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刻,只見他直接從將倆個桶給放了下來,徑直地來到幾畝農田的跟前,一股奇異的息也從他身上散發開來。

隨着他雙手一攤,一柄閃爍着綠光的長劍很快便出現在他手中,他臉色肅然,隨既高起手裏的綠劍。

“田之劍,田普蒼生,田園之氣給我聚……”

一聲輕喝在這一刻從他口中發出來,伴隨着他的話,綠光落下,化做一股濃郁的生機,很快便注入農田之中。

隨着這些生機的注入,幾畝農田的農作物很快又恢復了生機,讓人不由得感到驚歎,原來劍意還能夠這樣運用。

田之劍田壯,算是鐵劍門衆弟子裏面輩輩份最老的幾位,也是負責照顧鐵劍門門主生活起居的人,由於其劍意的特殊性,整個鐵劍門裏的綠化基本上都是他在弄。

相傳他爲農家子弟,由於父母被域外魔道所害,最終來到了這裏,劍道基本並不是很好,但性格卻極倔。

當年他幾乎是咬着闖過了三關,也是闖關時間花得最多的一個,足足花了七天七夜,最終感動玄天子的殘靈,破格收爲門人。

時至今日,他的一身修爲早就變得十分可怕,除了對門主態度差點之外,對於其他人還算不錯。

“呼,總算是搞定了,哼,這個老傢伙,我一定要跟他好好地算下這筆才行,竟然敢浪費我的心血,實在是太可惡了。”

將幾畝農田給救活後,田壯在鬆了口氣的同時,不由得也是冷哼一聲,他口中所說的老傢伙自然是門主。 田壯農家出生,自然是知道農家的辛苦,最難容忍的就是這樣的事情了,縱然他是門主,他也會照訓不誤。

“你好,你是田壯師兄吧,我是剛加入的陳煜,想進去珍寶閣,我領悟出劍意了。”

就在田壯正計劃着要怎麼教訓一下門主時,一個聲音卻在這時傳來過來,他擡頭一看,卻發現不名年輕男子正一臉笑意地望着自己。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陳煜,由於珍寶閣是鐵劍門最重要的地方,是以在修建的時候便跟門主的住所連在一起,除了身份牌之外,還需要信物才能將之打開。

而田壯掌伴門主左右,信物也是在他的手中,陳煜這纔會過來這裏。

“嗯?原來是陳煜師弟,我倒是沒有想到小師弟竟然這麼厲害,竟然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領悟到劍意,實在是令人震撼……”


田壯聽到陳煜的話後,不由得多看了陳煜一眼,很快便露出震驚的神色,這纔過去多久,陳煜竟然就感悟到劍意了,着實讓他感到驚訝。

“呵呵,師兄說笑了,不過是運氣罷了,給師兄你添麻煩了。”

陳煜輕笑一聲,顯得很是謙虛,從金宇口中得知,田壯雖不是四大高手之一,卻也是深不可測,而且還是個老好人,對於這樣的人,陳煜自然是很有好感。

簡單交談幾句後,田壯很快便帶陳煜走進了院子裏面,在經過幾個彎口後,二人最終在一處牆壁面前停了下來。

這裏剛好位於幾棟院子的居中位置,看起來似乎是個後花園,而據田壯所言,這裏便是珍寶閣的入口,上面還有極其厲害的禁制。

這裏也算是整個鐵劍門唯一一個有禁制的地方了,想了一會後,陳煜卻也明白了原因所在。

在選好材料後,打造劍的過程也極爲重要,根本就不能受到外界的半點打擾,否則整塊材料就廢掉了,想來正是因爲這個。

“陳煜師弟,將身份牌給我吧,我給你開啓通道,不過要提醒一下小師弟,裏面礦石多達上萬種,不要太過着急,一定要選擇自己覺得最好的,這可關乎到你的一生……”

