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不停不休,當卡爾薩斯準確的破開空間出現在惡魔族總部上空的時候;心跳不由漏掉了一拍,因爲眼前那凡人世界的變化證明了自己這一去至少有了千年的時光。

古老的城堡已不復存在,初具規模的高樓大廈以及那處處透露出的機械文明,證明這裏已經跨越了幾個人類發展的時期。

卡爾薩斯有些忐忑的落了下去,可是一串如同銀鈴一般的笑聲突然出了出來;緊接着防護一開一個渾身火紅就連一副都火紅的小丫頭蹦蹦跳跳的跑了出來,在她後面是一個還算的上英俊的小男孩。

不過看那小男孩的神情顯然有些無奈的苦澀!卡爾薩斯微微一愕,這會是自己的孩子嗎?不過他很快就否定了心中的想法,因爲眼前的兩個孩子最多不過十歲。

似乎沒想到防護外面站着人,小女孩嬌呼一聲險些和卡爾薩斯撞了個滿懷;待她看清來人時不由得小眼睛一瞪喝道:“你是誰?!爲什麼站在這裏!”而這時小男孩也已經上來了,很自然的動作吧小女孩護在身後道:“這個人我不認識,還是小心點好。”

卡爾薩斯讚賞的一笑,儘量放着柔和的聲音道:“告訴我你們叫什麼名字啊?叔叔給你們……講故事。”看到這兩個孩子,一股親切的感覺油然心生,他倒是不急着進去了。

小女孩撇了撇嘴不屑的道:“還真的那我們當作三歲小孩子啊?!還講故事,我看我給你講故事還差不多。”

“呃……。”卡爾薩斯愕然一笑,這樣的性格和小魔女貝迪實在是太像了;不用說卡爾薩斯就知道這一定是貝迪養大的。

不過看樣子還是小男孩心思多一些,眼珠一動道:“叔叔,你來這裏有事情嗎?這裏沒有提前通告是不能來的。”

卡爾薩斯輕輕的拍了拍身上整潔的中山裝,溫和一笑道:“這個我當然知道,還沒有告訴我你們的名字呢?叔叔不能講故事,可是有好玩的哦。”

果真一聽到好玩的,小女孩眼珠一亮不顧小男孩的阻攔道:“叔叔有什麼好玩的?我叫焰兒,火焰的焰!”

焰兒?!看來是乳名了。卡爾薩斯揮手拿出當年與飛舞在科技星球閒逛時買的一些小機器人,道:“焰兒,那你全名叫什麼啊?”雖然你這些機器人早沒電了,可是這倒難不住他,一股小小的靈力加上小小的封印足可以支持它們一年的動力。

然而小男孩卻是一皺,一把拉過要上前的焰兒道:“叔叔你到底來這裏幹什麼?您不說的話我們就要叫人出來了。”說着硬是拽着小女孩向着防護退了一步。

而就在這時,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幾乎用吼的,道:“焰兒!你又帶着哥哥去哪裏了?!還不給我回來!”

