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要耀眼劍光劃破空間,噗嗤一聲,蒼天大手印出現了一個巨大裂口。金秀長老馬上一喜,但隨即面色就拉下來了。

蒼天大手印裂開的口子緩緩癒合,又恢復了之前一般模樣,依舊是急速朝著凌天宗的七位玄液境太上長老落下。

「大家一起出手,老子就不相信陳老匹夫會這麼強?」

一個凌天宗太上長老暴吼,雙拳連連轟擊而出,每一拳都是蘊含了極其恐怖的力量,如同一擊擊千斤重鎚,全部落在了百米大小的蒼天大手印之上,發出砰砰的沉悶響聲。

與此同時,其餘六個人也是沒有猶豫,六個人一起出手,強悍的攻擊如同雨點一般,全部落在蒼天大手印之上。

面對七個人的圍攻,就算陳無風是假丹境界,這個時候也是顯得有些不支了。蒼天大手印在凌天宗七位玄液境太上長老的圍攻之下,寸寸瓦解了開來。

「陳老匹夫,給老子去死吧!」

還沒有等天空中的蒼天大手印完全瓦解,金秀長老一聲暴喝,身形一閃,已經出現在了陳無風的面前。

手中凌天劍高高舉起,猛然斬下。

凌天劍乃是地級三品法寶,可謂是削鐵如泥,威勢無邊,輕輕一劍,便可以將人分屍。

「金秀老東西,你的對手是我!」

吳老身形上前,拳頭如同一顆飛射的炮彈,重重的打在了金秀長老的身上。

砰!金秀長老噗的噴出一口鮮血,身形向後倒飛了出去。

吳老得勢不饒人,乘勝追擊,身形一個晃動之間,化作一道青煙,如同幽靈一般,出現在了向後急速倒退的金秀長老旁邊,又是一拳打出。

吳老的這一拳看不出來絲毫威力,就這樣簡簡單單的一拳,但金秀長老知道,吳老的這一拳裡面所蘊含的威力無比恐怖,足以夷平一座小山峰。

這是武技施展到了極致,已經到了化繁入簡的境界,才能夠施展出來。

顯然,吳老對武技的禪悟已經到了化繁入簡的境界。他能夠將最繁雜,看起來十分花哨的武技簡簡單單,但卻又是威力更加強大的施展出來。

由此可見,吳老在武技的修鍊天賦之上,遠遠超越了那些玄丹境的武者。

「想要殺我,沒有那麼容易!」

金秀長老暴喝,全身真元鼓盪之下, 家有小妻:權少老公溫柔點 ,轉而正面對上了吳老。凌天劍早已經是光芒大盛,劍芒閃耀之間,欲要將空間撕裂。

唰,金秀長老一劍狠狠斬下。他這一劍沒有施展任何武技,只是將真元洶湧的注入凌天劍之上,完全用真元催動劍光斬下。

他相信,距離這麼近,吳老一定逃脫不了這一劍。

事實上也是如此,吳老沖向金秀長老的身形太快,再加上金秀長老的這一劍又是對著他斬過來,如此一來,避讓的空間就更加少了。

眼看著凌天劍臨近,吳老眼中閃過一抹瘋狂之色。一咬牙,就要施展出最後底牌,與金秀長老決一死戰。

但就在此時,一股極其暴戾的氣息降臨,還沒有等吳老和金秀長老有任何反應,一個高大人影如同一顆炮彈一般,瞬間衝到了吳老和凌天劍之間。

這高大人影手中拿著被劈成兩半的大鎚,雙手用力之下,將兩半巨錘砸向了凌天劍。

叮叮!

