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關門,橘朵立刻換了一副神色,使喚著一邊的丫鬟:「去給我查一查,青櫻那個狐媚子什麼時候和城主大人扯生化上話的,居然還能單獨和大人在一起……」

只是平日里別人看成主,當真是對她高看三分,許多事情都交給她去做,他們還願意順著他,萬一真的成了他們的主子還是要給自己留條後路的。

眼下是不同了,這城主大人不僅金屋藏嬌,後院裡面藏了個絕世美人,現在連身邊伺候的丫鬟都不願意讓橘朵接手了,她又怎麼可能還成為得了他們的主子呢?

「這人家做了什麼哪是我們能知道的,難不成我們還能在人家身上裝一雙眼睛,時時刻刻都盯著不成?」

平日里受夠了橘朵氣的一個小丫鬟,這個時候說話也有些陰陽怪氣的,瞥了她一眼,那副樣子可算是揚眉吐氣了。

連自己都沒有想到,他們居然不聽自己的話了,橘朵當下氣得咬牙。 第八百四十九章決心回京

「瞧你們一個個上不著檯面的樣子,若沒有了我也輪不到你們來當主子,有什麼好得意的!」

橘朵生起氣來口無遮攔,什麼話都往外蹦,只是旁人聽了自然更是生氣,更加不惜的搭理他了,於是一個個四散開來壓根就當做無事。

她雖然吃了一肚子的氣,可眼下也什麼辦法都沒有,只能狠狠地跺了跺腳,憤憤的離開了這裡。

室內,沉香的氣味彌散開來,讓人心靜。

然而顧久檸卻只是獃獃地站著,那雙眼睛蒙上了一層厚厚的霧氣,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也不知道是高興還是悲傷。

霍煜見此,卻也只是嘆了一口氣,朝她輕輕招了招手:「過來坐著,站著作甚?」

顧久檸未動,只是盯著他看,半晌才道:「你什麼時候知道的?」

並不意外她會有此反應,霍煜也只是搖搖頭,似是有些無奈:「我卻不知你問的是那個離開的男人還是你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此時此刻顧久檸心中有太多的疑問了,想要問可是也有很多自己也說不出來的顧慮,不知為何莫名其妙的想要離開這裡。

「所以那些話都是故意說給我聽的,對嗎?」她神色當中隱藏了一些冷意,似乎有一股不知名的情緒正在醞釀著。

如果說這一招叫做挑撥離間的話,那麼也做的實在是太過高明漂亮了,完全攪亂了她的心思,完全讓她顛覆了之前的想法。

「話是故意說給姑娘你聽的人這話中的內容是真是假卻是早就已經定了的,如此……姑娘還覺得我多此一舉了嗎?」

霍煜也同樣回看過去,沒有絲毫閃躲,眼中的情緒叫人不可迴避,也無處躲藏。

又似是想到了什麼,霍煜「嘖」了一聲,嘴角勾起一絲玩味,睨著眼看她:「我之前和你說過,我不過就是一個挂名的城主吶,要我告訴你這背後真正的城主到底是誰嗎?」

她差點脫口而出「是誰」,然而卻倒退兩步,心中早就已經如同驚濤駭浪。

那個人是誰……也不可能是他的……

是吧?

看到她眼中閃過的那一抹懷疑霍煜,還是沒能忍住哈哈大笑起來,甚至連面色都有些微微泛紅,反倒顯得有氣色不少。

「他能無所顧忌的出入這裡,又能知道這裡絕密的地道在哪,還能把你給帶進來,你覺得他如此簡單和這破城一絲干係都沒有嗎?」

「兩人之間最重要的是坦誠,他連最基本的坦誠都沒有,甚至對你早有殺心,這是這些你卻始終蒙在鼓裡,難不成你當真一點都不在意嗎?」

「這些事情的答案恐怕你早就已經有了,可千萬不要還重蹈覆轍,這一往無前的可能只有地獄在等著你罷了……」

這一句又一句的話如同魔咒一樣不停地縈繞在顧久檸的腦海當中,讓她壓根就平靜不下來,甚至彷彿容墨此時此刻就站在她面前,張雙曾經溫潤如玉的臉早就已經不復存在。

再次找回自己的理智,場景已經到了府門前,這是自己住了一年的地方,多麼的熟悉,多麼的嘲諷。

霍煜沒有為難她,說完這件事情之後,便讓人把她護送出了破城,似乎把自己囚禁這麼久的最終目的只是為了告訴這件事情而已。

然而為什麼她寧願對方把自己千刀萬剮,也不想要聽到這一件事情?