田壯拿出了一條呆墜,卻是一把黑色的小劍,隱約還能感到上面似有禁忌之力傳來,想來那個應該就是所謂的位物了。

田壯左手信物,右手身份牌,隨着他一聲輕響,倆樣小東西在這時突然亮了起來,隨後又射出倆道光芒向着牆壁射了出去,最終落在上面消失不見。

不過瞬息的時間,只見牆壁上突然傳來不股陣法的波運動,隨後,淡淡的金光在這不刻突然從上面散發開來,最終形成一個小門戶。

這個門戶二米多高,玄奧之力瀰漫,隱約透發着一股蒼涼的氣息,一看就知道是年代久遠之物。

在這個門戶出現後,田壯似乎是想到了什麼,隨既開口說道,他專門負責掌管信物,自然也是知道一些信息,當然要提醒一下陳煜。

“呼,謝謝田壯師兄了,我明白了……”

陳煜給田壯道了一聲謝,敬了一個禮後,暴後才轉身望着眼前的門戶,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腳下一動,這才緩緩地走了進去。


“呵呵,真的是一代新人換舊人,想不到這次我們鐵劍門倒是收了一個好弟子,也不知道他會有什麼收穫,還真的是有點期徒啊……”

而在陳煜走進去後,田壯卻在這時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隨既開口道,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領悟到劍意,他自然是知道這代表着什麼,說不定再過一段時間,陳煜會成爲第五大高手也說不定。

小玉的雷之劍其實也算,不過那個小丫頭實在是太了小,加上又貪玩,是以他們都沒有將之給算進去。

陳煜走進門房內,卻是一條平坦的小路。略顯陰暗,還帶着潮溼,顯然是很久沒有人走過的原因,不過想想也是,算起來,從上次有人進來到現在,都過去將近四年了。

上次進來的人正是小玉,也就是雷之劍。

通道很寬,三個人並行走也不會有什麼問題,光線不算太差,倒是能夠看清眼前的情景。

走了將近半個小時後,陳煜終於在前方看到一個小光點,那裏應該就是入口所在。

“呵呵,自成一個小空間,玄天子果然是不凡,不愧是創立鐵劍門的人,讓人越發期徒起來了……”

看到自己走了這麼久纔看到出口所在,陳煜不由得發出一聲驚歎,隨既開口說道,他感應到了,這條通道跟外界整個世界完全是不一樣。

這樣的感覺他也有經歷過,那便是在龍紋空間裏面,而這個正是他感到震撼的,古往今天,能夠開闢空間,使之自成祕境的人,都是蓋世的大人物。

剛剛他將近半個小時的路程,這個距離有多大可想而知,也難不得他會發出這樣的驚歎。

又過了好一會,陳煜總算是到達了入口的位置,伴隨着一陣光芒略過,陳燥忍不住閉上了眼睛,而他的身體也在這一刻跨了進去。

“嗯?我天啊,這個是……這也太神奇了……”

只是下一刻,當陳煜睜開眼睛時,整個人不由得被眼前的情象給嚇到了,似乎是看到了什麼讓他感到震撼的事情。

這是一個極大空間,顯半圓形,頂端有一顆熾熱的火球,正在不斷地燃燒着,發出耀眼的光芒。

而在四周,無數的礦石飄浮在空中,地上也有,最讓陳煜感到震撼的是,這些礦石竟然如同活物一般,不斷地打鬧着,追趕着,有些還自己變幻成動物或是人的樣子,顯然是通靈了。

像陳煜眼中的幾塊礦石,一塊是銀線石,變幻成一隻白色小馬,在空中不斷地踏着步,還有一塊玄耀石,卻是變成一隻黑鳥,在空中拼命地拍打着翅膀。

還有地上,不僅有動物,連樹木花草都有,全部都是由礦石所有,縱然是陳煜,也僅僅只是認識其中一部分罷了,主要是因爲數量實在是太多了。 “呵,怪不得珍寶閣會設立在這裏,想來這裏應該就是鐵劍門最大的寶藏吧,任何一塊拿出去,恐怕都能讓鐵劍門過上一段好日子,這些根本就是無價之寶啊。”