聽着這個聲音,一股溫馨的感覺漸漸升起;卡爾薩斯微笑看着防護,一位完全是小女孩擴大版的女子一臉氣憤的走了出來。

只是當她看到面帶微笑的卡爾薩斯時先是一愣,緊接着伴隨一聲淚呼就撲了上來;當然這就是當年的小魔女貝迪。

少了少女時光的朝氣卻多了少婦成熟的韻味,不過就是那敢愛敢恨的脾氣從未改變;卡爾薩斯還沒有感受懷中的氣息與溫馨多久,肩頭上就傳來了一陣被咬的感覺。

“臭老公你還知道回來麼?!讓我們好想啊!”貝迪一邊泄憤着等待的苦悶一邊狠狠的捶打着卡爾薩斯的胸口,看得是一旁的兩個小傢伙一陣錯愕與不敢相信。

“好了,我這不回來了嗎?還沒有給我介紹這兩個小傢伙是誰呢?”卡爾薩斯一邊安慰一邊試圖轉移着話題,不然要是讓貝迪哭鬧起來那可是讓人‘很痛苦’的。

“你真的是我們的爸爸?!”小女孩焰兒有些不敢相信的道;卡爾薩斯轉手將貝迪攬在懷裏笑道:“怎麼和你們想象的不一樣嗎?”現在他可以確定這兩個小孩就是自己的兒女了。

雖然他早就知道自己要當爸爸了,可是當真正看到自己的兒女,他的心裏不由有些愧疚與不知所措。

只是兩個小傢伙的表現有些奇怪,焰兒似乎有些不太相信的道:“當然不一樣,我的印象里老爸可是很帥的。”小男孩更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直搖頭。

卡爾薩斯不客氣的翻了個白眼,對貝迪道:“你就沒給他們看一看我的畫像之類的?!”“你有嗎?!”貝迪直接沒好氣的回道。

說着狠狠的看了兩個小傢伙一眼道:“還不快叫爸爸!”“我不叫!”兩個小孩幾乎是異口同聲的說道。

卡爾薩斯心中一酸,伸手拉下就要發火的貝迪,笑道:“算了,從出生就沒見過,慢慢適應以後再說吧。”雖然他很想聽到這聲爸爸,不過他也知道讓一個孩子突然接受一個完全沒有出現在他們眼前的男子,那需要時間。

輕輕的俯身將一堆小機器人之類的玩具遞給兩個小傢伙,道:“出去玩吧,記得晚上回來。”“不行,你不知道他們一出去瘋,說不定會惹出什麼禍事來呢。”貝迪極力反對的道。

卡爾薩斯看着有些失望的二女,暗暗的給他們遞了個眼神道:“沒關係,只要他們不出這個星系我就能隨時出現在他們身邊。”說着不由分說的攬着貝迪便向內走去。

兩個小傢伙當然還沒有出去星球的能力,所以安全方面他倒是不擔心。 感覺到不承認自己這個父親的兒女歡快的跑開,卡爾薩斯神情那面有些失望的道:“他們叫什麼?”

貝迪自然知道卡爾薩斯的心思,輕輕的靠在他的肩頭道:“焰真.摩齊斯、星巖.摩齊斯,老公,相信他們很快就會接受你的。”

“焰真、星巖……。”卡爾薩斯微笑着點了點頭道:“沒想到你還真的給我生出來個小小魔女啊。”在他的印象裏焰真一定是他與貝迪的孩子。


然而貝迪卻是神情有些扭捏的道:“才、纔不是,焰真是凝心姐的。”“呃……!”卡爾薩斯有些不太相信的道:“那我怎麼感覺性格上她更想你?!”

“當然是從小她教的了!”說話的是飛舞,豔麗的容貌彷彿這麼多年都沒有一絲一毫的改變,同樣的性格也依舊是那麼冷靜;不過這一刻面上還是出現了難以掩飾的激動。

“當年冥王說你要不了多久就回來了,可是我們這一等就是一千多年啊。“說着飛舞還是不由自主的哭泣了起來。

“一千多年?!”卡爾薩斯嚇了一跳道:“焰兒他倆纔多大啊?怎麼會是一千多年?”這時貝迪開口道:“好了,先回去屋裏再說吧;我還要派人去叫姐妹們呢?”


卡爾薩斯本來還以爲飛舞說錯了,可是眼下的情景結合外面凡人城市的變動來看,事情還真的有些蹊蹺了。

如今的宮殿早已經修建好了,巨大的青石,高聳的石柱盡顯古樸莊重的感覺;看着這座地裂之下,依石壁而建的宮殿,就連卡爾薩斯都有一絲自豪的感覺。

不過由於現在惡魔三族的勢力已經完全的統一了這片星空,再加上卡爾薩斯當年佈置的防護十分強大;所以少了不少巡邏的隊伍的宮殿顯得有些冷清。

而在那空曠的大殿裏,更是隻有洛奇與妻子萌音不知道在討論些什麼;不過當他們看到卡爾薩斯突然歸來,那激動的心情也同樣好久才平復下來。

衆人落座,卡爾薩斯這才明白自己走後的事情;原來他真的這一去就是一千多年,而之所以自己的兒女才這麼小,那是因爲當年他忽略了個問題,血族雖然在有了強大修爲之後可以生育,不過孕育的過程卻延長了一千多年。

