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個妖獸大漢忽然同時退縮數步,面露仇恨之色,齊齊瞪視着星月。

星月本是好整以暇的看着他們。在下一瞬間,卻出現了令星月再也無法淡定的場景。 七人咽喉處都發出了一陣陣的輕聲嘶吼,剎那間星月等人都產生了一種身在荒郊野外被野獸圍攻的錯覺。


眼前這些妖獸忽然各自散開了一大段距離,七人環繞着星月等九人,把他們團團圍了起來。

還未等龍騰一方人出言譏諷,那七人忽然間都是雙手撐地,做着趴伏的形狀。

剎那間,一陣陣濃黑煙霧自七人身體周遭騰起,煙霧濃密無比,剎那間竟籠罩了整個場地。星月心頭一驚,怕在濃煙環繞的時候被對方偷襲,忙誦唸起風靈術,將這周遭的煙霧吹向兩邊的出口。

不可見物的四周忽然變得敞亮,在這瞬間,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了。連周遭原本正三兩成羣打得不亦樂乎的人,也都齊齊傻眼。

兩頭巨獅、兩頭巨虎、三頭巨狼。它們的身高都是足足六七丈高,身體其餘部分便更不用說的巨大。

原本七人想要圍住星月九人,還是一個天大的笑話。然而此時,沒人再笑得出來。

它們的體型都與星月當年遇到過的艾金極爲相近,看來其實力應該都不在艾金之下。

七個擁有艾金般實力的巨獸,天哪。想到此處,星月頓時感覺一陣心頭駭然。然而這害怕的情緒只是一閃而過,取而代之的是星月突然間莫名其妙騰昇起來的強大斗志。

“哼,我果然猜得不錯!”上方,博斯忽然高聲道。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博斯吸引過去的時候,他繼續道:“這次選拔有許多妖族都參與了進來。哈,我龍翼城乃是廣納人才的地方,即便你們與我人族是天敵,我們也絕不會有所排斥。”

星月偷了個空,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果然見博斯的旁邊,身着紅裙的玉蛛正站在那裏。這番話自然是博斯爲了討好玉蛛而說的。

然而知道了鬼族的陰謀之後,星月才推想出來,玉蛛也極有可能也被博斯給騙了。這兩人相處如此之久,玉蛛極有可能已經失身於博斯,可她最後卻註定什麼也無法得到。

想到此處,星月心頭產生了一絲報復的快感,同時也伴隨着一種失去心愛之物般的淒涼。

到最後,這一切的一切都變成了一股憤憤不平的情緒。

憑什麼自己成天爲玉蛛牽腸掛肚,而她卻這般無視自己?

一切情緒都轉爲了戰意,星月下定決心,要在今天表現出超越所有人的實力。同時,要做一件驚天動地大事,讓玉蛛永遠無法忘記自己。

揮劍在虛空揮砍了兩下,星月運起勁力,朗聲道:“今日我倒要看看,是這些蠻族野獸強大,還是我人族力強!”

說罷身影流轉,刺星劍激盪出了一陣陣的黃芒,閃耀得許多人都無法睜開雙眼。竟主動出擊,向着眼前的一頭巨獅攻擊而去。

叮咣一聲,刺星劍撞上了巨獅的巨大爪子。連鋒利如刺星劍這般的寶劍,都無法刺破那厚實堅韌的爪下肌膚。

獅虎狼,都是靠着利爪與利齒來捕殺獵物,這兩者自然是它們最強的地方。

巨獅發出了一陣不屑的鬨笑,聲音沉悶,聽得人心頭厭煩。同時利爪加力,要把身在爪下的星月壓成肉醬。

咚的一聲,巨獅狠狠踏足地面。

所有人都是一驚,因爲這巨獅少說千萬斤重,平凡人哪裏抵擋得住?在上方看着的衆人都是大吃一驚,許多人都喊着星月的名字。反倒是凝霜出奇的冷靜,微笑對身邊人道:“他絕不可能就這麼死去。”

而在另一側的玉蛛忽然覺得天彷彿塌下來一般,忙身軀前伸,有一種想要跳下去的衝動。

博斯見狀心頭起疑,問道:“你怎麼了?”

就在這當口,忽然間一聲慘烈的嚎叫傳來,那巨獅猛的後退數步,倒在地上來回打着滾,哀嚎不已。

就是這一倒,有一個實力不濟之人躲閃不及,竟被壓中了胸腹處。猛的鮮血噴涌,當場斃命。

衆人來不及去管這陌生人的死活,都是用視線四處尋找星月的下落。卻見剛纔那巨獅踏足的地方有一攤豔紅的血跡,卻紅得離譜,不像是人類的血液。而那裏也沒有被踏成肉醬的星月,有的只有一柄倒懸而立,直接嵌入了岩石地面的寶劍。

“是否身體龐大了,眼睛卻看不清周圍的東西?”星月的聲音忽然從極近遠的地方傳來,衆人隨着聲音專去,卻只見星月正坐在一頭巨虎的頭頂,手揪着巨虎腦袋上那暗紅的毛髮,而身體正坐在那白色毛髮形成的‘王’字至上。

