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道人影掠過叢林,直奔五裡外的孤山而去,而就在這時,四周的叢林已經被一層濃郁的黑色氣霧所籠罩了,是死氣,而且是暗族之中恐怖的血巫級存在所最擅長的「死霧」,一旦沉浸在死霧之中,常人半天便會喪失理智,而修為深厚者也撐不了太久。

我心底微微一寒,如果血巫級的恐怖存在真的來了西域蠻荒,那我們生存的幾率幾乎為零了,血巫,那可是堪比星御境後期的恐怖實力啊!

但願,沒有血巫,來的只是低級的死亡生命軍團吧! 無名山峰,黃昏的殘陽如血般吞沒一整座孤峰,蒼勁蔥鬱的古松橫亘在峭壁之上,彷彿萬古長存一般,而遠處的叢林枝頭不斷搖晃,鳥兒悲鳴飛起,濃濃的死亡煞氣籠罩而來,讓人有種窒息的壓抑感,不只是我,就連洛言、洛宛的神色也不太好看了。

「要來了……」

孤峰的峭壁足足有五十米,一般的腐屍不會攀爬,是根本不可能上來的,這是讓我唯一放心的地方。

幾分鐘后,悉悉索索的聲音中,孤峰周圍的叢林邊緣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腐屍,它們渾身洋溢著暴戾的氣勢,目露凶光,對著上方的靈修者們露出了兇狠的模樣,一個個聲嘶力竭的怒吼著,彷彿野獸般四肢著地,到處亂竄,尋找上山的路。

「這是什麼鬼東西!?」童濯第一次見到腐屍,臉上滿是駭然。

「死亡生命。」

我平靜解釋道:「他們的靈魂已經被掌控,肉身腐爛而不壞,成為高級死亡生命掌中的玩物,算是暗族之中最可憐的一部分生命。」

「可憐?」童濯看了我一眼:「我感覺他們想把我生吃了,這也算是可憐啊?」

「或許吧……」

楚陽低喝道:「他們有一部分從後面的小山道上上來了,好快的速度,去三個人截殺住他們,立刻,快點!」

「我去!」

盧志勝帶著兩人飛奔而去,轉眼之間那個狹窄的山道之上就開始劍光肆虐、血肉橫飛起來,盧志勝的實力殺第一階段腐屍絕不是什麼問題,其實也只是消耗罷了,只要他在靈力耗盡之前替換別人上就不會有什麼危險,畢竟實力擺在那裡了。

靈識下沉,我掃了掃空間骨戒里的存儲,禁不住悲涼一笑,僅有的一些千銀花已經用完了,根本不夠所有人用的,這群人就算是殺光這裡的腐屍,恐怕也會吸進大量的死氣而化為暗族的一員吧?而我,龍靈化息,內息能撐幾天,但幾天之後,一樣會被死氣入侵。

如此情深難以啓齒 童濯拾起一塊拳頭大的石頭,猛然擲飛,頓時「噗」一聲響,下方的一個腐屍直接被石頭洞穿了腦顱,死於非命了,好強的力道,蠻牛勁果然名不虛傳!

眾人紛紛效仿,反正無事可做,頓時孤峰上的石頭化為利箭,一束束的轟入腐屍群之中,將這些腐屍成片的轟殺!

「哈哈哈……什麼暗族,我看也不過是一群土雞瓦狗罷了!」南晨曦哈哈大笑:「如果暗族的實力只是這樣的話,我看別說守十天了,就算是守個半年也不成問題!」

楚陽也笑道:「暗族雖然修鍊死亡規則的力量,但如果不能突破的話也不過是一群廢物罷了。」

風輕衣最為輕鬆,十指翻飛,一道道落神指劍穿梭在百米外轟殺,將成片的腐屍變成真正的屍體,這位曾經的學姐確實厲害,這落神箭指雄渾霸道,已經有少許步璇音炎陽指的神韻了。

「童濯兄弟,別費力氣了。」

我低聲道:「現在還不是花力氣的時候。」

「哦?」童濯愕然。

「暗族,夜間才是他們真正瘋狂的時候。」我淡淡道。

童濯點點頭:「明白了。」

……

日落西山,夜幕降臨,這個夜來得出人意料的快。

「吼吼吼……」

一眼看不到盡頭的叢林之中傳來一聲聲野獸般的低吼,但我知道,那些未必就是真的野獸,有時候人也能發出野獸的吼叫。

「快看那裡,一群白色籠罩的死亡生命來了!」

毛青竹手指著遠方,那裡,月光下一群瘋狂亂竄的死亡生命筆直的逼近附近的小山道,他們的身上覆蓋著一層白色的骨甲,被月光照得十分慘白,頓時我心底一寒,暗族第二形態生物,骷將,勢力堪比靈魄境巔峰,特點是防禦力極其之高,生命力頑強,只有轟穿頭顱才算是真正殺死他們。