看到這,陳煜臉上不由得露出苦笑之色,此刻他總算是明白爲什麼要將珍寶閣給設在這裏,而且還要倆樣東西才能打開,這裏礦石就是一筆驚天的財富。

儘管他這是他第一次見過這類產生靈性的礦石,卻也有聽別人講過,天地萬物,任何東西都有可能在機緣之下產生靈性。

但是,那機率實在是少得可憐,不僅需要經過漫長的時間,還要在特定的條件下,據說當年就有一個超級大魔頭,並不是人族。

而是一塊普通的石頭,由於在一處皇朝的邊境位置,倆個皇朝經常交戰,吸收了數千年的鮮血和怨氣成靈,最終成魔,不知道殘殺了多少人,最後幾個皇朝聯手,付出了極大的代價纔將對方給殺死。

還有一位玉蓮仙子,相傳當年在酷寒中被冰所封,歷經數萬年,由於有極寒之力沖刷,最終產生靈性,最後成爲了一方人物。

這類傳說並不在少數,卻也說明了一個問題,要想擁有靈性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天時,地利少一不可。

每次一件有靈性的東西出世,那絕對是震動不少人的事情,由此可見這些東西到底有多珍貴了。

“太神奇了,嗯……也不知道會選中那個,先轉轉吧……”

陳煜身子一動,很快便飛到了半空之中,這些礦石所化的本體,在看到陳煜後,此刻也紛紛飛了過來,不過並沒有攻擊陳煜,而是不斷地在他身邊飛來飛去。

這些礦石的靈性其實就相當於是剛出世的孩子一般,根本就是一張白紙,所化之物也是它們悠長記憶中的一物。

就好像有些礦石常年呆在一顆樹下,他記憶中最深的應該就是這顆樹,便會變幻成樹的樣子,就是常人所說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陳煜伸出手,隨意地抓了一隻小老鼠,一股信息也傳進了他的腦海中之中。

地陷石,埋於地底萬米,吸收大地精氣成靈,堅硬且有穿刺之力,

聲音悠長,平和中又帶着一絲威嚴,好像是位老者,還給陳煜一種種熟悉的感覺。


“啊,這個聲音是……玄天子……果然如此,這此礦石恐怕都是他收集來的吧……”

陳煜身體一震,很快也反應過來,因爲他聽過這個聲音,那便是當時在幻境中那位中年人跟他所說的話,儘管倆人聲音有點不同,不過給他的感覺卻是一樣。

剛好也驗證了陳煜內心的想法,這麼多的礦石,都是玄天子弄來的,而且每天一樣都經過他的手,不然他不會這麼瞭解,還有聲音傳來。

“地陷石,地的屬性,跟我可有點不適合,實在是不好意思了……”

看到那隻小老鼠也不反抗,就這麼瞪着大眼睛望着他,陳煜不由得感到有點不好意思,一聲輕笑後,很快便放開了那隻小老鼠。

自己雖然有了冰天劍,但是這寒之劍也是他對敵常用的,他自然不敢有半點馬虎的意思,還是得仔細尋找才行。

時間一點點過去,陳煜也不知道尋找了多久,不過都沒有尋到他所中意的,最終只能將目光放在了地上。

“天上的幾乎都看遍了,現在就剩地上了,希望不要讓我失望纔好……”

陳煜吐了口氣,身子一動,很快便落了下去,地上的礦石也有不少,不過多數都是以植物爲主,動物的基本很少。

他的身體剛一落下去,下方的那片區域突然響起一陣異動,仔細一看,陳煜頓時感到有點哭笑不得。

原來下方那些泥土也是由不少礦石所化的,由於他這一落下去,肯定會踩在他們身上,是以它們全都嚇跑了,露出原來的地面。

“嗯?陣法,原來是這樣,估計玄天子也是有點擔心這些傢伙會跑出去吧,如果初人給知道了,那鐵劍門估計就會有**煩了……”