「顧久檸?」

徐瑩瑩一手撥著橘子,一手正在思考著面前的棋盤該落下哪一個子——今日和程歡一同下棋又是輸慘了的一天。


只是她一抬頭卻看見了神色有些木訥的顧久檸差點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仔細瞧了瞧才確定她是當真出現了在她的面前。

程歡這時也看到了她,於是兩個人扔下手中的棋子蹦躂著朝她跑過來。

「你不是還在破城打探事情嗎?怎麼突然間又回來了,是已經結束了嗎?」徐瑩瑩問道。

然後兩個人很快就發現了顧久檸的異樣,離得遠啦,還沒有那麼強烈的感覺,可是走近一看卻發現她這怎麼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

「你怎麼了?」

「娘親?」

兩個人探頭,卻始終沒有得到顧久檸的回應,她只是淡淡的掃了他們一眼,眼中沒有任何情緒閃過,繞開她們繼續往裡屋走去。

瞧著她逐漸遠去的背影,徐瑩瑩有些納悶,用胳膊肘碰了碰程歡:「你娘這是什麼毛病啊?」

「不許說我娘親,你才有毛病呢!」程歡小眼一瞪,一副要和她著急的模樣。

徐瑩瑩趕緊求饒:「行行行,是我說錯了還不行嘛,可是你看你娘親那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是被負心漢傷了的可憐人呢……」

只是讓兩個人想不到的是,顧久檸這一回也不知道受了什麼刺激,居然收拾東西揚言要回京城裡去。

等到她們已經意識到事情不簡單的時候,顧久檸已經收拾的差不多準備上馬離開了。

一看這幅樣子那還得了,兩個人連忙攔在了她的面前,死活就是不讓她離開。

「我說你這女人到底犯什麼毛病啊?好端端的回什麼京城這裡的事情都處理完了嗎?之前讓你回去都死活不肯,現在怎麼又想著要回去了?」

徐瑩瑩連珠炮似的懟過去,瞧她那副樣子大有一副若是想要離開那邊,從她的屍體上踩過去的架勢。

若是真的有什麼要緊事那倒還好,可是顧久檸這一一聲不吭的收拾東西便要離開,可是這幅樣子哪裡還讓她敢放心的放她走啊?


「讓開。」顧久檸神色冷淡,眼中山雨欲來。

「不讓!」徐瑩瑩也來了脾氣,乾脆抓住了她的馬繩,「就算要離開你也得要帶著我一起走啊,我若不是因為你又怎麼會來這個破地方?」

頭一次看見顧久檸如此生氣的程歡,這時候也是十分忐忑,說話做事也變得小心翼翼起來。

「是啊娘親,程歡好不容易才和娘親在一起,娘親不要把程歡丟下好不好?」 第八百五十章一別數年

她賣得可憐,小眼那淚眼盈盈的模樣很是可人,徐瑩瑩看了都嘖嘖稱奇。

只是這個時候顧久檸卻不再說話,只是緊緊地盯著她們,似乎是在思考著什麼,然而她這副樣子也讓兩個人心中還沒有底,這會兒居然也跟著一起忐忑起來。

良久,她只撂下一句。

「既然如此,那便一起吧。」

她如此急著回去,只不過是想要查清楚真相而已,原本是想著讓兩個人留在這裡或許還更安全。

一回去京城指不定會發生什麼樣的意外,所以便不打算帶著他們一起。

或許是兩個人模樣做的實在是太過可憐,又或許是想到危機四伏,無論自己怎麼樣都是防不住的。

竟然如此,還不如把人放在自己的眼前也更加安心一些。

於是乎,僅僅就只是一天的功夫,三個人居然就這樣神不知鬼不覺的收拾了東西便離開了。

府中的人都還沒有回過神來,這一直伺候的主子們就不見了。

一路上顧久檸的情緒都似乎是不大高,而兩個人也少見她這樣的低落,這一會兒倒也沒有膽子敢惹她,居然是出奇的安靜。

因為帶上了他們兩個人,所以回去的進度變慢了下來,不過顧久檸卻特意世巡的小路,這樣就算是身後有人來追演示找不到自己的。

若是自己想要隱藏,那麼無論誰都難以找尋到自己的蹤跡。

半月之後。

路途顛簸,但總算是回到了京城。

這一路上顧久檸都是罕見的沉默無語,無論是她們二人說什麼,要麼就有一搭沒一搭的說些話,要麼乾脆就把頭扭在一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總之就是閉目養神。

