現在居然又遇到了溫神蓮,這運氣該有多麼逆天才能這麼接連撞大運?

溫神蓮,顧名思義,是溫養靈魂。和神識的天才地寶,神識,只有到大武帝之境才能夠超生,存在於識海之中,擁有神識,辰雲的起步不止比別人快了多少步,而神識的修煉很艱辛,比提升肉身的實力要困難無數倍。但有些天才地寶可提升神識之力,而溫神蓮,便是其的至尊聖品。這種天才地寶,永遠不會消失,永遠不會被煉化,被人收了,也只會存在於武者的識海,無需去管它, 我叫白小澤 ,讓神識慢慢變得強大,凝實。”

不能被煉化,也不會消失,世上沒有人的神識能夠煉化溫神蓮,便是那些站在最巔峯的強者們也不行!這是非常特殊的一種天才地寶,論價值,比起辰雲前些日子煉化的蟲王詭異能量還要貴重許多。因爲它會伴隨着你的一生,自收它的那一刻開始起,至你的生命終結,它都在滋養着你,無時無刻,從不停歇,更不需你費心費力,自己只要坐享其成就好了。

“好東西,我要了!”辰雲聽的雙眼冒光,直接就要朝前衝去。

突然,辰雲停下來,天地靈寶想要收取決不簡單,或許危及暗藏,果然,辰雲見這溫神蓮四周是否有一層彷彿液體一般的東西,這是什麼?

突然,辰雲的瞳孔一縮,  “這竟然是強者死後留下的神識之海!蘊藏着他的神識之力,若這麼莽撞地衝過去,以我如今六星武宗之境的實力,恐怕立馬就會斃命!”

果然如傳聞的一樣,人死了之後識海還能保存下來。

神識之海,本就飄渺無形,而是一種精神上的力量體現,人死如燈滅,神識自然無法保留,但擁有溫神蓮的人死後,識海是會保留的。這便是溫神蓮的強大之處。也是辰雲。從古書上看到的,嘿嘿一笑,辰雲自語說道:,“若收了溫神蓮,等那一日掛掉了,我也是這個樣子。”

辰雲低頭朝下看去,只見溫神蓮下方確實有一具枯骨,想來這具枯骨,便是當年鬧的沸沸揚揚的那個神偷了。

他死在這裏,溫神蓮和他的識海卻保留了下來。

突然,辰雲靈魂一動,看左邊,此地可不單隻有溫神蓮一個寶貝!

扭頭望去,只見一旁的洞穴底部有一股氤氳純潔,肉眼可見的能量在涌動着,自進來這裏之後,辰雲的目光便一直被五彩蓮花吸引,倒沒注意太多,現在發現了不凡。

“純粹的天地能量,也可以稱爲地脈!爺真是好運道,先去吸所着地脈的天地能量修煉自身,然後就收取溫神蓮。”辰雲已經做好了打算!而他知道,神偷有着地脈和溫神蓮的相助,纔會有着那一番成就!  而自己,辰雲嘿嘿一笑,成就肯定不低。 辰雲徑自走到那一處地脈裏面,纔剛被那氤氳的天地能量包裹,便感覺到渾身一陣舒暢,無需運功,全身上下億萬毛孔自主舒張,每一寸血肉,每一個細胞都歡欣鼓舞。

小妖,別跑! ,辰雲有些喜出望外。

盤膝坐下,運轉起九轉弒帝訣,宛若鯨吸水,吞納着地脈中的能量。

當年那個神偷能用三十年的時間修煉到海外諸多宗門頭疼萬分的程度,一是有溫神蓮相助,二是有這處地脈。

前者養神,後者養身,坐擁兩大寶貝,實力提升不快纔是怪事。

讓人惋惜的是,這確實只是一條小地脈,蘊藏的天地能量並不是太龐大,又被那神偷吸納了三十年,地脈中的天地能量已經所剩無幾,即將枯竭。

可即便如此,對於現在的辰雲來說,也是大補之物。

他身體的特殊性,讓他能比當年的神偷更快地吸收這些天地能量。荒古聖體就是個無底洞,不管多少能量入體都能被吞噬,根本不虞擔心會撐住。

而且地脈中蘊藏的能量,精純濃郁,幾乎不怎麼需要被煉化。只在經脈中運轉一個周天之後,便涌入了傲骨金身的大倉庫中,成爲辰雲的儲藏和底蘊,實力增強一分。

足足一個半月之後,辰雲才深吸一口氣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此地的小地脈被辰雲這麼一通毫無節制地猛吸,已經枯竭了,那氤氳的肉眼可見的天地能量也不復存在。