「盧志勝快要擋不住了!」

我走上前,道:「楚陽、南晨曦,你們最好去一個人守小道。」

楚陽瞥了我一眼,目光中帶著劍心的鋒芒,看得人十分難受,道:「步亦軒,你這個人真是讓人不爽,如果有可能的話,出了西域蠻荒,我一定會挑戰你,狠狠的教訓你一頓!」

我淡淡一笑:「教訓我?你能活著離開這裡再說吧!」

「哼,你和南晨曦去幫盧志勝守小道吧!」

「嗯。」

小道只有十米不到的寬度,再去人多也沒用,三個人是最合適的了。

……

嘶吼聲中,腐屍接連不斷的沖了過來,除了盧志勝之外,其餘的幾個人都已經多多少少的受傷了,後退在一旁的峭壁罅隙中療傷,神色凜然。

「盧志勝,你還守得住嗎?」南晨曦傲然問道,他是地御境巔峰修為,盧志勝則是地御境中期,他自然有狂傲的資格。

盧志勝皺眉:「暫時還行,但是……那些身上披著骨甲的鬼東西好厲害……」

「哼,讓開!」

南晨曦猛撲上前,靈裝爆泄出掌心化為長劍,靈力貫注下,劍刃周圍迅速凝實出一條金色蟠龍蜿蜒盤旋,渾厚的氣息涌動迸發,連續兩道劍芒肆虐而過,頓時將十幾名骷將給硬生生的砍殺掉了,直讓一旁觀戰的另外幾十人目瞪口呆。

「好強的劍意!」

「據說南晨曦的蟠龍劍訣已經修鍊到了第五篇大成之境了,古來少有。」

「難怪會那麼強,南晨曦的實力恐怕已經不比楚陽弱多少了。」

「是啊,蟠龍峰的少主,能不強嗎?」

聽著眾人的讚賞,南晨曦似乎十分受用,暴喝一聲將靈力提升到了極致,頓時山道之上蟠龍亂舞,將不斷湧來的骷將撕為粉碎,這短短瞬間的幾次攻擊已經凸顯出南晨曦的深厚修為了,鋒芒畢露,甚至少許蓋過了楚陽的風頭。

我皺眉不語,心底卻覺得有些可笑,骷將密密麻麻的湧來,不計其數,看樣子沒有一萬也有五千,南晨曦這樣的狂猛斬殺又能維持多久?明明用三分力就能斬殺對手他卻用了十分力,這個人空有地御境巔峰修為卻沒有相匹配的經驗,那也只不過是個蠢貨而已。

而且,南晨曦太想表現自己了,把我和盧志勝擋在身後,一個人守住山道,他也未免太小瞧暗族的實力了,要知道現在也只是第二形態的骷將在進攻而已,一旦第三形態甚至第四形態的死亡生命出動,南晨曦會死得很快!

……

足足支撐了半個小時的時間,南晨曦的臉上已經滲滿了汗水,無論他斬殺得多快,骷將始終密密麻麻的湧來,被斬殺一批,另一批馬上湧入,根本不給人喘息的機會,南晨曦的氣勢顯然比之前要弱了不少,每一劍劈出的威力也減弱了不少,甚至漸漸的開始無法一劍斬殺了,要動用第二劍才能完全斬碎骷將的頭顱。

「我累了。」

南晨曦目光凜然道:「步亦軒、盧志勝,你們誰來頂替我?」

盧志勝臉色蒼白:「步亦軒,你先頂一陣子?」

我只是一個地御境前期罷了,是天空的血色榜單上存活到現在實力最弱的一個,他還真是看得起我,不過人心本來也就是這樣,讓別人為自己作替罪羔羊,都一樣。

「刷!」

月刃凝聚,我飛撲上前,換下了南晨曦,靈力猶如涓涓細流般貫入月刃之中,隨後手腕輕輕一翻一抖,頓時「嗤嗤嗤」的幾道氣勁飛梭而去,直接將三名骷將的頭顱上轟出一個指尖大小的洞孔,秒殺,而且是花費最少的力量,甚至就連雪域劍訣的劍意都沒有動用。

劍走輕靈,舉重若輕。

在我的刺殺下,一排排的骷將倒在山道上,後方的骷將則奮力將前排的屍體推下山,舞動一柄銹跡斑斑的鐵劍衝殺而來,月光照耀著他們的臉龐,讓人有些駭然,他們有的甚至穿著龍靈聯邦斥候兵的簡陋軍裝,甚至有幾個手臂上還有眼熟的徽記,紅色底子上印著一把金色弓箭,是邊戍軍團的斥候,蘇希語的部下!