自然界的一些事情總是平衡的,如果惡魔三族有了強悍的血繼與無限的生命之後,繁衍的速度一點不受限制,那要不了多久整個宇宙都會人滿爲患。

所以生命無限了,繁衍的能力就變得十分的困難了。

不過當卡爾薩斯想到貝迪與凝心懷孕千年才生下兩個小傢伙,不由得感激的看了一眼腿上的貝迪。

然而從洛奇的言語中,卡爾薩斯很快便發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衆人似乎不知道當初天罰到底有多麼危險,而且當年冥王竟然對衆人說自己很快就會回來。

雖然不知道什麼原因,卡爾薩斯暗暗的還是有些感激;至少這樣避免了衆女走了偏激做下什麼傻事。

至於惡魔三族,這一千年裏可是說十分的好;在洛奇的安排管理下,惡魔三族內部雖然已經出現了些分幫結派的情況,可是發展卻並沒有什麼問題。

說話之時,憐絲等人包括卡爾薩斯的父母都相繼歸來;當然相見的場面少不了一陣哭哭啼啼,可是當激動過後的欣喜來臨,給這座千年冷清的宮殿帶來了難得的熱鬧。

卡爾薩斯逐一細心的感受衆人的變化,一股溫馨幸福的感覺從來都沒有這麼的強烈過;千年的等待換來的是更加深厚的情意,這不是完美的了嗎?!

“臭小子,那個冥王說你被困在哪裏修煉了,是真的嗎?”卡爾薩斯的母親問出了所有人的疑惑,雖然他們不太相信冥王會說謊,可是他們也不完全相信。

如果籠統的說卡爾薩斯還真的是在修煉,不過既然衆人不知道他的遭遇是險些沒回來,那又何必讓他們擔心呢?!

卡爾薩斯點了點頭道:“被困在那裏了,剛剛纔可以出來!”修煉了一千年修爲沒進倒是後退了不少,不過幸好這裏的人看不到。

而且卡爾薩斯爲了自己的氣息不影響到衆人,幾乎是把自己的身體封印了;所以衆人在根本感受不到他的強大氣息之後便自認爲‘返璞歸真’了。

“到底是困在哪裏了?還有冥王他們所說的天罰又是怎麼一回事?”莉琪顯然並不打算輕易的放過自己的兒子。

卡爾薩斯暗暗的苦澀一笑,自己的這位母親還真的比憐絲等人還難騙啊;“當年我爲了修煉血煉大法吸收百萬冥煞心而引來天罰,誰知道天罰是過去了可是人卻被帶到了一個一半灰色一半黑色的空間;那個空間很特殊,所以爲了出來我就一直修煉到現在。”

沒辦法善意的謊言應該不算是謊言,何況他說的也並不全是假的。

然而他話音一落,他的父親安迪不由得微微皺眉道:“混沌空間!你說的情況似乎與混沌空間一樣,雖然我沒去過可是卻聽人提起過。”

“混沌空間?!爸,你不會說那是形成萬千宇宙的混沌空間吧?!”卡爾薩斯面色有些怪異的驚訝道。

“是啊,怎麼了?如果你說的是一半灰色氣體一半黑色氣體的話,那就是了。”安迪有些奇怪卡爾薩斯爲什麼這麼驚訝。

聽了父親的肯定,卡爾薩斯有些緊繃的身體猛然一鬆,頹然的坐在椅子上苦笑道:“這下壞了,當初怎麼就沒有人跟我提過混沌空間的樣子呢?”說着心裏卻是怪起了前世的寂寞,作爲王者惡魔他竟然不知道混沌空間的樣子!

