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當可以感覺到這車輪碾過什麼東西的感覺,當然,青青也感覺到了。

青青閉上了眼睛,心中默念著:佛祖,原諒丁當吧,他這個人就是這麼冷血。哎,他就是個愚昧的野人啊。

悲天憫人的她,又開始在口中念念有詞地小聲說了起來,「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這動作,這聲音,儼然像極了當初的她的外婆。


「你怎麼了?」丁當一邊問,一邊看著後視鏡。

在後視鏡里,那個鬼魂,早已經被壓成了如畫紙一張,還在地上痛苦地扭曲著。

丁當的心頭一凜,不過,他並沒有再看那後視鏡,而是目視前方,加大了油門。這倆計程車就如離弦之箭一樣,朝著前方猛衝了起來。

「沒什麼。」青青不說話了,而是轉頭看向窗外。

淚水順著她的臉頰淌落了下來,彷彿,被碾過的那個「死狗」,是她至親的親人。

丁當也看到了,他愣了一下。

這美麗的女子也會流淚嗎?她哭起來的樣子,還真是楚楚動人啊!

丁當發現自己更加喜歡這個叫青青的女子了,也許,此時的青青,就是他最喜歡的那種類型的女子吧。她很美麗,也很陽光,但在轉瞬之間,她又可以變成了一個多愁善感的林妹妹,讓你有一種想上前抱住她,安慰她的念頭。

這個女人啊,真是個千面的女神。

哎,我真的能追到她嗎?丁當不由地在心裡嘆了口氣。

算了吧,這也許只是自己的一廂情願吧。我是誰啊?一個丟掉了工作的屌絲男。她是誰啊,漂亮的美女,演藝圈的演員,也許還是明日之星,我配得上人家嗎?

丁當的心事越發沉重了,心思都沒有放在開車上。

突然,他叫了起來。

「不好,闖紅燈了啊!」

原來,就在他思來想去的這一時間,他竟然沒有發現前面路口的紅燈,就沖了過去!

當然,這也不賴他。那紅燈的位置實在設置得太差了,竟然藏在濃密的樹蔭里,不仔細看,還以為是哪家的燈籠掛在樹上了。

可是,紅燈還是闖了。既然闖了,那就繼續開下去吧。

丁當也沒多想,就衝過紅燈,向前開去。

先回到剛才丁當甩掉計程車劫匪鬼魂的那個地方。

那張被丁當碾成白紙形狀的鬼魂,慢慢悠悠地開始膨脹了起來,就好像是一個充氣娃娃一樣,最後,他還是恢復成了原來的樣子,但是,早已經面目全非了。

這惡鬼的鬼魂揉著自己的身子,還有那被壓得不像樣的腦殼和臉,咒罵著:「你個混蛋丁當,你跑不了,我還會纏著你的!我要報仇,我一定要報仇!」

「哈哈哈!」突然,從不遠的地方,傳來了一陣笑聲。

「誰?你是誰?」劫匪的鬼魂環顧著四周,卻沒有見到一個人。

「特么的,難道我見到鬼了嗎?」劫匪的鬼魂吃驚地念叨著。

「哈哈哈!」又是一陣笑聲。

「啊?是誰?你,你不要嚇我啊!有鬼啊,有鬼啊!」劫匪大叫道。

「你可真是個廢物!」忽然,一陣陰風吹起,颳得劫匪都站不穩腳步了。

陰風過後,在他的面前,突然出現了一個穿著黑色風衣的高個子男人。

這個男人,個子很高,人很瘦削,他那如刀刃一樣的側臉上,寫滿了一種陰冷之氣。那張臉,蒼白得如同白紙,而他那同樣瘦削的長手上,又尖又長的黑色手指,則更是讓人膽寒!