心底微微一寒,這些亡靈或許幾年前甚至幾個月前還是活生生的人吧?

之前他們是守護生命牆的鐵軍,如今,他們卻成了那些高等死亡生命的炮灰了,這是何等諷刺。

……

整整堅持了兩個小時之久,我的靈力也不過損耗了不到一成罷了,吃幾顆煉靈丹很快就能補充回來,不過盧志勝和另外兩個地御境中期的高手還是把我給替換了下來,大家都看不過去了,至於南晨曦,他的靈力損耗大半,如今依舊還沒有完全恢復,這就是逞能蠻幹的下場。

回到孤峰上,楚陽、風輕衣、洛言、洛宛等人依舊在不斷以遠程劍芒襲殺下方的暗族軍團。

「步亦軒,你沒事吧?」洛宛關切問道,她跟我一樣是萬靈學院的學生,並且沒有洛言那樣的敵意,自然更加親切一些。

「沒事。」

我看著遠方的叢林空地上不斷聚集的暗族軍團,道:「這一定是一場陰謀。」

「為什麼?」洛宛問。

風輕衣也看了過來。

我低聲道:「你們看,這是一支完整的暗族軍團,從一階段的腐屍到二階段的骷將,再到林地里出現了的少許三階段的屍衛、四階段的屍將,這千里的西域蠻荒地里必然有一座墳場,否則根本不可能孕育出上萬名暗族,而聖地在選擇龍虎召集令場所的時候怎麼可能不事先查探一下?如果查探的話,他們是不可能發現不了一座龐大的墳場的,而且這墳場就在陣法內,只有一個解釋,聖地的人把我們送進來的初衷就是看著我們送死。」

所有人都心寒了,臉色劇變。 「不可能,這也只是你一廂情願的臆測罷了。」楚陽道。

「就當我是臆測。」我點點頭,道:「但是接下來我們要面對敵人可能就更強了,孤峰四周已經被包圍,這支暗族軍團是早有預謀的。」

楚陽手中劍光灼然如耀陽,信心滿滿的笑道:「等著瞧吧,再強的對手老子也會一一斬殺,而你步亦軒就只會憂心忡忡,我楚陽是領悟劍心的天才,遠不是你這種廢物能夠相比的,等著看,我會殺光這支這所謂的暗族軍團!向全天下的人證明,我楚陽的實力!」

洛宛皺了皺眉,淡淡道:「楚陽,你不是什麼絕世天才,你不過是一個率先突破天御境的靈修者罷了,步亦軒也不是什麼廢物,在這種生死危機的時候你還想分裂西域蠻荒境內最後一點屬於人類的力量嗎?」

「哼!」

楚陽沒有再說什麼。

……

抬頭看著天空,夜還很長,暗族軍團的猛攻將會持續一夜,甚至在白天也會持續攻擊,我們能熬多久呢?

「嗚哇……」

一聲慘嚎打破了寧靜,是孤峰後方的小道上傳來的聲音。

我們疾馳而去,卻發現盧志勝已經倒在了地上,身下鮮血泊泊流淌,他已經死了,而殺他的則是幾名身披深綠色破爛斗篷的死亡生命,眼中閃爍著凶厲的光芒,是屍衛級的暗族,實力堪比地御境前期,特點則是攻勢凌厲,他們依舊在掌握著生前的部分武學,一旦配合死亡規則力量發動,破壞力將會無比的恐怖,這也是盧志勝戰死的原因。

緊接著又是幾聲慘叫,三名受傷靈修者被湧入的屍衛斬殺,血流滿地。

「混賬!」

楚陽暴喝一聲,八品劍心幾近破體而出,凌厲的劍意碾壓開來,頓時三名屍衛渾身破碎而死,而當楚陽一劍揮劈而出的時候,渾厚氣勢配合著驚人的靈力瞬間化為烈陽,將近十個屍衛的身體吞噬,瞬間斬殺掉,好強,好一個號稱「劍聖」的天劍山莊少主!