可是卡爾薩斯哪裏又知道,混沌空間就算是聖王、冥王也不是說去就去的;要想去到那宇宙初始的空間並不是修爲強大就可以,那要看運氣。

混沌空間雖然沒有生命、沒有星球,可是它卻是隱藏在萬千宇宙之中的;更重要的是沒有人知道它的確切位置,要不是當初天罰的帶領,卡爾薩斯又怎麼準確的出現那裏呢。

安迪沒好氣的道:“我還是當初聽着晶靈大陸皇宮裏的那四位說的,他們也只是偶然間去過一次罷了。”

“卡爾薩斯,到底怎麼了? 罔生神 ?”憐絲在一旁有些看不下去他那頹然的樣子,問道。

“攪和倒是好了,可是重要的是我把裏面半黑半灰的氣體都給弄到我的肚子裏來了,萬千宇宙再也沒有了重生的機會了!”卡爾薩斯苦澀的道。

如果說絕是爲了打碎萬千宇宙讓其重生的存在,那現在他就真正的成爲毀滅的存在了。

“啊……!”這一刻所有人都驚叫了出來。 “你不是和我們開玩笑吧?混沌空間裏的陰陽混沌之氣怎麼跑你肚子裏來了?”洛奇最先回過神來疑惑的道。


卡爾薩斯不客氣的翻個白眼道:“你看我像是開玩笑嗎?至於怎麼跑進來的,還不是我爲了修煉;那裏根本沒有別的能量我不吸收它們吸收什麼?”他當然還是不能全部的實話實說。

而這時如同千年以前一樣霸佔着他雙腿的貝迪細心的輕咦了一聲道:“老公,你的身體好像和以前不一樣了呢?”說着顯得有些可愛的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胸口肌肉。

卡爾薩斯微微一愕,笑道:“哪裏有什麼不一樣?是黑了吧?”也許卡爾薩斯對於自己所有妻子的身體並不能發現那些細微的變化,可是衆女對於他的身體卻是再熟悉不過了。

貝迪認真的搖了搖頭道:“黑是黑了點,可是你的身體似乎有些不真實?是吸收那個所謂的混沌之氣的原因嗎?”

“對、對,應該是那個原因了。”卡爾薩斯眼神之中閃過一絲慌亂道;他現在的身體是由能量凝結,就算能量的密度再高,可是畢竟不是血肉,當然看上去有些不真實。

不過他眼裏閃過的一絲不自然還是被一旁心細的文韻發現了,當然她不會現在說什麼。

而這時,卡爾薩斯搖頭一笑拍了拍懷中的貝迪起身道:“我出去一下,那兩個小傢伙還真的惹禍了。”現在他的身體雖然沒有了血肉可是好處也是顯而易見的,那就是靈魂無比的強大;所以就算是不用靈力他也能清晰的感受到兩個小傢伙的一舉一動。

衆女沒有要求跟隨,因爲他們知道這是卡爾薩斯與兒女拉近關係的好時機;閃身來到一座凡人城市的小巷子裏,卡爾薩斯這才邁着步伐快速的向前走去。

沒走多遠他就看到了自己的兒女正被一大羣人圍着,當然那些並不是什麼流氓;而是一羣看似很有文化的學者。

眼前的一切還要拜卡爾薩斯所賜呢,這裏凡人世界的科技雖然發達,但還沒到出現機器人的地步;而他給兩個孩子的玩具自然被有心人發現那超越了這裏的科技,所以纔出現了眼前的一幕。

不過好在兩個小傢伙雖然調皮,還沒有到不耐煩的傷害凡人的地步;卡爾薩斯排開衆人徑直的走了上去。

可以看到雖然兩個小傢伙嘴上不承認這個父親,但在看到卡爾薩斯的那一刻還是眼睛一亮流露出一絲開心的笑意;這些年沒有父親的關愛,他們雖然嘴上沒說,可是心裏還是有些埋怨的。

特別是看到別的孩子在父母的帶領下到處遊玩他們更是羨慕的不得了。

卡爾薩斯慈愛的拍了拍兩個小傢伙的頭笑道:“怎麼了?爸爸可是冒着被你們媽媽嘮叨的危險才保你們出來玩的哦。”說着‘淡淡’的看了周圍那些人一眼,雖然他並沒有用上什麼靈力,可是那些煩人還是不由自主的向後退了一步;一股發自心底的恐懼想些讓他們掉頭就跑。