兩聲清脆的金鐵交鳴之聲傳出,聲音無比的刺耳。下方實力稍微弱一些的陳家武者腦海頓時一陣劇痛,讓他們忍不住抱頭慘叫起來。

而凌天劍在這兩半巨錘的阻攔之下,完全停頓在了空中。那兩半巨錘不出意外的報廢了。

「陳風!」

吳老驚喜的看著陳風,心中大大鬆了一口氣。要不是陳風關鍵時刻衝上來,恐怕他這一次就要重傷,甚至威脅到生命了。

「給!」

陳風朝吳老齜了齜牙,一招手,一柄長長的細劍丟給了吳老。

這是陳風從第九護法的儲物戒指中找到的,是地級二品法寶。這柄地級細劍極其鋒利,比之殺戮之劍也是不遑多讓,它最大的特點是用於襲殺。

適用於習慣暗殺的人使用。細劍一出,不會發出任何劍光,而且難以撲捉,非常適合吳老使用。

「多謝了!」

吳老接過細劍,只是一眼,吳老便喜歡上了這柄地級細劍法寶。

「小畜生,你以為你擋住了我的一劍,姓吳的就可以安然無恙了嗎?」

金秀長老冷哼一聲,凌天劍唰唰唰,一連斬下三劍。其中兩劍是斬向陳風,最後一劍則是斬向了吳老。

「陳風小心!」

吳老大駭。陳風可是陳家的寶貝,要是陳家有個什麼閃失,那他就難辭其咎了。

吳老的身形還沒有來的及動,陳風手中又出現了一根黑黝黝的鐵棍。

「又是一件地級法寶!」

吳老微微一愣,陳風這小子莫不是把血魔宗的寶庫搬空了不成?怎麼地級法寶跟不要錢一樣,一個一個的接著來啊?