但屍衛殺之不絕,整條山道上密密麻麻的滿是屍衛,數量至少近千,想全部殺光的話不太可能,畢竟楚陽這一擊已經極為消耗,再多斬出幾劍的話恐怕就連劍心也駕馭不了了。

「一起上吧!」

風輕衣秀眉輕蹙:「這些鬼東西已經不再是一兩個人能夠應付的了!」

「上!」

我和童濯、毛青竹並肩而去,劍光瞬間揮劈在前方湧入的屍衛的身上,「蓬」一聲巨響,五式合一、兩川之力下,一名屍將的頭顱直接被我劈開,但手臂也被震得有些發麻,屍衛的防禦力要遠勝過於第二形態的骷將,很強。

風輕衣則指風如劍,「嗤嗤嗤」的迸發出一道道凜冽劍意光芒,幾乎都是清一色的秒殺,同時,她全力施為下,體表氤氳著極為強烈的氣機,居然直接引動天空靈力化為己用,氣勢強度猶在楚陽之上。

又是一個天御境,並且已經接近天御境中期了!

風輕衣,何等之強!剛剛被萬靈學院驅逐幾年,居然就已經有接近武神榜的實力了,這等天資天賦實在是讓人嘆服!

洛言、洛宛、楚陽等人都微微一怔,但都沒有多說什麼,大家都知道,就算是隱藏實力又如何,現在說起來都有些可笑了,這支暗族軍團的攻勢連綿不絕,別說是一個天御境中期,就算風輕衣踏入的是星御境也未必能活著離開。

不到一個時辰,屍衛漸漸減少,直到一聲低吼,山下一團血紅色光芒衝上山來,是一個手握戰斧的悍將,皮膚表層締結著一層血色甲胄,死亡煞氣無比濃烈,雙眼之中如同燃起烈焰般,怒吼一聲揚起戰斧輕鬆的將幾名屍衛劈成兩半,桀桀大笑:「一群廢物,這麼幾個人類都滅不掉!」

「是屍將。」

我皺眉道:「小心了。」

「我來!」

楚陽最為奪目,長劍橫空出世,化為九顆烈陽浮現在天穹之上,至陽至純的力道蘊含在一劍之上,凌空便碾壓下來,筆直劈斬向屍將的頭顱,九陽劍訣誠然恐怖,光是雄渾的氣勢就已經讓修為略低的人十分難受、生出敬畏之心了,而我則是稍微的有些不適,至於讓我敬畏,他還沒強到那個完全碾壓我的層次。

「蓬!」

劍光落在戰斧之上,屍將一聲暴喝,居然將楚陽的全力一擊給震退了!

所有人都震驚了,這個死亡生命何等強悍!

「死死死!」

屍將雙斧怒劈而下,空間都產生了褶皺,死亡規則力量橫掃,壓迫感愈發的濃烈,而楚陽則發動九陽劍訣與對方拼殺在一起,一時間兩人居然相持不下,旁人根本插不進手,灼熱的烈焰與死亡規則的血色光芒相互抵觸、碰撞,山頭上的亂石、青草迅速變成了光禿禿的一片。

「這個死亡生命好強!」

「楚陽也很強,居然能跟這個強得要命的死亡生命打成平手!」

「我看不一定是平手,是楚陽更強才對!」

「是嗎?」

……

不到五分鐘的時間,楚陽的臉色變得越發蒼白,大地之上,一切死亡之物上都飛起一縷縷血色光芒,集聚在屍將的身上,他越戰越強,而楚陽則因為靈力的損耗而越來越弱,就連八品劍心所產生的威壓也被屍將的死亡氣息所碾壓了。

「嘭嘭嘭~~~」

狂猛的劈斬之中,楚陽連退,已經露出敗相了。

而就在這時,又是兩道強橫的死亡氣息躍上了山頂,其中一個手持長矛,另一個則握著一柄利劍,都是三十多歲的樣子,但全部死亡力量籠罩,都是死亡生命,至於實力,約在地御境巔峰之上,天御境初期之下的樣子。

「殺!」

兩個屍將級的高級死亡生命發動生前的絕學,瞬間就將力量轟入人群之中,躲閃不及的幾名靈修者立刻喪命,根本就連一點反抗的力量都沒有。

「糟了,上!」

風輕衣一聲嬌喝,與手持長矛的屍將搏殺在一起。而我則擎著月刃撲向了那個用劍的屍將級高手,至於洛言、洛宛姐弟則去幫助楚陽了,其餘人紛紛去迎擊那些湧來的屍衛,整個孤峰上的局勢已經岌岌可危了。

「蓬!」

月刃猛烈震顫,隨著我的身軀連退數十米,好強的力道,我的五式合一外加兩座冰川之力居然被對方給碾壓了,並且他的劍法之中蘊含著一種讓人十分難受的灼烈感,一劍拼殺之後那股死亡規則的力量便無孔不入的向我的身體內滲透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