劫匪的鬼魂突然有了一種莫名其妙的恐懼感,他感受到了來人的可怕。

「你,你是?」他結結巴巴,問道。

「我是誰?你不知道嗎?」這個穿著風衣的男人轉過了臉,他的正面也同樣令人膽寒,那一雙銳利如鷹的眼睛,眼圈卻是深黑色的,「你已經是鬼了,你連這個都不知道嗎?你還說有鬼?這裡唯一的鬼,那也只是你自己了。」

「哦,是啊,是啊,我是鬼,我已經是鬼了。」劫匪的鬼魂這才如夢初醒,轉而激動地叫了起來,「不,我不想死啊!那個丁當,他害了我,他殺了我,我要報仇啊,我要他還我的命啊!」

「哼,你死了就是死了,有什麼可惜的。這個世界,每天都有人死,每天也都有新的鬼誕生。」這個男人冷冷地說道,「我剛才都看到了,你這個笨蛋,竟然連一個凡人都鬥不過,你還做什麼惡鬼,真該被當成垃圾,被碾成碎片!」

「你是什麼人?你有什麼權利這樣跟我說話!」劫匪的鬼魂惱了,握緊了雙拳。

「你難道沒聽說過我鬼王的名字嗎?」這風衣男人仰著頭,不屑地看著他,「在我鬼王的面前,你們這些鬼族都只不過是一群垃圾,或者,就是供我享用的美味。」

「鬼王?」劫匪的鬼魂愣了,吃驚地看著眼前這個男人。

這個男人的身上透著一股寒冷的氣息,寒冷得讓人,不,讓鬼都不寒而慄

「你是鬼王?」劫匪的鬼魂終於明白了。

「沒錯,我就是鬼王,確切地說,我是幽冥鬼王獨孤宏!」這個男人,也就是獨孤宏,笑了,他的笑容,也是那麼的陰冷和恐怖。

「你,你想幹什麼?」劫匪的鬼魂似乎有一種不祥的預兆。


「我想幹什麼?我當然就是要把你的魂魄當成我的營養,吃到我的肚子里去。」獨孤宏笑得更加邪惡了。

「不,不要!不要殺我!」劫匪的鬼魂終於明白了,他撒開腿,就跑了起來。

可是,他這時候逃跑,已經來不及了。

獨孤宏大喝一聲,他的右手伸直了,伸出了老長,就纏在了這鬼魂的身上。接著,那鋒利的五指,就如鋼刀一樣插進了這個鬼魂的身體里。

鬼魂掙扎著,但他掙扎的力量越來越弱。

不到片刻,獨孤宏利爪之中的鬼魂,就被他的手指捏成了一陣青煙,緊緊地團在了他的手心裡???????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17章、詭異的午夜搭車女子

不到片刻之功,這個計程車劫匪的魂魄就如奶汁一樣,被幽冥鬼王獨孤宏給吸了個乾乾淨淨。吞完之後,他伸出舌頭,在自己的嘴唇上又舔了幾下,這才心滿意足地吐了口氣。

對獨孤宏來說,這種不願意被黑白無常接走去陰間的惡鬼、冤鬼的魂魄,正是他最好的食品與練功原料。這些惡鬼、怨鬼因為在陽世的仇怨未平,留戀在人間不走,加上大多是暴死枉死,黑白無常前來接引的時間又遲。乘著這中間的空當,他獨孤宏正好可以攫取這些鬼魂的魂魄,供自己享用。

當然,對於獨孤宏劫奪魂魄的事情,地府實際上也知道。不過,鬼王法力強大,就是地府也輕易得罪不起,因此,他們也只是抱著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態度。

在吸入這劫匪魂魄的時候,獨孤宏也連帶獲得了這傢伙魂魄離殘存的一些生前的信息,其中,就有關於丁當的。

「丁當?」獨孤宏品味著這個名字,笑了,「原來這個丁當是個異能者啊?恩,要是能得到異能者的魂魄,那可是一個賽過十個,就最好不過了,哈哈哈!」

不過,這一念頭,也只是一閃而過而已,獨孤宏並沒有想殺掉活人的念頭。

雖然獨孤宏對這些鬼魂很殘忍,但他還犯不著為了得到一個魂魄而去殺了一個活人。畢竟,這麼做是會遭天譴的,一旦驚動了天界,就以他獨孤宏現在的實力,還無法和天界的諸神相對抗。他完全可以等到自己的獵物自然死亡后,再獲取他的魂魄,不過,這可能要登上很長的時間,活著寄希望於陽間人類的互相殘殺了。