細心感受一下自己的現在的境界,辰雲面色一喜。

不知不覺間,自己的實力已提升到了六星武宗之境的巔峯,只差最後一步,便可晉升到七星武宗之境。    而且辰雲能感覺到,其實自己體內的能量,無論是質地還是儲存量,都已經達到了一星武君之境的程度,差的只是那一層武君的感悟。

每一個大境界的提升,都需要一些自己的感悟。在晉升武宗之境的時候如此,想必晉升武君之境的時候也是如此。

而辰雲現在初步感悟武君,只不過辰雲還沒觸碰到那一層束縛這得看機緣和運氣,並非一力苦修能獲得的。

吞噬完畢,看着面前就是那五彩的溫神蓮,辰雲緩緩地站起身,走到這溫養神識的至尊聖品前。

深呼吸一口氣,辰雲感嘆幸運,若是是修煉出神識的武帝高手,可能還需要與它做一番爭鬥,但小爺現在畢竟還未修煉成神識,只需收了它就可以。

既然沒講究,辰雲也沒好什麼顧慮的伸出手去,探向那五彩溫神蓮,手指纔剛觸碰到這朵蓮花,它便莜地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辰雲驀然感覺整個人神清氣爽,腦海比以往任何一刻都要清明許多,甚至就連感知也增強不少。

不由自主地,辰雲吸了一口氣,渾身打了個舒爽至極的哆嗦。

用心查探根本察覺不到溫神蓮的蹤跡,但辰雲知道,它此刻肯定就在自己的腦海中,唯有修煉出神識之後,才能一見芳蹤。

“哈哈。”辰雲大笑不止,收取了溫神蓮便是武帝也得羨慕去,等待自己到達武帝之境時神識不知道與他們強大了多少倍!這是優勢!

“古書記載,一些溫養神識的天才地寶能夠供這溫神蓮吸收,待它有朝一日化成七彩,恐怕對我的幫助還會更大。”

辰雲是十分驚奇這個。

溫神蓮初生之時,不過只有一種顏色,它也是有檔次,色彩越多,檔次越高,最高能到七彩的程度。打個直觀的比方吧,一彩溫神蓮需要用百年時間,才能讓一個人的識海擴大一倍,那麼五彩溫神蓮只需二十年,七彩溫神蓮就只需五年!所以說顏色越多,溫神蓮功效也就更大!

辰雲暗暗感嘆,雖然他還沒修煉出神識,卻也知道修煉神識的艱辛,誠如地魔之前所說,修煉神識,比修煉肉身要困難百倍不止,可是現在有了溫神蓮相助,自己根本無需操心,神識就會越來越強,越來越凝實。

這麼說起來,五彩溫神蓮也算是不錯的了。辰雲倒沒什麼不滿足的,這東西能得到就已經是逆天之運,總不能指望一下就獲得一株七彩的。

“嗯……待日後成長到七彩的話,那就是世間至寶!不過這東西生長起來很慢,而且只吸收能增強神識的天才地寶的能量,想要將這五彩變成七彩,可得多費費心了,隨緣就好,不去強求!”辰雲比較看的開,它若能zai自己有生之年變成七彩,也是自己的運道,若不能,強求也無用。

“該出去了。”辰雲深吸一口氣,在此地待了一個多月,溫神蓮也收了,地脈也吸了,好處已經全拿光,自然無需再留下,也不知道寶島上還有着哪一些人,恐怕也剩下不了多少,不過也都是實力強橫之人!這得讓辰雲異常的小心才行,不能夠硬碰!

離開之前,辰雲了一個坑,將那神偷的骸骨埋了進去。

一路朝外走去,路過那個石架子的時候,辰雲遲疑了許久,這才忍住蠢蠢欲動的念頭,不去看那讓自己心動不已的祕寶,大步離開。

石架上有三件法寶,除了太一印鑑不能用之外,辰雲。完全可以將其他兩個收爲己用。但當年那個神偷都沒有動用它們,其中肯定是有什麼玄機。

說不定自己一旦使用這些東西,那些海外的宗門便能通過特殊的方法感覺到。這並非辰雲自己的推測,而是事實如此。許多大宗門都在自己的鎮宗之寶上下了禁制,在一定範圍內,外人一用就會被查探到辰雲還打算回海城一趟,自然不敢煉化這些燙手山芋。

先丟在這裏再說,等離開寶島的時候再來取走。

往上幾百丈,辰雲又來到了孤峯的頂上。那羣異蟲還在盡職盡責地守護着破爛的石門,那些武君之境高手也沒有重新返回的跡象,想來都被那兩隻巨鷹給獵殺了。不過也沒有其他人尋到此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