不僅是吳老有些發愣,就連金秀長老也是愣住了。

地級法寶啊!那可是只有宗主才有資格使用的寶物。

金秀長老雖然是凌天宗的太上長老,在凌天宗的地位除了那兩位和宗主之外,就是他的地位最高了。

但即使是如此,他身上也沒有地級法寶。在凌天宗做太上長老上百年時間了,他也只是有一柄凡級七品的兵器。


說起來,足夠讓他自傲的了。但今日和陳風一比,金秀長老發現他就和叫花子一般,身上的東西渣的不能再渣了。


「好東西。」金秀長老又是一劍斬下。「兩件地級法寶,都是我的了。」

叮叮叮,陳風和吳老兩人聯手接下了金秀長老的四道劍光。

天刃噬心 ,實力達到了玄液境,但修為還只是築元境,並不能凌空飛行。接下金秀長老的兩道劍光之後,他龐大的身形轟然砸落在了地面。

地面出現了一個巨大深坑,一陣煙塵升起,陳風從地上爬了起來,對著天空吼道:「吳老,把那個傢伙引到地面上來。」

吳老會意,一邊和金秀長老交手,身形一邊往下方降落。

金秀長老雖然看透了吳老的用意,但他的修為沒有吳老高,只能任由吳老捏著鼻子走。即使有凌天劍在手,只要吳老和他距離遠一些,凌天劍對吳老造成不了多大的威脅。

反而如果金秀長老選擇躲避的話,就會迎來吳老最猛烈的攻擊。

一時間,金秀長老恨得牙痒痒,恨不得把吳老抽筋扒皮,碎屍萬段。但偏偏又奈何不了不吳老,這讓他憋屈不已。

另一邊,凌天宗七個玄液境的太上長老圍攻陳無風。

陳無風的兩個拳頭揮舞的如同風車一般,一道道強悍的勁氣向著四面八方轟擊而去。凌天宗那七個玄液境太上長老應接不暇,隱隱有要被陳無風打退的趨勢。

但隨著時間的過去,陳無風漸漸顯得有些真元不支了。

面對七個玄液境高手,即使陳無風是假丹境界,在丹田真元拚命催動之下,這個時候真元也是消耗的差不多了。

凌天宗七位玄液境太上長老顯然也看清楚了陳無風的情況,幾個人也不急於拿下陳無風了,而是開始在陳無風周圍游鬥起來。

七個人輪番攻擊,根本就不等陳無風停下來。

「該死!」

陳無風憤怒暴吼,雙拳兇猛出擊,想要抓住一個人狠狠虐殺,但凌天宗的這七個太上長老就跟老鼠一樣。

抓住了一個,其它六個人就全部圍了過來。陳無風不可能為了殺一個人,而丟掉自己的性命,所以不得不放開那人,與那六個人對戰起來。

但那兩個人僅僅是虛晃一招,救出來他們的同伴之後,六個人便又快速的各自散開了起來。

斗朱閣

要是一個一個的上來,陳無風自信能夠輕易的將凌天宗的這七個太上長老滅殺。

奈何,他現在就是缺一個幫手。


正在所有人都為老祖陳無風捏一把汗的時候,一股恐怖的威壓陡然從天空之中降了下來。毫無徵兆的,方圓百里的天地元氣開始向陳家這處小島之上彙集。

地面之上颳起了大風,樹葉被吹得沙沙作響,一聲一聲的海浪狠狠拍擊小島。

片刻之間,小島上的天地元氣變得無比濃郁起來,似乎輕輕吸上一口,便可以讓丹田真元提升一大截。

見島嶼上的天地元氣如此濃郁,一些人便想要嘗試著吸收一下。但詭異的事情發生了!任憑那些人怎麼運轉修鍊功法,也是不能吸收外界的一絲一毫天地元氣。所有的天地元氣在島嶼的上空彙集,瘋狂旋轉起來,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天地元氣漩渦。

而在這天地元氣漩渦的最中心位置,正是陳江流閉關的密室。

「江流要出關了!」

陳無風臉上有著掩飾不住的狂喜。同時,身體裡面陡然間生出了一股洶湧的真元,讓他的攻擊更加凌厲了三分。


「父親!」

另一邊,陳風和吳老兩人臉上同樣有著濃濃的喜色。

這天空中的徵兆,顯然是陳江流清除了身體裡面的幽寒凝膏之後,靠著十七年時間的積蓄,開始衝擊玄丹境了。

要是陳江流衝擊玄丹境成功的話,那陳家就會多出一個玄丹境高手,到時候就算是凌天宗也不懼了。

所有的陳家子弟臉上有著掩飾不住的狂喜,所有人都是自發的將陳江流閉關的密室包圍了起來,就連大黑和大龍兩頭妖獸也是忠實的守候在陳江流密室門口。

陳江流衝擊玄丹境,絕對不能有任何閃失! 「陳江流在衝擊玄丹境!」

金秀長老見到天空中的異狀,面色頓時大變,朝著凌天宗其餘七個玄液境的太上長老吼道:「你們別管陳無風老賊,所有人去攻擊陳江流,不管是付出什麼代價,一定不能讓陳江流順利突破玄丹境!」

陳無風和吳老,還有一個陳風本來就非常難對付了,要是陳江流這個時候順利突破到了玄丹境,那他們這八個凌天宗太上長老就絕對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想想在凌天宗風光無限,耀武揚威的日次,再想想如果陳江流突破到了玄丹境之後,他們說要承受陳江流的怒火,圍攻陳無風的七個人頓時激靈靈的打了一個寒顫。

七個人沒有半分猶豫,留下兩個人對付陳無風,其餘五個人全部朝著陳江流閉關的地方衝去。

五個人的速度飛快,轉眼之間便已經來到了陳家武者包圍圈的頭頂,五個人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一抹瘋狂。

咻咻咻!

五隻散發出幽幽寒光的鐵箭如同一道黑色的流星,朝著這五個凌天宗太上長老射了過來。五個人的身形只是微微閃動了一下,便躲過了這五隻黑黝黝的箭矢。

陳青青大急,完整的羿箭之術才只是剛剛得到,她還沒有來得及修鍊。她只是掌握了羿箭之術的第一層,而第一層的羿箭之術根本就奈何不了玄液境的武者。

陳江月等人同樣是焦急不已。玄液境的武者能夠凌空飛行,他們的攻擊根本就傷害不到玄液境武者。

只要凌天宗的這五位玄液境的太上長老在天空之上,陳江月等人就奈何不了他們。

「吼!」

大黑和大龍兩眼怒吼,兩頭九級巔峰妖獸憤怒的一蹬地面,如同兩個飛向天空的塔克,狠狠朝著凌天宗五位太上長老撞去。

「兩頭不自量力的畜生!」

凌天宗五位玄液境太上長老眼中齊齊閃過一道凶光,五個人一起出手。五個人,十隻拳頭,全部落在了大黑和大龍的身上。

「嗷!」


大黑和大龍兩獸發出痛苦的慘叫,龐大的身形轟隆一聲砸落進了地面。地面頓時出現了一個深達數十米的大坑。

幸虧大黑和大龍兩獸都是皮糙肉厚,防禦力驚人。要是一般的妖獸,在被五個玄液境武者攻擊之後,身形從高空之中砸落地面,就算不死也是去了一條命。




Leave a Comment