如此瀟灑,真彷彿這頭猛虎是星月的坐騎一樣。然而所有人都看得見,星月右手持着的刺星劍已經穿透了這巨虎腦袋上的皮膚。只要再狠狠向下刺去,便能直接穿透它的腦袋。也因此,巨虎不敢把星月從身體上甩下去。

原來適才,星月在感覺到巨獅想要壓下那利爪的時候,便立刻想到了此計。在電光石火之間,星月抽身取出了天夢劍,倒懸插入地面,藉着以迅捷無倫的身法避退開去。

在所有人的視線都被牽引走之後,星月便急速的退到那一圈巨獸的身後。悄聲攀登至一頭巨虎的腦袋頂上,一劍先刺破它的皮膚,接着在它想要掙扎時低聲道:“你若敢懂,這柄劍便會傷及到你的頭顱!”

私房小木匠 ,在剎那間就傷一巨獅,擒一巨虎。這等實力,實在是令人駭然。

玉蛛長長鬆了口氣, 總裁前夫,請自重! ,忙裝出一副後怕的神色,道:“這些獅子老虎真的太可怕,人家被嚇到了。驚擾了王上的雅興,玉蛛真是過意不去。”

博斯鬆了口氣,笑道:“你若怕,便先行回去吧。事後我將結果告知你便可。”

玉蛛輕輕搖了搖頭。博斯無奈,卻伸臂摟住了玉蛛的肩膀,想以這樣的動作讓她的恐懼之心稍微減小一點。

玉蛛下意識的躲閃了一下,最後卻只得無奈任其保住。


這一切的一切,全都被凝霜看在眼裏。

當年,玉蛛曾經留給星月一個印着吻痕的紙條,被凝霜所看到了。

當時凝霜便有一種預感,猜想這個從未謀面的玉蛛對星月動了真情。

後來知道城主身邊這女子正是玉蛛的時候,凝霜便一直注意着她的一舉一動。這不注意還好,光是剛纔那一系列的舉動,就讓凝霜立刻斷定了,玉蛛對星月的在乎,實是不在自己之下。

想着,她忽然拉起了身邊的海倫娜,來到較遠處的僻靜地方。

海倫娜專注於場內的局勢,此刻只是隨口問道:“霜兒怎麼了?”

“月哥哥的事情,你知道多少?”凝霜開口就是這句話。

海倫娜心頭一顫,裝作不知的道:“我怎麼知道他?他是你未婚夫,你該比我更瞭解纔對。”

凝霜輕輕搖了搖頭,一雙彷彿能看頭一切的美麗眼睛直直盯着海倫娜,道:“那天在林中,星月曾與龍靈單獨走開過一會兒。那之後,兩人便化敵爲友了,而在那之後,娜姐姐你對月哥哥的態度也不再似以前那般。他們肯定說了些什麼話,而娜姐姐你也正好偷聽到了。”

海倫娜乾笑兩聲道:“那個,不要把我想得那麼壞嘛。就好像我經常偷聽人家說話一樣。”

海倫娜避重就輕的胡扯,心頭卻是有些駭然。

凝霜敏銳的直覺,着實讓海倫娜震驚不已。從那麼點蛛絲馬跡,便能推斷至此。

凝霜不依不饒的連續追問,最後海倫娜只得無奈道:“我曾答應過星月,絕不可隨意透露此事。霜兒,你只需記住一點,現在對星月而言,是一個極爲困難的時期。我們誰也幫不了他,而他只有靠自己。你作爲他的未婚妻子,只需要做一件事。”

“什麼事?”

海倫娜沉默了一小會,才道:“無論他做了什麼,一直愛着他就好。”

凝霜轉頭看向下方, 三千副本加載中 ,平靜的道:“自從四年前,他第一次打敗我的那時起,我便這麼做了。”

··········

龍靈看到星月用這巧妙的招式取得了主動,笑着來到天夢劍倒插的地方,將之拔起,對着星月高聲叫道:“借你寶劍一用。”

星月心頭冷冷的哼了一聲,表情上卻是沒有絲毫變化,點頭微笑。

打了個哈欠,星月忽然低聲對身下的巨虎道:“知道嗎,我剛纔想要威脅你,然後讓你們同伴自相殘害的。”

巨虎哼了一聲道:“你做夢,要麼殺了我。想讓我出賣兄弟,絕無可能!”

這番話卻是說得很大聲,響遍周遭。

其餘幾隻獅虎狼都仰天發出了一聲喝叫,聲調雖然不統一,但卻顯得極爲有威嚴。

在剎那間,這幾頭巨獸的氣勢彷彿又回來了。

星月呵呵一笑,也加大了聲音,朗聲道:“所以我也絕不會讓你們同伴自相殘殺,那多沒意思啊。”

說罷輕描淡寫的右手一用力,噗哧一聲,鮮血噴濺。刺星劍齊根沒入了這巨虎的腦袋。

撕心裂肺的慘嚎,伴隨着瘋狂的掙扎。巨虎受到這突如其來的劇烈疼痛,只得做出這最原始的掙扎。

然而腦部受損,哪裏能掙扎多久?