星巖很不客氣的打開卡爾薩斯的手道:“不要摸我的頭,我不是小孩子了;他們想要搶你給我們的玩具,這些事情就交給你來處理吧,我們走了。”說着很有個性的拉起妹妹的手推開衆人就向一旁跑去。

倒是焰真,似乎覺得這樣對卡爾薩斯有些過分,跑出去後還不忘有些歉意的回頭看了看。

卡爾薩斯無奈的一笑,看來兩個小傢伙之中最有主意的應該是星巖了;而要想得到他們的理解自己這個父親要做的還很多啊。

算了,這也算是對他們這麼多年沒有父愛的補償吧。

卡爾薩斯想着再次看了看周圍的‘知識分子’完全一副上位者的口氣道:“我不來難道你們還真的要搶麼?”語氣雖然很淡,可是任誰都聽得出其中的威嚴。

這時走上來一位年邁的老者神情有些尷尬的道:“您說哪裏話,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國家科學院的科學家,我只是想知道設計出那款玩具的人是誰?”

科學家,卡爾薩斯倒也明白這些凡人世界裏的科學家都有一種可以成爲瘋狂的執着;也難怪他們看到兩個小孩手中的玩具完全超出他們所想後有這樣的舉動。

不過世界上沒有一位父親不對自己的二女護短的,卡爾薩斯當然也不例外;冷哼一聲道:“有些事情不是你們能想象的,奉勸你們不要再打他們的主意否則他就是嫌命長了。”

老者微微一愕,看着轉身離去的卡爾薩斯不由黯然的搖了搖頭;對於一位科學工作者,失去了窺探超現代文明的機會,那將是一生最大的遺憾了。

而他也明白, 攝政王妃

在他的記憶力,似乎並沒有放東西在褲兜的習慣;下意識的拿出來一看不由瞬間愣在了原地,因爲那正是與剛剛兩個小孩手中一樣的玩具。

欣喜瞬間吞沒了他骨瘦的臉頰,年邁的老科學家竟然如同做賊一般的忙又將其放回了口袋;四下一看確定沒有人看見後一溜煙的向着自己的實驗室跑去,那速度倒也稱得上老年人奔跑的記錄了。

這一切當然是卡爾薩斯有意爲之,雖然他不喜歡這些圍着自己孩子的人;可是他尊重那些爲科學奉獻一生的科學家們,沒有他們也就沒有社會的進步了。

可是卡爾薩斯也沒想到的是,自己無意間‘施捨’的一個玩具卻造就了這個星球凡人世界的一場跨越式的工業革命。

當然那些對於卡爾薩斯來說並沒有什麼意義,現在的他正如同跟屁蟲一般一臉心甘情願的跟在兩個小傢伙身後。

藉着這個機會他至少要爭取到他們的原諒聽一聲‘父親’,因爲他明白要不了多久他還是要去上界的,時隔千年而有些事並不會不了了之。

“妹妹,接下來咱們要去哪裏玩?”星巖拉着妹妹的手彷彿沒有看到跟在身後的卡爾薩斯一般,問道。

小焰真看了一眼身後的卡爾薩斯,苦着小臉道:“沒心情了,要不回家吧。”星巖一聽小小的眉頭微微一皺猛然停下腳步,轉身道:“你到底要跟我們到什麼時候?無論如何我是不會叫你爸爸的,這麼多年我們沒有爸爸過得也很好。”

“好……我走,你們玩去吧。”卡爾薩斯慌忙的道,他也知道這些事不能逼得太急;小孩子慪氣只要過了這段時間就會好些。

這一刻的卡爾薩斯不再是一個萬萬人之上的王者,他只是一個徵求子女原諒的父親;所以他縱使有千般本領也只能一步一步走來。

做一個父親還真的不是一般的難啊……! 喧鬧的都市兩個七八歲的小孩漫無目的的走着,沒有了剛剛的蹦蹦跳跳,看起來似乎有些不該有的憂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