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生火。將那頭玄獸放在火上炙烤。不多時淡淡的肉香就飄散了出來。

「吱呀」

小屋門被推開。陳夢夢俏生生的出現。她髮絲上還帶著水霧。眼眸如春水。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儘是驚喜之色。此次她不僅突破了元魄境。而且玄力發生了蛻變。

「葉師兄。謝謝你。」

陳夢夢臉蛋紅彤彤。經過了聖葯洗禮。身上有種淡淡出塵氣質。

「夢夢姐。你變得更漂亮了。」

小蘿莉咯咯的笑起來。純真的話語更是讓陳夢夢欣喜。

「坐下來。吃烤肉吧。」

蘇塵揮手。此刻那玄獸已經開始流油了。金黃色的油脂不斷滲出。讓得小蘿莉垂涎欲滴。

「哇哦。」

不久后。小蘿莉大快朵頤。她實力大進。吃得無比歡快。那可愛模樣。引人發笑。

「藍雨星。你也坐下來吧。不要一直站著。」

「是。。。」

藍雨星冷酷的應道。也盤膝坐下。他深知這一切都是蘇塵賦予的。因而對於蘇塵格外的尊敬。將他當成了真正的神主。

翌日清晨。一封戰書引發了轟動。

戰。

僅有一個字。可卻表現出了聖門的決心。聖門縱橫昊天聖地這麼多年。絕不容這種挑釁。而且是單挑。

「你們聽說了嗎。」

「天門葉蘇單挑整個聖門。而現在聖門給出了強勢回應。」

聖地內。到處是議論聲。每個人都預感到大事情要發生了。

「這個葉蘇也太狂妄了。以為憑藉一人之力。可以力敵整個聖門嗎。」

「雖說聖門在小靈界的天才。前十強僅有一人歸來。。。可也足以碾壓那葉蘇了。畢竟那可是六大高手之一啊。」

有人感嘆。聖門六大高手早早就進入了小靈界。而今恐怕更加的恐怖了。

「那葉蘇雖然天資出塵。可想要趕超六大高手。現在還遠遠不夠。」

這是一片小酒樓。忽然一名青年行色匆匆而來。大聲喝道:「大戰爆發了。葉蘇單挑聖門。」

一石驚起千層浪。無數天才應聲而動。誰也沒想到大戰來的這麼快。

聖門外。天才雲集。甚至連強者們都來了。皆是在翹首以盼。要見證這場絕世大戰。

蘇塵來了。

跟隨他而來。只有藍雨星一人。

這註定是場血腥大戰。他不想小蘿莉擔憂。第一時間更新將其交給了陳夢夢。

「狂徒。你還真敢來。那就受死吧。」

四名青年大喝。擋在聖門前。目光冰冷。膽敢挑釁聖門。都將因此付出代價。

「那就戰吧。」

蘇塵回應的很平靜。戰拳驚空。強橫的力量。橫掃八荒。他飛空而起。大戰四名青年。

「轟。」

他與其中一名青年對撼了一拳。直接將對方打得倒飛。張口吐血。這是聖繭的力量。不是一般力量可匹敵的。

「砰。」

又一拳轟碎了一名青年的玄力。砸在了那人身上。讓其橫飛出去。在半空中轟死了過去。

「轟。」「砰。」

蘇塵戰力無雙。四名青年全部出手。可難擋他的風采。僅僅是四拳而已。就結束了這場戰鬥。

這種強震撼了眾人。

他大步而行。進入了聖門內。再次對上了兩人。這兩人明顯比剛才那兩個更強。可蘇塵根本不給他們機會。以掌為劍。絕天劍虹殺出。將兩人劈飛。

「狂徒受死。」

進入聖門內。天才更多了。一下就湧出了八人。將蘇塵圍住。為首少女神色陰翳。殺將而來。

「戰。」

蘇塵僅有一個字。以掌為劍。絕天劍虹爆發出了璀璨光輝。那種消失而現的力量太強了。儘管少女傾盡全力。還是被這一擊打得橫飛。臉色蒼白。

「殺。第一時間更新」

其他七人也動手了。戰力炸開。威勢很強。以蘇塵的實力。面對這麼多人也很吃力。

「斬空。」

斬空九劍衝起。化作九頭金龍。分別擋住了七人。而後他飛起一腳。將其中一人踹飛了出去。砸進了牆壁中。

緊接著他又分別出拳。將另外幾人都轟飛了出去。其後。他獨對那名少女。一掌帶走。

就是這麼直接。就是這麼霸道。

讓得原先不看好蘇塵的天才們。集體啞火。現在歸來的蘇塵。遠非當初可比了。

而藍雨星目光熾烈。就是這種強。這就是他追逐的目標。

這就是戮神的神主。

蘇塵一路橫推。更多更快章節請到。斬空九劍與絕天劍虹展現出霸烈的威力。讓得聖門天才橫飛。根本不可敵。

最終。那自小靈界歸來的天才們都忍不住出手了。毫無疑問這也是排進二十強的存在。比孫兵奇更強。

「轟。」

大戰爆發。蘇塵以掌為劍。大殺四方。讓得對方都喋血了。對方有著元魄七重力量。可還是被打得很慘。最終被掌劍崩飛出去。

縱然是這等強大的天才都擋不住這個少年。

「我來戰你。」

聖門數十名天才都擋不住這個少年。讓得眾人都要發瘋了。這是**裸的打臉啊。可真正的天驕不出。誰與爭鋒。