只瞬息的功夫,便立刻癱倒在地,當場斃命。

星月身形飄落在了死去的巨虎身前,甩動着手中沾滿血跡的刺星劍,彷彿捏死了一隻螞蟻一般輕描淡寫。

所有人都驚詫無比,沒人想得到星月會突然間這麼心狠手辣,竟連說都不說一聲,便即動手。

心魔附體之後的星月,早已懶得去考慮以後事情的結果。既然想取得勝利,便必須先把這一堆獅虎狼給解決掉。既然有這麼一個大好機會能夠先宰掉一個,何必再說那麼多廢話?

此時的星月面帶冷漠無比的表情,殺生之後竟然連殺氣都一點不露,當真是令人摸不清他真正的底細。

龍靈心頭一顫,突然覺得星月已經變得大不一樣。

另一方面,除了那倒地難起的一頭巨獅之外,其餘的三頭巨狼一頭巨虎和一頭巨獅都是惱羞成怒,瘋狂的向着星月撲過去。 星月再強,也沒辦法同時應對這五頭巨獸的聯手進攻。

其實之所以立開殺戒,爲的也是打亂這些巨獸的包圍之勢。

眼看它們不要命的攻過來,星月腳下一個輕輕彈跳,身體便向着龍騰龍靈等人直衝過去,同時高喝道:“以靈術進攻,拼勁力我們拼不過。”

衆人早有言在先,要聯手對敵。更因剛纔星月那一番令人目瞪口呆的表現,讓所有人都對他刮目相看,因此這時竟不經意的都開始按照他的指揮來行動。

兩團人形一樣巨大的火球從星月兩側擦身而過,直接飛向要從背後擊中星月的一隻獅爪。哧啦聲響,一陣黑煙瀰漫,同時伴隨着一股焦臭的味道。

巨獅吃痛,慘哼一聲跌退,忙在地上胡亂蹭着,以免火焰順着毛髮蔓延上身。

在這同時,無數的雷光冰錐火球鋪天蓋地的向着那幾只巨獸持續進攻,一時之間場面混亂至極點。

星月趕至龍騰等人身邊時,那五隻巨獸已經被衆人齊齊發動的靈咒給急退。然而除了剛開始那兩團巨火球對它們造成了一點實質性的傷害外,其餘一些較弱的靈術打在它們身上,卻都沒有造成任何的損傷。

上一個靈術是龍靈所發,而且其餘亂七八糟較弱的靈術自然是龍家的其他兒女所發出來的。

星月頓感一陣頭疼,這些人不但沒幫上自己的忙,反而已經成了累贅。


怒聲喝道:“龍騰龍靈龍俊龍迪四人留下,其他人全都撤開!”

這下終於惹得其餘人等不滿,龍月娥最先發怒,道:“你算個什麼東西,憑什麼……”

後面的話還未出口,轟隆一聲巨響自她背後傳來。適才被星月刺傷爪子的巨獅也已經忍痛站起身來,此刻正是惱憤異常,便見人就拍。

龍月娥一句話沒說完,發覺背後有異動,轉過身時那巨大的爪子已經到了頭頂,正往下狠狠拍落。

星月離得最近,本不想救這個看上去野蠻無比的女人,然而此刻若是不救,待會勢必造成衆人的非議,也沒辦法繼續指揮龍家一衆人。心念轉動的時候,身體已經向着龍月娥撲過去。

獅爪重重擊向地面,卻打了個空。星月抱着龍月娥,直接摔落在胖,離着那巨大的爪子只有不到一丈的距離。

龍月娥全身顫抖,駭然得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星月猛的起身,直接將龍月娥整個人擡在肩上,同時釋放出了幾道雷閃來截斷巨獅的進攻,這纔將龍月娥扛離了危險區域。

星月毫不客氣的將她往地上一摔,冷冷道:“沒有第三次,我說了快些離開!”

即使龍月娥一陣陣的後怕,被兩個妹妹攙扶着才能站起身來。那兩個女子剛想開口謾罵星月,卻被龍騰阻攔,道:“你們在這裏確實是累贅,走吧。”

七人之中只留下了三人,其餘四人都只得從出口處離開。如此,便等於放棄了爭奪聖堂騎士的資格。

龍騰轉過頭對星月道:“滿意了嗎?”

言語中聽不出是否發怒,但肯定對星月這種喧賓奪主的態度極爲不滿。

星月此刻哪裏有功夫計較這些,急忙來到幾人身旁道:“龍靈與我在前面阻擋,你們三個在後面釋放靈術。記住要招招殺招,不要留任何的餘地。”

龍迪看出龍騰神色裏面的不滿,冷笑一聲道:“就好像你們倆的武技多強一樣,如此顯擺。”

星月俊眉一挑道:“你若不滿意,便和我們一起前去與這些野獸近身肉搏吧。”

龍迪被星月一句話給噎了回去,只得尷尬的咳了兩聲,不再說話。

就在衆人說幾句話的功夫,爪子受傷的那頭巨獅也已經迴歸到了同伴的身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