這樣的氣氛也實在是太過詭異了一些,攪著兩個話癆都沒了手法的性質,這一路上也是憋的難受。

好不容易到了京城,原本還以為自己能夠放鬆放鬆,卻發現顧久檸馬不停蹄的又去了一處地方。

去之前,顧久檸也是將徐瑩瑩拉到了一邊,神色前所未有的認真:「你帶著程歡回極樂谷去,除非我來找,否則無論誰來都不要帶著程歡出去。」

徐瑩瑩一頓,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見此她也不在意,又再次重複了一句。

「包括……容墨嗎?」她只有這一個顧慮。

聽到這個人的名字,顧久檸有些怔愣,顯然有些失神,徐瑩瑩立馬意識到了這件事情恐怕和容墨關係大得很。

「你和他怎麼了?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你這次回來不會全是因為他吧?」

這話看著對又有些不對,總之顧久檸並沒有給她一個明確的答覆,只是再三叮囑她一定要按照自己說的話去做。

「你突然間這樣著急忙慌的,要回來又安排我吧,程歡藏到極樂谷去,這樣請能不讓我擔心,若是不說出個所以然來,我當真是不會幫你的!」

這樣狀態的顧久檸是她從未見過的,說不擔心那就不可能。之所以保持沉默到現在是想著她終有一日會自己告訴自己。

可是眼看著這是她的發展,她壓根就沒有打算向自己坦誠。

可是讓她更加意料之外的事,這一次顧久檸卻並未像從前一樣嫌棄自己羅里吧嗦或者直接給自己來一頓數落。

她眼睜睜地看著她眼中那不容置疑的光芒逐漸暗淡下去,轉而浮現起來的卻是一股她不願意看到的情緒……

哀求……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唯一可以信任的人了,瑩瑩,拜託你。」

當聽到這一句話之後,哪裡還能有什麼樣的顧慮?徐瑩瑩幾乎脫口而出便是答應。

她那副樣子實在是不願意多說,就算自己非要強求也不一定能夠問出什麼來,既然如此那就只能讓她沒有後顧之憂,她想要做什麼就讓她去做吧。

「好。」徐瑩瑩終是點頭,妥協道,「我會帶著程歡回去的,只是你要答應我,無論發生什麼都一定要好好的回來。」

說了半天,沒成想她居然以為自己會是出現什麼意外,顧久檸愣了一下,轉而輕笑出聲。

現在想一下,剛才自己的表現實在是有一種英勇就義的感覺,也難怪她會誤會了。

「好,我答應你無論發生什麼我都一定會好好的回來,絕對不會傷了自己一分一毫。」

既然已經到了如此地方,徐瑩瑩也不好多說什麼,只能帶著程歡憂心忡忡的上了去極樂谷的馬車。


臨了臨了她還一步三回頭,還想著或許她能夠改變主意把自己給叫回去呢!

程歡被徐瑩瑩牽著,視線停留在顧久檸身上,眼中有著不易察覺的迫切,似乎也是在等著她開口把她給留下來。

不過就算最後顧久檸什麼也沒有說,她也始終沒有耍賴要留下來,而是乖巧的和徐瑩瑩一起上了馬車。

看著逐漸遠去的馬車,顧久檸輕笑了笑,眼中帶著釋然。

無論最終的結果是怎麼樣的,起碼自己還有地方可去,這就已經足夠了。

最糟糕的結果也已經被自己預料到了,那麼又還有什麼好害怕的呢,一起來吧!

今日的天很高也很藍。

京城是一如既往的繁華,無論外界發生什麼事情,彷彿這一塊商業中心永遠都不會凋零時的。

這裡能成就一個人也能徹底毀掉一個人,可無論是成就還是毀滅都抵不過這無比快速的更新換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