原先的地面剛一露出來,陳煜便看到上面佈滿了陣符,隱約還散着亮光,經過了這麼多年,這個陣法如今還在運轉,當真是可怕無比。

陳煜腳下一動,很快便來到幾株小花的面前,紅白黃三色小花,仔細感應一下後,陳煜不由得感到有點失望,都是木系的礦石一,跟他倒是有點不配。

來這裏之前,金宇倒是有跟他講過,礦石的選擇跟你本身的屬性也有很大的關係,最好是選擇相生的屬性,打造出來的劍,威力也會更加巨大。

像金宇的金之劍,他選擇就是土耀石,土生金的道理,還有李上,他選擇的卻是水澤石,水生木,這樣一來也能將本身的劍意發揮到一個完美的狀態。

又轉了好一會,陳煜不由得感到有點失望,因爲他發現,幾乎地面的所有礦石,都是跟木系和土繫有關,跟他的寒之劍有點不合。

“唉!如果沒有辦法的話,那也只能選擇水系的礦石了,雖然有點差距,但至少是同源……”

陳煜嘆了口氣,表情顯得很是無奈,寒之劍本來就是一種特殊的屬性,要想尋到合適的礦石確實是有點困難。


不過倒也不是沒有辦法,折中選擇一箇中性便可以了,鐵劍門所有弟子裏面,倒也不是沒有這樣的例子。

正當陳煜打定主意,正想尋一塊水系礦石時,地上的一個小角落卻在這時引起了他的注意。

“嗯?這個是……我的天啊,……不會吧……這傢伙想逃跑……”

陳煜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主要是眼前的景象讓他感到太不可思議了,他眼睛都快瞪出來了。

只見地上的一個邊緣角落,一隻直立的小貓手裏拿着一根骨頭棒,不斷地敲打着地面,不過還休息一下,看樣子似乎是在打洞。

陳煜緩緩地走了過去,用意念感應了一下,發現這隻小貓原來也是一種礦石,連它手中的骨頭棒也是,看起來應該是一個整體。 陳煜不動聲息,身體靜靜地飛了起來,隨後仔細地觀察了起來。

只見在小貓的敲打下,地上那些陣法符文似乎沒有什麼變化,不過陳煜卻發現那裏的符文跟他剛剛看到的,似乎淺了不少,看樣子這傢伙應該打了不知道有多久。

一個多小時後,那個符文又有了變化,表面似乎開始亮了起來,隱約還有一股可怕的氣息傳來。

“喵,不好,又來了……我跑……嗚喵……痛死喵爺了……”

看到這樣的情景,小傢伙大吃一驚,喵地一聲馬上跑開了,不過還是反應慢了一點,只見那陣符直接亮起一道光芒,直接向它擊去,一下子便將它給擊倒在地。

下一刻,只見那符文光芒一閃,很快又恢復成陳煜原先看到的樣子,原來這大陣帶有自動修復的功能。


只是這不是讓陳煜感到驚呼,讓他感到震撼的這隻小貓竟然會說話,而且神態動作都跟一隻生靈一樣,這簡直就是一件不可可思議的事情。

“咳咳,我該不會是在做夢吧,這怎麼可能,,竟然會有這樣的事情……”

陳煜咳嗽一聲,大腦都快轉不過來了,一時之間他還以爲自己這是看錯了。

衆所周知,如果一件東西有了靈性,要想擁有獨立的思維和行動能力,要經過漫長的時間,而那時,他的實力也會達到不可思議的境界。

可是眼前的小貓情況卻是不一樣,靈性倒是不知道要高過珍寶閣中的礦確多少,只是實力是低得可憐,連個陣法都敲成這個樣子。

陳煜隱約感覺到,這次自己應該是撿到寶了,儘管不知道對方爲什麼會這樣,不過光是這份靈性,自己就不能錯過。

“嗚喵,可惡吧,氣死喵爺了,又恢復了,喵爺這次可是敲了三年多的時間,嗚喵,怎麼時候才能跑出這個鬼地方,過喵爺的精彩貓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