當然,此時的獨孤宏病不知道:丁當就是自己要找的那個從地府奪走三個魂魄的傢伙。如果他的話,也許,他真要後悔:自己為什麼沒有及時追上那輛計程車了。

此時,這輛計程車已經上了江濱大道,在朝著市區的方向疾馳。

江濱大道是金山區通往市區的主要道路,再開個幾百米,上個立交橋,就可以回到市區了。

午夜的江濱大道,車輛很少,可是,路燈卻晃得讓人有點不舒服。

可就在此時,突然,在前方一百多米處,竟然閃出一個人來,就跳到了路上。

丁當吃了一驚,馬上來了個急剎車。

這一急剎車,把正靠在座椅上酣睡的青青也給搖醒了。

「怎麼了?」青青揉了揉眼睛,顯得有點不太高興。

「有人攔車。」丁當向前一看,在路燈下,那個人,一個女子正在朝著這輛計程車招手。

突然,丁當的腦袋裡閃出了一個不好的念頭。

這麼遲了,在這麼偏僻的地方,怎麼會有個女子攔車啊?

那女子已經朝這邊走過來了。

丁當再仔細一看,心情越發緊張了。

只見這女子的頭髮竟然披散了下來,遮住了大半邊臉,她的全身上下,穿的都是素白素白的衣服。

不好,難道這女子是個鬼嗎?不會是午夜凶鈴里的貞子吧?

丁當的后脖子都涼了。

丁當已經能看見鬼魂了,但青青和其他人卻看不到。這個女子,難道也是鬼魂嗎?

這女子已經走到了車邊,就在右車門的窗子上敲了起來,還發出了聲音。

「師傅,快開門,快開門啊!「

丁當轉過頭,這一看,總算鬆了口氣。

這女子已經把那披散的頭髮給放到後面去了,她的一張臉就露了出來。

這女子長著一張鵝蛋臉,整個五官非常和諧,尤其是那雙水靈靈的眼睛,顯得是特別的有精神。只不過,她身上穿的這件白衣白裙,在午夜裡,顯得特別的瘮人。

丁當搖下了車窗。

「怎麼,你這車上還有別的客人啊?你這不是顯示著『空車』嗎?」她開口問道。

「是啊,有客了。我忘記把顯示牌換下來了。」丁當回應道,他用力地將那「空車」的牌子押了下來,當然,計價器就開始跳動了。

雖然丁當能確定這女子不是鬼,而是個大活人,但這女子半夜三更在這條路上攔車,還是讓他有點懷疑。剛才,那計程車劫匪給他的心裡衝擊,還沒有消失。



這女子,會不會又是一個劫匪呢?應該不會啊,這只是一個弱女子啊?有什麼好怕的啊?

「那你能不能也讓我上車呢?」這女子趴在車窗戶上,問道。

「這樣不好吧。」丁當回道,「你還是再等下一輛吧。」

「不行啊,我有急事,又攔不到車。師傅,你還是讓我上車吧,好嗎?」這女子似乎很焦急,在懇求著。

「丁當,你不如就讓他上車吧。」青青說道。


「青青,這樣不好吧。」丁當壓低了聲音,「這麼遲了,在這荒郊野外,突然冒出一個女子,你也不怕她是壞人啊?」

「應該不會吧?」

「怎麼不會?你看看她,披頭散髮的,就跟女鬼一樣,好可怕啊。」

「你有點同情心好不好啊?」青青打開了門,叫道,「美女,你上來吧。」

這美女一聽這話,高興了,馬上到車的後門,就要拉開門。

可是,這車的後門並沒有開。丁當並沒有打開車栓。

「你幹什麼呢?給她開門啊?」青青轉向丁當,說道。

但丁當並沒有照做,他對這個女子就更加懷疑了。

剛才,那女子就好像是從什麼地方突然冒出來一樣,就出現在路的旁邊,這太不正常了吧?對,一定要謹慎。

那女子又跑到車的前面,大聲叫著:「司機,你趕快開門,我有急事,我要趕到鬼靈街去!」

「鬼靈街?」一聽到這地名,丁當和青青都嚇得差點沒跳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