「白問天出手了。這可是聖門排名十五的強大天才啊。」

「這怕是一場激戰。。。」

一些人感嘆。白問天實力達元魄八重天。這等天才發威。非同小可。應該能夠擋得住葉蘇。

事實上的確如此。這個白問天實力很強。蘇塵動用了絕天劍虹與斬空九劍都難以奈何他。

「嗡。」

他血域加身。戰力飆升。讓得絕天劍虹光華大作。擊得白問天都爆退。

「有點意思。」

緊接著那白問天微微一笑。身上也出現了一道血光。他同樣隱藏著實力。領悟出了血域。不遜色蘇塵。

這是血域的較量。蘇塵也是第一次碰上這樣的對手。不過這依舊不夠啊。

「天戰功。」

一柄天劍橫斬虛空。。。震懾了天宇。縱然是天才。在這樣的力量面前都要嘆息。這是真正的霸烈無雙的一擊。

一柄天劍可戰天。

威壓八方。讓天地都空寂。扼殺絕代人傑的天功。而這一擊讓白問天都飲恨。當場喋血。胸口被斬裂。鮮血淋漓。不甘的倒地。

「這就是天戰功啊。」

連強者們都嘆息。若非如此。白問天還有的一戰。可這樣的天功出世。註定要讓無數天才黯然失色。

「天門的盛世來臨了。」

就在這時。一個人抱劍而來。目光冷酷而平靜。本身像是與那柄古劍融為一體。無形的威勢席捲而來。讓得蘇塵都是一驚。

「是他。瘋劍龍熬。」

人們發出驚嘆。龍熬修劍成痴。而其戰鬥更是瘋狂。一直在追求人劍合一的至高境界。縱然是聖門六大高手。面對這龍熬都頭疼。

「瘋劍回來了。這怕是有的一戰。要知道他可是僅次於聖門前十的存在。」

龍熬戰鬥力極強。特別是那柄古劍。更是有瘋劍傳承。連六大高手都不願意與這樣的瘋子戰鬥。足見其強。

「想要單挑聖門。先過我這一關。」

龍熬戰意沖霄。目光凌厲。如同一柄出鞘的古劍。

「轟。」

戰力炸開。直衝八重天。這就是龍熬的境界。一上來就是最強力量。而且那柄古劍也出鞘了。其上銹跡斑斑。可難以掩蓋它無盡殺意。

「戰吧。」

蘇塵眼神凝重。聖門中竟然有這等天才。這也讓他戰意驚天。縱然是八重巔峰的天才。也怡然不懼。

大戰爆發。龍熬持劍如痴。每一劍都無比可怕。破開一切阻擋。縱然是絕天劍虹都難以掩蓋他的光輝。

「亂劍。」

古劍臨空。殺意縱橫。漫天都是劍影。這是亂劍決。來自於古劍傳承。而此刻的龍熬更是與古劍相融。仿若就是古劍。古劍就是他。

「鏗鏘。」

蘇塵掌刀很強。可也難擋這一擊。手掌上被割裂了九道傷口。這是他歸來第一次受傷。讓他不得不對龍熬重視。

「拿出你的兵器一戰。」

龍熬持劍而立。目光如劍。他痴劍成狂。那執著的力量。才是最可怕的利器。

「血淚。」

蘇塵輕喝。手掌間血光大作。星兵血淚終於緩緩的衝出。剎那間璀璨的光輝遮蓋四方。那是極品星兵的氣息。

八顆血淚晶瑩剔透。甚至有鮮血在滲出。

經歷了這一年。血淚也發生了奇妙的蛻變。有股神秘的氣息正在徐徐綻開。

「天戰功。」

聲音炸開。蘇塵出手了。血淚爆發出無與倫比的璀璨血光。其上一柄天劍虛影飛旋而出。像是要斬斷虛空。劍鋒過處。橫掃八方天宇。

這是天戰功。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亂劍第九式。」

龍熬大喝一聲。古劍迎了上去。其上九道劍虹化成衝天的劍氣。形成了一個劍刃風暴。讓八方天地動。

「轟……」

這一擊。整個天地都劇烈顫動。空氣都被抽幹了。這是天戰功與亂劍決的對抗。而結果才是真正讓人側目的。天劍終於遇到了敵手。

那柄天劍被阻擋在天空中。雖然極盡衝殺。可卻被亂劍阻擋。劍刃風暴不斷席捲。在碾碎那恐怖的天劍。

「好可怕。這幾年那龍熬更加的可怕了。」

縱然是天才。也不得不感嘆。龍熬醉心於劍。而亂劍訣竟是真的能與天戰功爭鋒。顯然這還不是龍熬最強的力量。

「轟。。。」

最後。那劍刃風暴裂開。天劍也被削弱。雖然斬落下去。可被龍熬抬手橫掃。這就是瘋劍。這就是龍熬。

「如果這就是你最強的力量。那你可以滾回去了。」

龍熬目光迫人。整個人就是一柄古劍。一旦出鞘那就是最強。僅僅天戰功還難以阻擋他。

「呵呵。也罷。那就送你一劍吧。」

蘇塵微微搖頭。這個龍熬真不是一般的傲氣。不過天戰功一重並不是他的極限啊。

「那希望莫要我失望。否則就只能死。」

龍熬霸氣無雙。古劍橫胸。閃電間斬出。頓時漫天劍氣消失了。虛空中只有一個黑漆漆的大洞。而在那大洞中。有著毀滅般的風暴在醞釀。

亂劍十八式。滅絕風暴。

「轟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